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爱是一场幻觉

爱是一场幻觉
  作者:弋弋 发表:2009/6/30 1:37:54 等级:4 状态: 阅读:1494
  编辑按:只是,这一场幻觉,也是那么的让人刻骨铭心。
  
  A
  很深的夜里,我常有自杀的冲动,爸爸说:天才都有自杀的倾向,比如:海明威、川端康成、海子……爸爸不是天才,可是爸爸也如天才一般自杀了。爸爸说:天才的成长也有其生长的土壤,不是我不是天才,而是没有适合我生长的土壤。
  我不知道我自杀的倾向是不是与生俱来,可是它却伴着我成长。在黑夜里我总是睁着明亮的眼睛似乎要穿透这深邃、寂静的黑夜,像个凶猛的兽类,想去猎到自己挚爱的猎物。
  浓密漆黑的长发披至腰际,柔软如海藻般。我在暗夜里常会穿着绣有大朵牡丹的宽大睡衣,看着深蓝的天空沉下去,然后就会想到自杀,但是我从来就没有付诸现实,可能因为我不是天才。
  有时候我会在逼仄的客厅里端着白瓷杯不停地喝水,一杯接一杯,我的身体饥渴到严重缺水,我的手已经失去弹性,不再如葱白般细嫩光洁,我需要用水来填充自己干渴的肌肤。有时候我会对着蓝色的光影安静地流泪,我的泪水就像不会枯竭的泉水,源源不断,然后我会用冰块不断的敷在哭肿的眼睛上,为了不让自己在天亮以前变成熊猫。更多的时候我会坐在冰冷的地板上拼一千块的拼图,蒙娜丽莎那张微笑的脸在我的手里永远都是七零八落的。最多的时候我还是会数那些一千块的小方块,往往还没有数完,我已经趴在地板上睡着了。
  一个人的黑夜里,孤独会像空气,无处不在,总会让你无处遁形,那时候我总是极度的悲观和落寞。
  将近凌晨的时候,我还在大街上游荡。夏天的夜总是特别沉闷,空气都是污浊不堪的,偶尔会有路人向我投来不怀好意的目光。我会穿着白色的棉布长裙,光脚穿着细带有亮片的细跟拖鞋,走路的时候我会摇曳出万般风情。但是那样总是会让我很累。
  我给洛克打电话,他在一百公里以外的城市经营一家KTV。
  站在城市高楼的顶端,有风从耳畔刮过,我感觉自己像一片纸,在天空中飘啊飘……唉,我只是一只不起眼的毛毛虫,我爱上了蒲公英,说好不分开的,可是蒲公英等不及毛毛虫变成蝴蝶就独自飞走了……
  十分钟后,洛克的朋友带着一个小女孩赶过来。进到歌厅的包间,我的泪便不可遏止。
  女孩说:姐姐,有什么不开心的?为男人流泪不值得……女孩眉目言谈之间透出与她年龄不相称的沧桑和成熟,举手投足间的万种风情远非我能比的,即使我多想堕落成一个风情万种的妖精,可是安静落寞的我永远也学不会眉目传情,永远也做不了狐媚的狐狸。在我眼里能称得上狐狸精的女子一定都是美丽的风情的女子,我不是也学不来。
  空腹喝下数瓶啤酒,渐渐感到醉意。彼时,洛克就距我不远。
  刀片划过手臂,血顿时滴落在白裙子上,摇曳生辉。陪同洛克前来的还有一个女孩子,我看不到怜惜。洛克吩咐女孩帮我拿一件衣服换上再出门,是命令亦是威胁,我扔下刀片,甩开洛克,踉跄着走出这个诡异的房间。
  红色的血如一朵罂粟花,那么美丽,却是会上瘾的。
  血已凝固,经过久远,逐渐变成斑斑驳驳的伤痕。
  洛克曾经在我很小的时候激起了我对亲情、爱情的幻想,也终止了我对爱情的渴望。曾经对于他的付出,我甘之如饴,却不知道那是毒药,会上瘾的。
  我已经不爱他了,只是寻一个机会离开他或者报复他,为这场爱做一个最后的终结。

  B
  厚重的紫色窗帘把这个房间与外界隔离,房间里的我就像没有阳光,长在阴暗潮湿角落里的苔藓植物。
  曾经在我耳边咿咿呀呀说着爱我的洛克已经在我心里死了。我依然会流泪,依然会疯狂的思念,但是那种思念是毒药,会把人毒死。
  我没有多少钱供洛克挥霍,所以在洛克的眼里我就是一块纸巾,用过了就丢,在无人的角落没有人会发现。曾经年少纯真的没有一点杂质的感情在他的心里早已经淡忘了。他忘记了为了他我抛弃了多少东西,不爱了,什么都会忘记。
  我的心里对他充满了仇恨,如果有一把枪,我一定让子弹从他胸膛,从他心脏穿过,我想看着他在我面前死,才能解我心头的恨,他们说女人狠起来会比男人更可怕。我就是这样。
  那天我在聊天室里不住地问:我想有个人来陪。彼时我用了一个妖娆的名字,我相信那是一个会让男人浮想联翩的名字,我是毒药,等着有人来中毒。我的心里早已经没有了感情。
  一个叫阳光的男人打出一行字: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我才不管什么地方呢?
