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冷月烟火

冷月烟火
  作者:娘子 发表:2009/12/18 22:26:23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459
  编辑按:人生如梦,不过是无数风雨之后,沦为天涯倦客,依着疏帘淡月,伴着酷暑飞蓬,看着风中红叶,提壶煮酒。
  
  人生,在撕裂后在无法拼凑起来了。这般无可奈何,正如莎士比亚所说的,一代的才华,却是命定的叫花子。
  死可瞑目,真的死可瞑目,却不见得生的这一辈子值当了来世上一回。
                                                                                   ——题记

  灯火初上,她着一身旗袍香风细细在城市的陌陌红尘里。也许只能在光影摇曳的陈年旧梦里,隔着飘渺的重重岁月,沉静古典,清艳如一阕花间词。她端着高脚杯,听着房间里悠扬的古曲,静静的思念着近在咫尺,也远在天涯的某个人。
  她出生于书香门第,受她母亲温婉如水的影响,她执迷于书法,古筝,这些早已被时间忘却的古典梦幻,所以她甘心在光怪陆离的大都市做一个古典女子。她以自己的名字开了一间叫书店,叫苏媚。古香古色的风格,与那条繁华的小巷,格格不入。
  苏媚的眼底长了一颗泪痣,多了一份与年龄不相称的成熟。大人们说那是注定要流一生眼泪的,但她从不相信宿命,从不相信自己会改变的如此落寞,直到遇见淮声,才发现自己也会那样多愁善感,一个人难过抄诵经文黯自落泪。
  淮声是一个以笔谋生的人,他年轻并且阳光。苏媚第一见他时,是在一个黄昏,淮声走进了她的书店,他深邃的眼神,摄入了苏媚的心底,他温柔的一笑,让苏媚心神荡漾。从一个眼神开始的迷幻,从一个微笑开始的爱恋,从此以后,纠缠不息。这倒应了《牡丹亭》里的唱词,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她将高脚杯轻轻的放下,望着窗外的冷月,她眼中还充斥刚才那一抹未结束的思念。泪光盈盈,却许久未见泪水滑落,她轻轻的点起一支烟,沉思片刻之后,泪水如潮水般,悄然退去。从满眼冷月到点点繁星,再到刺眼的阳光,她还是不能压抑心中的苦闷。
  她早早将铺面开启,静静的看着门口,来往的人群,从稀稀落落的清晨,到喧器繁闹的午后,她终于等到那个熟悉的人影,划入眼底。
  淮声朝苏媚微微一笑,然后匆匆离开。淮声记得这个清新温婉的女人,记得这间让自己留恋书店。他觉得这个女子仿佛是不在这个乌烟瘴气的城市居住的,她清新的如天外来的空气,让人觉得安静舒服。
  苏媚还在看着门口,仿佛那个微笑还在门口荡漾着,她没想过告诉他自己的爱,她怕自己再也看不到他,怕他再也不会出现在这个门口。从艳阳高照的中午,等到了华灯初上的黄昏,她没见他归来的身影,她知道他就住在这附近。
  她失落的将铺面关闭,她怕自己今夜又是无眠的夜,她决定出去走走,在这样一个漫天繁星的夜晚,苏媚看见街边的某个角落里淮声和一个女人,那个女人一头长长的直垂到胸口的卷发,泛着为褐色。白皙的巴掌脸,一双眼睛大而且圆,精致的妆容,像足了洋娃娃。淮声也看见了苏媚,他热情的介绍着:“这是我女朋友”。那个女人热情的对苏媚微笑,很甜美,连苏媚都要忍不住喜欢。淮声说起女朋友时,表情里满当当的宠溺,几乎要溢出来了,苏媚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淮声,心底像被刀子狠狠的划,默默的对自己说,淮声,淮声,如果在说的那个人是我,你知道,我该有多幸福吗?最后淮声邀请了苏媚一起看烟火,那一场烟火是苏媚看过最伤感的烟火。
  苏媚一直把“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写在自己的店门口,一直一直从未改变,直到淮声结婚,也为改变。淮声的样子,已经落在苏媚的心上,拿什么,都抹不掉擦不去。淮声第一次见到时,告诉苏媚,原来你也喜欢这首词啊!你是我遇到第三个,喜欢这首词的。当时苏媚只顾着贪恋淮声的微笑了,现在才恍然大悟,不是第一,甚至不是第二,只是第三,可是也就足够了。恋恋红尘中,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在时间的摧残下七零八落。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苏媚知道错过了,再也无法回头了。她决定将自己这份爱,埋藏在心海深处,不再提起。可是心不是说想要收回就可以收回的,就如同淮声的心给了她,不是苏媚想要收回就可以收回的。苏媚始终带着淮声喜欢的微笑,一路上寻找自己那颗失落的心,每一次当泪滑过嘴角,她就用淮声第一次握过的手抹掉,再多的美丽也不能让苏媚疼痛的心停靠,有的人说不清哪里好,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淮声就是。可是这一找就是5年。
