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小说故事>胡召

胡召
  作者:timbernerslee 发表:2015/3/9 21:43:18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893
  编辑按:人物形象生动。
  
  记不得从什么时候起,家里经常有个远郊的农村人来访,我父母称呼他“胡召他爹”。他每次来的时候,总是背着一个大背箩,里面装满了山货,还拄着一个古怪的木拐杖。背箩很特别,外面系了一块有圆弧形缺口的木板,背重物时,圆弧卡在后脖子上,两边则压在肩头上,这样做或许比较省力。拐杖的顶端不是像长把伞那样的弧形把手,而是样子像一对牛角的把手。我很好奇,曾经问过他:“胡叔,为什么把手要做成牛角的样子?”他笑咪咪的摸着我的头说:“憨包,我们的拐杖不像城里人那样用来装文明。爬坡的时候,两只手要同时用力拄拐杖,把手做成牛角的样子,两只手才能同时握得住呀。路上累的时候,想休息一下,就用拐杖顶住背箩的底部,减轻了人的负担,牛角形的把手不会把背箩顶破了哟!”
  有时,他会带着几个跟他背一样背箩拄着拐杖的农村人来。从衣着来看,他与同来的人有些差别,他的衣裤没有打补丁,钮扣不是用布条打的那种球形结,而是用发亮的“镍币”加工成的,表明他不是农村里的穷人,这些人是他雇来的劳力。当放下了货物,在天井里面码放好以后,他会给每人一个“半开“银元,有时候他也会多给一个“毫子”(其价值相当于五分之一个“半开”)。那些劳力把钱装到内衣口袋里以后,就会熟悉的走到水缸前,舀一瓢凉水,咕噜咕噜的一饮而尽,然后说声“走了",便转身回家去了。
  他们来的时候一般都是早上,劳力们走后,胡叔自己把货物分批送到他的客户家。也许客户招待他吃中午饭,中午他从不在我家用餐。但是晚上一定在我家吃饭。每次他来,晚饭的餐桌上会多些荤菜,饭前父亲会拿两个”毫子“给我,要我去打酒,他们倆总要小酌一番。
  饭后,他们就到书房里喝茶叙话,有时候我也进去听他们聊天。又一次,我听父亲问他:“胡召该高中毕业了吧?“胡叔说:"本来今年夏天毕业,前不久他的同学告诉我,胡召要去参加游击队。我急了,连夜赶到学校,把他骗回家,匆忙给他找了个媳妇,把他牢牢拴在家里。”他叹了口气以后接着说:“唉!本来想让他好好念书,将来读个大学,给我们胡家光宗耀祖。如今,怕他被打死在战场上,断了我胡家的香火。只得这样做了。”紧接着,他好像遗漏了什么似的,补充说:“李三哥,由于婚事办得仓促,没有请你来做客,对不起了!”我父亲排行第三,他的朋友称呼他为“李三哥”。
  解放以后,有一段时间不见胡叔来我家了。一天晚上,他突然到访,肩上挎着一个小背箩。和父亲见面后,他也不客气,说:“李三哥,我还没有吃饭,随便给我弄点吃的,冷饭也行!”母亲到厨房给他炒了一大钵鸡蛋饭。胡叔虽然是个农村人,而且自己也干苦力活,尽管饭量很大,但是从来都不会失态或是显露出半点穷酸样。可是,这一次不同了,不是把饭盛到小碗里吃,直接端起大饭钵便狼吞虎咽的一扫而空。看到这情景,母亲说:“我再给你炒一碗!”他说:“谢谢了!饱了!”然后急冲冲的说:“李三哥、李三嫂,农村土改,土地被没收了。以往收的租子本来就很少,如今不仅没有土地自己种,更不许外出做生意,揭不开锅了。今天来是希望李三哥买了我这根象牙烟锅。”说着,他从小背箩里拿出了一根近两尺长的烟锅。象牙烟杆已经泛黄,一头是银质的鹰嘴样烟斗,一头是绿色的玉石烟嘴。他接着说:“李三哥,这是祖辈传下来的东西,要是还有点办法,我不会把它卖掉,你给我20万元吧。”当时的一万元就是后来的一块钱,可以买十斤大米。我父亲说:“胡召他爹,我们是朋友,我怎么能乘人之危,廉价买你家的传家宝呢!如今我也很困难,先拿五万回家应一下急,烟锅你也带回去。”说着,父亲从他房间里拿来了五万元,递给了他。他也不谦让,把钱装进衣兜里,便要离开。父亲急忙把装着烟锅的背箩递给他,并说:"天色已经很晚了,住一个晚上,明天再走!“他说:“李三哥,东西先放在你这里,我以后再来处理,我必须连夜赶回去。”说完,便径直走向大门,父亲陪他走了出去。