  你能不能换一个聊天室?阳光打了一个笑脸。
  与你有关系吗?
  你不该来这里?即使你需要发泄也不是这里。阳光依然执着。
  我疑惑了。为什么这样的聊天室我不可以来?
  我们出来聊好吗?阳光打出了一个祈求的表情。
  为什么?我依然固执。
  傻瓜,这里是同志聊天室,赶快给我出来?阳光继续命令。
  或者当时的我的确不解。
  为什么我不可以来同志聊天室?
  笨蛋,你出来,你弱智啊?阳光愤怒的对我打了一个表情。
  霎时间我才恍然大悟。看到里面乱七八糟的语言,我爬在电脑桌上失声痛哭。阳光说:依依,你上QQ吧,我在上面等你。
  依依,好熟悉的名字,是在叫我吗?为什么知道我叫依依?你是谁?你是谁?
  突然之间我像被人剥光了衣服赤裸裸地站在众人面前,为什么我的举动会有人这么熟悉?
  我是“滴落的雨”。
  手机里响起了王菲空灵的声音:依依,你做什么我都知道的,你忘了你曾经用远程协助向我求救吗?依依,无论我在多远,无论你发生什么,我都会在你身边的。
  依依,放下你的仇恨好吗?很多失去的东西都是会回来的,你不是还有我吗?滴落的雨是我的大学同学,他叫小北,爱了我很多年,只是因为有了洛克。
  小北,求你放了我,如果你不想失去我这个朋友,就不要拿感情说事。
  小北,你知不知道?如果那次不是你从火车站把我追回来,我现在会沦落在哪里?如果那次不是你给我送钱让我回家,我可能就堕落了。小北,历历往事我都记得,但是我还不起,我的心里除了恨再无其他感情,为了洛克,我付出了多少,我失去了多少?你能明白吗?可是现在我还有什么,身体的伤痕累累可以很快愈合,可是心里的伤呢?
  小北,我很累,我真的很累……
  回忆总是很残忍,所以我不想回忆,我只能顺着我想走的路走下去。我知道在那里我依然会受伤,甚至更甚,但是除了报复洛克,我没有其他的办法,这样才能解我心头的恨。
  小北,对不起,我不是不想爱,是因为我已经没有了那个能力,如果做完这一切,我就从这个城市最高的楼上坠落,看自己的血渗入冰冷的水泥地面,凝固在这个城市的角落,永远提醒着我曾经的存在。我就是这样决绝,所以不要劝我,不要……
  算命的先生说:姑娘,你这辈子终会爱而不得,你活不过两个轮回。在生肖里,十二年一个轮回,也就是说我活不过二十四岁。
  或许是命里注定的,所以我相信洛克就是我的劫数,我爱而不得,就是因为他。
  夜已经很深了,我又泡了一杯很浓的咖啡,我习惯喝很苦的咖啡,它提醒我记住往昔。小北的电话总是会在很深的夜里响想起。小北把他的来电在我的手机上设置成“宝贝”。
  我的宝贝,孤单时让这你知道有人想念。
  我的宝贝,让你知道你最美。
  ……
  小北,我好怕黑夜,黑夜总是让我想起罪恶,让我恐惧……
  依依,这世界如果没有黑夜才会让人更恐惧,那样我们就没有了沉睡的梦,我们就不可以让灵魂好好的休憩……
  小北,如果我堕落了,你是不是会记得我曾经是多么的单纯?
