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思念是一条忧伤的河(四)

思念是一条忧伤的河(四)
  作者:鲁闽 发表:2010/10/23 18:58:10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441
  编辑按:天若有情天亦老,月如无恨月长圆。这一对有情人啊,怎么会遇到这样一个老妈?
  
  第四章  爱,远比我们预料的要顽强

  玲玲在医院昏睡了两天了,妈妈一直陪在她身边。
  医生说,玲玲是因为精神受刺激导致的昏睡,没危险,会好起来的。
  妈妈一会落泪,一会又高兴。落泪的原因可以理解,但高兴的原因很怪。高兴什么呢?
  玲玲在睡梦里还在唱歌,但不再唱《传奇》而是唱她自己的歌,唱她自己的模糊不清的歌,但确实是她的心声、心语。
  等了一个世纪
  你终于缓缓的在心灵深处闪现
  那是一种很温暖、很熟悉、很安全的感觉
  我抓住你便有了心灵的享受
  回忆更能看清现在
  现实中你是上个世纪的主角
  上个世纪的思念、寄托、迷恋、吸引
  还都在你身上
  你的微笑很有力量很有光明
  直接给予我所没有的希望
  老木铎从家里匆匆赶来,见女儿还没有醒过来,难过起来,落下几滴很沉重的泪。
  “家里有电话吗?”赵玉玲问。
  “没有。你等谁的电话?”老木铎。
  “老胖太太。”
  “你还找她?”
  “商量那个计划呀”。
  “玲玲都这样了,你还不放手?你就不可怜孩子?”
  “我可怜她的是一辈子,你可怜她的只是眼前。”老木铎无话可说。
  “你回家看着电话,要是老胖太太,叫她打我手机。”
  “玲玲呢?医生怎么说?”
  “不要紧,女孩子常有的毛病。心病!心病!我当妈的懂。”
  “唉!大海那孩子不错,俩人的感情……”
  “感情!感情!感情能当饭吃吗?能当房子住吗?你对我有感情,有啥用?穷了一辈子。”
  老木铎不情愿地走了,眼里还含着很沉重的泪水。
  玲玲在睡梦里继续唱她的歌。
  我在梦里我想出去找大海可是出不来
  我在梦里是那样的无力那样的茫然那样的徘徊
  我在梦里眼前的东西被扯去又被扯回来
  我在梦里梦和现实交融恍惚了真实稀奇古怪
  我在梦里我和大海都被遗落在上个世纪的中学时代
  我在梦里想出去找大海可是出不来
  大海到哪里去了呢?
  就在玲玲唱歌的那天夜里,赵玉玲接到胖太太的紧急电话。说她顶不住了,叫她快去。
  她带上钱,赶到了大海的住处。她一进门,眼睛环绕房间一周,泪就下来了。
  “我的个儿!你就住在这个窝里?”这是她第一句话。可是,她心里却说:“龟儿子!你真是穷到家了。你的窝,还不如《蜗居》里那个窝,我女儿怎能嫁给你?!”
  大海有点慌乱,他没想到玲玲妈妈会来到他的住处。他见过她三次,每次,她都对他说很多话,每句话都很入耳,亲切,热情,连那语调都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今天,叫他感到奇怪的是,她进门就落泪,还把他叫儿子。似乎,这与往常不大一样。有点差别,为什么出现了这个差别呢?
  赵玉玲的第二句话是:“我的个儿,咱们不住窝,咱们住房子。妈给你一万块洋钿,租一间房子,赶紧搬出去。”她心里想的却是:“这钱,先给他好,先给他,他就会觉得是我对他的关心,和玲玲挂不上钩。不过,我想,他不会要这钱,等会,我还会拿回去。哼,我凭啥白给他一万块钱。”
  大海见了这钱,先是涌上一股感激之情,有点亲情的感觉。继而又涌上一股疑虑,这钱可不是少数,当是有备而来。难道她来之前就打定主意要我搬家?
  赵玉玲的第三句话就上了轨道,直指目标。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儿子了。你当哥哥的,不能看着你妹妹嫁给穷人吧?”
  大海:“伯母,我和玲玲不是兄妹……”
  赵玉玲:“你不愿意认我这个义母吗?”她不等大海回答接着说:“你愿意,我知道你愿意。这样,你就是我的儿子,玲玲,当然,就是你的妹妹。你,就是玲玲的哥哥。”
  大海:“我是说……”
  赵玉玲:“你先别说,先听我说。我问你,你希望你妹妹嫁给一个穷人,一辈子受苦?”她心里想:“我要问出你这个口供,我不让你反问2我,我必须把球踢给你。”她接着问大海:“你心里有一千宗事,一万宗事,你是不是把玲玲的事放在第一位?”
