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爱了、伤了、痛了、散了

爱了、伤了、痛了、散了
  作者:弋弋 发表:2009/7/1 1:46:29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644
  编辑按:过去固然是一段难忘经历,也许从心中抹去它不容易,但是别忘记一天天在过去,别把一片柔情锁在春光里……
  
  1
  夕阳的余晖把足球场染成了金色,坐在台阶上,小北拥住那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女孩梨花带雨,紧紧地抱住小北。
  小北,我爱你,求你不要离开,不要让我离开好吗?
  小贝揉着女孩长长的头发,很无奈,也很落寞.
  傻丫头,我不想委屈你,也不想伤害你,但是我真的不能和你在一起,我会不安的……
  女孩缓缓地松开小北,认真地看着那张俊朗却充满忧伤的脸,那张脸在这两个月里一直闪现在女孩眼前,在夕阳金色余晖的映照下,男孩的脸显得异常英俊,让人忍不住想吻下去。可是即使两个月里如此的缠绵,如此的疯狂,却只能像梦一样,醒来后只是一场空,怎么也抓不住。小北灰色的眸子里是永远也藏不住的忧伤,那种伤会让观者疼到骨子里,锥心的疼。
  小北,告诉我,我哪里做得不好?我愿意改?
  女孩的泪不住地流着。
  小北飘忽的眼神始终望向不着边际的远方。
  不是你不好,是我不好,还记得我给你说你黑亮的头发好美,你微笑时抿嘴的动作让我沉醉吗?
  小北独自说着,女孩拼命地点头,感觉一切似乎还有转圜的余地。
  可是你知道吗?我说你好美,是因为你的形神像极了我的前女友,和你在一起的分分秒秒我都是把你当作了她,我没有办法忘记她。
  回忆让让小北落寞的眼神突然有了一丝亮光,他的脸也有了一丝潮红,好俊美的一张脸!
  小北,我知道了,我终于明白你游移的眼神定格在了那里,但是她现在在哪里?
  女孩问道。
  因为一次意外,她死了……
  女孩呆了……
  小北,我愿意爱你,我愿意……
  女孩的眼里写满了坚定。
  傻丫头,可是我做不到,我忘不掉她,我不能把你当作她,让你活在她的阴影里,你那么优秀,这对你不公平!
  小北爱恋地抚摸着女孩的脸,眼里写满深情,也露出对失去感情的绝望。
  女孩知道一切都无力挽回了,想到两个月中还和这个俊朗的男人如水般纠缠,而今却不得不面临分别,眼泪、誓言都不能改变小北的决定,心就慢慢冷了。
  小北,谢谢你,无论怎么样,我都会深深爱着你的……
  女孩起身,小北把女孩搂在怀里,紧紧相拥,这个身体曾经多么熟悉,女孩的眼泪如珍珠般滑落在小北的怀里。
  小北,我爱你……
  女孩终于一步一回头,在这个残阳如血的傍晚挥泪离开。这个看上去俊秀、忧伤,感觉心里写满沧桑的年轻男子,让多少个女人在无数个夜里为他流泪、为他低语、为他哀怨,而他抖落身上的浮尘,却了无事。是不是心里也有没有来由的心酸和孤独?
  看着女孩离开,他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几个为他伤心的女孩了,把那个小小的手机卡扔进附近的草丛里。从此以后,在他的生命中又一个天使般的女孩被他遗弃了。
  他的心疼吗?

