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散场

散场
  作者:弋弋 发表:2009/10/21 11:55:54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567
  编辑按:人物心理描写细腻,行文流畅。爱情其实可以更美好。
  
  我相信那句话:一万部艳情小说也不能填补《红楼梦》的残缺,一万件风流韵事也不能填补爱情的空白。
                                                                         ——题记

  一
  逸风去外地开会,因为是学术交流,来来回回至少也要一个礼拜。很想在逸风临走前发嗲般的说些思念的话,还没想好台词,安蓝打来了电话:“乖乖,晚上同学聚会,一定要来?”
  “喂,喂,哪门子的同学聚会?幼儿园,小学,中学还是……”
  “你八不八婆?来了不就知道了?”这个小妖女近来总是嫌我话多,我干嘛不说话,我长着嘴不就是放说话吗?
  “丫,是安蓝的电话吧?拿来给我?”逸风伸出手,顺着这双手的所指,我总是看到危机四伏的未来,它必须有一个人在我和逸风之间周旋,否则所有的努力都会前功尽弃。
  “乖乖,乖乖,让逸风接电话,我有话说……”小妖女在那一端已经聒噪开了……
  我顺手把电话扔到沙发上,扑向逸风,我必须要踮着脚,才能勾住逸风的脖子,这卷发是不是会更显我的妩媚?我尽量让自己的眼睛含情,让自己的嘴巴凑向逸风,我需要努力的不露痕迹,让逸风感觉到我的爱意,这很悲哀。
  逸风,我在迎合你的心境,我在试着让自己对你千依百顺……
  想来逸风是可以感觉到我微妙的妥协,用力抱紧我,使劲把我的头按在他宽大的肩膀上:“丫,听话,给安蓝打个电话,我来接。”逸风怎么也可以吐气如兰?
  这舞台如此的华丽,我这个演员却是如此的蹩脚,我颓然躺倒在沙发上:逸风,我自我感觉戏装美艳,却不能让你怦然心动,就连伪装一下都不能,想来你是真的爱我,不想让我如此为难的作践自己,可是你恰恰让我看到自己的恶俗。
  “安蓝,这几天我要去外地出差,没事的时候和苇子多陪陪丫,你们这帮小子,别把我家丫给带坏了……”
  听到安蓝在那边唔里哇啦的说着话,显得过于喧闹,这屋里总是太过阴暗,安静,一点的声响都会感觉聒噪。
  我还是皱起了眉头。
  “安蓝,晚上出去别让丫喝那么多酒,我坐学院的车,晚上不能陪安蓝去了,你照顾好他,要是回来晚了,你给丫的叔叔打电话,让叔叔去接你们回去……”
  我把靠垫扔过去砸在逸风身上:“小爸爸,你烦不烦,同学聚会不带家属,他们有车,会送我回去的……”
  “逸风,你赶快回去吧,再晚就来不及收拾行李了。”
  我推着逸风往外走,这客厅此时显得过于宽大,这路显得过于漫长,这一推一进之间我似乎可以看到以后日子的琐碎。我拉开门,用力把逸风推向门外,就在关上门的一刹那间,我紧张地看到永恒被我隔绝在外。
  伪装需要勇气,伪装需要力量,而我在逸风面前,连伪装的勇气和力量都没有,过于理性,对我过于宠爱的逸风,让我感到自己像一个小丑一样。以为自己的戏装过于艳丽,我等着给逸风唱一台我自编自演的好戏,可是等我唱的时候,我却忘了台词,我失声了,在逸风面前永远不需要台词,我什么都不要装,否则我就是一个在戏台上蹦来蹦去的小丑,只会让逸风看到的粗俗和浅薄,索性就失语吧。
  微笑着,悲哀的掉下眼泪,想起和逸风相识N年,经年以后相遇,亲密过甚,所有的抵挡都显得过于单薄,这样的魔力,是因为逸风爱我吗?爱情如果有目的,那么就不是真的爱,而我和逸风之间是不是也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这些极其骄傲极其荒凉的灵魂,不要说在这个世界上赤条条无牵挂,既然来到这个世界上,总是希望有一个家让我们上岸,如果灵魂不死,那么依然贪恋尘世中家的温暖。爱情的目的就是希望成立一个家,不需要坠入爱河,不需要诱惑,唯一的目的就是一个家,而逸风,此时此刻,我从来没有想过,我是不是真的爱你,真的爱你,我爱你吗?关在门外的你,是不是也会想你爱不爱我,你爱不爱我?

