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在自己的人生轨迹上飞行

在自己的人生轨迹上飞行
  作者:南平 发表:2009/7/23 8:31:36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729
  编辑按:勇敢的飞翔吧,这才是真正的人生。
  
  2008年7月,我终于实现了自己多年前许下的心愿,一个人独自背起行李,穿上牛仔裤,去到那个曾经在梦想中出现无数次的美丽海岛。想来多年以前的那个夏天,宇说:萍,请你过来吧,只因为,你是我一生的最爱。那时的他,一个人整日奔跑在那个茂密的大林子里,尽情地享受着岛上那一份悠然的海风。
  
  不过,十分可惜的是,刚刚走出大学校园的我,既年轻又好玩,根本不能完全理解一个26岁年轻男人的心之所想,尽管在心中隐隐约约地明白他的一点心思,可最终,在那个夏天还是没有与踏上海岛,一起牵手在进那片茂密的林海。
  
  现在,2008年的夏天,我再次拾起多年之前的心愿,独自踏上了海岛的旅程,说来是个很轻松地理由,因为一个在大学结识的好姐妹,将在那个美丽的海岛边举办一场画展邀我过去。
  
  人坐在去机场的红色夏利小车里,眼望着一晃而过的青葱的田地,那年的情景仿佛如风一样飘忽在心灵的感光片上。登上飞机随着飞机的升空,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心里总是觉得有种什么样的东西早已悄然地死去。
  
  到达那个美丽的海岛,已是当日的傍晚时分,天空忽然下起了细细的毛毛雨。夏天的海岛,除了海风,也是一年中最炎热的季节,坐在朋友派过来的一辆吉普车里,奔赴早就为我安排好下榻的旅馆。
  
  第二天上午,在好友画展的开采仪式上,好友知道我是歌唱表演专业的高材生,非要我上台唱一唱。其实,我已有很久的时间,不再开口唱那些流行的曲子,但好友说什么也不肯就这样放过我,无奈之下,只好选唱了一首比较老的歌《请到天涯海角来》。
  
  一曲唱下来的感觉似乎不错,却还是有几处把歌词给唱错了,看来人说台前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的确是有几许的道理,于是,心想这次回去一定要再去练习基本功,要不然那些年在校学努力学习的东西又是会全部退给老师。
  
  那天下午,被海风吹得身体有些不适,就在宾馆里休息了一会儿,还是无法忍受那份无聊,就独自跑到外面,站在高高的椰树下,看海去了。蓝蓝地天空,碧绿地海水,一下子就让我想起了宇。
  
  宇,十年之前,就来到了这个美丽的海岛,我却不在他的身边,甚至连个电话都不肯多打给他,只是在给他寄出的一些明信片上,那么骄傲的告诉他,既然你选择了去远方,那么就只管朝着自己的梦想,一路前进,前进进。
  
  记忆中的那年该是入秋的时分,放假的我总是喜欢独自坐在窄窄地屋里的书桌边,听着收音机里播放的那一支悲伤地曲子,于是,我用它的主旋律写了一篇小小的散文,发表了当地的日报副刊上。
  
  我知道理科专业毕业的他,肯定是不太了解这一首曲子的背景以及我的烦恼。不过,好在远方的他,看不见我在文字中那一份忧伤。只是记得,那时的他好像给我寄来过一张照片。他穿着一条蓝色的牛仔裤,如同劈风斩浪的老水手,一副勇敢的模样肃立在船头。他在照片的海写道,萍,这张照片是用的486傻瓜机拍摄出来的,也是世界上唯一的,因为它是没有底片可以留存下来的,送给我,只因为你也是我心中唯一爱的女孩。
  
  照片收藏了很久很久,一直到泛了黄又起了皱,却在我24岁那年的秋天,也是在他淡出我情感的一个深夜,独自在故乡的小河边,用一团火焰祭奠了它的离去。其实,那年我已在一个大舞厅做驻唱的主歌手,每天我都会唱那首《万水千山总是情》,以至到了今天,一旦站在灯火辉煌的舞台上,为我爱的朋友们演唱时,他们都会是依然不忘对我说。萍,今夜,在这个喧嚣的舞台上,只有在你悠扬清亮的歌中,总是能让人察觉到有那么一丝轻轻的忧伤藏在里面。
  
  他也不止一次是这样对我说,萍,你就像是个美丽的小天使,永远长着一双会飞飞翔翅膀。虽然,今天的我们早就不在同一条轨道上携手向前飞行,但,想必岁月如能再回首,不知分别已久的他还会不会这样对我说?
  