  依依,你不会的,你还有我,我可以帮你分担一切的……
  小北,我累了,我想睡觉。
  屋外的风凄厉的刮着,我的心像被什么东西撞击着,尖锐的疼痛。这个夜里似乎有什么预兆。
  我又趴在地板上拼我的蒙娜丽莎,我希望还原她那张微笑的脸,用我的手,这个拼图是洛克送给我的。
   
  C
  妈妈,求你了,我听话,你不要把我送到乡下好吗?我会很乖的。
  我哭着摇着妈妈的胳膊,外面的雨好大,妈妈的眼神呆呆的,拿着那把黑色的大大的雨伞,拖着重重的行李箱,使劲拉着我往外走。我拼命地往后退着,但是我的力气太小了。
  坐上车,我知道我从此要告别这里,窗外的雨幕掩盖了一切熟悉的景物,我知道妈妈的迫不得已。妈妈把我送到乡下的外婆家,便头也不会的离开。
  9妈妈,妈妈……我哭着、跑着、喊着……看到汽车绝尘而去,我坐在雨地里,心已经冰冷。
  孩子,妈妈不是不爱你,你要理解,妈妈有能力了一定会回来接你的。
  慈爱的外婆心疼地对我说,是啊,我已经没有爸爸了,我不想再失去妈妈了。
  那个学校好小,好破,学生们都用好奇的眼光看着我,像看一个怪物,在他们的眼里我看不到友善,看不到关爱。课间我去厕所的时候,回来发现一堆学生围在我的书桌旁,翻看我的东西,他们拿着我的文具盒,我的童话书,笑着,看着……他们的手好脏。
  我愤怒了,我把最小的一个学生推到在地上,我骂他们没有礼貌,我说他们是坏孩子,摔在地上的孩子哭了,还说我打她。我倔强地看着他们,我的眼神里充满敌意。
  老师走过来,年轻的女老师一点都不漂亮,她甚至不问原因就要我向她道歉,我说我没错。我趴在桌上,无动于衷,老师把我拽起来,我不知道她在说我什么,几乎所有的学生都说是我的错。我把老师推开。
  老师,不是她的错,是他们先翻她的东西,他们才打架的,你不应该让她道歉。
  我回头看到墙角一个男孩在替我说话。
  那些孩子都沉默了,良久,老师让我坐下。
  那是在这个学校的第一天,我得到的第一份关爱。但是我排斥这里,我不喜欢这里的一切。
  从此以后,大家更不愿意和我接触了,他们都用仇视的眼光看着我,疏远我。我更加孤独,只能坐在墙角看我的书,想我的妈妈。
  每次放学,那个男孩都会等我最后离开时,跟在我的后面。不远不仅的距离,我回头,他只是看我笑笑,时间久了,我会停下来,等他跟上,知道他叫洛克,和我外婆家住得很近,其实乡亲们都是很友善的,或许是刚开始的不愉快,给我的心里造成了阴影。
  山区的夜很静,天很蓝,山很绿……但是这里的一切丝毫不能打动我。
  深夜,趁着外婆熟睡,我悄悄穿好衣服,拎着鞋子跑了出去,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我拼命地跑,鞋子都顾不得穿,我知道只要顺着来时的路走回去,我就一定可以见到妈妈。走在满是碎石的崎岖不平的路上,脚底是钻心的疼,但这根本不能动摇我要离开的决心,我跌倒了,爬起来,流着泪继续跑。
  我听到我身后狗的叫声,凌乱的脚步声,我听到乡亲们在喊我的名字,在夜的上空响起……
  我知道这样的黑夜里我一个人是跑不出去的……
  我看到外婆,看到洛克,我看着洛克的时候笑了……回去我就发烧了,不停地说胡话。洛克把他的玩具,他所有好吃的都堆放在我的床头,其实诸如木制的玩具水枪,射小鸟的弹弓,我根本都不喜欢,但是我很感动。
  想起一个孩子对另一个孩子童稚的承诺:我会保护你的。那是我听到的最温暖的一句话。
  妈妈是爱我的,妈妈在我生病的时候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了,我理解妈妈,只是太爱她了,我已经没有爸爸了,我不想再失去妈妈。妈妈要带我回去,外婆老了,妈妈不想让老人家担心。
  去学校收拾书包,我看到坐在离我不远的洛克,我冲他笑,很开心。走的时候,洛克撵了出来。我看着妈妈,妈妈也冲洛克笑:小朋友,去城里了,找我们家依依玩,好不好?
