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情归何处

情归何处
  作者:老撷 发表:2009/8/5 22:59:58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593
  编辑按:一开始就注定故事以悲局收场,因为这爱情里背负了太多世俗的东西。
  
  云走在大街上,以最快的时速在马路上急奔,脚与路面的接触,飘飘忽忽的感觉想把所有的烦恼驱走,但却不能,那一刻,只想大道上的红绿灯都为着她让路,马路上的车水马龙都为她闪开,能以最短的时间解决一直拖着二十多年却不能解决的,让她生不如死,望而却步,等待已久的那件事。
  很早以前,朋友便时常告诫她,快刀斩乱麻切勿再拖下去了,那时候还嗯哦哼哧地回应着,可到了真的要下决心真的很难。
  那年,她只有二十岁,政府将控制得很严格的结婚年龄几乎在一夜间就松了下来,从原来的男28岁,女25岁给调低,只要是符合婚姻法的男22岁,女20岁就可结婚,当他们将那一纸婚书拿在手时,终是有个结果。但云并不轻松,或许再迟一步来思考关于结婚登记的事,也就不会有这么些年来让她承受的那么多的痛苦与心酸了。
  云的妹妹雨小她两岁,俗语说,十八廿二青春时,是小区里的两朵姐妹花。云的美是含蓄的,妹妹则是奔放的,小区的人说,云与雨相较各有千秋。父亲一辈子有过好几个徒弟,要经他口里夸出来的极为不易,就是这个从农村招工进厂的小青工,云和雨总是听到父亲赞美声。夸他人长得好,质朴且聪明,学的是车工活儿,一看就会,闽南人有句话说,“点破不值钱”,父亲将他的掌握的绝活和招数毫无保留地教给了他,心里打的小九九就是让他娶了大女儿,又是徒弟又是女婿的,肥水不流他人田。第一次来他家时,姐妹两人都对这个帅气的小伙子有好感,云羞得不知手往哪儿放,泡茶烫了手,端菜溢了汤,妹妹不用做事,望着他笑,他也在那里傻笑。
  母亲生病那年,云招工去了一家大型国有企业,妹妹高中毕业后在家,因母亲生病,照料着母亲,父亲的这个徒弟三天两天往家跑,所有的粗活重活全是他给揽了,父亲望着这个英俊的少年,与母亲商量趁着计划生育政策的宽松,到了年底就搓合了云儿与徒弟的婚事。
  云看着眼前车来车往,这个城市变化真的是可用日新月异来形容,几个月不走这条路,这个繁荣又温馨的城市里,高楼大厦是火速拔起,昔日的曾经风光的建筑物却是以惊人的速度衰老,甚至到了最后被人们遗弃,一拆了事。不久前那座联检大楼不也是拆掉了么?云心中泛起的是一阵阵的悲哀,难道,她与他的家也要象那座曾经厦门的十大标志性的建筑物那般在炸药中化为尘埃么?
