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诗歌频道>现代诗境>时间碎了 | 琉璃姬小诗整理存档(2008——2019)

时间碎了 | 琉璃姬小诗整理存档(2008——2019)
  作者:琉璃姬 发表:2020/3/22 21:40:42 等级:4 状态: 阅读:219
  编辑按:《陌生人》《整个下午》《借条》《洗刺青》《男人需要女人》等一些诗不错,说得少了,让我品味的就多了,这也符合汉语的耐人寻味。
  
  《多伊河》2010年
  
  鸟兽虫鱼之名,敬畏
  一条河的尸体,静静躺下
  ——延伸至世界深处
  
  
  
  《今天早晨的诗》2008年
  
  不是每一个早晨,都能为今天命名
  
  
  
  《权力》2019年
  
  人是渴望权力
  变异蛤蟆吃掉鲜红女人
  解除手淫术古老禁忌
  
  
  
  《百合》2009年
  
  拂晓,想念一个从未相识的陌生人
  
  
  
  《金牛座》2009年
  
  用一生去解一个二十三点
  牵着左手的梦
  
  错过太阳,错过星星
  
  
  
  《海棠》2009年
  
  每个女孩张开翅膀时
  都有一个不能飞行的男孩
  默默仰望
  
  
  
  《蝴蝶》2008年
  
  在脆弱得美丽的理智前
  
  
  
  《醒在十九点左侧》2012年
  
  杀死香烟的
  是一阵遒劲的风
  ——呼吸,解开夜的帐幔
  
  
  
  《先锋主义》2008年
  
  我不会索求
  我不会被你发现
  我藏有一把生锈的刀
  
  
  
  《年轻人》2009年
  
  你相信我吗
  窗外只有白的墙
  墙会相信我吗
  撕胶布的时候
  
  墙在年轻的时候就死了
  连药也顾不上喝
  我只会滴眼睛
  睁着药水滴眼睛
  
  
  
  《陌生人》2009年
  
  陌生人最适合做朋友
  他不抢着说话
  也从来不沉默
  为了寻找同一种怜悯
  不同索求的陌生人被迫走到一起
  然而每个人是孤立的
  
  
  
  《斯巴达》2009年
  
  一碟禁片,我看到
  300个尚武的斯巴达民族
  
  像狼群因残忍而友爱
  守护着身后的祖国—希腊斯巴达
  那块——
  可以耕种的平原
  
  
  
  《整个下午》2009年
  
  仿佛是遥远的世界
  整个下午,我都坐在图书馆里
  阅读,一语《佛说》
  
  整个下午,我没有说谎
  坐在半米阳光的虔诚中
  不再想,皮囊的事
  
  
  
  《纳西》2009年
  
  纳西,住在清澈的古朴瓦屋
  苍翠群山,相依城廓的河流
  那年雨天,我走过石青色的大研镇
  
  纳西,神秘冰冷的女人
  蒙古人也征服不了你的气质
  ——东巴,古乐,壁画,银饰,雪山
  丽江,天然的神性
  
  纳西,越过金沙江的摩梭之爱
  寻找泸沽湖畔的自由
  
  
  
  《天蓝》2008年
  
  抬起头
  昆明的天,四季的天
  走心蓝
  
  
  
  《英语课,春秋大梦》2008年
  
  我怎么可能不相信有一天
  中文成为世界村的官方语
  我怎么可能不想学习其它语种
  告诉世界
  共和国辉煌
  
  被同桌叫醒的我,对着那些简漏的字母拼写
  茫然,一个也不认识
  
  
  
  《借条》2010年
  
  黑的头发,黑的衣裤,黑的皮鞋
  黑的指甲伸进黑色的包里
  抽出一张白纸来
  
  
  
  《大理》2019年
  
  风吹木楼吱嘎,一眼漫一年
  
  
  
  《睡莲》2019年
  
  美人那么卑鄙
  要一塘荷叶作陪
  
  
  
  《讲一个故事》2012年
  
  悲惨的人懂得时间的寂寞
  悲惨的人一直悲惨着
  
  
  