  洛克点点头。
  我要走了。洛克拽了拽我的衣角:依依,我长大一定会去找你的,一定会的。
  你一定要去哦,我等你。
  妈妈拉着我走了。那是我记忆中最温暖的守候,它激起了我所有对亲情以外的渴望,知道除了亲情还会有人如此关心我,愿意保护我。那个人就是洛克。
   
  D
  妈妈已经搬出我们以前住的家了,他和一个对我来说陌生的男人住在一起,妈妈让我叫他爸爸。我固执地拒绝:他不是我的爸爸,我的爸爸只有一个,他已经死了。妈妈举起手要打我,那个男人制止了。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听到他们的争执,我就捂着被子睡觉。睡到不愿意醒来。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到来,才会让他们之间如此的不和谐,所以我学会了沉默,对于从来就不爱说话的我沉默很容易。我冷冷地看着他们为生活中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我听到最多的是,妈妈想再生一个孩子。
  是啊,那个男人没有孩子,他们理所应当应该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在他们的争吵中,我还学会了睡觉,昏天地暗的睡觉,只要不是上学、吃饭,我就钻在自己的屋子里睡觉。渐渐的就成了习惯,只要听到他们说话,我就特别想睡觉,只有在梦中我才是一个童话中美丽的公主,幻想着我拥有的一切。其实现实中,妈妈和那个男人从来就不吝啬给我买任何东西,但是从心里我总是本能的抵触。
  我会和洛克写信:说我的学校好美,好大,说这里的老师对我特别好,学生们很关心我,我会告诉洛克我的家很温暖,我说那个男人会给我买最漂亮的裙子,最好的洋娃娃。我告诉洛克,其实我一点都不喜欢他拿的弹弓,那是男孩子的玩具。
  现实是我没有一个朋友,在学校里我太安静了,我不喜欢说话,没有人愿意和我交流,老师也不喜欢我,因为我上课从来不举手,从来不回答问题。我只喜欢看书……我的家也不像我描述的那样温暖,因为在家里我最多的时候只是睡觉,我拒绝那个男人给我买的一切东西,因为他不是我的爸爸,我不想让他觉得我会承认他是我的爸爸。
  洛克也会给我写信:洛克说他们在夏天的时候会去小河里摸鱼,有时候会捉到好多好多的螃蟹。他们还会和小朋友一起去桃园里偷桃子,装到衣服里,回去以后,浑身都痒的难受,洛克还说它可以扔下一个石头打到一个柿字,瞄的可准了。每次到最后,洛克都会说:依依,等我长大了,我就去找你。
  我说:洛克,我等你来找我,你可一定要来哦?
  我依然习惯睡觉,习惯沉默,很深的夜里想起我的爸爸时,我会想到自杀,很小的时候就有这样的念头。
  我一路跌跌撞撞长大,那个男人曾经无数次对妈妈说:别让依依再睡了,孩子会睡傻的。
  但是他们拿我无可奈何。我睡过小学,睡到中学,竟然可以考进大学,成绩还出奇的好。我的妈妈终于没有再和那个男人生孩子。这让我的心里多少有些愧疚,我不得不承认那个男人对我真的很好。
  但是我心里最大的遗憾就是洛克在我上高中的时候就再也没有给我来过信,也没有来看过我。孩子的语言我不知道该不该当真,因为没有勇气证实,所以我只能尘封在心里,我相信洛克有一天一定会来找我的。
  我在本市上大学,因为我一直怕洛克会找不到我。假期里,妈妈把爸爸留下的两居室过户到了我的名下,那个男人又把房子以我的喜好重新装修了一下。
  妈妈说:孩子,他为了你才不让妈妈生孩子的,孩子,他真的挺爱你的,你就不能叫他一声爸爸吗?
