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诗歌频道>现代诗境>世界没有垮台,糖果还没有停产 | 琉璃姬:大悲帖(6月

世界没有垮台,糖果还没有停产 | 琉璃姬:大悲帖(6月
  作者:琉璃姬 发表:2020/7/3 12:52:26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204
  编辑按:诗意充盈。有些叙述可以简化。

  《唯心论》
  
  一个人在物质中生活得久了
  就像瓶子里的氧气回到凝固
  语言的水受限于两次沸腾,而时间
  的可燃物,并非只剩余变质与斑
  
  我们建造是将物语进行拆解
  在一个叫作心灵(肉眼看不见)
  的器官中重建,使煤炭与盐巴
  呈现物理世界所不能理解的弯曲
  
  当我知道你也开始沉默的时候
  倒不是因为贫穷,也不会感到孤独
  
  
  《糖果骑士》
  
  小时候吃过的零食不多,个子长不高却
  喜欢含着热量奔跑,一家人住在没有糖纸
  与谣言的瓦片下面,未想过长大是成为甜的购买力
  那时的糖果包装也朴素,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创意
  只有几毛钱的想象空间,西瓜泡泡糖,大白兔奶糖
  元宝巧克力,玉米软糖,花生牛轧糖,口哨糖
  市中心百货大楼里能买到小熊软糖,四次元口袋
  里面有十几颗熊孩子(可能是熊孩子最早出处)
  记不清是上海还是国外生产,Q弹,MISS像六感
  太抽象了,二十年后才被普遍接受,生活的形容词
  简单粗暴,一口就能把头咬下来!可乐味,橘子味
  多么像消化系统,广告语也是这么写的,垮掉的一代
  上一代人之后这样评价他们的孩子,仿佛把糖拉成屎
  同样简单粗暴,效果像膨化食品,沙琪玛是满语
  直至苏联解体,世界没有垮台,糖果还没有停产
  咀嚼是天然屏障,如果粘牙孩子们会用手指头
  扣下来,继续放进嘴里吃,不用洗手也不会嫌脏
  
  
  《生如夏花》
  
  题记:我也有一种爱国主义
  
  是的,我们的心灵很糟糕
  盛满了盛世的落叶,多好,像要喷发的岩浆
  我的爱碳化成灰,具象着枯萎与覆盖
  我见过故事中七窍流红的土地,有一些
  老人与小孩他们玩命哄抢着,一旦获准
  进行巨人基因仪式,使这指鹿为马的谎话
  “大行其道的权力与黄金!”
  
  我的父母已老,有时生病不去医院
  我的亲戚与朋友有的已经去世
  也有人终身不婚,不惑之年仍在失业
  我的两位老师都沉默不语——
  他们不肯交出自己
  
  一些人被另一些人折磨至消失殆尽
  科学的淘汰?当自由成为一个危险的
  贬义词,当说出生活的事实形同犯罪
  当正直的人被迫跪下!蜥蜴的心学会
  以爱*国主义耍流氓与诡辩,司法成为
  收割草民的镰刀,像没有完成方程的阿基米德
  即使失去生命,也不能承认与自己无关的
  ——野蛮在国家蔓延
  
  脉搏以微弱的抖动,告诫生命中一切有准备的灾难
  铁与枷锁不施以天生尊卑者!古老的苍穹以恒古的
  光明,闪彻!以宇宙的象形文字告诫傲慢的权力
  生命之所以坚强,是因为对每个人都只剩下一次
  
  
  《大悲帖》(非虚构口语诗)
  
  前几年的理财热,像太阳雀斑
  媒体宣传国家支持P2P发展,支持生二胎
  用牌斗地主的人坐进一台电视机洗牌
  没有其他频道,一个国家所有频道
  都是正能量,股票与基金早已被上一代人玩坏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今天晚上,第五轮去深圳交涉的群友回来了
  有气无力的说,现在的P2P就像打黑除恶
  当年斗地主的人成了地主,理财者成了受害人
  有投资人被逼得割腕自杀,向经侦大楼下跪
  有的家庭已经离异,父母躺在医院没钱支付费用
  不过比起摆摊的热度来,仍然没能引起国家重视
  
  他们接着说,疫情后有大量债务人失联了
  没有钱还给我们,兴许是疫情时死去了
  
  
  《蝴蝶孵化室》
  
  蝴蝶的一生经过卵、幼虫、蛹、成虫
  从雕塑内部否定世界,那具蜕出的壳
  挂在树干,像塔罗牌里抽到一张倒吊人
  重生,相反,圆满,抛弃胜过希腊人的证物
  毛茸茸的小家伙,拖着地球的黑裙子踱步
  化蝶后寿命只剩下一周,没有森林与庭院
  而南北朝被玻璃罩住了,建筑的卵孵化出
  昆虫气味,人类叫作爱情,仿佛这是少女
  唯一的共性,她穿上了妈妈的高跟鞋
  
  
  《夜里的树》
  
  沙,沙,沙——
  多像一个遗憾的频道
  他只能借助想象的肺
  说出人间最黑暗的话
  
  
  《妙玉》
  
  买了盒薄荷型南京香烟
  烟盒上写着曹雪芹给妙玉的判词
  “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
  
  他的心病是天生的,也将一尊
  菩萨摆放在大观园的石头上磕缺
  参悟诗意加重了封建社会烟雾
  槛外之灰,下雪或者抖落的灰
  她可能知道自己在书里
  
  《遗像》
  
  三十年后,诗的肉身垂死
  快拔掉吸氧管,写作不再需要
  肺活量,我记录了以下几件事
  少年时的善良,青年时的俊美
  壮年时的骁勇,中年时的尊严
  老年是件礼物,该掏出棉花
  不至腐坏,散发秃鹫的败味
  
  
  《病句》
  
  终于相信,美好的人努力堕落
  糟糕的人努力活着,我很糟糕
  打翻药瓶时我们看见明显的重瞳
  你想与去世的自己说说话?
  他连记忆与形象也没有
  
  2020.6.19
  
分享:
责任编辑:角度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