  《诗集》2019年
  
  书是一棵树的来生
  诗是一个人的来生
  
  
  
  《哐啷》2011年
  
  这是一只普通的杯子
  打碎时,发出两声尖叫
  划破寡言的嘴巴
  
  
  
  《太阳晒不到的地方》2009年
  
  只需要一首忧伤的歌
  就能抵达我们心底发霉的森林
  
  
  
  《意识》2008年
  
  一只杯子决定了我的命运
  杯子的作用在于它是空的
  
  
  
  《老朋友》2010年
  
  还是和去年一样,你还是和以前一样
  爱了这蛇,这厮,这酒
  于人间吞下谜语,浅吟低唱
  
  
  
  《曙光》2019年
  
  黎明将无法承受,隐匿
  一条街道被斩首的悲伤
  
  
  
  《翻译》2012年
  
  在我庆幸人们活在沙漠的两岸
  在我庆幸一排安静的树木脱掉了鞋
  在我庆幸黑夜下的眼皮被译成了太阳
  
  
  
  《悄悄》2010年
  
  一颗樱桃在宇宙跳动
  跳动、跳动
  跳动、跳动、跳动
  跳动、跳动、跳动、跳动
  跳动、跳动、跳动、跳动、跳动
  跳动、跳动、跳动、跳动、跳动、跳动
  
  “扑通”
  
  
  
  《瀑布》2008年
  
  乳房下垂,供游客观赏,拍照
  大山活了几万年,终于开口说话
  谁晓得白发三千丈被众生排挤,推下悬崖
  ——从此江湖,再无高手
  
  
  
  
  《傣族女子》2019年
  
  去往野象谷的路,舌头打结,回味
  一碗薄荷早面,兰草会跳起来
  从老挝边境上跳起来,从聊天框跳出来
  傣人栖息的地方,大金頂,望天树
  撒撇,泡鲁达,火焰山与芭蕉扇
  孔雀踩在长裙,小河淌出水
  菩提路上,遇见一个傣族妹子
  含苞,放开嗓就唱
  一只喜鹊,傍花随柳
  
  
  
  
  《打罗集市》2019年
  
  天地是蒸笼,吻合时
  就要吃肉,点缀上翡翠
  猫眼石,缅甸咖啡,黄玛瑙
  
  已经下锅的边民,穿着
  印有迦尼萨象头神的衬衣
  坐在开水里卖木耳烟
  脖子上热疯的桑拿毛巾
  向我招手
  
  
  
  《罗平》2019年
  
  油菜花,太阳的烟头被踩在脚下
  山坝子矫情,养蜂人睡在千丘田
  要不是人间失色,何苦乱摸山姑娘瘦
  
  《罂粟》2019年
  
  她美得像被拘留过
  姑娘口红,猝死过火
  
  
  
  《童心》2019年
  
  有一年,我和小侄子到山里捡菌子
  他对我说,粉盖蘑菇,是剧毒物
  我问他,这些见识是谁教会你的?
  他说自己被粉蘑菇毒死的
  
  
  
  《搬迁》2019年
  
  我没有收到短信通知,也没有看到
  粘贴告示,工作室楼下自助银行
  已搬迁,一间刚开业女装店铺
  三个塑料模特儿,还没来得及
  穿衣服,赤身裸体站在街上
  ——卖弄风情
  
  
  
  《道士》2019年
  
  物业中心飞来一件道袍,水洗蓝色
  挂在我身后,我没有听见脚步声
  扎丸子头男士伸长脖子,就像
  一只貔貅成精,你见过貔貅走路?
  他开口说:我要交停车费
  
  
  
  《生日祝福》2019年
  
  35岁,人生被撕成两半
  同时被撕成两半的
  还有一页通讯录,黑晕
  来自显幕,一些名字
  躲在亚克力后面被闪电
  ——击中
  
  
  
  《洗刺青》2019年
  
  那几年,一起流着泪的人
  于人世间,杳无音讯
  一个羞耻符号,在墙上擦去
  
  他不能流眼泪,给故人写遗书:
  一起爬上床的女人
  一起淌过血的朋友呐
  我们是一道道疤痕!
  
