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散文频道>行走笔记>半碗油炸辣椒

半碗油炸辣椒
  作者:文者冰河 发表:2010/1/2 0:14:49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896
  编辑按:其实,那融化了自己内心的坚冰,使得自己重新振作起来,勇敢地去面对生活的半碗油炸辣椒就是母亲那颗深切的爱子之心,那份浓浓的母爱之情啊。
  
  那年冬天,我一根火柴就焚烧了我所有的寒假作业,正式宣布退学。父亲一巴掌扇过来,我脸上顿时一阵辣痛,随即看见浑浊的泪从母亲消瘦的脸颊滚落。
  除了退学,我别无选择。为了供我们读书,家里已经一贫如洗了,并且负债累累。为了给我凑学费,年迈的父母没少操心,把家里稍微值点钱的东西都卖了,还把全家人一年的口粮都卖掉了大半,可离我的学费还差好几百。父亲走东家窜西家、求爷告奶硬是没有借到一分钱,人家都以冠冕堂皇的理由搪塞了,无非是怕还不起,就连几个比较富有的亲戚家都连连催讨欠他家的几百元,而银行里,还欠着几千元的贷款呢。现在,家里真的是借贷无门了,多少个夜晚,听着父亲连夜的咳嗽和哀叹,我彻夜未眠,终于下定决心,回家务农。
  辍学在家的日子,我内心一片萧瑟,无比的苦恼,彷佛自己的世界一下子暗了下来,竟日借酒消愁。
  酒是很浓烈的散装苞谷酒,是父亲从街上打回来的,放在墙根。每个夜晚,倒上一杯,就着泪水,默默的喝,直到醺醉。我的生活似乎离不开酒了。酒壶干了,父亲去街上打,而唯一的下酒菜就是洋芋,上顿丝下顿条,或片片或坨坨。
  那个傍晚,当我从山上放牛回家,习惯性的倒了一杯酒在手的时候,竟发现母亲把半碗油炸辣椒端了出来,说给我下酒,母亲知道我喜欢吃辣。我夹了一个炸得焦黄香脆的辣椒放入嘴里,油酥浓烈的辣沁入心脾,抿一口苞谷酒,泪就不自觉的流了下来。母亲不说话,转身出去喂猪去了,但我却清楚的听到母亲那无奈而伤心的哀叹。此时,我惊讶的发现,母亲已是丝丝银发、满脸皱纹的龙钟老态。
  我很快的把那半碗辣椒吃完了,一杯酒也很快见底,只是那晚,我没醉。当晚,我跟父母提议,我要外出打工,去找回属于自己的生活,我不能让自己的理想随着辍学而烂在大山里。父亲点头,又叹了口气,不过这口气听起来轻松多了。
  时至今日,我都不得不承认,是当初母亲那半碗油炸辣椒驱散了我心中的阴霾,融化了我内心的坚冰,使我重新振作起来,勇敢的去面对生活中的艰难困苦。
  
分享:
责任编辑:风飘何处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随风赏雨 发布于 2010/1/2 11:38:11  
相信艰辛但充实的生活,将给予你丰富的写作素材。几篇文章读下来,平实的文字风格,翔实的生活内容,勇于进取的人生态度,令我感动。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