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左岸咖啡馆

左岸咖啡馆
  作者:安云 发表:2009/8/24 21:21:38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589
  编辑按:文笔流畅,感情饱满。

  秦绛
  房间里回荡着阴郁的大提琴声。她闭着眼睛,一语皆无,仿佛溶解在这一隅暗淡的光线里。此刻,她的身子看起来较之一般女子更加羸弱。她脸上带着笑,那微微上扬的唇角疲态略显,似乎是一种无声的倾述。可我想象不出,在这个女子的背后,究竟藏匿着多少艰危与困顿。就如她不止一次地,在我面前闭上双眼,似是这刹那便回到她的故乡。自家的小院子。半躺在落英缤纷石榴树下,安然小憩。但那显然并不属于她。我深知。
  她会对我谈起EricClapton,有时候又是YngwieMalmsteen。她说她喜欢摇滚。她说她常常会平静地望着窗外,任音乐不惜力地发泄。任阴暗中伸出的手爪,去抓碎阳光下的伪装。
  淡淡Mocha的香味,让这个一周中仅有的一个下午显得无比悠长。时光仿佛凝固在这间或明或暗,光影不定的小咖啡馆里。我看见她的头发,被临窗的天光映成金黄色。下颔微含,像极了一个坐在教堂里,虔诚的,祈求福佑的信徒。也许她本该是这个样子。一个红颜易老,刹那芳华的女子。不驾驶限量版Boxster,不飞美国西海岸,不二十四小时开国际漫游,不陪那些蓝眼晴的老头子们打高尔夫。
  她还应该是那个整天泡在图书馆里看书,去英语角练口语,偶尔公共课迟到,平日少言寡语可一上台却又滔滔不绝的那个小才女。那个住对面宿舍楼,光着脚穿球鞋出来打水的老同学。指着铁路的尽头,问我是不是可以一直走到天边的懵懂丫头。而我却始料未及。她最终会走下去,并且走得那么远。让她此时即便坐在我的对面,依旧感觉遥不可及。
  
  乔伊
  记不清楚这样的日子过去了多久。朋友圈子在一点点地更迭,那些曾经神采飞扬的脸,或渐渐沉入了记忆深处。我不知道有多少次推掉了同学聚会,不知道年华是否一样,给他们也烙上了无法更改的印迹。那电话本里成百上千个陌生的号码,总是冰冷袭人。而往往在夹缝中发现一两个久违的名字,却一瞥而过,转瞬消灭在永无休止的工作日程表里。年复一年,当那些曾经温暖的彼岸,传来一声声苍白寂寞的忙音时。我才知道原来生活与花儿一样,都会慢慢地随时间而枯萎。
  或许,只有咖啡才是最忠实的伙伴吧。无数个夜晚,陪伴我面对着若大的世界。灯火斑斓的城市。还有,温和却又空荡寂静的房间。曾无数次看花火在眼前碎落。广场上。或酒店。或是海边。总是寒暄着,扰攘着,并且空无一人。我细细品味着这其中的味道,浓郁中带着微微的苦涩。恍若将日子风干成一条斑驳的线。一边是悠扬,一边是永远。
  这间咖啡馆,我并不常来。似乎也不太喜欢这里的气氛。也许是怕自己麻木在一个全无意识的空间里,就此忘掉了外面那个自己。又怕去执著拷问自己的身份,怕拆穿了真假是非。然后在人海里轰然沉没,却不激起一点涟漪。
  音乐浸过了我的呼吸。外面有些男女或来或往。就那样打破了音符颤动的宁静。我问秦绛,以后有什么打算。他沉默了很久也不说话。他有时会盯着窗外的明亮出神。并不知道想着什么。
  那天他找到我,把辞呈放在我办公桌上。他显得那么平静,这仿佛是一件计划已久的事。没有原因,也不必知道结果。
  事隔两周了。他做完交接手续,约我在这里。他说这里原是一家小饭店,当年大家在这里吃的散伙饭。我隐约也有一些印象,却似是而非,仿佛前世。
  夕阳渐没,窗外一片金黄色的光。我闭着眼睛。闻着咖啡的香气。这一刻,难得平静。不必再违心地笑。不必语言冷漠。或故作坚强。