  
  
  
  《带血腰花》2019年
  
  一盘火爆腰花,血淋淋冒着热气
  端到我面前,我告诉服务员没炒熟
  他回答我,这样吃鲜嫩有营养
  听着瘆人,这让我想起汉尼拔
  今晚起夜,我肯定不敢照镜子
  
  
  
  
  《她说“我才疏学浅”》2019年
  
  一个微博文学女孩,留言喜欢我
  我邀请她和我们一起诗写
  她说“我才疏学浅”
  我说“那你就才疏学浅”
  我不是个谦虚的人,一个人越违心
  他的生命就越厚,我看厌了世界的厚与虚
  只想做一个轻薄写实的“才疏学浅”者
  
  
  《催眠》2019年
  
  
  
  这几年,我想开发人体的新功能
  包括厨艺,健身,禁欲,对强权者
  说不的权利!还有一项,催眠
  我翻阅大量的订阅号,甚至到
  书店检索,在这个过程中
  我被催眠了,方士徐福东渡
  秦始皇到死,也没有等到
  长生不死的仙药
  
  
  
  《海的肚脐》2019年
  
  生活在高原,一生陪伴大陆地
  承受合理挤压,空间之穴中
  深藏着一个卷轴,描绘人世
  藻类,灯鱼,海中悬崖
  
  从淡水湖泊中传来拟声,仿佛
  寒武纪下雨!我常常只能摸摸肚脐
  一个举动只有在洗澡时,水流中
  祖母绿将云南一次又一次
  推入一枚三叶虫的化石中
  
  
  《失眠症》2019年
  
  昼夜交替中疼痛
  悄无声息完成,等同
  新生皮肤总是覆盖
  施以成年人无声的
  ——穿透
  
  
  《吃面条》2019年
  
  多年来,我吃干面时
  有个不好的习惯,娱乐精神
  用筷子将线搅成团,越搅越馋
  等想象力足够大时,就张开嘴
  一口咬下去,坐在对面的女同事
  她目瞪口呆,张着嘴巴
  像两只蛤蟆
  
  很少吃棉花糖,心理缺乏
  ——甜的摄取
  
  
  
  《男人需要女人》2019年
  
  无数个夜晚,星星含苞
  打火机引针穿线,缝颗火星
  香烟喷射,一条蛇张开红
  瞌睡来过,我一个人
  
  女人的蕾,骨朵,蒂,字落一地
  我扫干净,喝干了纯净水
  就过夜
  
  
  
  《垃圾食品》2019年
  
  隔夜的铁,烧红的
  太阳刑典,查找禽类,蛋白质弟弟
  醒醒,该解冻了,洗干净串起来
  穿刺大公德古拉,弗拉德三世
  他也喜欢用木桩杀俘虏
  
  烧熟吗?孜然、辣椒粉、地表
  烟熏火燎在胃里孵化,鸭舌头
  又不能说话,繁殖者沙漠
  刑典释义不明,癌症对落日
  再拉开一罐啤酒,庆祝我又过了
  一整天,没有流泪的日子
  
  
  
  《黑色康乃馨》2019年
  
  安娜.查维斯,母亲节的发起人
  终其一生,没有做过母亲
  黑白照片,人生触礁感粘连
  残骸如同女巫,耗尽一生
  卷入弃婴战争,字母M
  “康乃馨不会垂下花瓣
  而是从花心紧紧拥抱它们直到死去”
  
  美国默剧!修辞过雄蕊后世界
  用一根吸管,吸吮走回子宫
  峡谷挤出来江河
  
  
  
  《割橡胶》2019年
  
  一棵老橡树
  滴着白色的血
  盛满半个椰子壳
  粘稠,拉丝
  粘在脚底,车底
  粘在枕头梦里
  也粘在火箭,悍马,坦克
  防毒面具,手术刀
  和一条输送
  鲜红的脉管里
  
