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诗歌频道>现代诗境>涂鸦诗组 | 星期八

涂鸦诗组 | 星期八
  作者:琉璃姬 发表:2020/6/9 13:08:28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248
  编辑按:诗的价值在于发现。

  《虚构文学》
  ——悼李文亮
  
  疫情结束时
  他出门了
  他失业了
  他去世了
  他与我同在
  他是虚构出来
  在诗歌或者
  载入史册中
  查无此人
  
  《疫情下的众生》
  
  人民日报发了
  一条新闻
  重庆一位87岁老人
  捐出了她毕生积蓄
  20万元
  
  老人说:国家有难
  我不能做旁观者
  从疫情爆发开始
  隔一段时间
  就有正面典型
  
  有工资1、2000块
  家徒四壁的环卫工
  捐出5年积蓄
  也有老人捐钱之后
  卡里只剩下10几元
  
  撰写报道的人
  泪湿眼眶
  在新闻滚动播放
  看到新闻的人
  痛哭流涕
  聚光灯给老人
  瞬间荣光
  
  疫情过后,老人依旧
  住在糊满废旧日历
  几平米屋子里
  省吃俭用
  至于他们之后怎么过
  再没有宣传
  
  《天方夜谭》
  
  一粒种子,全无生命特征
  不是杰克*那一粒,漫无目的
  进行恐惧栽培,它存在只是遗传
  刮风,劫持,如恶灵,津津乐道
  嚼碎古老的口腔,欺骗人体与单细胞
  它有造物者的DNA,变化无穷,畅通无阻
  亿年刻度,带着恐龙的绝望繁殖幽灵
  
  它的生命不是人类定义的生命
  它的思想不是人类定义的思想
  比蝼蚁微小,比暴力终极,无所谓道德
  不吃不喝,不朽不灭,涵盖人类所不能理解
  的方法与犯罪,投宿于旷野中的独木或肉身
  它不听取真实或者虚假回音,以媒体为仆裙
  它的存在已超越巨人与豌豆,复制万物共享
  在鸟的胃里睡觉,在熊的肺里祷告,写下遗嘱
  在难民的飞沫与血管中,重重的关上门
  
  *格林童话《杰克与豌豆》
  《惊蛰》
  ——致敬李不嫁老师
  
  这世上总有一些人
  像被翻过的泥土
  埋过蝼蚁,根茎,骨架
  
  我知道,死去的人不会太久
  蹲在太平中咳嗽,哮喘,哑口
  连同我们死去的狗,也不能
  从土层被翻出来,带我们回家
  
  蔬菜,春天,花朵这些
  永恒的理想,会不会让我们
  忘记血浆,为成为百足的疆土
  保存永恒的眼泪与缄默
  
  《冰糖橙》
  年龄是一个秘密,揽入怀中
  有没有不遭遇十字切的可能
  露出男人皮囊,女人内脏
  
  这不是一个隐喻
  外星人,看不见了——
  
  《我的声音》
  
  最近,我在夜里读诗
  读我写过的诗
  录制在App分享
  她们说,我的声音
  虚弱,颓废,悲哀
  需要服用一瓶阿莫西林
  
  我学不会正确的播音
  也不会拥有鹦鹉的声线
  三十多年,刀剑很难从身体里
  被拔出来,追逐幽灵砍倒落日
  乌鸦之鼓,孔雀歇斯
  
  只有一次,非叔留言
  我回复他,那是我的声音
  我发出了声音,我终于发出
  我们的声音——
  
  《在人民东路晒太阳》
  
  我和他在人民东路吃过早餐
  取下口罩,踩趴下一个刻录
  在21世纪的烟头
  
  他曾经是世上最孤独的人
  之一,他看见了庞然巨物背面
  他相信那是一个活动开关
  
  《八零后》
  
  孤独是否是世界刻意安排
  给我们的礼物?拆开时
  我们失望了——
  
  《微观世界》
  
  我不能说恐怖这件事,比拟
  果实,拇指或将星球剥开
  象剥离,五感与母体
  
  《星期三》*
  
  传说这一天,英灵会拔下羽毛
  为自己写诗,向拉丁语的神申请副词
  模仿灰烬消失,即申请揭示
  他写诗,背景与替身保持一致
  *诗神之日
  
  ▎庚子,春城,素描
  ——“诗到语言为止”
  
  ()海鸥
  在空中
  有些形象是永恒的
  永恒意味着
  被扣出
  不能保留
  
  老昆明人说
  海鸥的头变黑
  就要飞离昆明
  
  ()春天
  一座城市皈依春天
  二分之一,浅粉加深粉
  咖啡因减生物碱
  取下口罩?
  
