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胭脂砒霜

胭脂砒霜
  作者:娘子 发表:2009/12/13 18:09:49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984
  编辑按:爱情,对一些人来说,或许是胭脂,有着鲜艳的花朵;让人欲罢不能,或许是砒霜,有着白色的结晶,让人死而后已。
  
  酒吧里单曲回放着迈克的《you are not alone》,单雅歪着头端起手中的酒杯,轻轻的晃着酒,在高脚杯上印下一个唇印,手中还明灭着香烟,她在灯光里洇得妆容模糊的唇,像一朵开到败落的伤口。她深色的烟熏妆,模糊地红唇,黑色的丝袜,让她看起来如掺了毒药的胭脂。女人,也许就是寂寞了,才会有如此妖艳的风情和寂寞的美丽吧。
  单雅喜欢在午夜里,点上一只香烟,然后看着它一点一点的燃烧着自己,最终变成灰烬,筋疲力尽地落下,看那唯一一点火光一闪一闪地刺激着自己的感光细胞。淡紫色的烟雾弥漫在空气里,萦绕在单雅的周围,形成一幅动人的画卷。一个在烟雾里的女人,一举手,一投足,仿佛都带着一股如诗如画的感觉,象在梦里,却又是那么真实,可以触摸的到,又是那么虚幻。单雅就是这样一个悠扬,寂寞,神秘的女子,没有人知道她是做什么的,只知道她是这间酒吧的常客。
  他觉得在这样的深夜里,好女人是不会因为寂寞而选择去酒吧买醉,不会让自己在灯红酒绿的世界里迷失。她们不需要虚伪的怜悯而是需要真诚的友情。但是他想单雅就是那个选择了逃避,把满腔心事都深埋进心里,然后微笑糜烂的生活的人。他是酒吧的老板,是情场上不败的高手,还是一个抗拒真爱的男人。他知道每天深夜,有一个美丽神秘的女人,会来这喝一杯,他还知道她拒绝所有的搭讪,安静地喝着酒,只是从不喝醉。这样寂寞妖娆的女人,引起他征服的欲望,他知道没有女人可以逃过他苏从安的手掌心。
  今夜还是和以前一样,一样的唇印,一样地坐在角落的单雅,一样在旁边默默注视的苏从安。有人告诉他,一个没有受过伤害的女人是不会喜欢抽烟,一个没受过伤害的女人也不会习惯寂寞。显然单雅是一个喜欢抽烟又习惯了寂寞的女人。他直直的看着单雅,他觉得自己已经足够掌握她了,今夜他不想错过了。缓缓地向她走去,将自己的酒杯,轻轻地与单雅的酒杯相碰,“嘭”一声,单雅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确实长得不错的男人,面无表情,继续喝着酒。他看见她打量的目光,知道眼神里没有厌恶与拒绝,他笑了。他知道没有女人能拒绝他苏从安的魅力。他轻轻搂住单雅,单雅放肆地大笑,然后说了一句让苏从安至死难忘的话,她大笑着说,你多少钱一夜,老娘我要了你。他忘记自己当时说了什么,只记得那一夜,在单雅柔软的肌肤上抵死的缠绵,还有床单上鲜红的血迹。
  之后那很久,苏从安都有深深的挫败感,那个用口红在镜子上写下单雅的女子,那个在深夜里如罂粟地里一抹艳丽胭脂红的女子,居然是一个处女。苏从安对她的好奇,从那一夜开始,与日俱增,终于他疯狂的思念着那个让他好奇的女人。只是她再也没有出现过。
  在两个月以后,苏从安的世界开始恢复,夜夜春宵,只是每一个在他身下呻吟的女子,都会让他想起那个叫单雅的,那个让他找遍了大街小巷,再也找不到的她。苏从安的世界,渐渐的不再是夜夜笙歌,而是如单雅一样,静静的喝着酒,什么也不想做。今夜苏从安如往常一样,给自己倒了酒,放起那首熟悉的歌。“叮呤呤……”酒吧门上的风铃响了,他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女子,端庄秀丽,还透着一丝丝熟悉。她很像一个人,是的,她像单雅,可是是她吗?苏从安犹豫了,他不确定地看着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她缓缓的开口说:“你好,我是单媚,是单雅的姐姐,今天来是想把单雅的遗物交给你,这是单雅唯一的愿望。”她轻轻的放下手中的袋子,转身离开,没有给苏从安一丝提问的机会。
  苏从安双手几乎是颤抖的。他打开袋子,有两张照片上,一张是一个葱白的女学生,一张是媚惑的女人。但苏从安知道,她们都是单雅。因为照片上的女子,眼角都有一颗泪痣。除了照片还有厚厚的日记本,苏从安拿着它,连心都是颤抖的。
  轻轻地翻开日记……
  2001年10月5日
  我知道了一个叫苏从安的男人,他长得很帅,他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我知道对于这种男人我只能看看。
  2001年10月14日
  那个苏从安的男人,居然是老师的孩子,能在补习老师家,看见他真让我意外,他的房间居然那样简单干净,他看书的样子真好看。
  2001年11月3日
  原来苏从安放学以后都去网吧,难怪他的学习变差了,可是我都不认识他,就算成绩再好,也帮不了他。
  2002年1月4日
  我该怎么办?整整一个假期,我满脑子都是苏从安,我想我是喜欢上他了,可是他会喜欢我吗?
  2002年6月29日
  我不想再喜欢他了,他的一切都与我无关,他的女朋友,他的爱情,他的一切,我都不想要了。可是为什么知道他频繁地换女朋友,我会那么生气,那么嫉妒,那么心碎。
  2003年9月5日
  我真的很想死,我打算忘记他了,真的打算了,可是为什么大学的第一天,就再次见到他,为什么?我明明要忘记的,见到他却那么开心。我原来是个没出息的女人,对一个还不认识自己的男人,喜欢了这么久……
  苏从安几乎没有勇气看完全文,简单地看了几行,他记忆的潮水就已经汹涌而来了。是的,他记得了,那个见他总是低着头的补习生,那个总是在考试时递纸条的三好生,那个大学第一天报到看见他发呆的小女生,那个在大学为他做了无数次枪手的傻丫头,那个他反复利用着她感情的女生,那个表白后被他辱骂的女生,那个在得了癌症之后曾让自己心慌意乱的女生,那个因为悄悄退学,一度让自己手足无措的女生,那个一直让他难以忘记的女生,原来是单雅。苏从安的烟在嘴边颤抖着,他默默地看到日记的最后,看见单雅大大地写着:下辈子,苏从安,我还要爱你。看见了他们的那一夜,看见了单雅为她而蜕变的日子,看见单雅夜夜在酒吧,只为吸引的他的心情,看见了单雅八年来浓浓的情。可是看见了又能怎么样呢?苏从安知道已经晚了。原来那一抹让他迷恋的罂粟地里的胭脂红,曾经是他的素净的百合。
  今夜是如同往日一样的深夜,可酒吧里一片却昏暗,一个男人失声痛哭,一个撕心裂肺的声音反复吼叫着,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你这个坏女人……只是这一次,没有人能倾听他的疼。
   
分享:
责任编辑:南平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郑力萍 发布于 2009/12/14 20:45:41  
再坚硬的石头也会被柔情所感化,对于世间许多东西,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要等到失去后去想去珍惜,想去弥补。现实生活也是如此……
评论人秋梧飘絮 发布于 2010/1/29 22:53:14  
一声轻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