  
  《凉拌鱼腥草》2019年
  
  香菜搂着连衣裙
  辣椒可怎么办
  她可剥了一层红皮
  闷在酱油与醋里
  黄瓜多残忍,任筷头戳
  水牛朵颐,躲在
  折耳根的草舍
  草根咳嗽,草根清热
  草根解毒,草根体寒,消燥气
  
  
  《夜店》2008年
  
  我听见,无酒不欢
  我们身体里
  女人们淫荡的笑
  炸药,洋火,强盗
  DJ用一张最差劲的碟片
  决定我们应该前往森林还是巢穴
  
  
  《蝗虫》2008年
  
  蝗虫,冻死了不会有人哭
  嘘,想去吃掉一些人,也会成为
  被宰掉的某个目标
  自从你成年以后,没有饿死的人都想吃掉你
  或是,一生中最恨的人
  
  
  《嘴唇是一双眼睛》2010年
  
  无心!
  
  
  
  
  《酒》2019年
  
  
  舌尖甘甜的瞬间,往往如临深渊
  
  
  
  
  《大理》2019年
  
  风吹木楼吱嘎
  一眼漫了一年
  
  
  
  《哐啷》2010年
  
  这是一只普通的杯子
  打碎时,发出两声尖叫
  划破寡言的嘴巴
  
  
  《双子座》2008年
  
  温度,在烛火中燃出了膏脂
  膏脂,在反复堆积中失去了温度
  
  
  《天蝎座》2008年
  
  唇,我隐匿着黑夜
  
  
  《借条》2010年
  
  黑的头发,黑的衣裤,黑的皮鞋
  黑的指甲伸进黑色的包里
  抽出一张白纸来
  
  
  《懒汉》2008年
  
  一只猫一动不动,坐在太阳下
  打着哈欠,用胡子卖唱
  在一条买卖时装的女人街上
  
  
  《涂鸦诗》2008年
  
  我的诗涂在墙壁上
  可是墙壁隔阂了我们
  
  
  
  
  《乌鸦一大片滑落的墙壁》2008年
  
  乌鸦一大片滑落的墙壁
  我是墙壁困住了乌鸦
  我是乌鸦扑腾着墙壁
  
  
  《失眠症》2019年
  
  昼夜交替中疼痛
  悄无声息完成,等同
  新生皮肤总是覆盖
  施以成年人无声的
  穿透
  
  
  《半升水看见自己》2008年
  
  我的诗是浮浅的
  我最近想要的调调
  ——如果忽然
  我多么惯用的伎俩
  他们对我多么惯用的伎俩
  喝水熬夜的热带阿
  ——能不能看见自己悲伤
  
  
  《以诗犯境》2008年
  
  太阳悬浮,从吐血后就一直失明
  古老的日子,如古训一般失去了惩戒
  黑暗中我们裸露身体,玩弄器官
  饮弹吞药,点燃没有信仰的火炬
  
  我是传说中的强盗,我是饥渴的匈奴
  要和成人平分天下,攻城掠地
  抢回我们的女人和糖纸
  并向往,诗的城堡
  ——飞扬跋扈的坐骑
  
  
  《白鱼》2008年
  
  混沌未开,何必问天……
  
  五月杀死了屈原,郢都的空气
  ——逼疯了你
  可曾想起湘夫人,殉
  绝望的诗,石沉汨罗江
  《怀沙》做遗书,浪花溅不起涟漪
  
  你要诉说满腔激昂,翻腾磨难
  随尾尾白鱼消失在潮流中
  
  
  
  《太阳花》2009年
  
  贫穷的画匠呵,你只会画画
  我看见你毫不吝啬生命的涂料
  大柄抹上扭曲的星辰
  不,那是太阳
  寂寞得快要开花的太阳
  可是你的生命却没有开花
  只有一次,你选择在发了疯的太阳下
  亲手抹掉生命的葵花
  
  
  《男人和女人》2008年
  
  他们只需要一个帐篷
  抵御寂寞
  
  
  《黑色最沉默的时候》2008年
  
  黑色最沉默的时候
  没有人性
  黑属于闭上眼睛的人
  只字片语都不急于回答
  
  
  《旧眼袋》2008年
  
  包罗万象的是视觉
  切割把你认识的视觉
  和不认识的视觉
  切割成你熟悉的视觉
  要去掉你的眼袋
  去看看这个切割后的世界
  
  
  