  那年,现在想来真的是很不公平,似乎就在一夜之间,老天便狠心的带走了她的母亲。当云得知这一消息时,踉踉跄跄回到家时与母亲已是阴阳相隔,这是无论如何也难以接受的事实。家,弥漫着沉重悲怆的气氛,父亲强忍着泪水对她说:上柱香吧,你妈在世时念叨的是你的终身大事,你就顺了她的意,过了七七,将那事办了。云点燃一柱香,双手合一,泪珠如泉涌出……
  闽南的风俗是亲人过世后要在四个月内将红喜事办了,否则要等三年过后。在父亲的主持下,二个月后,她与他结婚了,那天夜里,他喝得酩酊大醉,嘴里喊叫着雨的名字,她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毕竟他与妹妹一起照料母亲,并一起将母亲送到了天马山。灯熄了,他在梦呓中搂着她也一直嘟嘟嚷嚷地叫着雨的名字。
  灰霾天气依旧继续着,此刻,她想的还是父亲在二十年多前告诉她的话,雨怀孕了,而且是与他有的。如雷轰顶,她那时也怀孕了,父亲说,家丑不可外扬,叫雨去流产吧,丈夫是你的,你也要承担点责任。于是,那些日子,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妹妹,忙得焦头烂额,硬是咬紧牙关,打断牙齿往肚里吞,心想这事过后也许就真的没事了。没想到,他却很认真地对她说,他爱的是雨,师母在世时他曾经告诉过师母,与她结婚是碍于师傅的面子,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不能让师傅没面子。
  人在某些时候,真的很无奈、很失落、很彷徨、很痛苦,情能够温暖人,让人痴迷却又能让人凄凉。命运不会让所有的有情人终成眷属。在意一个人好难,舍弃一个人也好难。她看见了这个男人眼中的泪水,他说:他与妹妹的感情很美,每一次相伴的时光都令人迷醉。但是却不能拥有的遗憾让他更感眷恋。求她放了他一马,成全了他与雨。听了他的一席话,她如同大冷天从头上淋下一盆冰水,脑袋如让雷击般地颤动着竟昏了过去……
  感情是一份没有答案的问卷,她想放弃这个男人,成全了妹妹,可父亲死也不同意,因为这类事在闽南会让人戳破脊梁骨的。肚子一天天地大了起来,她想为了让将来的孩子有个完整的家,让生活更圆满些,当了父亲的他也许会因为有了孩子,在追逐的过程中,慢慢地将重心转移过来。
  儿子出生后,她并没有如愿以偿,他居然更变本加厉地与妹妹走在一起,一边是孩子的爸,一边是与自己同胞的妹,父亲却睁一眼闭一眼地由他们去了,每当夜静更深时柔弱的她总是默默地落泪。
  秋去冬来簪上鬓,人生多少浮尘事?
  孩子上了大学去了,她是有夫之妇,却是孑然一身,每当双休日见小区的人成双成对的出门去时,她的心如同刀绞般的痛切,二十多年了,没有实质的夫妻生活让她过早的衰老了,她用不停地向车间主任要求加班来缓解一空闲下来的思忖与忧郁.
  过尽千帆皆不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她是一口水也喝不到哇——
  有时她想恨父亲,也想恨妹妹,最想恨的是他,可是却恨不起来,这就是她,一个善良而又没有用的女人,深知在他们之间有一道无发跨越的沟堑,那就是现实的生活。她很清楚,缘起缘落,人生的驿站早已圈定,一切的一切,随烟而散。
  这么些年来,为了不使父亲伤心,让妹妹与自己所喜爱的人好好地生活,她牺牲了自已,有名其实地守着活寡。旧年的尘埃已被风剥啄,在季节的交替更换中,梦匣子中的记忆不再有那蜩甲蛛丝样的脆弱,有些人,有些事,早已成为生命里的匆匆过往,四十岁的女人已不再年轻,她决定不再死守着这具囚禁了多年的活棺材,不再去思虑那沉封多年的烦恼,不再去叹息那水泥城市的冰冷,那猜了多年的迷终于要解开了,无垠的广袤下,心境一如禅水,性情恬似淡月。
  当谜底揭开,不再是雾里看花,水中捞月,曾经的有过。他与她的缘分随岁月流逝渐渐褪色,不是所有的美,都像断臂的维纳斯一样恒久魅力,也许断臂的维纳斯也不像我们认为的那样美丽魅力。
  思绪里总会有些芊绵的梦,生活中总会有些慕想和浪漫,一如水的温柔和灵动,一如茗的清香和韵脉。她想到这里心中是前所未有的轻松.
  生活就这样淡淡涓涓地流淌着,这时,刺耳的喇叭声响起,汽车正面驶来。
  瞬间,车窗破了,她却永远地去了——
  情归何处?也许这是最好的结局。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