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我听到花开的声音

我听到花开的声音
  作者:弋弋 发表:2009/7/1 1:30:33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494
  编辑按:作者以老道的文字功底,独辟蹊径,加之丰富敏感的心灵去感受,聆听到了我们所不曾听到过的美妙声音。
  
  一
  我喜欢在很深的夜里散步,春天的夜里,虫鸣鸟叫,像是一组活泼的音乐会里跳出来的小音符。
  夜风习习,温凉如水。
  手机固执地响着,我无动于衷。在这个黑夜里,一切尖利的声音都是那么刺耳,即使铃声是我特别喜欢的“loveTheme”,喜欢一首曲子的时候,我会过分主观不停地重复那首曲子。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也是这样,反反复复缠绕心底。
  大学毕业,执意回来,千回百转只是为了找到我爱的那个人。可是看到的是阿来身边已经有了另一个女孩,比我还瘦,比我的眼睛还大,比我还妖娆……她叫米兰。阿来从来没有说过,但是我已经明了。
  从小我就知道,生活里不只是感动与痛苦,更多的是无可奈何,我们无能为力,只好无可奈何。
  八岁爸爸上吊自杀,妈妈很努力地养我,十六岁她开始与不是我父亲的男人生活。那个男人有家有儿女,别人骂母亲是狐狸精,让我也跟着她带着耻辱的印记。从此她就一直觉得负疚与我。
  十六岁我到离家很远的城市上高中,那时候我和阿来真的难以割舍,可是我始终是波澜不惊的,阿来的母亲原来对我是有好感的,可是经历母亲的事,她看我的眼神处处提防。很多事我无力改变,所以我不能故作忧愁,对阿来说再见,然后微笑着离开。读大学,然后毕业,执意回来找工作。这中间经历了多少的年和月?而我也比离家时长高了一截。冷暖真的是自知,母亲不能给我亲情,她只能把时间给那个男人,于是只好用少量的金钱来弥补对我的愧疚,不算很多但是源源不断。
  我没有多少资本把自己打扮得很妖娆,所以只能穿发白的有破洞的牛仔裤,各种各样的棉织衬衣,或者黑黑灰灰的大外套。
  不像米兰,父亲很有钱,在本地有很有名望的公司,阿来的工作,房子,车子都是米兰的父亲给的。看到阿来我故作平静,让自己看起来很快乐,对于这一切我已经习以为常了。从小到大心照不宣的感情,也抵不过金钱的腐蚀。
  母亲用不是我父亲的那个男人的钱,给我买了一套小小的二居室,我接受的心安理得。
  在夜里我会去楼下散步,在很深的夜里我会写字,然后一杯接一杯地喝速溶咖啡,来刺激自己早已麻木的神经。
  
  二
  我没有什么固定的工作,也始终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但是有那个不是父亲的男人,我过的怡然自得。知道阿来有了米兰后,我已经不想很努力地生活了,不想让自己太辛苦,就这样懒洋洋地重复着昨天的轨迹。
  阿来没有亏欠我,但是心里始终是有愧疚的,他的奥迪总是会在夜色初降的时候在我的楼下安静地停着,有时候是几分钟,有时候是很久,偶尔会上楼请我去吃饭,我喜欢吃大街上麻麻辣辣的火锅,吃的我眼泪鼻涕都会流下来。
  我们从来不提米兰,阿来在我这里停的时间也不会很长,一个月也难得请我吃一次饭。那时候他总是很安静地看着我大口大口地吃,就好像很多天没有吃东西一样。我从来不用担心自己长胖。十六岁离家的时候,在学校我不停地用食物填充自己疯也似的寂寞,我把自己吃成了一个胖子,个子不高,体重足足有一百二十斤。然后我病了,看到食物就吐,从那以后我再也回不到那时候的一百二十斤了。
  阿来怕我寂寞,每天会不停给我发短信,阿来说我说话的时候感情总是隐藏的很深,可是我敲击文字的时候,我的感情就像我真实的毫不隐藏的寂寞,我的文字总是会出卖我的心事。
  很深的夜里阿来依然会给我打电话,发短信,我不知道米兰是不是知道?我很奇怪,难道真的还有一种爱情可以均分?
  在MSN上,我不住地出卖着我的感情,我说我的母亲,说阿来,也说米兰,我说的最多的就是米兰。米兰比我幸运,她父亲是个有钱的商人,她母亲高贵美丽,她可以给阿来工作而我什么都没有。
  我说我想找一个人卖了自己,但是一定要给我比米兰还多的钱。说完这些我哭了。
  
  三
  夏天快要过完的时候,小北突然出现在我面前。
  小北是个年轻而又干净的男孩子,微卷的头发随意搭在肩头,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我一直以为MSN上的小北只是一个孩子,喜欢运动鞋,永远的牛仔裤,永远的纯棉衬衣。
  小北在我面前看着我傻傻地笑,肩上只有一个大大的挎包。
  小北对着我吹口哨,吹着我不知道的但是很好听的歌,我说:小北,我不是孩子了,你别这样对我。小北只是我在聊天室里认识的朋友。
  小北,你有很多钱吗?有米兰多吗?我直视着小北那双单纯的眼睛,看到里面受伤的表情。
  在我二十四年的生活里,小北只是一个单纯的孩子,过着一帆风顺的生活,没有经历任何的人情冷暖。这么千里迢迢放弃自己的工作跑到这里能干什么?
  我没有顾虑小北的感受,我的二居室里除了阿来再也没有陌生的男人来过,虽然我不止一次地像小北描绘它的温馨,不止一次嘻嘻哈哈地请小北来这里做客,可是我只是在开玩笑啊。
  小北嬉笑着对我说:丫头,我还会来的。
  他狡黠地冲我笑,摆摆手离开,然后小北在这个<
分享:
责任编辑:南平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