  《红河车队》2008年
  
  买一包香烟,像支持一个车队
  纳税人。今天的南蛮没有马帮,大象
  绿衬衫的年轻人脚踏油门
  牦牛奔跑
  
  
  
  《太阳吐血》2010年
  
  时速一百码,父亲让我推到五档
  ——穿梭在黑夜来临之前
  将照亮我眼皮的是古老的太阳,古老的诗歌
  ——古老的黄昏即将笼罩
  
  
  《鲁布革码头》2010年
  
  村寨里的混混,蹲在码头上看热闹
  吹爆头发,半遮面,露出蓝幽幽的
  牛鬼头颅,嘘声,口哨
  ——满嘴黄泥河,欲言又止
  
  
  《布依族》2010年
  
  鲁布革,乌云拥戴你
  敬畏自然者
  不被风吹得稀烂
  
  牛菩萨,拖着农业社会的脚
  朝我走来
  
  
  
  《勐腊街头小贩》2019年
  
  我怀疑,一头走失在
  谜语中的大象
  要闯进酒店的前台
  保持愤怒,掀起梦想
  黑米醋,甘酸水
  交换一条会喷火的古蟒
  
  
  
  《220号界碑》2019年
  
  伸脚跨过去,无人知晓
  像一条阴茎,悄悄进入
  陌不相识的身体里
  像一条琴蛇游进缅甸树林
  缩回来,魂归故里
  
  2019.2.13于打罗
  
  
  《望天树》2019年
  
  你要长到天上
  问问盘古
  为何在这寂无人烟
  的山中
  才能成材
  
  2019.2.13于打罗
  
  
  
  《菠萝蜜》2019年
  
  大树怀胎百年
  结出几个良性肿瘤
  把肉球割下来,渴望
  切开看看,里面是不是
  住了一群幸福的胖子
  
  
  《树蚁》2019年
  
  太阳的搬运工
  义勇军,兄弟们噪起来
  一二三四三二一
  我们把太阳搬空
  
  
  
  
  《乌蒙山下》2019年
  
  蔽日,你砍开死牛腿
  晒成咸,领养大铜的奴隶
  乌云顶在儿女的梦中
  不用金沙江酿酒
  没有朋友的人走投无路
  
  
  《读潘洗尘老师的诗》(修改版2019年)
  
  草地上,新蚂蚱还没有
  长出来,旧的衣裹着
  旧的人还写旧的诗
  
  读着诗,暮色沉下去
  大雁压迫,绝望
  缓缓抬起头,他看见
  天边的太阳泪眼汪汪
  背着一具人间的尸体
  吹着哀号,赶往黑夜
  
  
  《煮面条》2019年
  
  中午十二点,一枚顶针搁在哪
  面馆里吵,找零钱的铁皮盒搁在哪
  用餐高峰期,少年把自己缝进太阳
  滚沸一锅水,重复蒸汽时代
  燃料声呈喷射状
  
  童男子在开水里长大,辍学
  捞,漏,滤,抖,太阳翻下悬崖
  淋过一勺卤水,再抓一把葱花
  厨房剖面可见“碗”
  是个正在长高的“动词”
  
  
  《吃面条》2019年
  
  多年来,我吃干面时
  有个不好的习惯,娱乐精神
  用筷子将线搅成团,越搅越馋
  等想象力足够大时,就张开嘴
  一口咬下去,坐在对面的女同事
  她目瞪口呆,张着嘴巴
  像两只蛤蟆
  
  很少吃棉花糖,心理缺乏
  ——甜的摄取
  
  
  《停电》2019年
  
  我的冰棒,我的安徒生
  绿豆,牛奶,黑咖啡
  擦火,烤鸡,小女孩
  这些都没有,夜空雾蒙蒙的
  刺客吹灯,藏在冰箱里的雪女
  娃娃,百日练成冰刀冰枪
  还没有和我动手
  就已经哭成了泪人
  