  ()医院
  穿过市中医院
  仿苏式建筑结构内部
  太旧了,走道有炎症
  
  主任褪色,护士仿佛
  要拉丝,比我父亲年长些
  象刚刚,粘粘着器官
  
  ()青春
  东风东路,踩下黑白格键
  飞行阿少年!如今想象
  再留长发,停用扫码,登记
  签字,检测,体温36.7℃
  我要活到不惑之年——
  
  《一包红塔山》
  
  男人们聊起香烟,就像攀比
  别在肺叶的勋章——
  射满弹孔,烤黄烧焦
  独立战争,历经磨难
  虽败犹荣,伤肺护心
  拉帮结派,不卑不亢
  
  中学时我就开始吸烟
  点起煤气灶“砰”地轰出
  一个祝融或者王爷,父母
  不在场,555,玉溪,小熊猫
  大魔王藏着万花筒,在一罐
  父亲的烟筒里,找到一支红塔山
  老牌望眼镜,海军上将发现了
  新大陆,秃鹫叼走鞋底婴儿
  冲进乌云发出一阵轰轰烈烈
  咳嗽,没有人说你长大——
  
  懂事太晚,美洲土著凭借嚼
  口香糖的天赋,升级为印第安人
  直到点燃火焰,使人体完全充满
  烟雾,从鼻孔和嘴巴淌出泥石流
  新人种诞生,未命名就被——
  火枪击败,嘲笑声在克里米亚
  战场传播,那些帝国士兵恼羞
  成怒,用骆驼运,肩膀扛
  太阳晒,航海家把干尸用纸
  卷起来,从16世纪传入中国
  
  84mm烤烟型,烟碱量1.0mg
  焦油量10mg,一氧化碳11mg
  嗷嗷,老干部的经典1956
  冒烟的民工已经建造出一座
  空中花园,足够了——
  文笔山上元代始建的白塔山
  在清代道光十九年重建
  (公元1839年)
  1958年他们将白塔涂为红色
  更名为红塔山通往中国
  第一名,成为一支省队
  国际的,东南亚文化或者荣誉
  
  想得太多,至今剥开烟盒,抽出
  一根男人,我沉默不语,20发
  子弹,走到哪里都是一条好汉*
  *吸烟有害健康,戒烟有益健康
  
  《星期八》*
  
  我去两条河流生下巴比伦
  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活着
  时间的胸腔,皆无法揣度
  永生者人心流血而亡——
  
  我摸过的肋骨,仅仅是排骨
  高尚的拔出,会戳破人形
  拒绝给我挡风的酒,余音绕梁
  拒绝集体濒死体验倾向——
  蒙上排他性咒语身而文明或窗
  
  究竟要多么恐惧,才能增加
  一个渴望膀胱的容积,撑开
  七神的洪水,最初自由民将
  被月亮选为宗教,罗马与波斯
  不同发条拧满世袭与不同者周期
  *前置或假设,诗呈象知识的心识而非常识
  
  献诗海子|2首旧诗,作为致敬:
  
  1:《春天,十个琉璃姬》
  (2008年《黑暗大枪》长诗第十首)
  春天,十个海子都死了,死在山海关
  阳光明媚,山花浪漫,但他活在了我心里
  一个也不曾死,一刻也不曾离去,嘲笑着野蛮而悲伤
  ——这么长久的沉睡到底是为什么?
  
  春天,十个海子全部复活,围着我唱歌,跳舞
  扯乱不修剪的黑头发,绝尘而去,飞扬着我,飞扬的你
  ——对我说,你被劈开的疼痛在大地弥漫!
  
  春天,十个海子复了仇,集体自杀
  就剩一个,最后一个,和我说话,死亡
  黑夜的儿子一无所有,冷,赶紧点上柴火,再死
  欲罢不能的死,照亮人间,然后死亡
  
  吃的谷子,反胃的诗,他们自己繁殖,从二十年温暖到天亮
  海子,最后一个海子笑着,最后一首诗,写给你
  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PS: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
  和你的心上人,一起走在街上
  ——海子
  我已经看过这个世界的太阳
  残暴,永无休止占有着温暖
  ——琉璃姬
  2《一场雨后,世界脏兮兮的》
  (2017年)
  这些年,那些恐吓我的人渐渐少了
  在染色黑里,一只肺却咳的愈加厉害
  除了心里的一个声音
  除了墙,除了氤氲
  
  龙胆草不属于眉毛,舍子花不属于子宫
  你和我所造成的事实,永远将破碎于冰凉之躯
  蟾蜍十八岁就留了鱼尾纹,能发出残忍的腹语
  这些意境在一场雨后,慢慢成像出真实
  
  他不愿在太阳下对话,关上门,骨头落下最后一个颤
  只有下雨,只有屈辱,只有水熊虫脱水
  烟灰里与世隔绝的人,才会无数次尝试与他人格格不入
  ——避免再遭受尖锐的利害
  
  我们淋了同一场雨,牵牛花受过同一种伤害
  闭上眼睛,在推开同一个世界的窗户时
  ——坚持成为不同的人
  
  A结尾:
  我只想让孩子们看一眼,幸福短暂
  不曾发生青春,快乐会溅出悲伤
  小麦刺痛,死了的根不会生在泥里
  ——继续刨会弄脏你
  
  B结尾:
  废除——
  
分享:
责任编辑:角度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