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散文频道>散记人生>老张的幸福生活

老张的幸福生活
  作者:时光微雨 发表:2018-6-16 13:09:25 等级:4 状态: 阅读:454
  编辑按:孩子不知父母恩,说来都是一把辛酸泪。虽然结尾赋予了一个美好结局,却依然留有让读者思考的空间,不错。欣赏。
  
  老张是我们小区门口开粮店的,每天早上上班路过粮店,就看见他在铺子里压面条。门是玻璃门,从外面看得一清二楚,老张就站在机器前,一直不停用手收拾着那些宽的、窄的面条,他身上那件白工作服,和面粉一个色,头发上,脸上,胡子上,眉毛上,都挂了一层白,好像他身子一动,那粉也跟着往下掉。
  他那个粮店,算半个副食店了,米、面、油、鸡蛋、各种调料、熟食什么齐全的很。我刚搬到小区的时候,和他不熟,每天下班在他这里顺便买点吃食,倒很方便。
  有一次买东西他问我:“你是不是老师”?我说:“不是”。
  他说,住在我们小区的不是研究生就是博士,知识分子有文化,礼貌斯文的很。他说的时候眼神充满了羡慕。却又忽然变了腔调,拉长声音:“你们知识分子也有小气的人,有的人买鸡蛋,一次才买两三个,不像过日子的人”。他看不惯这样的人,他的眼睛特别大,看人的时候瞪着像个铜铃,眉毛又黑又粗,随着他说话的节奏一跳一跳,说完嘴还撇了一下。我说那是不浪费,吃完再买,是会过日子。他眼珠子盯着我看了一下,然后说:“你是老师,你说的都对!”我说:“我不是老师。”他就咧嘴笑,他定义我是老师,我也懒得纠正,由他去吧。
  我有一次买馄饨皮,就买了两元钱的,大概也就三十个。他还是嘴一撇说:“你家吃猫食呀,这么几个够谁吃?”接着又说:“你看我一次吃多少?”他那会儿正抱着个瓷碗吃饭呢,包的馄饨香喷喷的,闻着一股大葱肉馅味。我看那个碗应该叫盆,赶得上我家小菜盆了,就说:“有五十个馄饨吧。”他说:“六十个,这是第二碗。”看起来很得意的样子,“我一次饭量,顶得上你一个星期的吧。”我好奇的问他:“你一次吃这么多,肠胃不撑吗?”他说:“吃完饭晚上要做一百多个俯卧撑。”我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看他的块头,膀大腰圆的,很结实。他又说,他是劳动人民,是下苦的命,每天除了压面,还要给附近的餐馆送面,周边的一些大学,好几千人吃饭,面条都是他送的,辛苦得很。他说要把身体吃好锻炼好,才能挣钱养家。虽然这么说,我还是觉得他吃得太多了,尤其是晚上,会不消化。听他唠叨了一会儿,他说起自家的儿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儿子将来能考个好大学。
  老张的儿子叫小龙,是个高中生,我有时会在面条铺前看到,瘦瘦高高的,嘴唇下面有点毛茸茸的小黑胡,青春期发育的孩子,说话有点哑,正在变声。偶尔看见他在摊子上,总是手机不离玩游戏,顾客买东西,他有一搭没一搭。我有时候会在街上碰见他,他穿着校服,过马路也不看车,边走边看手机,因为长得瘦,背有点驼,可能总低头看手机的缘故,腰看起来像个弓形,脖子又长又细,偏偏顶了个大头,脸上一双大眼睛像极了老张。有时候我下班回来晚,他家的面铺早关门了,他也会在卷闸门旁边,借着路灯的光,在那里站着打游戏。我真替老张发愁,这样的孩子怎么会考上大学?他的妈妈,面条铺老板娘,总是长吁短叹,总说儿子学习成绩不好,回家也不写作业,只知道玩手机,他们没收了手机,他就闹不去上学。老张疼爱儿子,舍不得打骂,小龙不好好上学,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老板娘五十多岁,头发是那种小发廊染出的颜色,有点酒红,看起来有点干枯,皮肤油油的,肤色有点发黄,说话地方口音,五官还好,脸上有岁月留下的痕迹,年轻的时候应该也好看。老板娘很能干,做了一手好熟食,调料放的好,经常在铺子前卖自家卤肉,不肥不腻。小区里过来过去的人都买,他们自家也吃,干净、味道好,大家也吃的放心。冬天的时候,老板娘总在铺子里做饭,一个大锅里炒着葱爆羊肉,另一个锅里下着面条。儿子,老公,一家人围着炉子吃饭,路过的人闻得见香味,也眼馋。他家吃饭都是大碗,老张是盆,吃饭呼噜呼噜的带着响声,那会儿正在饭点上,这样一个场景,也觉得幸福不过一碗热面条吧。
  老张还有个姑娘,二十多岁。我刚搬到小区的时候,她那年考大学,上了三本,在青岛上学。姑娘放假的时候,就帮父母看摊子。在青岛上了几年学,比以前洋气多了,不过用的化妆品也是粗劣的,看脸上打的粉和嘴上的口红就知道了。年轻怎么打扮都好看,即使裹一件破衣烂衫,也挡不住青春逼人。老板娘说托人花了不少钱,给姑娘找了个在机场做地勤的工作。老张就是想将来姑娘找个好姑爷,不要像他们这样辛苦就行了。