  
  
  《娃娃鱼刺身》2018年
  
  有个小女孩,用十几年捏一团硅胶
  比成年人更喜欢钻石,钻石诚实?
  她用手机一边拍照,发微博,一边剥内衣
  小小的月亮,BOOM!乌贼一捏就炸
  噗嗤,自顾捆起开膛破肚,嗜血摇摆
  
  一张,九张!给我吗啡,给我注射
  闪耀的新宗教,黄金便秘,黄金猫池
  宰下嫩芽,拼写转发,舀一勺蛋黄
  忿怒的,按下举报键的中年女人,浸猪笼!
  ——她也想买钻石
  
  
  
  《积木》2012年
  
  妹妹是个小公主,在灯下
  搬着积木盖王国
  我要当小王子,和妹妹住在盖好的王国里
  妹妹说积木里关着爸爸和妈妈
  她要买一包火柴,把他们烧死在里面
  
  
  《魔方》2012年
  
  妈妈说只要把颜色拧在一起,魔方就会打开
  我就能去彩虹岛,找小熊和兔兔
  等爸爸妈妈睡着,我背上书包
  悄悄用刀子锹开了魔方
  
  
  
  
  《摩天轮》2012年
  
  彩虹下面,我悄悄带上狗狗乘坐摩天轮
  牵着狗狗的小手爬云彩,彩虹说我们是好孩子
  幸福的盒子转圈圈,好多哥哥咬姐姐的嘴
  等盒子再爬上云彩,我就把狗狗扔下去
  
  
  
  《旋转木马》2012年
  
  一个人的时候,我就跑到游乐场和木马说话
  木马走了,我就蹲在地上等它
  木马是和姐姐一起死掉的,它们老是回来笑我
  天黑了,我再也找不到和我说话的木马
  
  
  
  《秘密》2012年
  
  婆婆有一只闹钟,准时响起
  闹钟里住着一个婆婆,准时打开门
  闹钟里一定还有个老公公
  在闹钟里偷偷看婆婆
  
  
  
  《盲点》2012年
  
  尽管整个世界都在打仗,
  姐姐还是依偎着高大英俊的先生
  在虚伪的唾沫和欢呼中,走入殿堂
  音乐起,我看见镶嵌在水泥里的姐夫,
  像只丑陋的野兽,努力挣脱着身体
  用长毛的双手撕掉了婚姻的纸
  
  
  
  《尖叫》2012年
  
  次日,她悲伤,她穿上工作服,戴上工牌
  ——贴了条码的青菜
  现在想起来,她笑起来的时候,对方没有表情
  她是新来的,大学毕业,沉默,尴尬
  只有抽屉里的手机,在偷偷喊救命
  
  
  
  《泰国斗鱼》2019年
  
  鱼将军,你的军队呢?
  谁教你五颜六色,脾气暴躁
  尾巴三叉戟,心向着波塞冬
  从湖沼稻田打架,被抓到鱼缸里
  天昏地暗,阿赞钱包里开溜的小子
  
  泰拳手一辈子踏上擂台
  鼓腮,鼓掌,肌肉鳞甲,武士怒目圆睁
  遇上女人的身体线条,理想主义
  鱼呵,独居者暴力美学
  
  
  
  《活着》2009年
  
  太阳受孕于宇宙的冷酷,他的儿子
  ——曾被愚妄的英雄射杀
  
  当鹰的身体承载着飞翔,鹿的鲜血染红了大地,牛马神堕落
  一朵红花,生长在海拔四千米高的蓝空
  
  饥饿的土地,咀嚼过我的骨头
  懦弱的牙齿,曾比衰老更贪婪
  
  只有爱和屈辱提醒我们,有多少灵魂在身体里死去
  一条毛色肮脏的老狗,比我更渴望生殖
  
  
  《早安,贫穷的盘龙江》2009年
  
  
  我的牙膏放在去年十月的报纸上
  皮鞋从得胜桥一直走,背靠天空
  像血一样红的青春阿,碾碎了我的风筝
  稀里哗啦的漱口水,从一辆奥迪车下面
  ——溅起一片盘龙江
  