  2
  小北很喜欢这间咖啡屋,不仅是里面精致的装饰,哀伤的音乐,重要的是有一个忧伤的女孩。透过大大的透明玻璃,小北看到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孩拿着精致的银色小勺不断地搅着咖啡,固定的黄昏,固定的位置,固定的一个人,固执的穿着各种各样的白色裙子。
  终于,小北在女孩对面坐下。
  同样一张忧伤俊美的年轻男子的脸面对一张忧伤漂亮的年轻女孩的脸,四目相对,竟然如电击中般。
  你为何如此忧伤?
  小北问。
  你的脸上也写满同样的心事?
  女孩反问。
  你像极了我的初恋女友,她也喜欢穿白裙子,喜欢在黄昏的时候在这家咖啡屋喝咖啡,飘忽的眼神,忧伤的脸让人很心疼……
  小北说着,眼里竟有晶莹的泪花闪动。
  可是她现在在哪里?
  女孩问。
  她在一次意外中死了……
  女孩的心被蛰了一下。
  不要难过,或许以后还会有另一个更好的女孩在你身边存在的。
  女孩安慰道,忘记了自己的忧伤。
  你会不会是我遇到的另一个?
  小北突然抓住女孩纤长、白皙的手,泪流了下来。女孩感动了,如何一个深情的男孩子?缘何这般忧伤?
  给我时间?
  女孩抽回手。
  小北把写有手机号的纸条留给女孩,落寞、修长的身影定格在女孩的视线里。
  两天后,女孩成了小北单身公寓的房客,身体与身体的纠缠写满了欲望,与情爱无关。
  两个月后的黄昏,同样是在被金色余晖映照的足球场,同样烂俗的情节继续上演。
  对不起,我不想伤害你……
  又是一个被抛弃的女孩。固定的两个月换一次女友,固定的两个月换一张手机卡。那张脸是多少女孩的杀手?令多少女孩肝肠寸断,神魂颠倒?又让多少女孩分手后依然念念不忘这个对死去女友如此痴情的男孩?在这样一个充满阳光的足球场上,究竟上演了多少离别?
  落日的余晖把那张脸照成了金色,他的心里究竟藏了多少暗伤?

  3
  蜷缩在红色如血的宽大的布艺沙发里,穿着丝质吊带睡裙的依依慵懒的像一只猫。
  迷乱的眼神,紧抿的双唇,鼻翼两侧微微泛出忧伤,无不让人怜惜,让人心疼。
  男人打好领带,穿好西装正欲离去,依依魅惑的声音传来。
  别走,陪我好吗?
  回头看那张脸是那么勾人心魄,男人离去的脚步不忍再抬。
  妖精,你真是妖精般的女人,我不会离开的。
  揽着依依,毒药的味道浸到心里,让人深陷其中,欲罢不能。
  想吃什么,我给你买?男人像宠爱一个孩子。
  我什么都不想吃,就想要你陪我……依依的声音充满哀怨。
  好,宝贝,我今天哪儿也不去,就在家里陪你。
  多金的男人是不吝啬金钱和时间的,说话之间,依依光着脚捂着嘴跑到卫生间,不住地呕吐,男人斜倚在门框上,转身,看到依依白净的脸越发显得苍白,没有血色。
  依依走上前,双手搭在男人肩头,喘着气。
  我想为你生个孩子,我爱你,即使以后我们不在一起了,我还有一个孩子和我做伴。
  依依幽幽地说,清澈的眼神里溢满对未来的茫然和无助,但是又写满了坚定和固执。
  男人颤抖了一下,旋即又恢复了镇定。
  有小孩好,我也喜欢,我们以后一定会有一个小孩的。
  男人抱起依依,把她放在宽大的沙发里,细心地为她盖上毯子,又给依依倒了一杯水。
  乖,今天我必须去上班了,你看起来很累,好好休息。虚伪的关爱。
  你要走吗?依依问道。
  宝贝,公司真的有事,这儿有一张卡,密码是你的生日,够你花上一段时间了,你要照顾好自己……边穿衣服边说。
  你真的要走吗?依依又追问了一句。
  乖,好好睡觉,等我回来……
  门关上的那一刻,依依知道这个男人再也不会回来了。对于一个多金的成功男人,情人怀孕大概就是让他最头疼的事了,他唯恐避之不及,怎么还会再回来?而依依对付这样的男人唯一的办法就是我怀孕了,我想要一个孩子。
  面对形形色色的人,面对形形色色的身体,依依讨厌这样,可是男人能游戏,女人为什么不能?每个多金成功帅气的男人都是依依猎取的对象,依依是看准的,这种男人多情而不吝啬,但是他们多惧怕婚姻,如果真有人要缠着和依依结婚,依依还会说:我怀孕了,孩子不是你的。没有人那么大度。
  心在流泪,流血,生疼……