  双木一心知,有缘可相见。淮声与苏媚也许注定就是有一段孽缘的吧!纠纠缠缠,始终也不能了断。苏媚还是守在那个小小的书店里,一切都为改变,只是淮声已经不是当初的淮声了。淮声因一本书,而名扬天下,被一家大的出版社看中,淮声开始了忙忙碌碌的写作生涯,那个当初热情微笑的女孩,开始惶惶不安,最后得了很重忧郁症。苏媚开始为淮声担心,他怕他撑不住生活得重担,和流言蜚语的重伤。因为他的妻子得了忧郁症后,曾经一度发狂,弄伤了路人。城市里沸沸扬扬的开始了流言蜚语。她担心那个曾经洋溢着阳光笑容的男人,再也不会有那样的微笑了。
  又是一个黄昏,苏媚准备打烊。淮声突然踏进书店,神色忧伤,手受着伤还流着血,苏媚的心,一下就被紧紧地揪住了。她把淮声邀请到了自己的家,苏媚住在书店的二楼,一样的古香古色。他们谁也没有先说话,直到苏媚为淮声默默的包扎完,“苏媚,她今天彻底疯了,她居然想杀了我,然后她想和我死在一起,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很难过,不知不觉就到了你这,打搅你了。”淮声忧伤的看着苏媚说着,苏媚摇了摇头,心里如万马奔腾着,他在最难过的时候,还想着自己,这就够了,真的够了。那一晚,对于苏媚来说,是一生中最快乐的夜晚,她陪淮声喝酒,聊天,谈心。仅仅如此,已经让她觉得,就算淮声以后,不会再看她一眼,她也无憾了。
    人生如梦,不过是无数风雨之后,沦为天涯倦客,依着疏帘淡月,伴着酷暑飞蓬,看着风中红叶,提壶煮酒。
  淮声将自己的妻子托付给苏媚,每到黄昏来接她回家。苏媚一口就答应了,她只要想到可以每天见到他,她就开心的可以忽略心底的痛。苏媚曾听说,这世界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能够一直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那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就是它死的时候。苏媚觉得自己就是这种鸟,这一辈子在也无法忘记淮声,就像没有双脚的鸟儿终生都离不开风一样。苏媚每天和淮声的妻子,说话聊天,苏媚听着她说着淮声与她的爱情故事,苏媚心如刀割。苏媚每天都会将长发盘起,穿着高领的素雅旗袍,坐在古筝前,弹奏出一曲曲天籁,只为在每一个黄昏,淮声来接妻子的那一刻能听出琴音里爱。
  从那夜开始,淮声便觉得只有苏媚能说出他心中的苦。
  他记得那夜苏媚对他说:“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人,我们每天都和宿命作斗争,我们的心灵都划满了伤痕,却都找不到医治的方法,找不到灵魂的出口,于是,你绝望了,服从了,癫狂了,超脱了,这就是你,也是我。”这句话一直记在了他的心里那块最柔软的地方。
  他跌入了苏媚温柔的梦里,他忘情的与这个女子缠绵着。爱情是一种缠绕,是一个欠了,一个要还的东西。淮声的妻子终于还是知道了,将他们锁在那个书店里,放了一把大火后,疯狂的消失在夜色里。
  在浓烟中,他们放弃了逃生,他们的爱充满疲惫,再也无力支撑了。他们默默的看着对方,满眼是情。在苏媚快要失去意识时,她对淮声说:“下辈子,我要做你的妻子,寸步不离。”淮声紧紧的抱着她,流下了眼泪,淮声知道是他发现的太晚了,爱的太晚了。
  心髓俱碎的柔,刻骨铭心的痛,岁月轮回的幻灭,火光一寸一寸,将他们烧为灰烬。两具烧成一体的尸体,两个化为一个的人。
  多年前,这片苍穹下,苏媚看到最令人心碎的烟火,今夜,依旧放着烟火,只是那烟火对她来说却绚烂无比。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