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散文频道>散记人生>看雪

看雪
  作者:维荣子 发表:2024/2/15 12:47:17 等级:4 状态: 阅读:60
  编辑按: 青涩婉约的文字,就连文字都显得年轻、浪漫、飘逸。人生允诺可以有,但实现它会有一定的前提,错过了,或许就是“一把伞”。欢迎来到守望文学网,问好,致意!过年好!
    生命中总有些人的遇见是为了告诉你一个道理,爱或者释怀——序
  
  我伸出手接住了缓缓落下的雪,奇怪的是它并没有像我在网络上看到的那样,呈六边形,星形,或者你对我说的“心形”。我将它抬到眼前,有的已经化了,可能是我手心温热的原因。还有少部分呈颗粒状,就像家里炒菜放的盐。我想在我眼睛能放大一千倍的状态下看,它应该有一处结构,像你说的是心形。物质的基粒子层层叠叠的堆叠成物质,可它在我我手中,竟然连一分钟也坚持不了。此刻,我已经二十五岁了,能够独自去到很多地方,能做很多以前做不到的事。虽然如今物质条件还是不怎么富足,但我可以紧紧生活,就可以挤出钱来。像今天这趟旅程,我正站在老君山的山顶,靠着栏杆,看着满天的雪,缓缓的挂满游人的眉尖。远处望去,我身仿佛已经高于世间的一切,就好似远处的山峰,在我目光所及之处,匍匐在我的脚下。还有什么比我高呢?那雪花,那还在空中跳舞的雪花。还有在云层上播撒冬天的雪神,我是为了应你的约定才来老君山看雪的,那么在此刻,理应还有你。
  在我16岁时,我对什么都不以为意。兴许是少时太过叛逆疯狂的原因,这世上又有什么能让我为之侧目呢?我将眼睛闭上,沉沉的睡去。这一睡就睡走了我的青春。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离我而去的,太多不告而别的东西,真的很讨厌。就像十六岁时遇见的你,至今想来,你是什么时候离我而去的呢?我甚至都不舍得对你心生那种讨厌的情绪。听十来十分矛盾,但这偏偏是不必过分解释的事实。有的仅仅是一种茫然之后的坦然,就像我此刻看着我手中的雪。我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同你产生交集,平行线会相交,对我这个理科生来说,是愚蠢的谬论。为什么这样说呢,在我看来,我是如此的无可救药,你是如此的积极乐观。我是如此鄙陋不堪,你是如此的明媚动人。我总说你是一只在仲夏里翩舞的蝴蝶,而我是在暮秋中偶尔嚣鸣的蝉。而你这时总会说,你也是一只蝴蝶,一只花纹繁复的枯叶蝶。我看着你坚定的目光,总会庆幸,亦会躲闪。没办法,我总试图,用我全部的心爱你,可是我是如此的小心翼翼。我总担心我不经意的一句话会使你伤心许久,会害怕读不懂你某些话的言外之意,你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都在我这里细细重演。在我这里,我的一言一行,早已在心中预演万次,不客观的说,我已经给你做出的反应找出了一万种应对方式。可是没办法,弄巧成拙了。我像是个被指控撒谎的匹诺曹,我没撒谎,却红了脸。自诩为爱情诸葛的人,空有锦囊数千,却无一心计应你。
  我们做了几天的恋人?我不知道啊,我不能细算。每当此我总觉得窘迫不堪,我连恋人最基本的陪伴都给不了你。如果是送你礼物,我会精心挑选,以至于不知道选什么好,又是弄巧成拙。我的物质很贫困,至今想来仍旧窘迫。我不断的衡量和你一同出去需要的花费,谨表我爱意的花束,我嫌花店的贵,又嫌我摘的掉价……诸如此般,我备受煎熬。你是如此的温婉和善解人意,时而像蝴蝶,时而像皎月,时而热烈,时而似雪。你在我眼中,早已胜过这世间所有能言语的美丽。
  至今记得一个与你的约定,你说我们去老君山吧,去看雪。我没看过雪,在我的家乡,冬天仅仅是给万物挂上一层霜,然后太阳出来,又全部变成雾气消散掉了。我问你雪有什么好看的,你说同淋雪,共白头。就算我们最终不能在一起,此生也算白头偕老。我仍然记得你说这话时眼里闪着星星,我打趣道,什么白首还需要借助雪来做到?莫不是我的爱情需要他人的认可才算作数?你说你想看雪,你跟我一个地方,你知道雪是什么样的嘛?我都不知道你还知道?你嘟起嘴想了一下,说是“心形”,是爱心的形状,是我爱你的具象。我一时竟不知道如何回答,心里却早已为你这个回答打上满分。那就说好了,我们以后一定要一起去看雪,我会在雪山之巅,用最洁白的雪,做一枝雪簪,为你别在发间,然后牵起你的手,顺带将你拥入怀中,让这漫天的大雪,做我们婚礼的撒花……
  后来,因为经济条件的原因——那时候还是读书啊,哪里来钱去老君山,就没去成。所有浪漫的承诺不过是无法兑现的谎言,一切东西就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我自然不可能为你包圆整个富士山的樱花,你无需记得对我许下的诺言。再后来,你说你感受不到我的爱,我也知道我的爱是如此的绵软无力。你应该是需要热烈的如火的,而不是凉薄如水的。你没说你想要什么,我想我应该明白。就不要互相折磨了吧,是你对我下的最后通牒。我向来是自觉的,接过你递过来的伞,你对我说下雨了你就早点回去吧,这把伞留着做个念想吧。
  我拿起雪簪,对着空气下意识的比划着,想像着你在我身前的大概的位置。不禁哑然失笑,我竟连你多高都忘记了。我再也没有你的消息,不知道你是否也来过老君山,站在我现在的位置,目送着纷舞的飞雪?手上的雪簪已经开始融化,水开始顺着手腕流到袖口里。我将雪簪扔下栏杆,看着它沉入脚下的云气中。此时风雪愈急,我撑起了伞,缓缓下山去。
  
  2023.12.28.夜维荣子
分享:
责任编辑:然野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维荣子 发布于 2024/2/17 21:37:32  
谢谢编辑大大,不过是小伙子的胡言乱语,缺乏章法,经不起推敲。不过初来乍到,凭着年轻人的莽气,还望多多海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