  我哭了,第一次听到他们为我争执,我没有想去睡觉的欲望了。饭桌上,我看到他们都老了,我叫他爸爸,我看到他的泪流了下来。我知道可能有些爱就是在不断的误解和争执中升华然后长久的。
  我搬进了爸爸留下的房子,我希望我的妈妈和那个男人以后的日子会幸福一些,不要因为我而再起争执。他们会源源不断给我生活费和学费。我的生活很平静,一如我的沉默。
   
  E
  在学校里我会写一些散淡的文字,只是依然沉默,依然不爱说话。小北是我的同桌,一个很阳光的男孩子,他的眼窝深陷,有黄色的眼球,高高的鼻梁,他更像一个混血儿,现实是他是正宗的中国人,黄皮肤但却不是黑眼睛。
  他的情歌唱的非常好,据说他原来谈了一个女朋友,他每天晚自习后都会和她在一起散步,然后唱情歌给她。可是最终他们还是分手了。然后无聊的时候他就会唱情歌给我,那时候他特别喜欢齐秦的歌:太阳雨,没有泪水的分离,别在窗前等我,思念是一种病……小北给我唱了很多歌,直到所有的同学都以为我是小北的女朋友的时候,洛克出现了。
  洛克出现在校园的时候,我已经认不出他了,除了眉眼之间还有几分模糊的影响。洛克在我的教室外面叫我依依,他说他是洛克,他说他是洛克的时候我哭了。从八岁我离开那个小村庄以后,我们再也没有见过,三年前上高中到现在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洛克终于来找我了。
  刚二十岁的洛克穿着休闲的西装,黑色的西装让我觉得和他的年龄是如此的不相符,和我所处的环境,所面对的同学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有一种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感觉。
  我不知道,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但是儿时的稚嫩的承诺对我来说就是心底最温暖的等待,最持久的守候。
  原来洛克初中毕业以后就再也没有上过学,一直在外面闯荡。一言难尽就概括了这几年所有的经历。
  洛克住在了我的家里,我说我一直在等他,我说我爱他,事实上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爱他,还是贪恋那种感觉。洛克抱着我哭了,洛克说现在他不配,他真的不配,我不在乎,只要洛克在,我的心里就是温暖的。他是除了我的妈妈和那个男人以外我最亲近的人。
   面对小北我有些心虚,是因为我不想小北误会我和他会存在什么关系。我说:洛克是我的男朋友,我等了他十年。
  我把目光投向别处,不想看到小北失望的眼神。
  我第一次撞到洛克拉着一个女孩在大街上亲昵地走着的时候,我的心很疼,我回到家里,用刀片在左手臂上划过,血就一滴滴落下,我没有想到自杀,就是用这种方式惩罚自己。我不能说也不会说让他怎么样,所以我只能用这种无声的方式来抗议。洛克回来的时候吓坏了,我凛冽的眼神终是让他害怕的。但是我什么都没问,他也不说。
  第一次让我感到害怕是因为我和他还有他的几个朋友在地摊上吃饭,洛克喝了很多酒,说他的不如意。有一个年轻人经过我们身旁无意撞翻了地上的啤酒瓶,就激怒了他,他便大打出手,尖锐的破碎声,还有血流下,我去拉的时候,洛克一把把我推到在地上。我的手正好摁在碎玻璃上,我扶着他回去。夜里我一个人用针去挑手上那些玻璃渣,血就像我流不出的眼泪。看着那个人,我觉得我真的爱他,只是生活让他不如意,他才会如此愤懑,我只想让他好起来,那个要保护我的小男孩。
  我向我的妈妈借了很多钱,想让他做生意,我知道以他的头脑,以他的交际圈子很容易就可以做到的,如果他用心。事实上他什么都没做,他赌博把钱全部输光了,他流着泪对我说只是想翻本,想让我过好的生活,想要保护我。
   
  F
  我生病的时候,小北去我家看我,洛克正好也在。小北只是说让洛克好好照顾我,洛克就对小北动了拳头,小北的鼻子流了很多血……
  洛克给我买了豆浆让我喝,我说我不想喝,洛克就把碗摔了……我哭了,洛克出去的时候,我的手臂上又多了一道伤疤。但是洛克越是这样我就越爱他,是我激起了他的自卑,我要让他好起来。
  洛克的朋友开了一间发廊,让洛克去外地找几个小姐,回来的时候洛克说没有地方住就安排两个小姐暂时住在我的家里,就几天,事实上她们也仅仅住了一天,因为洛克不能眼睁睁看着我的手臂一道道的血痕。妈妈和那个男人给我的钱远远不能满足我和洛克的开销,而此时他们始终蒙在鼓里。和洛克在一起的时候,我又回到了最初的状态,除了上学、吃饭就是睡觉,每次洛克只要和我吵架我就睡觉。只有睡着的时候我的心里才会是最安静的。洛克给我买了一千块的拼图,蒙娜丽莎。洛克说你别睡了,没事的时候你就把这副拼图完成,这是洛克给我买的最艺术的礼物。其实有时候我自己都会觉得我是不是在骨子里还是看不起他?
