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小说故事>暖冬

暖冬
  作者:后生 发表:2010/8/13 20:49:11 等级:5 状态: 阅读:1865
  编辑按:真心希望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事情不再发生,将心比心,用诚信温暖中国。
  
  (一)
  雪是选择在年关前的一个傍晚飘起来的,大有兆丰年的意思。
  喻钢铁很自然地在那一个时间段内醒了过来,两年来,这一个习惯他早已经形成,甚至不需要闹钟或工友叫醒他。因为要值晚班,所以他需要提前一个小时起床,吃饱肚子,然后解决掉一些可能会在工作中突然出现的个人问题。当他推开彩钢房门时,一股更像是春的泥土的气息迎面扑来。他知道这是冬天,固然地域已经比邻南方,毕竟是冬日,那么这颇似春的气息,定然只有雪花可赐。于是,这是一个难得的有雪的国度,而此刻,它真的来了,当他抬头望出去时,那么轻盈盈地飘撒着,一如家乡黄土高原上的冬雪,总能给人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譬如现在,雪便十分接近着黄土高原的味道儿,在这个年关前的傍晚,它分明又是携带着年味而来的。想到年味,喻钢铁自然会在上一个年关上停留一阵子。

  (二)
  “哎!你说,咱老板是不是和咱玩猫猫哩?”赵高兴问喻钢铁。
  “这么长时间了,你了解他的为人。”喻钢铁说。
  “谁知道哩!”赵高兴嘬了口烟说:“冯栋梁,你知道,修石榴渠那座大坝,起先还人模狗样的,咱工资一天都不会拖。也是年底,说上面不给拨款,叫咱等几天,可是一等一溜烟,屁股都没拍就刮了。”说这话时,赵高兴显得十分愤怒,突兀地坐了起来。
  “你等着看吧。”喻钢铁掖了掖被角,很快便呼声泛起。
  “嗨,嗨,咋就不能说两句话哩?”赵高兴带着委屈重重地将壮实的身板摔在了床板上,“看着吧!”故乡石碑上的那两行红字一鼓一落地在他的脑海里跳跃,接着他突然莫名地伤感起来,他想到了来京沪高铁前二狗子像是语重心长的教导,就是他一直以来的顾虑,此刻貌似也已经在开始毫无情面地印证了。

  (三)
  某一个没有早霞的日子,喻钢铁和赵高兴从遥远且封闭的一个陕北农村起程,他们背着厚厚的羊皮袄子,带着两张被黑煤窑熏陶过且嵌入煤花、淳朴善良的农人脸蛋,奔着让人浮想联翩的京沪高速铁路而去。一个说到外面看看世界,另一个说还能赚钱。
  “甭去吧!你没看电视上整天价说这个老板欠工钱不给,那个农民工为了讨个说法,大胆地爬上吊塔示威?!没那胯胯,就甭挎那衩衩!到时候你俩想找一个吊塔爬都没路,人家抽着高级香烟的老板的手下,会像赶猪狗一样赶你们走哩!”村里在西安混了两年的二狗子告诫他的同乡,传授他的经验。二狗子还想说些啥告诫的话的,喻钢铁和赵高兴没再听在心上,因为还有另一位邻村的乡党已经去了山东,是他召唤他俩去的。
  三十八个小时的长途颠簸,在喻钢铁和赵高兴的印象中,也只是眼睛一睁一闭的瞬间,他们看到了延安、西安、郑州,看到了宝塔山、古城墙,想起了铜头铁臂的少林寺和尚……一路上走出山沟沟的兴奋带着他们思骋万里。
  第三天上午,喻钢铁和赵高兴来到了中铁十六局三公司的项目部。一堵高墙,偌大的一个牌子,上有显眼的四个词语“人品高尚专业精通作风扎实管理有方”,大有挥斥方遒的韵味儿;崭新的彩钢房,矗立着左一面铁建旗帜,右一面十六局旗帜,居中是鲜艳的五星红旗;清一色衣着的老中青,皮肤黝黑,精气神却十足;搁远处,轰隆隆的机器声,钻机击打着土地,装机挖掘着深度,就连振聋发聩的放炮声,轰响的那一刻也已经向前掘进了可贵的几米……
  喻钢铁始终难以压抑心中的激动,一个劲敲着赵高兴的脑袋说:“咋样?够力量、够气魄吧!”
  其实赵高兴反倒失落起来了,固然他只喝了几滴初中的墨水,但当他第一眼看到项目部高墙上那四个词语时,突然失落到了极点,脑海里萦萦绕绕,故乡村口那一块掉了一角的石碑上同样镌刻着两行红字:治贫先治愚,治愚兴教育。号子一直在耗着,日子却日复一日地勒紧裤带过着。想到这,他像是有远见性地担忧:谁不会喊口号?谁又不是总像别人炫耀——我的女儿最俊俏!他开始回忆二狗子的告诫。现在,赵高兴更觉得他是个见过世面的家伙,所以他的眼睛里有毒,他可以穿透事实的本质,所以他有了某个农民工爬上指天的吊塔威逼欠债老板的壮举。而我们,是否真连一个示威的机缘都难以得到,终究被驱赶猪狗般逐回黄土地……
  “甭把事都往坏处了想,穷不扎根,只要我们实打实地干,总有个云走日出的时候。”听了赵高兴的担忧,喻钢铁还是坚定地说:“人家是个大公司,有制度,有原则,能不给咱那两个钱?再说了,我们要好好干才是。”
  得益于钻煤窑时的爆破经历,也算工作有经验,喻钢铁和赵高兴被分配到滕州隧道,负责隧道掘进爆破工作。喻钢铁一直乐观地埋头苦干,赵高兴反是思绪此起彼伏地矛盾。在赵高兴的睡梦中总会出现一个镜头,如临行前二狗子所说,他在努力找一条可以讨到血汗钱的路子,却总在那么一个无比大的台阶上摔了下来。

