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玫瑰灰

玫瑰灰
  作者:娘子 发表:2009/12/12 1:32:09 等级:4 状态: 阅读:2211
  编辑按: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生死相许?
  
  清晨六点十分,火车缓缓进入异乡的站台。这是终点站。人很少。她把自己的行李慢慢的拖出来。下车之前,掏出镜子,在有点苍白的嘴唇上抹了一层单薄的玫瑰油,她看到自己眼中的沉寂与疲惫。
  整个夜晚,在卧铺上不断地醒过来。每一次停靠在不知地名的站台。她睁开眼睛看到玻璃窗外荒凉的白色灯光。一共是十六个小时的旅程。没有飞机可以直达,她必须经过这个令人绝望的感觉,在路上的感觉。
  票根上城市名称,是一种安慰。她不知道自己去向何处,她只是顺着他寄来的照片一路在寻找,无所祈求。
  随着人群走出地道,看到出口处外面的光亮的阳光。她的眼睛有微微的晕眩。Jazz站在出口等她,笑着凝视她,他们一眼就认出彼此,在这之前他们从未见过。Jazz是她在网上认识的,是和照片上在同一城市的人。她把票递给检票员,她看着他的脸,和想的一样淳朴干净。
  第一次来这个地方,下着小小的雨丝,凉凉的。他拉起她的手,把她肩上的包卸过去。他说:你比我想的要瘦,要好看。他微笑着。他拉她上了车,车子沿着陌生的街道向前飞驰。他说她,胆子真大,说来就来,就为看看这个破地方。她轻轻的侧过脸,看着他微笑。他说:你累吗,在住一晚在进山里吧。他迟疑的看着她的脸。这个地方下雨进山很危险。你这样一个漂亮的女孩,出事就不好了。他说,再说不着急这一天的。
  出行前一夜,她给他拨打电话,她告诉他,我要去你那,你的那个城市。他许久未回答,最后只是轻轻的问,你是认真的?她说我一定来,我是认真的。他也就开始等她的到来。Jazz是个不一样的人,名牌大学的中文系高材生,却甘心呆在这个不知名的小地方,写着一些零碎的文字,生命过的随意懒散。
  车子停到一条看起来还算繁华的街道旁,他拉着她说,这是你一直再说的你想来的地方。照片上的地方。她只是安静的看着街道旁阳光和人群,她说,洛就是在这给我的最后一封邮件,说要去山里教书。他们漫步在那个喧器纷扰的街道上,他安静的听着,不打断她。她说,洛是我唯一的朋友。
  你几岁的时候认识他。
  十四岁。我们始终是彼此唯一的朋友。
  十四岁的时候,我在街角遇见被打伤的他,他浑身是血,却一句也不求饶,死死的护着自己的脸。我一直看着那些人打完了,离开之后。我过去看他,他在笑,笑的那么诡异。我递给他纸巾,他一把抓住我的手,吻我。弥漫着血腥的吻,让我想吐。我没拒绝他,没有一丝抗拒,他停下看着木然的我,用口中的鲜血在地上写,洛海。我才发现他嘴里含着一个银戒指。我想他拼死护着的是它。
  他穿着白衬衣染满了血,我皱着眉扶起他,把他带回家,当然是偷偷的。我把他藏在我的大衣柜里。我为他回去晚了,父亲严厉教训我,巴掌一下下的落在我的背上,白皙的背充满了印记,由红到紫。我的紧蹙着眉头,没有一滴泪。父亲满身酒气的身躯,无力之后,厌恶的离开。我起身将卧室的门锁好,把他拉出柜子。他笑着看着我。他说,你叫什么。玫瑰,我回答他。那一夜,我们挤在我那个小床上,我知道了他是孤儿,现在舅父家。刚才他在保护的是一个叫柔的女孩的戒指,是他爱的女孩。他知道我是单亲的好学生,重点学校的三好生,有一个爱喝酒的暴戾父亲。