  秦绛
  大学毕业以后,一直无所事事。后来和朋友开了个小唱片店,但因为经营不善,也关张了。其实家里一直都希望我回去,只是我觉得回乡的路似乎更加艰难。
  这里的早晨总是微微有些凉意。街头巷尾,人们行色匆匆。我习惯往来于他们中间,从那些与己无关的,表情麻木的人们身边走过。桥梁。地铁。高楼大厦。这些现代化的事物压迫式地扑向我的生活。我猝不及防,却又坦然相向。
  恐怕,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都市节奏吧。如果是这样,那么站在这个舞台上翩然起舞的,就一定是乔伊。而我其实更适合做一个观众。站在外面,冷眼旁观。无从把握,更不可能掌控。
  当年来这里上大学的兄弟们大都回去了。或是去了南方的城市。只有几个人留了下来。如今结婚的结婚,生子的生子。我有时候去他们的家里做客。小孩子跑过来叫“叔叔”。那片刻,我心头会不禁一片迷惘。他们也常劝我去找一个女朋友。我总是无言以对。从小饭店里喝完酒出来。从网吧,酒吧里出来。从工业园一幢幢的现代建筑里出来。我面对车水马龙,阳光明媚。是处浮躁不安。我走进看似纷扰的人群,便瞬间混入其中。在那些南南北北,无处停泊的人们中间,找寻着自己位置。渐渐地与旧时岁月作别。与青春的光阴作别。或浑浑噩噩。或疲于奔波。墙上的吉他已经很久不弹。多半走了音。可每当看到它,却总能清楚地看见自己。
  记得读大学时,还计划过与朋友一起组个乐队。后来因为找不到贝司和主唱而告吹。那时候,与一个疯子一同去女宿楼下弹琴。那一夜,尖叫声如此美妙。后来每每谈起此事,乔伊都说她室友当时强行把她的丝巾丢出阳台。 
只是那样的日子,只会停留在记忆深处。并且告诉我,我们都曾经疯狂过。 

    乔伊 
  有时我问秦绛,我说人为什么会喜欢喝咖啡。他说,无聊的人需要苦的刺激,而忙碌的人需要用苦味去感知自我。 
  那个时候,我在地铁里见他和另一个我不认识的女孩子一起弹琴。可能太唐突,他见了我不知道说什么。一语皆无。只是尴尬地笑着。我们都尴尬地笑。后来,我叫他来公司上班。并帮他找了一间环境稍好些的出租房。让他负责企业对外的宣传活动。他做得不是很好,但却兢兢业业。 
  从大学毕业至今,他是唯一一个还与我保持联系的人。这个蓄发,吸烟,不修边幅的男子。常背着吉他,寒冷地站在光线不足的地方。他从不叫我乔总。我们还保持着上学时的彼此称呼。彼此距离。甚至那段娴静悠长的时光。 
  背景音乐变成Yanni的《First Touch》。我忘记了第一次听到这支曲子是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但每次听到这个旋律,都会有莫名的感动。仿佛那与我的生活和憧憬有关。仿佛触及生命中最有灵性的那一部分。仿佛在街上,在老巷,在某个工厂的门口,或是公园的走廊里,偶遇某个人,某个日子,某种心情。然后某个举止,某个神情,甚至只是寻常地点点头,而后擦肩走过,都会彻底地将你击溃。如烟花一般惊艳。如海潮一般,无可抵敌。 
  记得第一次遇到秦绛,是那个狂欢的夜晚。他和一个男生在我们宿舍楼下弹吉他。边弹边唱。我记得第一首是《The Sound of Silence》,接着就是《YOU RAISE ME UP》。空灵的吉他声伴着歌声在宿舍区大院里长久回荡。我们楼里所有房间全部亮起灯光。女孩子们站在阳台,尖声惊叫着。仿佛自己就是那位守候在阁楼上的公主。 
  那时候,我的室友激动过度。她随手从晾衣绳上扯了条丝巾丢下去。而我发现那丝巾居然是我的。众目睽睽,我不敢下去捡。本打算就此不要了,可没想到第二天,他却给我送了回来…… 
  哦,等等。也许我记错了。那好像还不是第一次。我记得我第一次遇见他,是在一个没膝深的薰衣草丛里。记得他当时定定地望着我的眼睛对我说,嫁给我吧,我要娶你过门! 

