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爱尔兰咖啡的诱惑

爱尔兰咖啡的诱惑
  作者:弋弋 发表:2009/6/30 1:22:05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413
  编辑按:喝着手中那一杯爱尔兰咖啡,望着那一些远去的人或事,但愿,你知道,在你的生命中,究竟错过了什么?
  
  作为情感小说的写者,我渐渐地沉醉在自己的故事里不能自拔,或悲或喜,或聚或离,在冰冷的方块字里,我走过了别人几乎一辈子都没有走过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
  但是在生活中我绝对不是一个悲观的女子,我是一个可以把烟抽得调皮,把酒喝得洒脱,可以穿着棉布长裙,圾着镶满水钻的细跟凉鞋在暗夜里招摇的“妖精”。但是我不是妖精,我没有妖精的风情万种。
  坐在城市的高楼上,风从耳边呼呼刮过。
  依依,你在哪里?
  是冷月,我的一个读者,在看了我的无数篇文章后,固执地跟在我的后面叫我依依。虽然我无数次声明我不是依依,我真的不是依依,但是她依然执拗地叫我依依,仅仅是因为她喜欢。
  其实我的名字就叫依依,但是从我离开那个熟悉的城市,辗转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经历了人情冷暖后,我已经忘了我叫依依,我已经忘了我是小北的依依,但是我依然固执地用小北和依依做主人公,杜撰着一个又一个故事,支离破碎,充满着血腥,充满着仇恨,但是又有永远也纠缠不清的感情。
  冷月总是在深夜给我QQ留言,给我发短信,说最多的就是我故事里的依依和小北。冷月说:依依,什么时候能让小北给依依一个家?冷月说:依依,什么时候,你才会快乐?冷月说:依依,如果这一辈子小北都不会出现,你会死吗?
  冷月的话渐渐让我厌烦,也刺到我的痛处。
  每次看到冷月的留言,我总是会到这个城市一个不起眼的咖啡厅“惑”里点一杯爱尔兰咖啡,那是我压抑已久的思念,别人喝酒会醉,而我只喝爱尔兰咖啡也会醉。
  是啊,这个城市只有这间咖啡厅有适合我喝的爱尔兰咖啡,那里过分透明,过分主观,过分随意的设计,总是会让我沉醉。最主要的是那里的侍应生洛像极了我的初恋,我是在“惑”里,在爱尔兰咖啡里找我的思念,找我的情感。
  直到有一天洛坐在我的对面,看到洛随意,微卷的长发,看到洛白皙的手,看到洛如雾深锁的眼睛,我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全部滴到了爱尔兰咖啡里,我第一次尝到了除了思念以外极苦的味道。
  洛说我是一个随意,特别的女子。那天是我到这个城市以来喝酒喝得最多的一次,我和洛不停的喝酒,喝着不知名的各种各样的酒,酒精置幻,让我忘了洛只是一个陌生的男子,我倒在洛的怀里,肆意的笑,率性地哭。洛扶着我走出“惑”,我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不知道洛会带我到哪里?其实又有什么关系呢?如果找不到小北,找一个像小北的人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寄托啊!
  洛是扶着我走出“惑”,上出租车的时候,被人拉过去暴打一段,而当时我早已经迷迷糊糊,可是醒来的时候我却是躺在我的二居室里,没有抢劫,没有强暴……我安然无恙。
  我给洛发短信,想求证昨夜发生了什么,而洛只字不提。洛只是问我你是不是叫小绿?
  是啊,忘记了,到了这个城市以后,我已经换了名字,我叫自己小绿。除了文章中的依依和小北,我再也找不到当初的影子,可是洛却对我说:你不是叫小绿,你叫依依是吗?
  除了读者,没有人叫我依依,如洛这般,更是不知道我叫依依。但是在所有的读者眼里我杜撰的只是故事,没有人会相信它是真实的,所以根本不会有人固执地叫我依依,除了冷月。
  尽管我不止一次写我的身世,写我的父母,写我的初恋,写我的朋友,写我的绝望……但是因为它只是故事,所以即使它多么逼真,也不会有多少人相信它的真实,所以我从来就不用担心有人还会在意我,有人还会从故事里找到我,包括我的小北……冷月是个例外,如果没有冷月,我还是会觉得心里很空,所以偶尔我也会给冷月打电话,给冷月打电话的时候,我总是沉默,沉默到最后我心灵释然,就会自己挂断电话,很多时候甚至彼此一句话都不说。因为我永远听不懂电话里究竟在说什么。
  我问冷月:你结婚了吗?
  冷月沉默。
  我问冷月:你多大了?
  26。
  冷月和我一样的年龄,冷月和我一样的星座,双鱼座。
  或许我们是两个有缘的女子。
  冷月,你的名字真的叫冷月吗?
  小绿,你的名字真的叫小绿吗?或许你真实的名字就叫依依,是吗?
  冷月不是像在反问,更多的时候好像了如指掌。比如那夜洛挨打的事情,我甚至一直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冷月却知道我喝醉了。再问的时候就只是沉默,沉默让我们之间的对话突然卡壳了。
  已经凌晨了,我又进了咖啡厅点了一杯爱尔兰咖啡,我四处张望,始终找不到洛,这里的侍应生似乎对我已经熟悉,他们说洛生病了,请了两天假,所以让我不用找了,我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冷月曾经不止一次问过我:依依,你是不是像你想的一样真的很爱很爱小北?
