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选项
正常登录 隐身登录
最近浏览的读者

你的位置:首页>散文频道>散记人生>走在雨中的诗人

走在雨中的诗人
  作者:子在川上曰 发表:2018-5-16 9:32:52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206
  编辑按:诗歌是美好的,但创造诗歌的人处境有些酸楚。看着这些文字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时过境迁但愿有所改善,祝愿。
  
  胡言是广东汕头的诗人。第一次见到他,是在2011年烟台国际诗歌节上。他黑黑瘦瘦,戴一副黑框近视眼镜,很文弱书生的样子。而且,一不留神,就流露出很忧郁的眼神,对女孩子很有杀伤力。当时,组委会给我安排了一个三面靠海的大房间,我看到了很多诗人都是几个人住一个房间,就邀请他和我同住了。
  诗歌节期间,我们俩个,还有江西诗人柯寂、河北美女诗人王雷晶、温州美女诗人小羽、湖南美女诗人夏芹姐几个人走在最近,所有的活动基本上都凑在一块儿。晚上,我们去海边乘凉,吹牛,朗诵诗歌。著名诗人陈衍强深情并茂演唱的跑调到了极点的歌曲,和胡言面向大海深情而又虔诚的POSS,成了整个诗歌节的经典镜头。
  胡言在诗歌研讨会上的发言,我印象很深。他说,他是中学的数学老师,他写诗,只是为了在这个疯狂堕落,物欲横流的社会里,能让他的学生们拥有,和保持最后一点诗意和美。
  诗歌节的最后一天晚上,是诗歌朗诵会和文艺晚会。下午,胡言帮助主办方跑前跑后忙个不停。到了晚会开始后,却不见了他的踪影,午夜后才回来了。我问去了哪儿?他说,一个人坐在海边吹风呢。我问,这么晚了,海边都没有灯,你不害怕吗?他没吭声,过了好久,才说,一直都在流泪,没有感觉到害怕。
  当晚,我们聊了很久。他说,他有两个儿子,老婆没有工作。他是他们中学最优秀的数学老师之一,有十多年的教龄。工资却才一千四百块钱,加上补课费和其他补助,总共不足一千八百块,根本不够一家四口人的生活开支,经常要靠老爸老妈的接济,才能勉强过下去。本来,老婆是反对他参加这次诗歌节的。犹豫再三之后,他还是过来了。一路上,坐最便宜的硬座,吃最便宜的盒饭。明天,还要在火车上颠簸四十多个小时,才能回家。只是花掉了这么多钱,不知道回家后,要怎样节衣缩食才能把日子过下去?
  第二天一早,他和夏芹姐先走了。我和柯寂、小羽去蓬莱玩了一整天,第三天上午才坐飞机返回深圳。路上,接到胡言和夏芹姐的电话,他们两个跟我说着说着就都哭起来了。
    
  回到深圳后,我们经常联系,聊天,吹牛,只是很少聊诗歌。一次,他给我打电话,说最近肉价上涨得太厉害,老婆都有两个月没给两个宝贝儿子买肉吃了。我的眼泪立马就涌出来了,好半天不敢说话。放下电话后,我的心情很是压抑,就写了一首诗《关于热》:
  “空调还是二十四小时开着。
  老人说,现在正是秋老虎,
  过几天后,就真正的凉了。
  
  楼市好像凉了一点,
  股市正飞舞着雪花,只是
  物价还是过热,高烧不退。
  刚发的工资,经过菜市场,
  步行街,转过弯,就没有了。
  
  一个汕头诗人在电话里说:
  一个月没有给儿子买肉吃了,
  猪肉比中学的老师值钱多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他在小羽的QQ群里,告诉我,其实,他的工资同学校里的其他老师相比,还是算比较高的,很多老师甚至更低。由于日子实在是过不下去了,附近几所学校的老师就在周末不上课的时候,相约去了教育局。在教育局过廊里jing&坐,要求增加工资,最起码也要同工同酬,跟邻县的几所中学老师的待遇差不多。后来,主管教育的官员来了,给他们训话,说:你们既然选择了教师这个光荣而又伟大的职业,就要有忍受长期清贫的思想准备,不要存在升官发财的幻想。然后,又威&胁他们,要求他们在三十分钟之内退场,否则就立马抓起来,开除公职,并处以刑&事拘&留。他们就只好都回家了。
  这次聊天后,由于我们的对话里面有jing&坐示&wei等字样,小羽的QQ群第二天就被查&封了。而他的工资依然还是那么多,一分钱也没上涨。后来,我们又在电话里聊过好几次,我劝他来深圳打工。深圳教师的工资基本上是他现在工资的五倍到十倍左右。他却犹豫了起来,说不愿意放弃教师这个职业,不愿意和儿子老婆分开,担心过来后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担心他们母子三人的生活没有着落。
    
  去年年底,柯寂来深圳工作了。今年四月份,胡言有事经过深圳,顺道过来看望我们。我们三个人又在一起痛快地喝酒了,胡言说,由于撤并了很多学校,他们一个班级,竟然有八十多个学生。上课的时候,老师要举着大喇叭讲课,后面的学生才能听得清楚。他又说,老婆为了贴补家用,进了很多衣服,走村串户的卖,每个月都能赚一点。
  后来,他又兴奋地告诉我们,只要是他教学的班级,每次统考,数学成绩一定排在前面。由于工资一直不涨,为了能够让儿子有肉吃,他接了相邻两个学校几个班级的数学教学工作。现在,每个月能拿到四千多块钱了。只是人太累,每个星期要上二十八节课。每天晚上回家,嗓子都嘶哑了,一句话都不想跟老婆说。
  这让我和柯寂大吃一惊,一周二十八节课,太恐怖了。这必须是要从早晨一直上到晚上才能完成的事情,何况还有那么多的作业和试卷要批改,这哪是他那羸弱的身子能够承受的事情呀?
  他安慰我们道:“不要紧,我是男人,多吃点苦是理所应当的。况且,我喜欢教师这个神圣的职业。我一直是把数学当做诗歌来讲的。所以,我的数学课,不呆板,不抽象,学生们爱听,他们学得也不错,成绩也好。我呢,也就一直幸福着。何况,虽然我现在很苦很累,是因为我还行走在雨中。对于生活来说,总还是有天晴的时候。”
    
  今天下午,收到美女诗人美眉快递过来的《2012年新诗大典》。随意地打开,刚好就看到了胡言的诗歌《走在雨中》,这才记起,今天也是胡言的生日。就让他的这首诗作为我这篇文字的结束语吧,愿他早日走出雨季,清贫地写诗,阳光灿烂地生活。
  “未及合拢手心春意阑珊
  天空哭黑了眼圈
  泪水绵绵落地成一川鸟啼花怨
  
  梅子熟时是谁忘记撑伞?
  任淫雨在眼角蜿蜒
  作道道鱼尾纹曲折的视线
  
  脱了缰泛黄的影像奔腾入雨巷
  在残垣断壁上回旋细数沧桑
  新苔绿斑斑掩饰不住一道道暗伤
  于裂缝深处悄悄发炎溃烂
  
  一夜恍若隔世墙回首几堪?
  走吧!别在伤感诗行里流连忘返
  只身径直走向遗忘尽管步履蹒跚
  任背后一蓑烟雨自惆怅沦陷”
  
分享:
责任编辑:然野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0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