  我想出去找一份兼职,积累一笔原始的资金,让洛克振作。这世界上有很多的职业,可是我的选择几乎出乎任何人的预料。我选择了与色情无关的陪睡。在快节奏的今天,每个人的压力都好大,他们睡觉都不会安稳,需要有一个人陪,只是需要在他们睡着的时候我依然清醒地在旁边看着。
  我在网上写了一个启示,的确有很多人打电话。这世界真的是有特别多的人是孤独、寂寞、绝望的。我告诉洛克说:这短时间学校可能会很忙,我晚上就在宿舍住。洛克什么都没有追问,自顾自地看着电视,我收拾了几件简单的衣服,拖着行李,好在家离学校不是太远。
  我的第一个客人是一个六岁的小女孩,她的父母说小女孩睡觉得时候就喜欢抱着大人的胳膊,而且睡觉得时候特别灵,稍一动就会惊醒。我看到小女孩眼里有着我熟悉的深深的绝望。我很友善地朝她笑,小女孩睡着的时候就紧紧抱着我的胳膊,或许是以前睡得太久了,我竟然能在这样的暗夜里时刻保持清醒,固定的姿势。
  我看多了形形色色的人,他们睡觉的姿势各异,但是都透露出孤独、绝望、恐惧……他们需要在熟睡的时候,有一个清醒的人陪在他们身边,来缓解他们内心的压力,或许我就是那个清醒的人。他们睡觉的时候那种恐惧、绝望在熟睡的时候慢慢蔓延至我的心里,我的疼痛也日益增长。
  我依然会每周回一次家,帮助洛克洗衣服、做饭,然后用一天的时间来补充睡眠。我可以闻到我的床上除了我身上的毒的味道以外的其他香水味儿。可以看到有别于我黑色头发以外的其他长长短短的各色的头发,我回去的时候总是会把我的床上彻底清理,每一个角落,然后让他们在阳光下暴晒,我会陷在宽大的床上绝望的哭泣,昏天地暗的睡觉。
   
  G
  小北一直像一个哥哥一样照顾我,在学校的每一天陪我看书,陪我发呆,给我唱情歌。王菲空灵的声音经过小北富有磁性质感的声音演绎出来,竟会有另一种深入心底的疼痛。
  我银行卡上的数字在增多,但是我和洛克的距离却越来越远。那个星期天下着暴雨,我打车回去时,看到我的妈妈和那个男人在我的房子里,我竟然找不到洛克。
  别找了,依依,洛克走了,我们20万把这个房子买下了……那个男人对我说。
  我愤怒地看着他,我指责他用金钱买断了我的爱情,我指责他们的独断,我听不进他们的任何解释,而洛克的手机始终是关机。我站在雨地里,任冰冷的雨滴敲打着我破碎的心。
  经历了一场大病,我瞒着所有人向学校请了假,把银行卡的钱全部存到我的妈妈名下,选择了不辞而别。我想去杭州,我想看看西湖……临走的那天夜里,在宾馆我给小北打电话。沉默亦是最后的告别。
  深夜,小北带着我的妈妈和那个男人赶来,那个我叫爸爸的男人狠狠的掴了我两个耳光,我看小北的眼神里充满了仇恨,但是我还是被他们带回了家,继续我的学业。
  我终于熬到毕业了,小北有好的前途,他去了另一个城市,尽管对我他是那么不放心,洛克依然毫无消息。我无心工作,回到了最初的状态,不停地睡觉。直到一个深夜,尖锐的电话声响起,洛克说对不起,说自己的自卑,说自己的孤独,说自己的迫不得已。彼时,洛克在离我不到一百公里的城市开了一家量贩式KTV,短短一年洛克就完成了他人生的一次蜕变。
