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思念是一条忧伤的河(六)

思念是一条忧伤的河(六)
  作者:鲁闽 发表:2010/10/23 19:25:34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589
  编辑按:有爱,你就会幸福。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第六章  生日宴会

  天快亮的时候,赵玉玲睡着了,10点钟醒过来,她又神气活现容光焕发了。因为她在睡梦里有了一个十分周密十分得体达到她原定目标的计划。
  老木铎站在床前已经老半天了。没敢惊动她。他夜里听她哭了很久,怕是没睡好觉。他是个好心人,经常拿好心去揣度别人。他觉得她也不易,为着女儿,真是把头发熬白了。赵玉玲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才小声说:
  “登寻人启示的事,我去呀?我起草了一个稿子。你看看。”
  赵玉玲又把眼睛闭起来,心思回到登报寻人这件事情上来。她细细地想,反复地想,从好坏两方面想,这步棋虽然是险棋,但非走不可,逼到悬崖上了。险虽险,但险棋可以出奇制胜。于是,她睁开眼,对木铎说:“你把稿子念给我听!”
  木铎念了一遍,赵玉玲推敲了半天,点点头,说:“就这么登报吧!等等,电话号码必须要改。不能用咱家的坐机号,也不能用我的手机,更不能用玲玲的手机号。你到‘移动’去一趟,买个新号,登报用这个新号。给!钱!一百,二百,三百,差不多够了。坐出租车去,别怕花钱,你一辈子就会节流,不会开源。”
  “我叫醒玲玲吗?”木铎说。
  “别叫,让她睡。昨晚这事,我看得更明白了,她的病,和我当年的病一样,不差分毫。都是跳,她跳的是搂,我跳的是黄浦江。”
  她一下子就回到了当年。她站在江湾的堤坝上,风很大,江水拼命撞击坝壁,恐怖的巨响震动着她全身。坝上只有一个放风筝的,他正在收线。收完线就走了。走时,回头望了她一眼。
  夜深了,她望着黒森森的江水,嚎啕大哭起来。末了,还是那个放风筝的救了她。往事不堪回首。
  木铎走了不久,就传出敲门声。她走到门前,谛听听。门外的脚步声杂乱,肯定不是一个人。什么人呢?
  “谁呀?”她问。
  “宋祖英,假的,嘻嘻!”玲玲的小兔队的姐妹。
  赵玉玲开了门。
  “唉!是你们几个小兔子啊!快进来!玲玲睡觉还没起来!”
  “没起来?”
  “妈!我起来了!”
  赵玉玲回头看,玲玲正站在她背后笑。
  玲玲披了一条彩格的长裙,下面光着两条长长的圆圆的大腿,一双粉红色的小脚丫。
  宋祖英马上掏出手机拍下她这幅模样。
  几个小兔子嘻嘻哈哈一窝蜂进了玲玲的房子。哐当一声,关严了门。
  进了屋子,玲玲又钻进被子,忙问:“你们来的正好,我好想你们呀!”
  宋祖英三个女孩子面面相观,不说话。
  玲玲又问:“有什么事吗?”
  “有啊!”
  “什么呀?急死人了!”
  “看!”宋祖英打开了一张报纸。
  “狗仔队抓拍了你们?”玲玲问。
  “不是我们,是你!”
  “我?”
  “这里有一条新闻,叫做《夜半歌声·天籁之音》。说,一连三天,在你们小区上空,凌晨一点,就会传出天籁之音,清新悦耳,委婉动听,老年人一听就笑,女孩子一听就哭。有的人录了音,有的还录了像。说在半天空,有一个仙女,长衣大袖,飘飘洒洒,游来荡去。所以,我们就赶来问问你听没听到那天籁之音。”
  “说没说唱的是什么?”
  “说啦,在这儿写着哪!心痛那如花开花谢般的瞬间柔情/心痛那一抹无法忘却的记忆/痛是一种思念的情绪无望的蔓延/我多想告诉你/寂静的夜里我在心痛中等你……”
  “唉呀!这是我唱的呀!”玲玲兴奋得脸也红了。
  “你半夜三更唱的?”
