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等你追来

等你追来
  作者:秋梧飘絮 发表:2010/2/20 21:58:02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546
  编辑按:文笔细腻,感情饱满。幸福是追来的,努力!
  
  曾经不遗余力地追着一个背影,以为是在追自己的幸福,却不知道,自己是别人追着的幸福。好在,当那个背影渐行渐远的时候,我停了下来,于是,幸福便追上了我。从此,窗子由明月装饰,而你的梦,由我装饰。
  我在,等你追来。
                                                                           ——题记

  “嘀嘀嘀嘀……”床头的米老鼠闹钟忠实地履行自己定点报时的职责,被窝里伸出一条慵懒的手臂,在床头柜上摸索着,按中米老鼠的鼻子后,它立马乖乖“噤声”,安静的房间里只剩下轻微的“嚓—嚓”声,向主人汇报它的工作未曾有一丝懈怠。
  苏苏掀开被窝,起身下床,长长地伸了个懒腰,洗漱完毕,便换上运动衣,下楼沿着栽了柳树的河堤晨跑。昨夜里下了一场雨,今早虽然放晴,但路面还是有些湿滑,晨练的人寥寥,这是她喜欢的。加上又是周末,不必考虑按点打卡,不用应付繁琐报表,更让她的心情好上加好。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苏苏刻意放慢了锻炼的节奏,跑一程,歇一程,好景好致赏一程,轻松而惬意。
  “喂,你跑太快了!”
  “哈哈,你也快点啊,我等你,等你追来!”一对年轻的情侣从身边经过,男的跑在前面,偏着头,嘴角得意地勾起一抹浅笑,女的脸若桃花,樱唇微抿,带着三分气结七分甜蜜紧随其后。
  等你追来,等你追来。陌生的路人,熟悉的对白,苏苏心里猛地一痛——六年了,追着那个身影,脚步未曾停歇过,太阳落得太迟,月亮圆得太早,然而他走得那么快,任她如何努力都赶不上他的步伐。
  轻轻叹了一口气,苏苏倚在桥栏杆上向远处眺望,一艘汽轮发出巨大的轰鸣声驶来,尖利的船底划开河面,一波一波的浪层层漾开,一如她此时回忆之湖的波光粼粼,涟漪圈圈——

  六年前,一个普普通通的夏日周末,十六岁的苏苏在家里一边啃苹果一边看樱桃小丸子,还时不时傻了吧唧地嗤嗤笑,电话铃响,一边盯着电视屏幕,一边漫不经心地抓起听筒,“喂?”
  “亲爱的表妹,我打牌打输了,得请宿舍的哥们吃螺蛳粉,你家楼下的那家小餐馆的汤料味道最好,帮我打包五份过来好吧,对了,辣椒油放多点……就这样了,挂了,等你哈!”“嘿,我正……”还来不及说上一句半句,那边已经传来了嘟嘟的忙音,苏苏对着话筒使劲翻了个白眼,“晕,又指使我,简直成了你兼职的小保姆嘛!要不是平时你对我还算不错,我才懒得管你呢!”把眼球恋恋不舍地从电视屏幕上收回来,按了一下手中遥控的“关”字键,抓起玻璃桌上的卡通钱包,开门走了出去。打包了粉,把它们挂在自行车的车把上,脚一使劲,车子便往那座省重点学院驶去。
  在门卫老头那里作了来访登记之后,苏苏提着螺蛳粉,呼哧呼哧地爬上六楼,直奔602宿舍。“表哥,这是你要的东西。”
  “我的好表妹,又麻烦你了,回头我请你吃冰激凌啊!”苏苏的表哥刘刚下巴上粘满了须状白纸条,左手握着一把牌,右手在牌上拈着,一副拿不定主意把哪张牌甩出去的样。
  “你水平真不是一般的差啊,每次都输,真不长进!”苏苏一边数落他,一边轻车熟路地翻出他们的饭盘,把一份份螺蛳粉套好。
  “嘿嘿,是英雄就能屈能伸,国军输不是因为水平低,而是因为共军太狡猾,看我一会怎么收拾他们!”刘刚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嘴上却相当硬气。