  没隔多久的一个早上,那天应该是星期天,因为我没有去上学,正在天井里嬉戏。突然有人在天井边大声呼叫:"哪个是李三?!”我回头一看,两个彪形大汉手持木棒,押着一个干瘦的年轻人。此人脚后跟不能着地,双腿弯曲,垫着脚尖站着。父亲听见有人大声呼他的绰号,便从房间里走出来,说:“我就是,有什么事吗?”其中一个大汉说:“胡召说,他家的金银财宝藏在你们家,我们押着他来取。”虽然对胡召这个名字十分熟悉,可是那天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瘦弱的年轻读书人,当然也是最后一次。
  父亲转回到他的房间,拿出了那个背箩,递给的大汉们,并十分客气的说:“金银财宝没有,胡召他爹就只把这根象牙烟锅放在我这里。”一个大汉拿起烟锅,仔细端详了一下,便恶狠狠的叫喊:“他说,有很多财宝!”我父亲对着胡召说:"胡召,为什么不叫你爹来呢?”胡召战战兢兢的说:“李三叔,我爹被打死了,我被踩杠子,实在受不了才说财宝藏在您家里。”说着,他艰难的弯下腰,卷起裤腿,在膝盖后面的脚弯处,露出了已经青紫的踩杠痕迹。这时我才知道他为什么脚后跟不能着地的原因。父亲同情的问:“既然你走不动,为什么不叫你妈来呢?!”他顿时流下了眼泪,说:“我爹死后,我妈就上吊自杀了!李三叔,我也是实在受不了啦,要不是娃娃太小,我也自杀了!”
  我不知道父亲那时的思绪和感受,他转身回到了他的房间,拿出了四万元钱,两万元块给了胡召,两万元分给了大汉们,并说:“胡召他爹是我的朋友,他爹害了他,要不是把他骗回家娶媳妇,他早就投奔游击队了,如今也会是解放军的干部……”父亲的话还未说完,只见胡召“咕咚”一下跪倒在地上,凄惨的说道:“李三叔,对不起了!如果有来生,我会报答的!”说着,他把双手爬在地上,用脑门对着地面连撞三下,所有在场的人都被他的举动惊呆了。父亲可能也被弄得不知所措,立刻对着我大声喊:“还不赶紧把胡召哥哥扶起来!”我急忙去扶胡召。其实,那时我只是一个十岁大的娃娃,哪有那么大的力气把他扶起来,只能尽力而为。在扶他的时候,我感觉到他是在艰难的挣扎,而且全身在颤抖。
  或许是内心有愧,或许是想拿到更多的财宝已无望,也可能是多少拿到了一点财宝可以回去交差,还得了一万元的差役费,一个大汉稍微客气的对胡召说:“走,我们回去!”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在惊恐中体味了人世间莫名的情仇爱恨,悲凉的感受到人世间的冷暖,我被眼前的一切所震撼。当他们走出大门以后,我也跟着追出去,只见一个大汉把手中的木棒递给了胡召,给他当拐杖用。不知道他是因为发慈悲还是为了早点赶回家的原因,才这样做。不管什么用意,胡召算是得到了一点让人心酸的善待。
  胡召拄着拐杖艰难的走了几步,不知什么缘故,他猛然回过头来。发现我在后面看着他们,他向我挥挥手,在他那干瘦而又痛苦不堪的脸上,挤出了一丝微笑,朝着我说:“回去吧!”如今回想起来,这哪里是挥手,这分明是一支魔爪,在晃动中揪走了我的幼小灵魂。
  回到家以后,我去到父亲的房间,看见他表情凝重,一言不发的坐在床沿上沉思。隔了一会,他自言自语的说道:”什么世道?!为了夺取根本就不存在的金银财宝,居然打死人、逼死人,残害人。"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