  你爱上了他吗,就在那样的一个夜里。
  他是一个性格大胆的人,执着的可怕,需要很多很多爱。他文科出奇的好,理科差得一塌糊涂。他喜欢那个叫柔的女孩,体贴温柔。只是那个女孩的爱,缺少了永恒。离开在他爱情的巅峰。一个文学王子变成后街的混混,只为了一个叫柔的舞女。他说,他需要很多感情。玫瑰。很多感情,我对感情有过度的贪心和嫉妒心。我幻想某天能够见到亲生父母亲,能够与舅舅舅母表妹和睦相处,能够喜欢身边的很多人,与他们有亲密的关系……但我知道这很难。我对人不够亲近。却奢望更多。重复的要别人做出证明,但是从不满足。我在黑暗中听着他轻声话语,一时不知如何回应他。他说长大之后,我不会觉得这样是种无能为力。你有想过自己以为会有什么样的生活吗?除了如你父亲的愿望考重点大学,以后呢?再以后呢?我说,我不知道。
  他说,你给自己设置的只是目标,你想使它变成你唯一想要追求的,因为这些使你安全。理性使你能够把需求和付出做对应。我们是相似的人。如同充满了激烈渴望的空瓶子,你在其中填充的意志要比情感多,也许你相信意志和情感有力。你这样优秀,玫瑰。但你整个人就是一个伤口。你不爱自己。那一年十八岁。
  他知道我,如同懂他自己。我们彼此怜惜。
  他爱柔,和她私奔。
  这是多可怕的事情,他由一个王子,变为乞丐。带着他的女人流浪。他和他的爱情一样,都是残缺的。结局惨烈的可怕。当王子变为乞丐时,她不要乞丐了,她要做王子的公主。只是乞丐不能在是王子了。
  我不懂他为什么要爱的如此惨烈。他不懂我为什么无法爱上任何人。但我们知道我们一样孤独,一样需要彼此精神的抚慰。
  他开始寻找那个叫柔的女孩,为他漂泊在人海里。我继续念书,上大学,读北大。身边一批一批的换着追逐的人。我无法对谁心动,读书,平淡的学习生活,没有任何涟漪的生活,让无数人猜测,我是不是有病。他每到一个地方,照很多照片,有些有他,有些没有。我给他写邮件,很简单我简短的生活。我们知道着彼此。
  我大学毕业那天他来看我,他在阳光下微笑着,如当年一样。他抚摸我的发丝。他说,我还是如当年一样,像一个巨大的伤口。我就靠着他,他的怀抱里没有一丝温度,却那样安心。他说,玫瑰你还这样,寂寥的眼神是退掉繁华和名利的空洞安慰,你只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女子。不爱任何人,不相信任何人会爱自己。
  我们就是这样相知。我们不论分开多久,还是一样熟悉。
  她回过头看着他,他似乎听的很忧伤,眉头紧蹙着。他们走了一条条街道,走累了,就坐在街角的路边。
  天空一点点细而寒冷的雨丝,在飞舞着,她走到桥上,伏下身去看江水上起伏的灯火。风把她的发梢吹起来,她大声的叫着。江边停泊的渔船。她说,我常常幻想,有一只船会把我带走,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不会再回来。丧失掉一切往事。
  他说,想到哪去呢?
