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这样一个男人

这样一个男人
  作者:净逸尘 发表:2010/1/7 22:09:00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564
  编辑按:人物描写细腻,若故事情节再丰富些更好。
  
  幽暗深邃的地铁通道里,几盏橘黄色的灯光,把这窄小的空间点缀得朦胧而迷幻。无数穿着西装革履,浓装艳摸的上班族,带着疲惫的神情,面无表情的匆匆而过。让这窄小的地铁道里,显得更加沉闷而死寂。
  “嗡”突然一声清脆的颤音在狭窄的地铁道里响起。只见在通道的一端,一个身材修长,面容消瘦,头发凌乱,着装随意的男子。怀抱着一把吉他,斜靠在墙上。这个男人二十八九,相貌普通,看上去很沧桑,只不过那双迷朦而忧伤眼神,使他显得如此的颓废而特别。
  感受着那透体的冰凉,我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怀中古朴而破旧的吉他,眼神有点迷醉和甜蜜。
  慢慢地我闭上了眼,嘴角带着一抹温柔的笑意。琴弦再次被我拨动,一首典雅优美的曲调,从我十指间溢了出来,充斥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恍惚间我仿佛又陷入了那甜美的回忆里。
  地铁道里那些匆匆而过的人群,在听到这优美动听的旋律时,都不经意的放缓了脚步,麻木而僵硬的脸也瞬间柔和了许多。
  “铛”一枚硬币落在了我的身旁,抬起头看着那离去的背影,我不在意的笑了笑。然后又陷入了回忆里,依旧弹着那动听的旋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从回忆里清醒过来时,地铁道里再也没有一丝脚步的声响。而我的周围却多了一地的硬币,随意的我弓下身从地上抓起一把硬币塞进了口袋。
  走出地铁道的出口时,一股寒流扑在我的身上,让我情不自禁的颤抖了两下。突然间我仿佛想到了什么,自嘲般的笑了笑,又看了看漆黑如墨的天空,才向繁华的街道旁,一家破败老旧的酒吧走去。
  这家破败老旧的酒吧,有一个很别致的名字叫“渔客行”,有一种很古典的味道。其实很难想象在上海这样一个繁华的大都市里,会有这样一间酒吧的存在,以前也听说过很多人想出高价把它买下来,但不知道处于什么原因,酒吧的主人一直没有卖。
  看了眼一个钩子挂着,尚在风中摇摆的吧牌,我稍稍有点吃力的推开厚重的大门,枝枝呀呀的声音难听之极。
  刚一进去,一股暖流扑面而来,浑身每个地方都十分舒爽,仿佛泡在温泉里。酒吧里很安静,人也不多,一首轻柔淡雅的音乐如同往常一样播放着。我伸手梳理了一下被风吹得更加凌乱的头发,找了个空位子做了下来,把吉他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
  “又来了?”一个三十多岁,却依旧十分美丽温婉的女人,穿着一件淡绿色朴素却很精致的长裙,手里的碟盘放着一杯绿莹色的酒,慢慢的摸索着走了过来。眼神零散没有焦距,是一个失了明的盲人。
  她是这家酒吧的老板,名字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她是一个非常温柔而且善良的女人,隐约间我仿佛可以感觉到她是在等待什么。
  “是啊!”带点苦涩,我点点头。
  这个女人如同看见了我的表情般,笑着摇摇头,举了举碟盘里的酒说道:“还是喝这个吗?”
  掏了掏口袋里的硬币,我无奈的耸了耸肩说道:“没办法,今天没钓到什么鱼。”
  “呵呵”女人轻笑了两声,突然簇起了秀眉,捂着鼻子说道:“老是这股怪味,该洗洗了,每次来我都会闻到你身上的这个味道,真是的。”
  “嘿嘿!”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我说道:“要不是这股味道,我每次来你能知道是我吗?”
  女人小孩子似的歪着头,想了会才说道:“那到也是!”
  轻笑两声,我端起他放在我桌的酒喝了起来,味道很清苦,也只有这个地方有。记得第一次喝它的时候,我想我已经偷偷的爱上了这种特别的味道了,这也许是我最后的一点坚持吧!
  看着这个女人将要离去的背影,我突然说道:“你是在等待什么吧?”我不知道我当时为什么会那样冲动,只是她转身的那个背影,是那么的孤独与哀伤。我的心在那一刹那颤动了,我很想知道她的故事。
  很明显这个美丽的女人身体不禁颤抖了起来,续而蹲了下去,从背后我听到了那忧伤的哭泣,呜呜的悲鸣.让我知道那不是一个我应该问的问题,因为这个问题触动了她那伤感的回忆,如同我一样。
  这时酒吧你所以的人都用愤怒的眼神看着我,怪我弄哭了的这个受他们尊重的善良女人。带着一丝奇特的情绪,我来到女人的身边慢慢的蹲了下来,看着女人侧面柔美的线条,掏了掏身上的几个口袋。抿了抿嘴面色尴尬的把手伸到女人的面前说道:“对不起,你就将就一下吧!”
  女人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着我伸到眼前的的衣袖,一呆。然后突然簇起秀眉恼怒的说道:“谁要你的……谁要你的……扑哧……”说到后面,不知怎么的突然笑了起来。
  “你这个人真是的!”
  看着女美丽的笑容,我轻轻松了一口气。然后带着点谦然的语气,真诚的说道:“对不起,是我鲁莽了。”
  这时我发现女人把美丽的容貌转了过来,正对着我,虽然我知道女人是看不到我的。但我却有点不知所措,目光有些闪躲。
  “你想知道我的故事吗?”女人用期望的语气说道。
  “我,,我,,还是算了,下次吧!”逃避似的,我飞快的把那杯绿莹色的酒喝完了,拿起吉他推开门匆匆而去。我不想在去承受什么,也不在期望得到什么。对不起~!也许我只是一个懦弱的人。
  泪水顺着脸庞流下,女人的身影消失在走道的暗影里。
  为什么,当我乞求放下又或者得到的时候,又一次让我封闭在那古旧的城堡里。也许,也许真的不在该去期望什么了。
  任凭寒风肆意着纷乱的头发,苦涩的烧伤却像香烟一样留下一个深深的烙印。无奈的笑着把寂寞的烟花,当成一个永远不在醒来的梦。又一次温柔似水的伤害,却也只有懦弱的逃避着。深深吸了口气冰冷的寒气,走在长长而安静的小巷里,听着脚步声里传来的心跳声,我慢慢的平复着杂乱的思绪。
  抬头仰望漆黑如墨的天空,我寻找那银白色的闪烁。
  “对不起,月婉儿。”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晚亭 发布于 2010/1/7 22:29:42  
欢迎新朋友来守望沟通交流文字,文字求索的路上,我们一起来守望。问好净逸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