  “是!”大海。
  “你愿意她受苦?”赵玉玲。
  “不愿意。我们本来是……”
  “我知道,你们本来是朋友,是恋人,是对象。因为是这个关系,你就愿意她受一辈子苦?”
  赵玉玲正如她自己说:“我不仅是个淑女,我还能泼。泼的水平,在90分以上。”现在看,她不仅能泼,还能刁蛮。
  她说:“你是她的男朋友,不错,我问你,你爱她吗?”
  “爱!”
  “真爱?”
  “真爱。”
  “什么是真爱?”
  “真爱就是为了她的幸福,可以牺牲我的一切。”
  赵玉玲年轻时候曾想去当律师。她自觉她是个辩才,嘴上的功夫比笔头子功夫厉害得多。她可以把你逼到墙角,一巴掌把你拍死。她可以把你送到风口浪尖上,一巴掌把你拍到水底下去。她可以把你追到死胡同里,一句话把你噎死。现在,她实现了她的目的。
  “孩子,兒子!妈就等你这句话。玲玲今天见了那个港商,港商很喜欢她,她对他,好像也有点意思。但是,她下不了决心和你断。玲玲痛苦的死去活来,几次拿头撞墙,你这个当哥哥的,忍心看着她这么折磨下去?”她不想把那决定的一句说出来,她想叫大海自己说。
  “我能帮她做什么呢?”大海。
  “对!你想想,你能做什么呢?你要帮她呀!”
  “她需要我做什么呢?”老实人哪!往圈套里钻呀!
  “玲玲需要你做什么,她不好说呀,就因为不好说,才急得撞头啊!比如说,玲玲的肾脏出了问题,需要换一个肾,她不能说,‘妈妈,你给我一个肾吧。’这话得我说,‘孩子,别急,妈给你一个肾。妈为你,可以不要命,别说一个肾。’”
  这时,大海真的被逼上犄角了。
  “玲玲如果提出分手的要求,我答应就是了。”他这话一出口,眼泪就唰唰地留下来了。他觉得,他们牵手共造的爱情大厦,就要被他这一句话冲垮了。
  但是,赵玉玲并不满足。因为不符合她的要求。她要大海直截了当的承诺。
  “你不能先提吗?”她说。语调是那样婉转。
  “我不能先向她提出分手的要求。不能。我宁可去跳黄浦江。”他呜咽了。一个男人,在一个女人面前。他的悲伤,令他忘却了羞愧。
  “你可以用另外的方法提出。妈,理解你的心,你是个心地善良的孩子。你可以用另一种方法,比如,你马上搬家,她找不到你,也就死心了。不是吗?你想想?”
  大海:“我还要等!”
  她:“等她?你感情上过不去?放不下?可以等,直等到白发苍苍。”
  大海:“我搬家吧!”
  她:“搬家?那就在今天晚上。明天她就要来找你。你当她的面,能说出诀别的话吗?”
  大海:“是,马上搬。”
  在一个很恰当的时候,赵玉玲带着她的一万块钱,还有她的朋友胖太太,离开了大海的家。
  大海一面收拾东西一面流泪。他用脏手去横擦竖抹,满脸污七八糟。他并不理会,嘴里只顾念叨“为了你的幸福!为了你的幸福!”
  当他背着东西走出这间小阁楼的时候,忍不住失声了。这间破阁楼,可是他和玲玲的爱巢啊!在这里,留下了他们多少欢乐,多少依恋,多少难忘的一霎那。就这么轻易的离开了,就这么没和玲玲说一句话就和她永远的诀别了,这太残忍,太不公平。他不顾一切,返回屋子,看了又看,闻了又闻,摸了又摸,不肯离去。最后,他站在那张日历前,在那上面,写下了第一句话“忘掉我吧!”这句话,又击倒了他。他又哭出声来。他觉得这句话太绝情了,这应当不是他的本意呀!为什么又要这样做呀?他反身又写了一句“我会永远记住你!”他觉得“会”字不符合他的心情,便把那“会”改成“要”字。
  他真的爱她,他真的可以为她牺牲自己的一切。所以,他才能够迈出这个阁楼。
  为了他爱的一个女人,他要到哪里去?他的命运如何?有谁知道呢?
  玲玲醒了。睁眼看见的不是大海,而是一心为她好的妈妈。正好,妈妈的眼泪滴落在她的脸上。
  她拉住妈妈的手,说:“妈!大海没了,大海走了!”说着,哭起来。
  赵玉玲抱住女儿,拍着她的肩,摸着她的脸,说:“妈妈在你身旁,妈妈陪着你,妈妈保护你!”
  “妈,我要去找大海!”
  “去找!我们一定把他找回来。这个大海,心这么狠!”
  迷恋一个人,就像中了邪,再聪明的人,都会不惜一切掏空自己所有的感情。正是如此,才有了丰富多彩的人生。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