  冷月,在我的生活里从来就没有出现过小北,不存在爱与不爱。
  依依,你是不是一直在自欺欺人?是你不肯回去?还是小北真的就没有出现过?
  呵呵……
  当我无话可说的时候,我就只能自己对着屏幕傻笑,但是每次我傻笑的时候就是因为冷月触到了我的痛处。
  依依,你的招牌就是呵呵,可是你的呵呵正好证明你的心虚是吗?
  ……
  其实通过和冷月的对话,我已经知道冷月不是冷月,冷月只是网络了随意起的一个名字,冷月真正的名字叫菲儿,冷月是我的朋友,是我从小学到大学的死党。能够在这里找到我的除了冷月,除了菲儿再也不会有任何人。
  我不想揭穿,是想继续伪装让自己看起来很坚强,而冷月的隐瞒或许就是为了给我更多的空间让我真的释然。
  我们继续漫无边际的对话,就像我们是原本陌生的两个人,在虚拟的空间里做着无聊的游戏。
  菲儿,如果依依预备隐姓埋名过一辈子,请你能不能为了依依替她保守这个秘密?
  依依,你是不是真的爱小北?
  菲儿对于我猜出她的身份没有一点惊讶。倒是继续执着地问。
  小北好吗?
  如果小北不再是你想象的一个男孩子你还会爱吗?
  我的头突然好痛……
  小北是冷月的表哥,我的学长,上大学的时候,冷月把小北介绍给我。冷月打趣地在耳边说:依依,我不介意你做我的表嫂。
  冷月从我的眼睛里看到了的光芒。是啊,小北有一头微卷的长发,有一双如雾深锁的眼睛,我喜欢忧郁的男生。
  爱情不是浅尝即可,我已经沦陷,但是我始终是一个羞怯的女子。冷月不是不懂。
  我因为小北而逐渐变得忧郁。
  依依,让你认识小北是不是我的错?
  冷月,不要因为我对小北的感情影响我们多年的友情,好在不是一个陌生的男子,否则我们两个如何取舍?
  是啊,如果不是冷月的表哥,我和冷月会不会同时爱上一个男人?
  冷月不会不向小北提起我的暗恋,但是一个男人面对一个陌生女子的暗恋无动于衷,小心翼翼,唯一值得解释的就是他不爱她,但是不想伤害她,所以只能装作不知,在感情之外小心地维护着女孩的自尊。
  冷月的怜惜我懂,可是我不是一个能放得开的女子,虽然我的身边并不缺乏像小北一样优秀的男人。
  小北在我们上大三的时候,毕业了。
  七月,北方的夏天已如流火般炙热。因为冷月的撮合,我和小北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疼痛在心里恣意的蔓延,我该如何表达爱?爱说出来是不是就会懂?
  小北,我们去咖啡厅坐坐吧?
  我点了一杯爱尔兰咖啡,小北点了一种叫“诱惑“的酒。
  我给小北讲了爱尔兰咖啡的故事,我给小北说爱尔兰咖啡适合思念的心情。对于不爱,最好懂装不懂。
  离别在即,小北在我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丫头,如果我能给你幸福,我愿意永远守着你,丫头,你的爱我不是不懂,丫头……
  我的泪不住地流……
  小北会继续给冷月,给我写信,问好。
  我真的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女子,对外界最大的恐惧来自声音。我害怕一切尖利刺耳的声音。小北走的那个夏天,一个午后,电闪雷鸣、风雨交加,我走在路上,一声惊雷把一棵大树震倒了,我的耳朵在那一刻嗡嗡作响,像有万千只虫子在里边。
  那一刻不是失忆,是我什么都听不见了。
  我以最快的速度退学,离开这个城市。其实这里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爸爸很早就去世,妈妈有自己的家。除了菲儿,除了我念念不忘的小北,如果说曾经对小北我还抱有希望的话,而今这些希望就只能彻底压在心里,成为过往。
  没有开始就结束的爱情注定不会痛,对于一个耳聋的女子,我艰难的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奔波着,直到5年后渐渐立足,直到我拾起所有的过往继续坚持着依依和小北的梦,那是我对感情所有的希望。
  不知道写了多少故事,赚取了多少眼泪,不知道我在未知的感情旅途中走了多少个轮回,经历了别人几辈子都未经历的故事,渐渐地放开了。
  我还是习惯喝爱尔兰咖啡,习惯那种只适合思念心情的咖啡。
  五年了,我老了。五年可以改变很多的事。包括小北,包括菲儿。
  菲儿所谓的表哥只是菲儿干妈的儿子,菲儿不是不爱小北,菲儿重视我们的友情胜过对小北的感情,所以菲儿把属于自己的感情也可以一并给我。
  五年了,菲儿是不是和小北走到了一起?其实我不是装作不知,其实在依依和小北的故事里,我已经写出了所有的真实,包括我的耳聋,包括我在这个城市的无助,包括我对菲儿和小北的思念,包括我的爱尔兰咖啡……
  依依,拉开窗帘朝对面看一看,我们一直都在你的对面……
  阳光穿透玻璃射了进来,我微闭眼睛,我已经在黑暗里蜷缩太久,不适应这种极强的光线。我努力睁开眼睛,看到菲儿和小北就在我对面的阳台上……
  我背过脸去,蹲坐在地板上,泪顺着指缝无声地滑落……
  
分享:
责任编辑:南平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