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纹身的女人

纹身的女人
  作者:一缕清风 发表:2009/12/29 15:30:58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563
  编辑按:文笔细腻,感情饱满。一个令人伤感的故事,一段凄美漂浮的爱情……

  (一)
  黄昏,温暖而暧昧的时间,适合各种是非的滋长。
  大街上,一个穿着高跟鞋超短裙的女子在和两个外地男人争吵。
  她纤细白皙的左臂上,刺着一枝颓败的菊花。
  几片被蚕食的菊叶,倔强而黯然的打着卷,似在暮风中最后的挣扎。桔色的花朵放肆而竭力的绽开,打着卷的花瓣纠缠在一起。既不十分亲近,又难舍难分。
  她和几个姐妹坐在沙发上抽烟,冷寂的目光时而落在电视上,时而向玻璃门外张望。
  那眼神倦极而美,三分红尘看透,三分漫不经心,三分疲惫至极,一分清澈见底。
  她们光洁的肌肤裸露在外,浸在红色的灯光里。那光线并不张扬,却也铺天盖地的把屋内的一切都包裹起来。倾泻于肉身之上,如跳动的火苗,燃烧着蠢蠢欲动的渴望。
  她纤长的手指夹着燃尽1/3的女士香烟,通过欲望的灯海送到单薄性感的唇边,动作迟缓,如在水中漫舞。
  朱唇轻启,烟棒加速自焚,忽明忽暗的光亮,是在挣扎,还是在召唤。如丝如缕的白烟相互缠绕着消散在空气里。
  她再次陷入了关于往昔的回忆,弟弟上学,父亲病倒,云南老家,追随红姐,堕入凡尘……
  诗,你的白马王子来了。
  她从回忆中缓过神来,目光迎了上去。
  他穿着淡蓝色的格子衬衫,俊朗的面孔,棱角分明,浓密而细长的眉毛,明亮的深褐色眼瞳,挺拔的鼻梁,邪邪的微笑。
  这种男人,也许只能用来欣赏。亲近,就是你的劫。
  她一直都不明白对面大学里的学生,怎么会来这种地方,她更不明白,为什么每次来,他都只要她。
  进门就是客,这是自己的职业。她也没有想那么多,也无需想那么多。
  她的脸上立刻堆满了职业化的谄媚,欢快的起身,挽着他的小臂,带他上楼。
  一切,顺理成章。
  她一丝不挂,雪白的肉体在暗处像一朵奇绽的花。
  这也会袒露她最后的秘密,她的背部有两条相互交织在一起的花蛇。两条蛇缠绕在一起,从臀部经过腰,经过背,再经过右肩,嘴里的信子最后吐在右耳下。而那蛇的信子,不像是刺上的,仿佛真的蛇信贴上去的。
  第一次。他亲吻她的玉颈时,被吓了一跳。问她为什么会刺两条蛇。她莞尔不答。
  每个纹身的女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他想。
  
    (二)
  他远远的看到软软翘着腿,坐在电视前抽烟。红而厚的嘴唇,像是最赤裸的欲望。
  软软。诗呢?
  软软左侧的嘴角扯出一个弧线,朝楼梯指了一下,眼睛没有离开电视。
  陪客人呢。应该快下来了。
  他站在那里,望着楼梯,犹豫着要不要离开。
  人就是这样,不管合不合适,可不可能,总想占有理想中的全部。
  殊不知,很多东西都无法全部拥有,你可以拥有一时,却难以拥有一世。与缘分无关,那是几世修来的造化。
  诗微斜着头,整理着凌乱的头发走了下来。胸前衬衫的两个扣子还没来得急扣,隐隐的两只小兔子,欲说还羞。
  诗。今晚和我出去。他拉着她的手不由分说的向外走。
  上了他的别克,车快速的飞驰着。他把音乐开大,两人默默无语。
  夜晚的长江大桥很是漂亮。两边立着的路灯把大桥照亮,下面暗黑的江水缓慢而有力的流淌。江滩旁的水拍打着河岸,发出哗哗的声响。岸边是耸立的高楼,各种巨型广告招牌和霓虹灯交织在一起,像是在燃烧这个匆忙的城市,行人的身影鬼魅般,快速的移动着。为了金钱,为了欲望,为了再次麻木疲惫倦怠的肉体和心灵。
  诗透过前面的减速玻璃,木然的望着前方。耳朵里充斥着些许感伤的歌声:如果知道你对我不是真意,我也就不会这样轻易爱上你;如果真有情,为什么悄然远离去。事到如今,只有自己怪自己,但是又何奈,偏偏我还想念你;但是又何奈,谁叫我喜欢你;但是又何奈,只有把这一份情意,悄悄收拾起,深深埋在我心底……
  诗。我们学校今晚有个舞会,一起去吧。
  他们能接受我吗?
  他们敢不!
  车被掉转了头,往回行驶。
  两人默默不语,灯光照亮了她眼里的液体,如暗夜里明亮的星。
  
