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基本信息

状态:
位置:现代小说·如歌岁月
作者:求知者
发表:2013/10/20 10:45:42
阅读:12137
等级: ★★★★
编辑按[1351]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选项
正常登录 隐身登录
待续...
母子三人下嫁小宋村(一)
  
  黄河以她的丰厚和凝重滋养着两岸的人民,人们感受着黄河阔达的胸襟。她弯弯曲曲的河道见证着岁月的痕迹,历史的沧桑;那一个个激水而凝结成的巨大旋涡,似手中的画笔,描画着人世间的艰难,记录着让人难以言传的情绪。
  
  我出生在豫东黄河边上的一个小村子里,娘二十岁出头,细高挑身材,平时穿着素净,无论冬棉夏单,都是显得那么合体;脸蛋圆润润的,双眉修长,两眼闪动着爽直的、热乎乎的目光,显得聪敏、惠巧、活泼和刚毅;总是未言先笑,连说话也带着笑,像唱歌似的。我是她第一个孩子,娘没事时总是与我缠绵,呵护着我。但生产队的活太忙,家里的事又多,能顾及我的时间也不是太多。
  
  爹是一个年轻小伙子,暗下里,我听到娘常说爹长得“帅”,嫁给他,是自己上辈子修来的福气。确实,爹上过识字培训班,在生产队当会计。由于不常下地劳动,脸显得白净,再加上他高高的个子,村里村外就显得有了名气,大姑娘小媳妇常有事没事往队部跑,跟爹东一句西一句的找话乱聊。为这事娘跟爹吵过多次,也到队长臭儿(我们这的习俗,孩子生下来,如果家里特别娇惯,就在孩子出生的第二天早上,趁天蒙蒙亮,家人就抱着孩子在家门口等,请见到的第一个人给孩子取名字。队长只他弟兄一个,当年他娘抱着他等到的是一位早起出来捡粪的,所以就被人取名为“臭儿”)家里闹过,请队长撤了爹,让爹随大伙下地干活,让爹改了白净的小脸,变得粗实黑瘦,好让那些找爹瞎聊的女人们断了念想。但臭儿队长说爹就是当会计的那块料,他下不了地,给他把锄头,他根本就不会使,让他锄草,他不把苗锄完了才怪呢。娘没办法,只好像防贼一样放着爹。
  
  娘25岁那年,又给我生了一个弟弟,这一年我才4岁。因我叫森儿,所以爷爷就给弟弟起名叫林儿。全家人都很高兴,爷爷说如果再有一个孙女,会把家里乐翻天。
  
  奶奶走的早,有了林儿弟弟,爷爷就不能下地干活了,家里生活就过得有点紧。生产队的菜园菜种的多,每两天就分一次菜。爹把队里按每家几口人分类,把菜按人口分好。上午或傍晚收工时,每家去一个人,把按人口分好的菜取回家。家里分的菜多,娘每顿饭都炒一大锅,家里虽然粮食分得少,但有菜垫着,爷爷也是每天乐呵呵的,一家人也算过得很快乐。
  
  我6岁那年,在村里小学读书。林儿弟弟蹒跚学步,爷爷每天带着他,给他做了一个小推车,弟弟就每天推着,慢慢悠悠的向前走。娘还是跟着社员们下地给玉米锄草。
  
  一天,队里赶马车的德才叔慌里慌张、满头大汗的跑到我家,“快,快去医院,你儿子被送到公社医院了。”爷爷顾不上问问什么,抱起林儿就往医院赶。当爷爷抱着弟弟喘着粗气,来到爹病床前的时候,爹已经没气了,爹已经死了。爷爷傻愣了,木然的抱着林儿,任由弟弟在怀中挣扎。
  
  臭儿队长挨过来,“叔,今天我让海儿跟德才来公社买化肥,他们买好化肥,赶车回去时,走到半路,车辙里因前几天下大雨存着水,搁浅出不来,三匹马拉着车死拧着往前拽,没成想车被拉翻了,海儿躲闪不及,整车的化肥就压在了他身上,这就,这就------”队长愧疚地跟爷爷说着。“叔,您老放心,海儿是为了大家的事才-----,队里会管您老和孩子的。”当娘赶过来看到爹,一下子蹲坐在地上久久地站不起来,她没有哭,脸色惨白,没有泪水,显得是那么的沉稳和坚毅,她可能是意识到了上面的老人和两个年幼的孩子,想到了今后一家人的担子该如何的挑起来。擎天的柱子没了,但她不能让家里的天就这样塌下来。娘毅然决然的站起来,默默收拾好爹的东西,“队长,我们回家吧,回去我安排海儿的后事。”
  
  在队里的照顾和帮助下,娘安葬了爹的遗体。家里慢慢恢复了平静,但爹在时家里的欢声笑语,现在再也听不到了,娘也显得有点苍老,眼角不知何时增添上了鱼尾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