  二
  这脸上的脂粉擦上去没有想象的不露痕迹,似乎过于的斑驳,但是艳丽也是一种诱惑,除了理性的逸风,这世界上有太多男人,依仗权势的魔力,对女人,总是非礼不送的。我需要在这个十几年没见的聚会上展现我活着的精致,而不是邋遢。
  我斗争的对象就是岁月的侵蚀,如此而已,虽然毫无意义……
  安蓝开着两厢的别克来接我,这个小妖女至今眼高于低,还在情场上如鱼得水,化妆品的滋养,让安蓝的肌肤过于凝水,瓷如娃娃,吹弹可破。黑色的丝袜魅惑着身边的每一个人,她是不挡风的,遮挡的是那一双双色迷迷的眼睛,魔力挺的内衣把身材衬得过于丰腴,可惜我不是男人……
  聚会来的同学不多,四男四女,除了我和安蓝,都已经是人夫人妇,个个盛装出席,一个比一个华丽,发型和服装都是经过缜密的研究。想来十年以后,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是矛盾的,永远不要自己有所改变,依然保持着自己最初的形象,害怕落伍,害怕老式,抵抗的是岁月的侵蚀,可是殊不知道我们真的已经苍老。
  这帮中学同学都比我大,上学的时候我就是他们最疼爱的乖乖,此时还是。
  “哥哥,你怎么还是这么矮?”
  你这个小丫最坏了。
  咱们就喝二锅头吧?
  不行,不行,最次也得五粮液。
  喝茅台吧,不好的酒不能喝,坐着的都是局级干部,这还消费不起,还请什么客?
  说话的是我们的大姐大,专职的全职太太,开着奥迪,除了接孩子,就是打牌,老公薪水不明,灰色收入更不明……儿子上一年级了,几加一还算不对,每天说的最多的就是:妈妈,我求你别喝酒了,别打牌了……
  这世界怎么了,灰的这么厉害……他们像一个灯塔,都在照着我以后的日子。
  喝酒,喝酒……难得放纵一回,难得醉一次。
  酒暖,人冷,思念瘦……
  我依然故作矜持,多愁善感一向都是我的性格。
  小丫,同学聚会是为了高兴,不是为你一个人准备的,所以你要收敛?
  我可以收敛,我唯一需要收敛的就是不说话,沉默地喝酒。我不顾安蓝善意的提醒,真的难得高兴,我和每一个人碰杯,感谢对我的惦念,感谢对我的帮助。
  看我们小丫多豪爽……
  班长不住的给我使眼色,叫我出去。我故作不理,这眼神不是激光,可以穿透我的心里,即使你知道我内心的苦,又能怎么样呢?
  别管她,丫能喝,让她喝吧,丫只要喝白酒,没事……安蓝按住我的手,止住我的颤抖……
  我终于醉了,醉了……
  离,离,他们都不要我,他们都不要,我不知道我在哪里,我不知道我在哪里……
  我隐约知道我是被人背着上楼的,隐约知道电梯,隐约知道我躺在宽大的床上……一切都不是我能控制的,思想不受支配,其实人就是一根会思想的芦苇,芦苇就是那么的易夭折。
  丫,把手机给我……
  安蓝在我手里躲着,旁边都是人,我看不清……
  我不要,让我说话,你们干嘛剥夺我说话的权利,我想说话,你们要憋死我啊?
  你疯了,你丢不丢人?
  我不知道丢人,我早都丢过人了,你不知道吗?
  呵呵,我不知道扑到谁的怀里,醉眼迷离:他不要我了,你要我吗?
  丫,你躺下,躺下……
  怎么办,怎么办?无数个声音在我耳边嗡嗡,我什么都知道,但是我的思想,我的身体都不受我自己的支配……
  叫逸风回来吧。我听到安蓝给逸风打电话。
  我醒来,站立不稳,透过窗帘的一角,天色灰白,头疼,因为喝多酒的缘故,口渴……
  丫……
  逸风,你怎么回来了?我们在哪儿?
  傻丫头,你喝多酒了,哭着闹着不回去,他们就在宾馆给你开了房间,现在好点没有?
  逸风,对不起……
  别说对不起了,是我该陪你来的。
  可能是一夜的折腾,让逸风疲惫,眼睛通红,脸色灰白,头发也略显凌乱……
  我怎么可以这么傻,原想迎合逸风的口味,对他千依百顺,可是怎么一直都做不到呢?如果爱是犯傻,我怎么连犯傻的能力都没有了?
  可以任自己的女友如此胡作非为,念叨着别人的名字,充耳不闻,想来以后的日子一定是叮当作响,新帐老账一起算了……