  (四)
  这个夜里,赵高兴被欺骗的感觉与时俱进,更在心中肯定着将要归于一如所有,并且,他和喻钢铁失去的并非只有应得的一个月工资,更可能为老板白白干上三五个月,因为现在他们没有钱回家。同时,他们还将失去更重要的东西——尊严,因为他们在举目无情的异域里,他们真的难以靠近高于二层楼的那么一个高度。难道谁敢否定老板不具备两翼生风的本领?谁敢保证老板不会卷着工人们的工资不翼而飞?
  三天过去了,腊月故乡的年味纵是隔着千山万水,还是鬼使神差地蹿到了工地,深深的团圆的情节不约而同地在所有工人的思绪中蔓延开来。正当大伙蠢蠢欲动,准备有所行动时,老板带着一脸和善和内疚召集大伙开会。
  “真是很抱歉,本来说好今天给大伙发工资,让你们回家过个高高兴兴的团圆年,但是因为程序上出了点问题,资金后天才能转过来。我向大伙道歉!”老板真诚地表达了他的歉意。“就等两天,后天,一定把大伙的工资发到手。”说完这话时,老板用征求的眼神看着这一帮淳朴的劳动者。
  人群中开始发出了一些层次不齐的骚乱,有埋怨的,有抗议的,也有批判的。
  “这都已经腊月二十五了,再拖两天火车票都买不到了,我们怎么回?”
  “你先前说就几天,现在又说过几天,到底有没有个准头?”
  赵高兴诚然是忍耐到了极限,与此同时他摔下了狠狠的一句:什么人品高尚、作风扎实?!
  老板诚然有些着急,“真的很抱歉,请大伙相信,我可以丢了自己的饭碗,但绝不会丢掉十六局的牌子。”他想了想说:“这样,如果你们信得过我,就等两天,后天一早我保证把你们的工资发到手。如果你们不放心,我明天就想办法发给你们。”
  第二天下午,部分工人如约领到了工资,回家过年,部分工人留了下来。人群中,有谁留下一条尾巴:这不?今天可以发,为什么还要我们再等几天呢?
  其实他们很清楚,由于工程地质条件极差,为了保证实体工程质量和劳务人员的人身安全,上个月隧道只掘进了二十几米,虽然能够为一部分工人发放工资,但为了保证大伙能同时拿到工资,万不得已才征求大家推迟几天。其实他们又不清楚,中铁十六局在民工工资发放中有铁的纪律,哪怕大山压顶也要保证工人的劳动所得按时足额发放,正因为这样,他们的老板个人向银行贷了高利贷,才得以在大伙不愿推迟几天的情况下,及时发放工资。

  (五)
  赵高兴是一个人提前回乡的,他认为傻不啦几的喻钢铁制定是不能回家过这个团圆年了。
  两天后,喻钢铁和留下来的工友们如约领到了它们的工资,并领到了每人300元的过节费。然而,喻钢铁真遇到了一件让他焦虑不安的事。
  攒动的人群塞满了车站售票大厅,嘈杂的人生中,他连一张站票都没有买到,似乎这一个无情的春运要将他排挤在外乡,过一个相思寂寞的春节了,更别说看到开春故乡的桃花开。他拖着惆怅的身躯回到了项目上,苦度了两个无眠的夜晚。
  老板办事回到项目时,已经是腊月二十八,项目周边喜庆红火的鞭炮声开始陆陆续续燃起了节日的龙头凤羽。
  “这事还用犹豫?”
  隔着坚硬的彩钢房,喻钢铁听到老板的声音,分明他是在训斥着谁。不多时,老板便出现在他的宿舍。
  “老喻,别担心,你坐飞机回去,一年难得回去一次,这个年说什么也让你舒舒心心过。”
  这话着实让喻钢铁听着惊吓,“飞机——得我一个月的工资哩——我——”喻钢铁断断续续地低下了脑袋。
  “你放心,算我的。”老板和善地拍了拍喻钢铁的肩膀,“过了年再来,缺了你炮可就不会响了!”
  宿舍内传来和谐的一对笑声。
  不多时,有人将一张飞机票送到了喻钢铁的手上,那个小伙子的连连“对不起”让喻钢铁的泪婆婆娑娑,即使深冬,没有丁点儿寒意。
  第一次坐长着翅膀的飞机,喻钢铁真有点“魂不守舍”,一路上,他只想对赵高兴说:你真是个糊脑子!你忘了?中秋节的晚上,老板亲自到咱宿舍给咱敬酒;你扭伤了脚,老板二话不说准了你一个星期的假;工友叙有庆儿子考上了大学,老板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资助了2000元。老板和善的笑容陪伴着我们在黑暗的隧道里有说有笑,同甘共苦。下一年我还去。
  ……

  (六)
  “轰-隆——”隧道内传来爆破的声音,怪异地温柔又铿锵。
  喻钢铁收起思绪,理了理行装,走向滕州隧道。这个新年,他和十六局京沪高铁人一起过,尽管隧道内的炮烟还未散尽,他却嗅到了特别的年味儿。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光光 发布于 2011/6/30 9:13:27  
该作品已被守望文学网电子图书《守望者》第二期收录,http://www.sw020.com/swform/dispbbs.asp?boardid=25&Id=9921请大家欣赏!
评论人夜半歌声 发布于 2010/8/14 18:02:51  
人心向背是一切事情成败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