  《给我耳套,给我粮食》2009年
  
  柜台是我的战壕,客人是我的祖宗
  胖婆娘抓起黑妹子的马尾,喝干心头的羊血
  对长着灰指甲的人打小报告
  ——厨房宰下了我的半只耳朵
  整个早晨,我活在五斗米的深渊
  
  
  《朝廷的武威》2009年
  
  螃蟹根本不想与一堆酸菜为伍
  ——啪答啪答的命运
  走在下班的集市,我的心
  与劳动人民紧紧连在一起
  横冲直撞的城管,抢走了老农的螃蟹
  可是每年八月,狮子的秋天
  ——我都比宋江更渴望被招安
  
  
  《拆房》2012年
  
  唇齿嚼着浓烈的川味,胡茬蘸着饭吃
  来自一群劳动者齿轮转动的消息
  用尽毕生的力气
  钝的锤,钝的骨头
  ——碰,碰,啪……
  半截钢筋从报纸里顶了出来
  
  
  
  《没有理由的存在着》2012年
  
  我相信一阵狂风过后
  总会卷起沙尘和惊吓
  那些微小的动物,低级趣味
  一些汽车,一些虫子
  顺着血管爬进了心脏
  
  
  《鲤鱼》2019年
  
  时隔多年,鲤鱼还待在塘里
  打滚,多么漂亮的鱼阿
  像姐姐滚床单时淌眼泪
  活在深浅处,吞淡水化龙的
  梦想家,我是否该把你
  刺青在皮肤,有朝一日
  带回昆仑山顶
  
  
  
  《朋友圈》2019年
  
  一群老处女口渴了
  用欠费手机拨通深山枯林
  滴,滴,叫桶水....
  又看不起劳动人民
  扛来一只养死的鹰
  
  
  《陌生人2》2012年
  
  如果你陷入了沉默
  或许是因为
  我们只是陌生人
  
  如果我陷入了沉默
  或许是因为
  我们曾是陌生人
  
  
  《时间机器》2011年
  
  你,不能停止两片赭红的嘴唇
  你,瘦的胳膊,瘦的肩膀
  你,不感恩的生命
  你,深蓝色的呼吸
  你,我变成了影子
  
  
  《陌生人》2009年
  
  陌生人最适合做朋友
  他不抢着说话
  也从来不沉默
  为了寻找同一种怜悯
  不同索求的陌生人被迫走到一起
  然而每个人是孤立的
  
  
  《旗帜》2011年
  
  我曾恐惧,老死的亲人
  会在嘎吱作响的门缝里
  偷窥着你的一切,饱暖,做爱,危言
  记录在案,娱乐至死
  成为一个受人关注的流氓,隐隐于市
  
  
  《等电梯》2019年
  
  大厦里的宗教仪式,带有惩戒性
  三十多年来,我身边常常陪伴着
  不能开口说话的哑巴
  
  他们从人世间涌出或是涌进来
  他们从云层里蹿上或是蹿下来
  世界也曾对我敞开过一扇门
  风却吝啬掰开我的侧面
  把一把桂花洒进来
  
  
  《森林》2012年
  
  雨一直下到深夜,时间是禁止的
  在记忆中的那些孩子,和我死去的狗
  整晚都让我不安,无法入睡
  屏住呼吸去忍受一条牛仔裤的悲伤
  我曾渴望一个亲切的声音
  ——像是从墙壁里发出的
  
  
  《玛瑙》2011年
  
  烟灰色的公司里,魏武挥鞭
  有时候,我听见身体的零件
  在这个卑鄙的城市
  超负荷运转,卡死
  如恒星之死,腥气
  
  
  《僵尸》2012年
  
  人近中年,热血在腔子里干涸,堵塞
  面对他人感到恐惧,孤独
  枪炮打响了星星的贫瘠,要是
  鱼刺卡住喉管
  在那些盲目自大的命运面前,谦卑
  顺从的像一只
  像一只什么呢
  
  
  
分享:
责任编辑:倩理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