  “是啊!我一连唱了三天。”
  “我们猜,就是你!我们小兔队有了一个唱出天籁之音的唱手了!我们小兔队要火了,我们改名天籁之音小兔队吧!”
  另一个说:“玲玲,你唱的好,人又美,你就是我们队的大牌了。”
  这个玲玲,说不出她那个地方长得好看。眼睛,细细的,长长的,不是那种大眼睛,双眼皮;鼻子正正的,挺挺的,但不是那种“鼻若悬胆”的鼻子;口唇不那么丰满,却极有女人味儿。但是,这些凑在一起,特别相配,相宜,整个的一张脸就传出诱人的美感,青春、清纯、淡雅、纯真,纯挚。她的这种美,立刻会把看她的人的邪念驱除。尤其是她的微笑,似乎总是在脸上。她的微笑似乎是心情的流淌,情绪的表面化。说到身材,也只不过有两条滚圆的长腿而已。一米六六的个子,腿比上身长一大块,这就铸造了一个让人的眼睛感觉到舒服的匀称。美,就从这里跑了出来。
  “玲玲,你再把那只歌唱给我们听听吧!”宋祖英说。
  玲玲唱出那只被叫做《夜半歌声》的歌。
  ……
  我多想告诉你,
  静静的夜里我在心痛中等你,
  ……
  小姐妹听得眼圈红红的,脸色白白的,心情郁郁的。
  听完了,大家就抱着玲玲乱蹦、乱跳、欢呼、尖叫。
  “你为什么要在半夜唱这只歌?”有的问。
  玲玲说到这里,又呜咽了。泪珠儿掉在光腿上。她向姐妹们诉说了妈妈不准她找大海的经过。
  “我有主意了!”宋祖英喊。
  “什么主意?”玲玲急忙问。
  “我们开个粉丝见面会,请粉丝们帮你找大海。人多力量大,一定能找到他。”
  “好主义!好主义!”有人符合。
  “玲玲,我们明天就开这个见面会,今天,我们马上就在电脑上,手机上发通知”。
  “在哪儿开?”一个小兔问。
  “当然在我们的小兔咖啡厅开”。
  “我现在就发给我的粉丝们。”又一个小兔说。
  在小兔子们策划开粉丝见面会的时候,妈妈也在策划她的计划。
  “我们的计划不变。”她在电话里对胖太太说“你对他们说,资产在1亿以下的不请。有几位就请几位。你还要印制相当数量的请帖,请帖上一点要印上玲玲那张我们挑选出来的照片。”
  小兔子们走后,玲玲不由得一阵轻松。大概是因为小兔子们给她打了一个洞,让她把淤积在心里的忧伤、愤懑、思念,一大堆情绪释放出去。
  她自觉那种恍惚的感觉也没有了。
  玲玲去看她妈妈,妈妈在洗碗。她看到妈妈的背驼了。两鬓有了白发。她感觉到了母爱所付出的代价。她有点感动,昨晚对妈妈的怨恨悄悄的散去了。
  “妈,你休息一会吧!”她说。满怀感激之情。
  赵玉玲回头看见玲玲,笑了。
  “乖孩子,妈不累,洗完了。”她说,也是满怀爱意。“你爸爸去报社了,去登广告。我们一定能找到他,你也该放心了。”
  玲玲感动得立刻流下泪来。
  “咱们出去散散步,妈还有几句话对你说”妈说。
  玲玲很痛快的答应了,笑咪咪的。但是,心,马上就悬起来了。她想:妈还有什么话呢?
  母女在一条僻静的街道上走着。妈妈也在慢慢的说着。
  “这件事,妈原来想一辈子都不告诉你,没想到,你也得了和妈一样的病。”
  “妈,你是为谁跳呀?”
  “为你爸爸呀。你没听我对他说,‘我当初没命的爱你,你现在对我一点都不好。’”
  “你为啥跳呢?”
