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散文频道>散记人生>我的城下町

我的城下町
——风从窗前走过
  作者:晚亭 发表:2007/12/4 13:14:02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4744
  编辑按:人不论长多大,每个人的心里都存有一个寄托······
    小时侯,最喜欢去的地方,是房前屋后的那些田间地头。

    在那里,拥有一些小生命,一份宁静,就是我最大的满足。如果觉得累了,索性躺在溢满阳光的灌溉渠中,闭上眼睛,听小草庸懒地伸着懒腰,听微风漫游时的无奈,甚至还可以听见季节匆忙变换的脚步声。睁开眼,望见流云偷吻着桃树,渐渐的,渐渐的,桃花羞红了脸,却还一味想掩饰什么,却不曾料到,匆忙中,就将粉红色的花瓣撒满了大地,甚至还映上躺在渠底的我的额头,最后,真的无法知道究竟是桃花红呢,还是脸颊红了?!

    那时候,从来不曾想过灌溉渠的由来。只记得,渠里生长的草,比别的地方要鲜嫩些,油绿些。不知怎的,就养成了在那里躺躺的习惯。现在想来,自己还是颇为顽皮和任性的。但这样的举止,却只能在这渠中,得到充分的宣泄,还有更多的伤悲和难过,也留给了渠,只有它在默默接受。然而,这样一份警醒,却源于一个寒冷冬夜的梦。

    清晰记得,那夜的清冷,如同今夜。梦中,母亲的脸上,挂着和往日一样健朗的笑。望见我,她走上前来,牵过我的手,来到那条从老屋门前经过的柏油路上。接着,母亲甚为骄傲的说,脚下的这条路,是他们怎样从没有路,然后修成路,再到现在铺上柏油。接着,松开紧拉着我的手,独自走到路边的那条我常去的灌溉渠埂上,指着渠,对我说,她还参加了这条渠的修建,甚至还在渠底铺了防渗漏的塑料布呢!然后,我看见母亲的身影慢慢隐去,于是,急忙走上渠埂,我看见,我的母亲,竟然象我儿时一样,横躺在渠底,闭上了眼睛,嘴里呢喃着。我没有听清楚她说些什么,却看见母亲嘴角挂着的笑,那时一种满足而自豪的笑。  

    突然,我发现,母亲的发,什么时候开始,竟然如此花白?!

    此时,不知从哪里来的风,任性地拨弄着母亲满头的白的发,和着渠里绿色的草,一起摇曳着。望着眼前,一片青翠欲滴中点缀的苍白,我一时间楞住了。风和草拂过母亲的脸,却怎样都掩饰不住那张写满幸福和欣喜的她的脸。伫立于风里,我呆滞地望着母亲,看见她仅仅这样一个小小的惬意,就如此开心和满足,我的泪,流了下来。

    后来,风越来越大,我依旧哭泣着。而母亲,安静满足的享受着我的渠,好象完全忘记了已经泪流满面的我。总觉得,那一时刻的风,有意将我哭泣的声音吹送的很远很远,直至将哭声渐渐变成了画外音。而我,直到把自己哭累,哭醒。醒来后,摸着自己泪流满面的脸,才慢慢想起来,母亲是说:真想躺在这里休息,好舒服啊!

    于是,梦醒后的第二年夏天,不论路途的遥远,艰难,毅然选择了回家。不仅仅为了看母亲,还有那条常青于记忆里的渠,梦里充满温馨的渠。父亲惊讶我的回来,当他明白,我执意要去老屋看看的念头,他也无法动摇的时候,更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是啊,父亲说他是五十岁以后才开始念旧,象我这样的年纪就开始念旧,就这般念旧,却让他怎样也想不明白。

    其实,他哪里知道,那条普普通通的灌溉渠,是我远离家乡后,梦想了千遍百遍的温暖怀抱。记忆中,自从有了弟弟和妹妹以后,曾经仅仅只属于我的温暖怀抱----母亲的怀抱,能够容纳我的撒娇或者酣睡的怀抱,好象于一夜之间就消失怠尽了。而那条渠,却从来没有介意我是否长大,是否有坏脾气,只是一味拥抱着我。当我独自躺在它怀里的时候,那种感觉,就象躺在妈妈怀里。它包容了我的好,我的坏,以及母亲能够包容的所有一切!

    终于,立在了真实的渠旁。它,依旧横亘在路边,依旧绿草如茵!一阵细碎的风吹过,我闻到了花的香,草的味,还有母亲的气息。时间好象能够倒流,我看见了母亲年轻时的身影,挥动着锹,一下接着一下,将泥土一点点的挖开,然后,渐渐看见了年幼的渠,慢慢的,渠一点点形成了。然后,春天遗落的种子在渠里发了芽,接着,荒芜的渠中长满了纤细的草。然后看见一个孤单的小孩,走进这条渠里,听着,看着,想着,笑着,偶尔也哭着,然后一点点长大,最后,直到她离开。

    听见风在耳边絮絮叨叨地说着:你还在等什么呀?

    是啊,我还在等什么?不能再等待了,也不能再犹豫了。于是,抛弃了所有的矜持,毅然躺进了渠底,如同儿时的自己......

    直到这时才明白,在心里,它是我记忆的后花园,一个四季常青的花园!!

    时间推移着,环境变化着。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明白,人不论长多大,每个人的心里都存有一个寄托。这个寄托,也许真实存在着,也许是一个代表物。可这样一个寄托,却能让自己的心,在寒冷的时候,能够感觉到温暖,在伤悲的时候,能够有所依托,而
分享:
责任编辑:月色林静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