    秦绛 
  我在大学里生活了两年,才终于知道原来那栋宿舍楼里还有一个女孩叫乔伊。那时候,我第一眼便认出她来。她散着头发,穿一件碎花的棉布连衣裙。那么多年,她几乎没有任何改变。 
  我记得,当我还寄宿在乡下叔叔家的时候。有一个返城知青带着他女儿到叔叔家做客。小姑娘许是怕见生人。躲在父亲身后,不声不响,什么人也逗不乐她。于是叔叔叫我带她出去玩。我便偷划了他家的小木船,带她去湖心岛上捉蝴蝶。 
  那一带的村民都是渔民。几乎家家有船。但是他们很少到那个湖心小岛上去,更不许小孩子去。他们说岛上可能有蛇。还有吃人的妖怪。我初时信了这些也不敢过去。后来被一个大我七岁的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子带着,凫水游到岛上。我发现那里跟本没有蛇,更没有什么妖魔鬼怪。有的却是满山坡的薰衣草和成千上万美丽的蝴蝶。 
  我们在香气袭人的花丛里飞跑。扑到各种各样的蝴蝶,藏进小火柴盒里。我问她,你叫什么名字。她说叫乔伊,还说是“一二三四”的“伊”。于是,我们在树枝上刻下各自的名字,把它栽在半山坡上。我说等来年开春它就会长成一棵大树。会开满树的花朵,每朵花的每片花瓣上都会写着我们的名字。 
  她信以为真。笑得满脸通红。就仿佛天边的一抹云霞。那时,我好像拉着她的手,学着大人们的样子说,来,嫁给我吧,我要娶你过门。她扑闪着眼睛看着我。过了许久,忽然扑哧一笑,大叫道,你没休。接着把大把的花瓣撒到我头上,转身就跑。我清楚地记得,那个时候,我们六岁。 

    乔伊 
  夕阳敛去最后一丝光芒。天边是深沉的蓝。 
  我把车子停在路边。两个人默默地坐了一会儿,想着说些什么,可是谁都没有开口。最后他说,我先走了。然后开门下车,站在沿河的便道上。 
  我看见,河对岸亮起灯火。那边是这座城市最繁华的所在。每天都会有很多年青人怀踹着梦想,走入那个看似充满热情实则冷漠无依的地方。开始他们或盲从,或求索的人生。而不管他们最终成功与否,在那里的生活,都不会过得太长久。 
  我熄了车子。点上一支香烟。看那无尽的繁华里,一个男子的身影渐行渐远。内心某处,仿佛沉没了一座海湾。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晚亭 发布于 2009/9/18 15:43:26  
沉静的文字,有着真实的现场感,欣赏。欢迎发到论坛进行互动、交流、共赏。感谢你的支持,问好! http://www.sw020.com/swform/index.asp?boardid=2
评论人潮起潮落 发布于 2009/10/14 19:27:51  
摇滚诗,(我自创的~~)虽然表面看起来,简直可以称的上都是白开水,但其实恩认真看看,其实都很不错的~~ 直接一看,表达感情什么全知道了~~这可是其他诗比不上的~~
作者回复:太朋克了,欣赏不了~~还是把你的“摇滚诗”再写软点吧~
评论人潮起潮落 发布于 2009/10/14 19:24:49  
摇滚,她喜欢摇滚~~ 呵呵,安云,你很不够意思啊~~ 我可是非常擅长写摇滚诗的~~ 虽然...你总是退了那些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