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基本信息

状态:
位置:现代小说·如歌岁月
作者:求知者
发表:2013/10/20 10:45:42
阅读:12140
等级: ★★★★
编辑按[1351]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选项
正常登录 隐身登录
待续...
母子三人下嫁小宋村(二)
  
  娘从医院回到家里,在大伙和队长的帮助下,将爹安葬了。
  
  我们吃过晚饭,爷爷照看着林儿,妈妈边收拾碗筷边催促我看这几天落下的功课。臭儿队长推门进来,“叔,上午葬了海儿兄弟以后,我们几个队委在一起商量了一下,大伙同意还按你们家四口人分口粮,就当海儿还活着。海儿不在了,年底分帐时,工分不能算了,队里分的所有东西,都多分一些给你们家,布证5尺,香油和肉多分一斤。叔您老看这样行吗?”爷爷搭着队长的话,“臭儿啊,孩子不在了,多分口粮就已经给大伙添麻烦了,布票和香油就不要多给了,免得时间长了,大伙有意见。”“叔,海儿兄弟是为了队里的事走的,没人会有啥说法的,您放心,有闲话时我兜着。”
  
  在队里的照顾和帮助下,我家慢慢恢复了平静。但怎么也听不到爷爷哄弟弟时,往日那爽朗的笑声。娘的腰似乎也不那么直了,眼角也不知何时平添上了鱼尾纹。白天娘为了这个家,还是跟着社员们下地劳动。晚上娘边陪着我写作业,边忙活几口人的衣服针线,我九点前完成作业,按时睡觉。在我睡醒起夜时,娘常常还在忙着。我看不到因爹的不在,娘显出的任何愁绪,她要以她得刚毅坚韧,影响我和林儿弟弟。但多少次,我在睡梦中,听到娘的长吁短叹,听到她在床上的翻来覆去,娘睡不着,一家人的生活需要她安排,队里的工分需要她去挣,一个女人,需要像男人一样,撑起这个家。
  
  就这样在娘的操劳中,我们平静的过了几个月,生活虽然有点紧,但也算过的去。娘也因我的成绩上进,脸上间或露出了点笑容。
  
  那天我放学回家,看到一位穿着鲜亮、嘴角有一颗黑痣的老妇人在床上坐着,跟娘在一起说着话。娘看到我回来,马上催促我去写作业。从这天开始,我家常有这样的人来找娘,爷爷也时常无故发脾气,有一次中午吃饭,竟把饭碗给摔了。娘毫无声息的收拾着,忍受着爷爷大声吆喝。
  
  这天晚上,爷爷去找了队长,很晚才回家。
  
  第二天臭儿队长让娘留在场院看晒着的麦子。娘用木锨翻好一遍,臭儿队长走过来。“秀莲,来,到这阴凉地方歇歇吧。”娘走过去,“队长,刚干了一点活,我不热。”“秀莲啊,海儿走了以后,家里可苦了你了,怎么样?还行吧?”“有啥办法啊,就这么过吧。能把两个孩子养大有点出息,我就知足了。”
  
  臭儿队长点着一根烟,“秀莲,昨晚你公公到我家,我俩唠了好长时间。他也不容易啊。”“是,我知道,我会照顾好他的。”“最近是不是常有媒婆找你啊,叔知道你难,一个女人,养活两个孩子,下地干活、家里那么多事,还要照顾他,多不容易呀。叔说了,如果你有啥想法,就跟我说,叔绝不拦着你的。”“队长,有你和队里帮衬着,我很感激。海儿走了,那些媒婆,又不是我请他们来的,她们要来,我怎么能推出门外啊!我说了,为了两个孩子,为了海儿,我养我我公公一辈子,我要给他养老送终。要说再走一家,我真的没想过,我今晚趁吃饭时,好好跟公公说说,您就放心吧。”
  
  太阳落山,娘还没做好饭。爷爷带着林儿从外面回来,进门把林儿一放,就进了他的屋。摸索了一会,走回堂屋。“秀莲,你先放放,饭等一会在做。”娘停下手,从厨房出来,“爹,饭马上就好了,你有事啊?”“你过来,我放在褥子下面的30尺布票怎么没了?”爷爷劈头就问。“爹,我没拿啊,是不是你放在哪,记错地方了?”“不会,我问森儿了,他说没拿,咱家就这几个人,他没拿,你说是谁拿了?”“爹,我真的没拿,咱家又没扯布做衣服,我拿布票做什么啊?”爷爷听了,抬高声音说:“我咋知道你拿布票做什么?是给孩子他姥姥了吧?”“爹,看你说的,你知道,我很久没回去看我娘了,怎么会把布票给她呀!”“那你就是把布票给了-----”娘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了,“爹,你是咋想的啊?怎么会呀,你怎么会想着,我把布票给别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