  “当时正是文化大革命,你外公是反动学术权威,你爷爷奶奶不同意,你爸爸屈服于父母。要和我分手,但他看我要跳。也就狠下一条心,顶住了父母的压力。把户口簿偷出来,登记了,既然登记了,你爷奶也就同意了。”
  “我爸对你不好吗?”
  “剩下的也只是亲情罢了。没有了当年的激情,我现在,不会为他去跳。说到这儿,我要对你说,激情不会跟你一辈子,只是一阵子,会很快走过这段路,漫长的日子却在后头,长着呢。所以,我就想,既然很快就走完这段激情的路,为什么不为后头的漫长的日子想一想?我们俩的分歧就在于,你只为当前着想,我只为将来着想。妈的不是,是逼你逼得太紧。为了表示歉意,妈要为你办一个大的生日宴会。在凤凰大酒店。
  “谢谢妈妈。为什么开那么大呀?”
  “今年的生日不比往年。今年你是从生到死,又从死到生。要好好纪念一回。”
  小兔队的粉丝见面会,在小兔咖啡听召开。粉丝们来的很早,很多,三五成群,城邦结伙,他们的面孔各异,肤色各异,服饰各异,嗓音各异,唯一整齐划一的是,每个人都拿一份新民晚报。门口一个礼仪小姐,分发给每人一份小兔队的《更名启示》。
  粉丝们随便乱坐,放肆地嬉笑,没有规矩,没有礼义,没有秩序。唯一听指挥的是,玲玲一出现,他们都像弹簧一样跳起来。猛烈地鼓掌。女孩子们一窝蜂围上去,拥抱、亲吻、大呼小叫。男生们,掏出照相机,举起手机,聚焦到玲玲身上,快门乱响,闪光灯闪得人们眼花缭乱。粉丝们要求玲玲再现天籁之音。玲玲含泪唱了那首歌。粉丝们鸦鹊无声,有的掩面,有的抽泣,有的流着眼泪笑。一个粉丝喊“要爱情不要金钱!要爱人不要宝马!”有一个粉丝幽默的说“怎么一不小心就回到《五四》时代了。”有点粉丝说“小兔队一定要上2011年的春晚!玲玲的《夜半歌声》一定要上春晚”。
  宋祖英向大家宣布:“小兔队改名《天籁小兔队》,玲玲做主唱”。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
  七嘈乱嚷,乱成一团,围着玲玲,要求签字。
  宋祖英插空向大家喊:“请大家帮忙找玲玲的大海!”
  于是,大家忙着纪录有关大海的信息资料,电话、手机、QQ号码,电子信箱网址,还有相貌特征,口音,爱好……
  有个粉丝说“只要他在QQ上回我一句,我立刻把他抓出来,献给我们的天籁女声!”
  就在众口一词找大海的时候,玲玲妈妈正在接大海的电话。
  “阿姨,我是大海,寻人启示,是你登的?”
  “是啊!你看到了?”玲玲妈说“阿姨惦着你呀!可怜的孩子。一个人,跑什么地方去了?生活可以吗?”
  “蛮好的,谢谢。玲玲好吗?很想她。”
  “我正想告诉你,玲玲蛮好的,情绪稳定多了。我们不是爱她吗?是不?因为爱她,就付出。你付出的太多了,我也付出的太多。孩子,希望你能熬过这一关。慢慢的把她忘掉。”
  “我可以为她牺牲,但我忘不了她。”
  “是啊!这很难,也很苦。但是,我们爱她,我们就得忍耐。她幸福了。我们不就高兴了吗!是不?孩子?”