  夏天的一个下午,三伏天,气温很高天气炎热,街旁的树上叶子都蔫蔫的,地面温度很高,脚底下都是热的,好久没有下雨了,稍一动就一身汗。我打着凉伞走在街道上,真想喝个冷饮。我忽然看见前面老张自行车驮着三袋面粉,应该是去给饭店送货。不过他的自行车有点支撑不住,面粉眼看就要掉下来了,老张穿着汗衫,艳阳下他的车子歪歪斜斜,他的一个手扶了又扶,似乎使不上劲,另一手还要扶着车把,那面粉就要滑下车子,自行车也歪到一边了。我正想上去帮忙,发现前面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人看见老张似乎想要躲闪,迅速藏到一个电线杆后面,观察着老张——那是小龙。我顾不上叫小龙,跑到老张跟前想帮他一把,老张却朝我摆手,他索性把车子扔在地上,面粉也倒在地上。老张一头汗,额头上汗津津,站在他跟前,听他呼哧呼哧喘气,他身上散发的热气,就像跟前站了一个小火炉一样。我买了一瓶水,递给他,让他歇歇再弄。他蹲在地上,半天不抬头,满身的汗水,背心全湿了,看着都能拧出水来。那么大个男人,像被霜打了似的,蔫蔫的不吭声。我回头想去看小龙,早已没了踪影。我想老张一定是看见了小龙。
  晚上回到小区,看见老张无精打采在铺子里坐着。他看见我,说:“今天谢谢你了。”我说:“没什么,也没帮什么忙。”他重重叹了口气,说:“想不通孩子养大了,读了这么多书,反而不懂做人的道理了。”我刚想劝慰他,他说:“你知道那小子今天说什么了吗?他说他是学生,他嫌丢人!”老张说的时候,嘴唇微微颤抖,有点气喘,看出来他是气坏了!那时天色有点暗,老张眼神很悲哀,眼圈有点红,像一个壮士丢了魂魄,他不停地自责,埋怨自己没本事,给小龙丢人了。他还说:“还是你们知识分子好呀,我小时候家里穷,没钱读书呀,我这个没文化的大老粗给孩子脸上抹黑呀!我就是想他好好读书,将来不要像我这样窝囊!”看他的样子,就差要捶自己的脑袋了,似乎犯错的是他,而不是小龙。
  我听老板娘说,那天中午,小龙的同桌一个女生刚好就在跟前,小龙是怕她看见,就躲了起来。
  又过了一段时间,下班的时候路过粮店,老张叫我,说小龙让他去参加家长会,再过半年就要高考了,家长会很重要,老师让全体家长必须参加。老张有点发愁的说:“我这个样子,去了是不是给孩子丢人?”老张最近瘦了,脸没以前圆了,眉毛都耷拉下来了。我说,“有什么丢人的,小龙既然叫你去,你就去,孩子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不去反而让他丢人!”
  老张去了,捯饬了一下,没再穿他的压面服,而是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据说开完家长会,爷俩有说有笑回来的。小龙告诉老张,他要参加一个高考培训班,四个月的时间,是封闭式的冲刺复习,学费大概6万左右。老张很痛快的交了学费,在他眼里,只要小龙肯学了,花多少钱他都愿意。
  春节的时候,老张女儿带回来一个男朋友,高高帅帅的,和她都在机场工作,说年内就要办婚礼,老张和媳妇都很满意。小龙在家过完年,就进了“集中营”高考冲刺基地,听说这小子开始发奋突飞猛进了。
  老张是真的瘦了,胃口似乎没有以前好了,每天看他忙忙碌碌的,下班遇到他家吃饭,他也就一碗饭了。老张媳妇有时会念叨:小龙在那个“集中营”不知适应不,平时学校不让回家,她有时候会悄悄跑去看,老张知道就骂她一次,怕她去了影响小龙学习。老张媳妇说,老张想孩子了,有天下午跑去看,但也就在小龙下课的时候远远看到了他的影子,也没敢去打扰孩子。她说,老张是刀子嘴豆腐心,心里比她还惦记着小龙。
  昨天下楼去买面条,看见门是关着的,以为没人,正要离开;可又发现玻璃门里似乎有个人影。我刚要敲门,手在半空中停住了。老张在里面,里面有个桌子供着佛像,桌上有贡品,燃着香,烟色缥缈,似乎通达神灵,老张跪在那里,嘴里念念叨叨的。
  等老张出来,我问他,你们做生意的每天都拜财神爷吗?
  老张说:“你猜对了一半!”
  “那一半呢?”我好奇的问。
  他左右环顾了一下,悄悄说:“这不到一个月就高考了,听说好多家长都去了庙里祈福保佑孩子考上好大学,我这里也离不开人,帮不上孩子啥忙,就悄悄在家里拜拜,给小龙祈祷一下,我每天都要拜的,听说很灵的!”老张说的时候,铜铃般的眼睛放着异彩,眼神是柔和的,眼睛的弧度是向上扬的,这个看起来大大咧咧的男人此刻显得那么虔诚,孤注一掷。
  我顺着他的眼光看向远方,此刻夕阳正好,仿佛一抹金色余晖照在大地上,小龙扬着高考录取通知书兴高采烈的向他跑来。
  
分享:
责任编辑:晚亭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