  “算了算了,每次都是这一套,也没见你赢,更加不奢望你真的请我吃冰激凌,不理你了,我走了。”嘴一撇,苏苏不以为然,用纸巾擦擦手,就准备离开。
  “别介呀,要不,若帆,你帮我带表妹去吃冰激凌?”刘刚求助的目光投向坐在窗前看书的男孩,丝毫没有留意到苏苏眼底倏忽而逝的亮光。
  若帆,一个指甲干净,笑容清浅的男生,与苏苏表哥刘刚的关系,可以套用一句东北话来形容——“钢钢滴”。同属于魅力无敌的校园风云人物,刘刚个性开朗爽直,若帆却是沉静文雅,如果用花来比喻,刘刚应该是热情的向日葵,在他身边,你随时随地都可以感受到他的青春活力、大方热情;若帆则是清雅的君子兰,周身散发的气场,靠近他,只有稳重平和的感觉,让人安宁安心。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两个个性天壤之别的人却可以好成这样,上课下课、看书打球……不管做什么,他们都“黏”在一块。本来嘛,一个就相当引人注目,如今是两个大帅哥!形影不离的他俩理所当然地成为校园的一大亮丽风景,赚足了少女欣赏仰慕的眼球。
  这些眼球里,有苏苏的一双。
  因了刘刚的关系,苏苏和若帆经常见面,很是熟识。苏苏母亲曾经交给刘刚一个任务——辅导苏苏的弱项英文。刘刚是乐意的,但是粗枝大叶的他在指点了两次之后,便觉得有些不胜其烦了,把任务交压到若帆身上,美其名曰“将须得遇良才”。若帆的英语比他好,人品不错,耐心十足,比他更胜任。——这个理由有些牵强,若帆却温婉地笑笑,替下了刘刚的接力棒,而且尽心、尽力、尽职。
  “名师出高徒”,在若帆的悉心辅导之下,苏苏掌握了窍门,学起英语来事半功倍,很快,她的英文成绩从班上的中下游跃居年级榜首,还拿过几个含金量重的英文竞赛大奖,喜得苏苏母亲没少夸他,而若帆从来不居功,笑容依然那么清浅。谁也不知道,情窦初开的苏苏,早已悄悄把若帆的轮廓在心里描摹了又描摹。都说少女情怀总是诗,苏苏那颗玲珑七窍的诗心啊,为若帆吟了不下三百首,但是只敢在夜里。明知月光寒如霜,依然夜夜立中宵,无管白露沁罗袜……
  怀揣着小九九的苏苏暗自按捺住怦怦直跳的心,跟着若帆去了学院附近的“清凉一夏”冰花屋,一口气点了两客冰激凌,一杯草莓味的奶茶,在他温和的笑容里全部消灭。
  “若帆哥哥,吓坏你了不?”苏苏吃完美食,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
  “呵,没有呢,能够请我们可爱的苏苏妹妹吃冰激凌,是我的荣幸。”若帆又是一笑,抿了口冰红茶。
  “嗯,不过,我是真的渴了,顶着那么大的太阳骑车,一口气爬了六楼……”苏苏的脸微微泛红。
  “知道你乖了,吃吧,苏苏,不够再要。”若帆侧了侧头,从桌面的纸巾盒里抽出一张,温柔地为苏苏擦掉残留在嘴角的奶黄色液体。
  苏苏先是一愣,然后低下头,甜蜜而羞涩地笑了,芳心大慰——一次次奔赴这里,所为的不过是可以多看他一眼,看到那什么都可以包容得下的浅笑。他不知道,他的温柔和坚定,对她具有多么强大的杀伤力。
  日子就这样过去,波澜不惊。苏苏长成了十八岁的少女,亭亭玉立,冰肌玉骨,明眸善睐,身边亦不缺乏欣赏的目光和殷勤的讨好,然而她从来不回应,拒人于千里之外,一如不化的冰山,她把她的任性她的体贴她的温柔她的可爱都许给了若帆——以悄悄的方式。
  盛夏。学院。
  角落里的蔷薇开了满墙,它的一树花红斜面迎风,一枝独秀穿透围栏,在这一刻,青涩蔓延,花开正好。欲拒还迎,不舍纠缠,悄然的怦然与爱恋占据了几分时光流转。站在这里,苏苏满眼骄傲、一脸欣喜地把这座省重点学院的录取通知书递给若帆,若帆认真看完,笑着点点头,伸出右手揉乱她的长发:“丫头不错,加油!”
  “若帆哥哥,我在很努力、很努力地追着你跑哦!”苏苏说完这句含蓄却类似于表白的话,羞得心脏都要跳出胸腔了——这隐秘的心事,在心事的主角面前撩开了一个小小的角,怎不羞?