  “……”
  玲玲的生日宴会在一间豪华酒店举行。这是赵玉玲精心策划的十分周密的十分得体的计划。
  这一间很特别的宴会厅,不在一楼,而在二楼。名字叫“紫苑阁”,里面有两张沙发,三张餐桌。另外还附设有衣帽间,洗手间,小巴台,酒柜,空调,一应俱全。门口设一方桌,上面摆放了文房四宝,和一本精致高雅的签到簿。一位礼义小姐坐在桌后,收礼金、礼品,再送给客人一份小纪念品。一切都那么高尚,那么文化,那么与众不同。
  三桌客人,一桌是亲友,一桌是玲玲的同学、同事,还有粉丝代表。第三桌是婚姻介绍所挑来的客人。
  来的最早的是亲友,拎着打包小裹,都是些俗气的礼品。玲玲的同学们送的都是特别精致的小玩意。有一条项链,项坠是一块6厘米粗带树皮的树枝的横断面。上面写着祝福的话语。大概是自己做的吧。婚姻介绍所的客人来的最晚,也最准时,礼物也最贵重。有一位送的是礼金,一只红绒布袋里装着一张工商行的牡丹卡,另外还有一张贺卡,写着十分暧昧的祝福语。礼金的数目写在贺卡的背后,一万元。另一份也是礼金,是一只很雅致的纸盒子,里面装一张贺卡,一张中国银行的生肖借记卡,金额是一万美元。有几位客人送的是项链、手环之类的饰品。都是成龙配套的,十分精美、时尚,价值都在万元以上。
  有一位胖胖的先生,送了一盒生日蛋糕,笑眯眯的说:“这是不能吃的蛋糕。”
  礼义小姐作出一个迷惑不解的表情。
  胖先生说:“这是黄金和钻石做的,嘿嘿!”
  这时,进来一位秃顶的男人,他说他没有请帖,礼义小姐忙去找到赵玉玲,说:“有位先生没有请帖,他要进来。”
  赵玉玲来到门口,一看,认识。
  “钱先生!多日不见,继续发福啊!那天失约,请多多包涵。”
  “哪里,哪里,都是万不得已的事情。那天,我见到了令爱,她唱歌了。真是一见难忘。我特别钟情令爱,所以,今天,我虽没有得到你的请帖,还是冒昧来了,送给她一份生日礼物。这是一张中国银行的女士专用信用卡,世界通用,你买什么都可以,大到汽车,小到钻戒,每月月底,我配款。”
  “钱先生,太通情达理了,谢谢你的厚礼,玲玲一定喜欢,快请,快请。”
  “我知道,你查了我的资产。那几天,我在大陆的银根是紧了点,不过,银根紧,是生意上的常见病,就像人得感冒一样,过几天就过去了。”
  “多有得罪,万不得已呀!”
  “生意人,就是要这么谨慎。你如果做生意,一定是把好手。”
  紫苑阁里热气腾腾,喜气洋洋,而生日宴会的主角玲玲却在14楼的一个房间里焦急的等电话。赵玉玲租了一间宴会厅,还租来一间客房,留给玲玲化妆换衣服用。粉丝会上,有两个粉丝对她说,“三天之后必有结果”。她已经等了两天了,今天是第三天。妈妈打电话催她下楼,说客人们送的礼物想象不到有多好,多珍贵,多丰富,价值有多高。此时,玲玲因为思念大海心情十分痛苦,等电话叫她急躁不安。她回答妈妈说,她还要等一会才下去。
  “八点半准时开席,还有10分钟,孩子,你快点吧!”妈妈说。
  她要在10分钟之内等来那个电话,心情该有多急。三天来她一直在准备。钱是第一要务。自己积攒了大约5000元,她又向爸爸要钱。木铎问她做什么用。她如实告诉了爸爸:“我找到大海,立刻飞走,再也不回来!”
  木铎打心里不愿意女儿飞出去,但还是“运筹帷幄”凑了5000元。当然,这是对赵玉玲的绝对秘密的行动。
  她把必须带的东西塞在一个小背包里,来开生日宴会也带着。妈妈问她带的什么,她说是在宴会上穿的衣服。
  5分钟过去了,手机还没响。还有5分钟,她必须下去见客人。与他们一一握手,胖乎乎的手,汗津津的手。然后,吹蜡烛,切蛋糕。她心跳的厉害。她仍旧希望在这5分钟内接到那个神秘的电话。接到电话,她就立刻逃走,逃出这个宴会,逃出这些想占有她的男人们。
  手机响了。
  “嘿!玲玲!找到了,你马上下楼,上黄色的轿车。”
  “马上下来!”