  (三)
  萧瑟颓败的菊花,两条纠缠不休的蛇,雪白的肉体。
  或许,她早已习惯在不同的男人面前袒露自己的秘密和那些隐藏的沉甸甸的过往。
  这次,她哭了。两行清泪从眼角顺着脸颊扭曲着流淌而下。
  诗。我们永远在一起好吗?我的研究生已经读完了,明天,我们回家。
  明天,我们回家……
  为了弟弟和爸爸,她选择了牺牲自己,从此,爱情就是一件奢侈品。她相信世间有爱情,她亦相信,那东西,永不会属于自己。
  风。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有这样的纹身吗?
  菊花,代表枯死的爱情。蛇,是我剩余的全部情感与希望。
  你真的愿意和我在一起吗?我不是怀疑你,而是不自信。
  恩。他深褐色的眼瞳望着她的眼睛,坚定地点了点头。
  她说,好。
  她拿起旁边的水果刀,阁下那蛇嘴里吐出的信子,鲜血顺着冰冷的刀刃流了下来。
  这个东西被下了咒,是我家乡的蛊。你敢吃吗?
  他愣住了。缓过神来,然后吞了下去。
  接着拿出随身带的一些治愈外伤的药品,帮她进行了简单的处理。他总是那么无微不至,让人不能不动容,让人不舍离去。
  她把自己的包来了个底朝天,一沓沓红票子砸在桌上。
  这是三十万,我全部的积蓄。我想有个家。
  会的,诗,会的。他抱着她,用力的亲吻。
  明天,我们回家。
  他们拼命地纠缠在一起,用尽所有的力气折磨享受着对方。像两条扭曲在一起的蛇。
  诗。今晚,你是我的新娘。今晚,我只愿和你纠缠致死,万劫不复。
  
  (四)
  第二天。一缕阳光投射进来,刺痛了诗的眼睛。她皱着眉头,伸手在身边找那个熟悉的肩膀。
  空空如也……
  那个俊美而略显妖魅的男人。那辛苦攒下的三十万。那最后的情感与希望。
  有些东西,从开始就注定了结局。之所以会酿成悲剧,只因为我们的不自知,只因为我们的贪婪与心存的侥幸。
  诗明白,自己压上了全部,去完成一个赌局。赢了,就是重生;输了,此生不再。
  我们总是尝试着与命运抗争,最后的结局,往往是用自己的悲剧再次证明了命运的强大。
  诗起身洗漱,穿衣,梳妆。
  然后,从窗户一跃而下,像只坠落的蝴蝶,要用自己彻底的绝望,给大地最后死命的一击。
  高速路上,一辆别克飞速地行驶着。车里充斥着音乐,像是在幽怨地诉说:如果知道你对我不是真意,我也就不会这样轻易爱上你;如果真有情,为什么悄然远离去。事到如今,只有自己怪自己,但是又何奈,偏偏我还想念你;但是又何奈,谁叫我喜欢你;但是又何奈,只有把这一份情意,悄悄收拾起,深深埋在我心底……
  他吹着口哨,右手的食指在方向盘上轻快的打着节拍,再次转头,看了一眼副驾驶座位上的包,脸上露出邪邪的微笑。
  突然,他感到心里一阵紧张和疼痛,下意识的踩了急刹车。
  后面的车没有料到前面的车不转向紧急停车道就急刹车,一下撞了上去。
  尸检结果出来了,他并不是死于外伤,而是死于心力衰竭。让人不可思议的是,通过透视,他的心脏被两条蛇形的东西缠绕着,其中一条蛇,吐出长长的信子。
  明天,我们回家……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净逸尘 发布于 2010/1/6 13:50:04  
奢望的爱,本身就是一杯毒酒,当生活只剩下绝望,在内心最为柔软的地方乞求一次拯救。其实她原本就没有坚定信念,只是选择用死亡来逃避,给自己一个最后涌入黑暗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