  “哈,等你追来……”若帆离开,阳光透过花叶的间隙投影到苏苏的身上,摇曳着斑斑驳驳细细碎碎的幸福。
  接下来是充实的大学生涯。充实的学习,充实的生活,充实的——思念。这长长的四年里,苏苏听着校广播台的音乐总会放缓脚步。些微惘然、些许惆怅,似丝藤缠绕她寂寞的身影,心思随着舒缓轻柔的旋律而千回百转:若帆,你什么时候可以只一眼就懂得我的心情呢?可惜,无人回答。一直在她身边不离不弃的,始终是思念。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进了文学社当了编辑,偶尔也客串记者去采访,任务紧急,但若允许,她总是细细地描了眉再出门。期待在某一个意外中遇见他,让他看见一个美丽清淡的自己。眸里柔情,眉间暗许。
  最美的四年青春,校园那一墙蔷薇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学院里不乏年轻漂亮的女孩,在宿舍的楼下,从早到晚,身影不绝,热闹的是路灯,看一对对如何争吵了又缠绵,分分合合。每次经过,有点点的黯然,但她总是淡淡地笑,心想兴许不久就能追上他的速度。
  大家的眼中,她是个乐观坚强的女子,一直都是。脆弱的时候,也强忍住不让眼泪掉下来,伤心难过时便想起那日他说的:“等你追来。”因了这句话,不管有多孤独,都把奔跑当做使命,追逐着那个背影。心想,等我追上的那一刻,定要扑到他怀里,大声地哭,肆意地嗔:“你看我这一路,多辛苦,多辛苦。”
  真的很辛苦。这一路,为了追上他的脚步,她拼命念书,努力塑造一个优秀的自己:大气宽容,清雅温柔,善良动人,气质自华。即使身边不断出现娇艳欲滴的玫瑰花,也要一一微笑地对执花的他们说:“谢谢,我心里已经有人了,他在等我,等我追去。”所以,虽然她是寂寞的,是惆怅的,因了期望,寂寞成了甜蜜的忧伤,惆怅成了快乐的忧郁。心理学上说,女子的感情,大多是先入为主的,因而在十六岁那年遇见他,便注定向他追去,不管不顾姿势是否如飞蛾扑火。
  毕业了,朋友叹息,这么美的女子,大学里的四年竟没有谈过一次恋爱,真是可惜。她笑,媚眼如丝,风情万种。然而,内心的不安一点点蔓延,因为这一路,他从来没有说过想她,也没有说过爱她,她实在吃不准,他对她,是不是一如她对他?
  终于再次相见,在她参加工作两年之后,在此之前他们的联系仅仅是短信、邮件,以及偶尔的QQ聊天。没有风花雪月的承诺,只有轻松愉快的打闹。回溯他们之间的一点一滴,蓦然间她冷汗频流,手心湿透。
  坐在冷气十足的咖啡馆,苏苏的心也跌下了冰窖。她想起了站在花墙前的少年说:等你追来……分明还有下一句的,可是当时因了铺天盖地的盛大喜悦和激动紧张的心跳如鹿,她没有听清。
  他坐在对面,清浅地微笑:“等你追来,我已不在。”
  虽然温柔,但也坚定,这是她一直喜欢的性子。只是,他就这样温柔而坚定地告诉她:等你追来,我已不在。
  她一直想要追上他的步伐,总是相信,那个时光深处的白衣少年会稍许等待,于是匆忙向前,从不曾留意路边的风景。
  可是,可是等她追来,他已不在。
  席慕容在《谜题》里说:“当我猜到谜底,才发现,筵席已散,一切都已过去。
  筵席已散,众人已走远,而你在众人之中,暮色深浓,无法再辨认,不会再相逢。
  不过只是刹那之前,这园中还风和日丽,充满了欢声笑语,可是我不能进去。他们给了我一个谜面,要我好好地猜测,猜对了,才能与你相见,才能给我一段盼望中的爱恋。
  当我猜到谜底,才发现,一切都已过去,岁月早已换了谜题。”
  原来,他早已给了她答案,全因当时没有听清,或许潜意识里的不愿听清,才又坚持这许多年。没有稍许等待,跑得再快,似乎也只是一场虚无的奔跑。
  冬天还是来临了,这个城市刚刚下过第一场雪,苏苏就接到了若帆和另外一个女子执手的大红请柬。今天就是良辰美景,她静默良久,才打开衣柜,选了最喜欢的衣裳穿上,再坐到梳妆台前精心描了清淡的眉,蹬上妩媚风情的高跟鞋,赴这场属于别人的幸福之宴。
  白色的西服衬托得若帆玉树临风,臂弯里是他美丽的新娘,素白的婚纱,如云的鬓发,绯红的脸颊,美目盼兮,巧笑倩兮,让人想起了童话中的王子和公主。
  站在若帆旁边的伴郎刘刚身着浅灰色的西装,亦是翩翩风度。他接过她的礼包,笑得没心没肺:“表妹,什么时候吃你的喜酒啊,二十二岁了吧,老大不小啦,如果遇上合适的,就把自己打发了吧!哈哈……”
  苏苏使劲瞪了刘刚一眼,不慌不忙地回敬:“五十步笑百步,表哥,作为表妹,我相当好心地建议你,还是多操心一下自己吧!听说老五当久了,钻石也会风化成石,到时候,可别说天下女子的眼睛都瞎了,看不到你这个帅得呆掉、酷得要毙的大才子!”