  玲玲的心飞了。
  她拎起包,出门,跑向电梯。电梯开门,关门,向下滑动,到底,开门。她跑出酒店,钻进黄色的轿车,绝尘而去。
  赵玉玲的电梯和玲玲的擦肩而过。她走进房间,不见了玲玲,脸上的笑立刻消失。
  她打电话给木铎:“玲玲下去啦?”
  “没有!”
  “坏了!”
  “怎么了?”
  “人没了!”
  这时的赵玉玲突然觉得理屈词穷了。她不知道该对客人们说什么。
  玲玲的汽车在飞。两个粉丝不说话,只是不停的播放王菲的《传奇》。
  玲玲自己在心里唱自己的歌:

  假如不曾与你相遇
  我不会理解世界上还有一个你
  只有你让人回味
  也只你能让我心醉
  假如不曾与你相遇
  我怎能深刻体会到孤独的滋味
  怎么知道什么是快乐什么是彷徨
  什么是思念什么是悲伤
  一起走过的爱情怎么能忘
  只要能偎在你怀里
  哪怕是前面路千里万里
  哪怕一路上皆是风风雨雨
  一定跟随着你
  我不能控制自己去爱你
  情愿把所有都放弃
  有了你就有了我的传奇

  汽车飞出上海市区,驰进奉贤县城,又越过县城,进了一个小镇,在在一所学校门口停下。时间是午夜12点。俩粉丝跳下车,敲开一间有灯光的门。开门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大海。玲玲一个箭步蹿上去,抱住了他。
  玲玲:“你为什么偷着跑了。”
  大海:“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
  玲玲:“你为什么离开我?”
  大海:“你怎么找到我的?”
  玲玲:“你怎么不辞而别?”
  玲玲和大海,反复说着这几句话。
  大海把玲玲拉进屋子。
  俩粉丝溜进汽车,飞奔而去。
  一进屋,玲玲就嚷着肚子饿。
  “我快饿死了!有奶油蛋糕吗?”
  “没有!”
  “有牛奶吗?”
  “没有!”
  “有果汁吗?”
  “没有!”
  “你真穷!穷的什么吃的都没有。”
  “我真穷!真穷!”
  “穷也跟着你。”
  “穷的没饭吃,咋办?”
  玲玲抱住大海:“我要把你吃了!”
  大约是半年以后,大海和玲玲一起回到玲玲的家。
  在客厅里,老木铎把大海和玲玲的手牵到一起,赵玉玲拿一条红丝带把两只手绑在一起。
  “你们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木铎说。
  “爱!远比我预料的要顽强。愿你们的爱情,长长远远。”
  “妈妈爸爸,我和大海约定,明年我的生日那天结婚。”
  赵玉玲话都说不出来了。直是落泪。她自知是那个生日把女儿赶出了家门。
  她把一个包包递给玲玲,说:“这是生日礼物,是你的东西,你拿走!”
  玲玲想了想,接了过来。过后,她把这些东西交给爸爸,嘱咐爸爸务必还给客人,她觉得这些礼物非常可耻。
  “我们结婚的时候,一定请爸妈到我们家来。”玲玲说。
  玲玲的心情,一会漫天阴云,一会又满天阳光。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晚亭 发布于 2010/10/26 10:53:39  
欢迎新朋友来守望沟通交流,文字路上,我们一起来守望,问好!
评论人鲁闽 发布于 2010/11/29 22:48:46  
刚来,不大认识路,所以,到今天才看到你的留言。谢谢你。我们在且听的相遇,现在,我们守望在文字的路上。希望对《思念》发一点感慨。就是交流沟通啊!
评论人晚亭 发布于 2010/12/2 21:01:15  
问候鲁闽。关于这篇小说,还是觉得在情节安排上可以适当做些紧凑处理,人物烘托上可以加大挖掘力度来体现文章的主题。如果有空可以去下面这个连接里看看,是关于小说的。欢迎继续沟通探讨,问好!http://www.sw020.com/swform/dispbbs.asp?BoardID=2&ID=4044&replyID=&skin=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