  4
  在地下通道,买钻石的广告牌下,依依的眼里闪出异样的亮光,此时的小北恰好在甩掉一个形神皆似前女友的女孩离开,路过这个广告牌。
  他突然呆住了,那个傲然独立的女孩好似洁雅,那么像,那张脸,那双眸子里流露的忧伤,那张紧闭的双唇,那身飘逸的白裙子……
  洁雅,是你吗?
  小北把洁雅搂在怀里,紧紧地,依依奋力挣脱,只是徒劳。
  洁雅,真的是你吗?对不起,洁雅……泪滴落在依依的长发上,那个怀抱好温暖。
  先生,你认错人了,我不是洁雅,是依依……小北的手松动了,依依终于挣脱。是啊,声音都不像,洁雅的声音那么干净,可是这个女孩的声音里极具张力,充满诱惑。
  洁雅干净,淡雅的像一朵清新的百合,而这个女孩看上去那么妖艳,颓败的气息,如罂粟,除了那张脸极其相似外,她和洁雅真的不是一个类型的。
  对不起,你太像我的前女友了。类似的情节,可是此刻多了一份真诚。小北感觉很失礼。
  她叫洁雅,好纯洁的一个名字,一定是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吧?女孩说话的口气那么心不在焉,随意随性,可是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坠入风尘的味道,但是又像一坛陈酿的酒,让人欲罢不能。
  两个同样游戏的男女,在恒久远的钻石面前亦会上演怎样一场现代版的经典恋情?棋逢对手,又会如何收场?
  很默契的两个人,几乎无需过多的交流,片刻的对视,短暂的沉默之后,便相互缠绵,过程不重要。昏暗的灯光独自妖娆,宽大的床上是两具欲望的身体,无爱无情,只是寂寞,只是游戏。可是此刻在小北的眼里,依依就是洁雅,他现在最想爱的人。
  想起洁雅,他的心会很疼,那是暗伤。
  想起小北,伤疤会揭开,会流血。
  坐在高高的阳台上。眼睛望着床外:给我一支烟。抖落烟灰的姿势那么娴熟。如果穿着旗袍,斜倚着的依依绝对像三十年代旧上海的风尘女子。可是小北却似乎从哪里看出这个女孩骨子里的清高、孤独,眼神的凛冽,内心的伤痛……
  多金、帅气、忧伤,惧怕婚姻的小北此刻竟然希望和这个游戏人间的风尘女子一生一世。
  两个月后,夕阳映照的足球场上,情节出奇的相似,然而却换了位置。
  小北,我们分手吧?依依说。
  为什么?追问。
  我怀孕了,我知道你害怕结婚,我不想为难你……
  我们真的有孩子了,真的吗?我真的很喜欢孩子……小北高兴的抱着依依,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这是那个小北吗?是吗?为什么情节竟然变了?依依的心里竟然生疼……
  对不起,孩子不是你的……
  小北愣了,傻了,呆了……
  你还愿意要吗?
  我……
  依依冷笑,转身离开,泪却止不住地流。
  依依,我愿意。那个声音在这个安静的、流金的黄昏消失得那么快,依依能听到,但是心已经不会再感动了。