  开着大红本田走近我视野的洛克,有着不同与往日的自信、从容和对我的不屑一顾,陪着洛克的那个女孩一身利落的职业装嘲笑着我的邋遢,她看上去那么优雅、自信、美丽,绝非KTV里出来的女子,洛克说是他的朋友,在一家银行上班。
  真的,我不得不承认洛克是一个非常英俊的男人,他利落的平头看上去那么干练,他那双深情的眼睛总是会给人一种错觉,他的唇很性感,会让人想吻下去。尤其是他不说话的时候,那种深沉和忧郁让人怜惜。
  稚嫩的承诺,温暖的守候,持久的等待……
  为爱,我倾尽所有,洛克拿走了我身上最后一笔钱,至我的落魄、绝望于不顾。
  妈妈说:孩子,如果不出那二十万,洛克就把房子卖给了别人,你爸爸怕你再做出除了睡觉以外的其他傻事……
  我的作息时间调整的很快,白天睡觉,晚上清醒,我的状态越来越差,晚上我会不停的喝水,喝咖啡、抽烟,拼蒙娜丽莎,洗冷水澡……
  洛克说:你烦不烦,我不就是欠你钱吗?我会还给你的……你不要再纠缠了……
  我快二十四岁了,算命先生说我活不过两个轮回。
  小北骂我傻,小北说依依最乖,小北说依依等我回来,小北说我的宝贝最美。
  我说小北网上那个陪睡的广告是我登的,我说我想帮洛克,我想让他振作,我说小北我是一个愚蠢的女孩,我说小北我不值得你对我那么好……
  小北哭了,爱情对于痴情者就是饮鸩喝毒酒,却依然最甜。
  二十岁四岁生日,我请洛克来我家为我庆祝,最后的晚餐。我开了一瓶红酒,在两个杯子里动了手脚,我想毒死这个负心人。如果让我从高楼坠下,让血慢慢渗入水泥地面,那太残忍了。
  毒药的香味儿依然浓烈。
  洛克终于来了,没有过多的礼让和亲热,沉默到最后已经倦了,碰杯后,我突然夺过洛克手里的酒一饮而尽,我的眼泪流到了酒里。
  洛克惊愕了。
  今天是我的生日,小北正在往家赶,为我庆祝生日。
  洛克,你能不能抱抱我?我的笑容有没有蒙娜丽莎的美?我指着我拼好的拼图。
  依依,你怎么了?洛克抱着虚弱的我。
  洛克,你看那副菊花图,那里面有黄色的颜料,有剧毒,红酒里有毒……
  我语无伦次,我的眼泪顺着眼角流。
  爱情就是毒药……
  洛克,你走吧……
  洛克真的把我放在地板上离开了,我知道小北回来了。
  依依,别怕,我送你去医院。小北抱着我哭。
  小北,你给我唱首歌吧?我笑着对小北说。
  宝贝,我的宝贝最美……
  依依……依依……
  小北,算命先生说,我活不过两个轮回,小北,我今天二十四岁了,他说的好准……
  依依,你醒醒,我带你去医院。小北抱着我跑。
  小北,我们去医院……
  我的身体好轻,我的灵魂突然感觉好自由。我终于还是舍不得杀了洛克。
  
分享:
责任编辑:南平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南平 发布于 2009/6/30 2:03:50  
呵呵,对于你的厚爱,原谅南平只能送上一声“谢谢",当然,也希望继续得到你大力的支持。握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