  时间真如一把凄利的锐利之刀,轻而易举地割掉幼稚带来了一些成熟,在无垠的岁月中,如同花园里的一粒花种经过生根、发芽、逐渐的开成了一朵艳丽地花。盛开的鲜花总是会免不了要被他人采摘,所以拒绝凋零,也就是拒绝成长。当然,一朵花究竟能开多久,又究竟能芬芳多久,大概也从来就没有多少人真正地关心过。
  
  爱上他的时候,是在他临走他乡的那个白雪飘飘的冬季,也就是在一瞬间彻底地明白了他爱我的心,可是时光如流水永远不会倒流,他的离去终将成为心中一抹永远抹不去的痛。有人说:萍,明明知道这一份爱,永远都不会有花开的那一天,干嘛你还要选择去爱?你一个见过大风大浪那么聪明的才女,应该相信在世间没有那个男人的爱能够天长地久,惟有让自己的一生都能随时笑看世间的一切风云。
  
  是啊,说的没错。没有谁让我去爱,是我自己一不小心就跌了进去。我不说他们的话对或者不对,但我知道他们是发自真心地想劝我把心敞开。因为我的脚总是不知道真正到达哪里才是彼岸,或许,就如同他们说的那样,终身也没有岸。所以,我只能沿着自己的方向走向更远的远方……
  
  在那个美丽地海岛上,我拍下了许多的照片。海风、沙滩、椰树,还有许多叫不上名字的花朵,成为了我的背景。其中,在那里我还结识了一对从西安来这里度蜜月的年轻夫妻。我们一起乘坐租来的一辆敞蓬小车,奔驰在海岛的林荫小道上,那一晚真是无比的快乐,因为有温柔地海风有陌生友人地笑声一阵阵吹进了我的心田。
  
  后来,我们坐很久的汽车去了椰林寨。只不过,那天那个女人的男人因为不小心感冒了,才没有与我们一同前往。在椰林寨里,我看见古老淳朴的岛上人家是怎样在这块肥沃的地方,生生不息地一代代在这里开拓边寨。美丽的自然风光,善良的老人,质朴地孩子,好客的主人,以及那些有民族特色的建筑和绿色的植物,虽然我总是记不住他们的名字,但夜深人静时,总是会在心灵地天幕上回想起许多的人和事。
  
  回去的路上,男人的妻子告诉我。别看那些大男人们表面上高大、威风凛凛,一副铜墙铁壁的样子,其实,他们的内心十分地脆弱。比如我爱的这个男人,从小就生活在一个富足地家庭里,又是家里的唯一的男孩,父母的宠爱姐姐们的关爱,所以常常是家里的“老大”。
  
  记得在他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他已上高中的大姐在一次文艺比赛中获得了一台小小的收录机,他姐姐不肯借给他听,他就趁姐姐不在家的时候,将收录机拆得乱七八糟。不过,他说,后来他姐姐嫁到外地,在机场送行时,他拉着大姐的手哇哇大哭起来。
  
  在行驶的汽车里,她还告诉我,她从小就失去生父母是一个孤儿,由于小时侯营养不足,身体一直不太好。到这时,我才明白和了解,那一个威武的大男人,一路上对妻子的呵护和体贴。其实,心中有爱的男人都是非常英武的大男人,也都是柔情似水的小男人。
  
  离开海岛的前一夜,特别去了当年宇打工的地方。那天,天空飘起濛濛的细雨,一个人站在那一座小楼的前面,默默得想着在许多年前,这里曾经有宇留下的一段不了情。
  
  到了今天,我和宇的感情已是天上人间,永远都不可再来。尽管有时我会因情因景,想起过去的一些往事,但更多的时候,还是为当初的选择不悔,毕竟,现在的生活是自己想要的方式,而不是违心地选择对方。爱是一个极度复杂,又遥远又深刻的理想,并不是仅仅喜欢就可以爱到天荒地老。
  
  为了永久的相拥,我们不得不放手。宇,那时懂,我不懂;现在我懂了,但宇却早已放弃了。他在后来给我最后的一封信中说过。那时的他不够成熟不够开朗。今天回想下来,这一切,似乎都是我们之间一种不可抗拒的命运。
  
  离开海岛的那一天,在去机场的出租车上听到了崔健的《一无所有》,已经是好久没有听到他的歌了,在汽车里,在我的心里,歌儿说:我曾经问过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可你总是笑我一无所有,我要给你我的追求,还有我的自由,可你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歌儿很美,却不知道那一个充满激情年代里发生的一切的故事,在时光长河的流逝中,到了今天,还有多少残留在心灵的感光片上发光。还那一些走进过故事的男男女女的那一份情感,也是否早已就被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一点点地淹没和封杀。
  
  没有人会去这样的追问?就算是有人这样去追问,恐怕永远也是没有答案。世上一代一代的人都是这样如同轮回一起来来往往,就如同冬天从这里走了,春天还会把它交回到这里。故事总是要有后来人续讲下去,当然,你我都明白,故事里的人和事,注定已不再是过去岁月简单地一次重复。
  
  那一段故事随同岁月的流水已经永远地消失了,我知道像那样的故事,或许它们会在未来的某一个日子里,会再一次来到我的身边,但相信那时的我,早已学会和懂得了该以怎样的一种心情去击败它,而不是让自己无聊地伤心和难过下去。
  
  因为今天的我,已站在另一个自己亲手打造起来的崭新领域中,感受经过自我千辛万苦的确跋涉到达目的地之后油然而生的喜悦。轻舟已过万重山。幸福的心情无法言表,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是啊,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它们都已经距离我相当遥远了,在自己的道路上,沿着人生的轨迹运行,任何困难都无法阻挡我飞行的脚步。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阿丑 发布于 2009/8/2 14:52:49  
我渴望自由,但不喜欢飞,飞与行走,在形式上都属于生活方式。下雨时我常喜欢低吟那句“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呵呵,最逍遥,神思飘然浪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