  不知道。我从来没有方向。
  他说,怎么没想过嫁人。她看着他轻笑,想过,但是嫁给谁呢。我无法爱上谁。不爱这个男人,在一起只会更孤单无助,只想离开他,一个人走的更远。
  他没说话,只是一直陪着她,他觉得这个女人疼痛的几乎可以窒息。他的笔下有无数忧伤的女人,只是从没过这样的女人。他十分想知道,那个男人与她相同的人。为什么不爱她。
  湮没的夜晚,带着飞舞的思绪,浅眠了一夜。天未亮,他们很早踏进山里。
  路很糟糕,泥泞的严重。他的步伐很稳,拉着她走了2个小时。他们一路走着,他问她,你幸福过吗?她微笑了,笑容苍白绚烂。她说,如果有过幸福,幸福只是瞬间的片断,一小段一小段。毕业那天夜里,他和我在我那个小小的黑暗的房间里,躺在那个小小的铺位上,感觉像随着潮水,飘向世界的尽头。而那一刻世界是不存在的。拥挤的抱着对方,他的手抚摸她孤单的肌肤,他亲吻着她空洞的眼神。他们睡的纯真如婴孩,清晨的曙光一点点的照射进来,她记得那一刻她觉得幸福了。
  他沉默了,他没有再问什么。她却一直说,洛想要的其实很简单,只是游戏的人太多了。他惧怕了。洛说她们想玩的,我未必想玩,我想玩的,她们又玩不起。比如诺言,比如责任。这是比什么都奢侈珍贵的东西。他去了很多地方,还是一样发送照片给我。有时有简单的文字。告诉我他想说的。他的不放弃。
  山路十分难走,他们走到的时候天色完全黑了,那个闭塞在山里的小村庄,是贫穷的。简陋的设施,和照片一样。接待他们的是一个小学老师,她说是洛的同事。她将他们安顿在教室旁的小房间里。Jazz急切的问她,洛呢,我急切的想看到他,想知道他是一个怎样的男人。女老师愣了愣,回头看向玫瑰,你没有看到信吗?洛在一个月前死了,为了救学校的孩子,淹死在江里了。我按照他寄信的地址,通知一个叫玫瑰的女人,来拿洛的遗物。Jazz呆呆的看着玫瑰,她早就知道了。
  女老师拿出洛最后的信,和一个白玉的镯子,递给了玫瑰,这是出事前几天他准备寄出的东西。
  她打开信,里面是这个小学后面的大山,还有洛在山前的微笑。写的很简单,是催促玫瑰来看他的。白玉镯子是给玫瑰的24岁生日礼物。Jazz看着她,她微笑着说,我答应来看看他的。他答应送我24岁的生日礼物。这是我来这里的唯一目的。是我答应他的。
  他们在山里停留了一天一夜。
  天刚亮,他们就离开了。Jazz看见她手上的白玉手镯。她说,他一直流浪,寻找温暖,寻找真爱。我不信爱情,不信所有的东西。我们不同,但我一样孤独。他懂我,我懂他。他的照片,他的文字,我都看得懂,他想说的话,就算一个字不写,我也知道他想说什么。大学毕业那年,再见面的22岁的我们,一点都未变,如14岁一样。那夜我们约定,24岁以后不再离开的。他说他会在那之前找到温暖。我一直信他的。
  Jazz抚摸着她流泪的脸,她的脸上全是泪,她不遮盖自己的脆弱,并没有任何狼狈。也许曾经她的生命里有过一个可以肆无忌惮流泪的男人,她会属于安全的回忆,即使他已经消失不见。
  他用手指触摸她冷冷的肌肤,回去的汽车剧烈的晃动,把她的头抱在怀里,揽进怀抱里。颠簸的车,进行着这段旅程的完结。他不知如何安慰。也许她不需要任何安慰。也许她已经获得最深沉和彻底的安慰。这将是始终只属于他们各自的事情。他们即将各奔前程。
  他抱着这个哭泣中微微颤抖的女子,听见她轻声说,我只想要知道你要去哪里,好不好。洛海。他突然知道了这个女子心中悲恸的绝望。
  Jazz送走了玫瑰,他不知道她后来如何了,他感叹于他们的故事,他觉得他们的感情,是沙漠吞噬的草原上,一只迷路的羔羊。不是谁的错。或许,这就是原本的模样。曲终。人散。萧瑟。离索。只不过是,时光的寂寞。破碎的心殇。他不知道玫瑰在丧失了唯一的魂之后,是否会离开世界,还是继续替洛寻找,他只知道那种悲恸的嘶吼,歇斯底里的呐喊,最后都化作极致绝望的无声哭泣,如已凉的玫瑰灰。
   
分享:
责任编辑:南平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娘子 发布于 2009/12/15 11:47:30  
说实话全篇不是歌颂爱情的,是友情,是唯一的知己。
评论人郑力萍 发布于 2009/12/14 22:28:10  
当玫瑰成灰的时候,一切都已不复存在了。
评论人梦桐疏影 发布于 2010/2/6 22:29:46  
娘子的文字大大的有安妮的味道。文字,故事和文字中的人物。娘子喜欢安妮? 问好。:)
作者回复:我很喜欢安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