  三
  我老了,我也累了。尼采说:男人骨子里坏,女人骨子里贱。所谓的男人坏是想要女人,所谓的女人贱是想被男人要,对于这个世界这很符合事实啊。
  对于爱情,我从来就没有当做欲望的对象,我是拼劲了心力的爱,结果不是棋逢对手,而是甘拜下风。
  想起离,始终是我心里的隐痛,我所有的爱都给了他,我在等着机会和他天长地久,我相信他所有信誓旦旦的承诺,可是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说:是她一次次纠缠我,我不爱她,我爱你……
  我不在,这应该不算是对我最大的侮辱,所以我只能视而不见,充耳不闻……离太软弱,骨子里的摇摆不定,注定在爱情里只能流浪,只能哭泣,万千的风流韵事也填补不了他爱情的苍白。当我走近他,爱上他,我知道,我那么自以为是的知道,我是他灵魂的全部,只有我可以理解他,可以给他所有的爱,没有我他注定会遗失在远古的荒野,永远无依无靠……
  我最骄傲的事情就是可以用自己的手去为自己崇拜的英雄包扎伤口,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我承受不了的苦难。
  英雄的伤口是装出来的,女人的软弱也是装出来的,离乐意成全我的孤独我的软弱。
  只知道一点,离不要我了,为了自己的安静,为了自己的道义,为了自己的责任,全然不顾曾经相爱的女人受过的伤。
  我是xx的女朋友……
  离竟然可以如此背叛我的感情,做了风流韵事,还可以给自己视而不见的女朋友道尽清白,来向我解释。
  女人过于的大度和宽容会让我鄙夷。
  睁开眼睛,张开耳朵,看清了对方的真相,看清了对方的所作所为,又能怎么样呢?又能怎么样呢?
  离,你可以离开我,可以背叛你的誓言,可以忘记我,可以……可是你不能这样面对面的侮辱我,我的感情被你们踩在脚下一文不值,即使你们可以调侃我的愚蠢,至少你们要关起门,可是你们竟然如此公开暴露,以显示你们的聪明,你们的幸福,以显示她的大度……
  是啊,男人以娶美女为虚荣,虚荣的要征服全世界,要名扬四海,要流芳百世……
  那么我还要做什么?我的虚荣就是嫁给名流,以助长我们彼此的虚荣。离,我做到了,我抓到了逸风,这个理性的可怕的男人。
  离,我和你之间是不是还有一些美好的东西可以长存?
  我记得她告诉我说:对她最大的报复就是我的幸福。
  哈哈……这个世界真的可笑至极,还有名正言顺的女朋友如此公开宽容的来教导我这个第三者,我这个横刀夺爱的第三者?离,你真的好幸福……
  我真的被你,被你们折腾累了,倦了,老了……

  四
  美好的婚姻是由视而不见的妻子和充耳不闻的丈夫组成的。我知道,不要试图去婚姻中寻找天堂,因为那里根本就没有天堂。
  逸风终于没有去开会,为了我,他半道打的跑了回来,这中间的损失,不是金钱,不是时间,不是虚荣,不是利益可以弥补的,想来他是有一点点在乎我的。
  逸风,我想有个伴儿,可以在一起打打呵欠……
  一直都听人说,婚姻无聊如历史,其中的口角,猜疑,求饶,解释……我仿佛透过逸风伸向我的手看到未来的深不可测,看到未来结局……
  丫,等伯母回来,我们在一起聚聚,然后我们再商量……
  逸风,给我一个盛大的婚礼就够了。
  手里的玻璃杯砰然碎了一地,一时之间恍惚,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一直都是害怕这种声响的,怕听到那种声音,听着痛苦,这声音,所有的声音都显得太过聒噪。
  所有的漂泊,沦落,都在一瞬间被关在门外,一切很远很渺茫,以后的日子,我已经不需要再华服出戏,不需要惦念着大段的台词,不需要用力气去伪装虚伪。
  咫尺天涯,很空,我们关在门里,只需要出演我们的历史,想来只需要透过细节就可以看到逸风对我的在乎,可是我还是等着新帐老账一起酸,婚姻是幸福的终结,无论怎么样,以后我就懒得演戏了……
  好了,到此为止,我关上门了……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