  “哈,若帆,你看这丫头,嘴皮子功夫是越来越了不得了!也好,这样就没人敢欺负咯!”刘刚一点不以为杵,反而乐得哈哈大笑,大家都是熟识,禁不住借着这个由头再来上一番打闹。
  席面非常丰盛,每一道菜都有一个好听的名:比翼双飞、金玉满堂、花开富贵……预示着红火的日子,甜蜜的爱情。席间,苏苏以连珠妙语成功地掩住了她心里的苦涩酸楚,满座宾客谁也没有看出她的异样。新郎新娘逐席敬酒,敬到苏苏这桌时,她眉眼弯弯地端起酒杯,轻轻和他们相碰:“祝你幸福,祝你们幸福,一定要幸福,一定会幸福。”有点碎碎念的啰嗦,却符合婚宴的气氛。新人对视心照,新娘笑靥如花,落落大方道:“谢谢。”
  若帆和新娘走远后,苏苏彻底失去胃口,勉强挟了几著菜,却吃得毫不知味。最后终于装不下去,遂借故离开,用尽了最后一丝优雅的风度。
  暮色四合,华灯初上,整座城市流光溢彩。苏苏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走了多久,累了,便倚在一盏路灯的柱子休息。那一刻,她的坚强终于崩塌,泪一滴一滴滑落,在马路的条形瓷砖上溅开一朵、又一朵小水花。仓惶四顾,方向已失,周身所有的力气也被抽离,剩下一地茫然,一地凄然。
  “哭得好难看。”一个身影在旁边蹲下,用手帕轻轻拭去苏苏的泪,那么温柔,那么坚定。
  “为什么一直对我那么好?”苏苏抬起头,盈盈目光锁定他。
  “你追得辛苦,我也追得辛苦,只有在你停下的时候,我才能刚好跟上你的脚步,为你擦去眼泪。”男子微微一笑,笑容清浅。
  苏苏愕然,而后眼泪更加肆虐,把脸埋在那个胸膛上,哭得像个孩子。她想,终于有个温暖的怀抱让她依靠,成为她停泊的港湾。现在她可以尽情地哭,是否将来,将来的将来,她可以尽情地欢笑?
  “苏苏,苏苏!”熟悉的呼唤惊醒了遐想的她,回头,对面的马路上,一个眉清目朗的男子左手提着保温壶,右手正朝着她挥着,记得昨天晚上在电话里对他说,今天的早餐她想吃他亲手熬的黄鳝粥。
  “哎,我在这呢!”她对他喊了一嗓子。
  “好的,你等我啊!”似乎是感染了她的好情绪,他也笑了,清浅谦和,温婉如玉。
  左看右看确定没有车辆,对面的那个男子快步向苏苏跑来,她看着他,笑了——曾经不遗余力地追着一个背影,以为是在追自己的幸福,却不知道,自己是别人追着的幸福。好在,当那个背影渐行渐远的时候,我停了下来,幸福,便追上了我。从此,窗子由明月装饰,而你的梦,由我装饰。
  我在,等你追来。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郑力萍 发布于 2010/3/14 11:31:16  
很美的一个故事,偶尔往回看一下,说不定有意想不到的事发生呢!雨等风,风却在等树叶
作者回复:萍儿说得真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