  5
  优越的家庭环境养成了小北桀骜不驯,放荡不羁的性格,玩世不恭的纨绔子弟,在洁雅的眼里。
  异于常人的内敛,安静,在这个浮躁的大学校园,洁雅就像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遗世独立。永远在不被人注意的角落,安静的看书学习,永远的白裙子,但是旧制的棉布总给人衰败的感觉,她是贫穷而自尊的。
  像小北这样的男孩子总是希望自己成为所有女人的焦点,猎取各种各样的目标,包括洁雅这样的女孩,看多了万紫千红,小草也有小草的魅力。
  小北为了洁雅确实改变了很多,不再霸道,不再目中无人,安静地坐在洁雅身边陪着她看书,看着她独自沉醉,或者是真的爱吧?洁雅的心里不是没有窃喜?虽然放荡,但是不可否认,小北是核心,是所有男孩女孩的核心,他天生有领导的才能,他有出众的才华。王子爱上灰姑娘的故事并不离奇,虽然有多少女孩对洁雅恨之入骨,但是因为小北的呵护,洁雅的心里还是很甜。
  无父无母,靠别人的资助上大学的洁雅,有自知之明。很努力地想拉近和小北的距离,去适应小北,适应那个阴森森的家庭。豪华但是没有温暖,充满敌意,大概就是觉得这样的女孩是高攀了吧。
  落日余晖,在小北经常驰骋的足球场边,洁雅无助的哭泣:小北,我怀孕了,我怀孕了,怎么办?
  一向有主见的小北此时也傻了,怎么会这样呢?突然好厌恶这个女孩,她是不是怀有什么目的?是不是为了想进他的家?是不是想留在这个城市?所有恶毒的念头都在他的脑子里闪现。他们都是一个孩子,一个不敢不能担当的孩子,无助让小北慌乱。
  你笨不笨啊?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小北口不择言。厌恶之情生生写在脸上。
  洁雅冷冷地看着小北,转身离去,那个背影看上去那么消瘦,这个女孩永远都是那么要强,那么自尊。
  洁雅一个人到一家偏远的诊所流产,日益隆起的肚子再也掩盖不了。慈祥的老医生痛惜地说:孩子,你的身体不适合流产,如果现在这个孩子你不要了,以后你将不会有自己的孩子。
  泪无助地滑落。
  而此时的小北坐在球场的台阶上,心里是莫名的慌乱,这个女孩真的如此容易就打发呆掉吗?
  尽管辅导员说尽利弊,洁雅始终没有说出孩子是谁的。所有的人都心知肚明,除了可怜这个女孩子,大家不能给她提供丝毫的帮助。辅导员临走时塞给洁雅一些钱。
  洁雅退学了。为了肚子里的孩子。
  几个月未见,洁雅和小北站在足球场的两边,仿佛隔了两个世界。因为爱所以原谅,因为理解所有宽容。原来消瘦的身体日益笨重。
  打掉这个孩子吧?
  恩……
  小北哭了,沉默了,走进,想抱抱洁雅,洁雅闪开了,为了小北的声誉。此刻小北像个无助的孩子,埋下头放声大哭。

  6
  午夜梦回,那个流血的场景总是闪现,虽然没有看到,但是可以感觉到,洁雅无助的求救。起身,小北总是会徘徊在球场,高高的看台上,洁雅无数次为他助威,残阳如血的傍晚,洁雅拖着笨重的身体离开。
  五年了,小北进了自己家的公司,做的风生水起,洁雅成了他心中的隐痛。五年了,他不停地换着形神皆似洁雅的女孩,然后说无法忘记前女友。确实是无法忘记。
  洁雅走后半年,小北去了那个满是黄土、飞沙的贫穷小山村,老人们说:造孽啊,好好的大学不上,回来生孩子,听说大出血死了。
  谁也不知道埋在哪里?贫穷的小山村就养育了洁雅一个美丽而又出众的大学生,却被他毁了。他拼命地捶打着自己的头,恨不得杀了自己,那个傻傻的为他牺牲的女孩,为何让他一辈子活在自责中?
  熟悉的城市,熟悉的人群。
  依依开门,一个小男孩跑出来,喊着妈妈。洁雅抱起孩子,笑着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这个孩子多像小北啊!
  妈妈,你去哪出差了?
  妈妈去很远的地方,乖儿子,去一边玩,妈妈一会给你看好东西。
  恩。儿子做了个鬼脸,听话地跑开了。
  孩子,回来了……姨妈的脸上写满心疼,写满怜惜。她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孩子在外面受的委屈,这个可怜的孩子!
  姨妈,你知道我见到谁了吗?依依的眼睛一直盯着孩子。
  不用猜,不用说……姨妈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依依就是洁雅,为了和小北的孩子,洁雅成了依依,面对形形色色的男人给自己、给孩子提供衣食无忧的生活。
  小北坐在高高的看台上,想起洁雅,想起依依,那个说怀了别人孩子的女孩,他总觉得她是那么的熟悉,但是他不知道哪里出错了,或者只是幻觉。
  爱了,伤了,痛了,散了。
  他不知道,他的心好乱,他再也不想找除了洁雅以外的任何女孩了,可是洁雅你真的死了吗?
  午夜,看着熟睡的孩子,酷似小北的一张脸,她知道她始终忘不了小北,可是爱情已经灰飞烟灭,她还有一个孩子可以回忆一生。
  小北,却永远活在洁雅伤痛的回忆中。
  爱情至此以后再也没有交集了吗?
  
分享:
责任编辑:南平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南平 发布于 2009/7/1 2:08:14  
呵呵,似乎不太明白文中这一句:爱情至此以后再也没有交集了吗?有怎样的意思?
作者回复:注定是一场悲剧,两个人再也不会有以后了,曾经都留给了以后的回忆。两个人的爱情没有交集,就像两条平行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