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守望文学网
守望文学网文化论坛文学交流 现代诗人导刊杂志选稿基地守望·小说·现代小说 → [原创]检察院的


  共有1068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原创]检察院的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党项人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47 积分:621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7/3/18 13:46:00
[原创]检察院的  发贴心情 Post By:2017/5/12 17:00:00

“哎、哎、哎,不要那个,不要那个。我这有好的,我这有好的。”站董略带不满地对秘书说边打开跟前的抽屉,拿出一个包装极为精致的茶叶筒。“沏这个,沏这个。您不知道,这是前一向浙江省汪厅长上咱这考察来了,我陪人家转了几天人家给了我一筒筒。这才是真正的杭州明前茶。今天您赶上了就尝尝。领导,我先声明,我这不是行贿您这也不算受贿吧。哈哈,哈哈哈。”站董满面的媚笑连连伸手请元朝:“快坐快坐。唉,您说就我这事,给你们添了多大的麻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来来来,喝点水喝点水。一会饭时咱们再......。”站董顺手从秘书手中接过已经冲好茶叶的一次性纸杯双手递给元朝。 气冲冲从门外进来的元朝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自己一个机关普通干部,不久前还因为自己居住的租赁房漏水找房屋所有部门即以站董为首的美好未来公司。人家不但不管还给元朝上了一帖眼药:到机关领导那里控告元朝利用在机关工作的“领导”身份,压他们解决租赁房顶漏雨维修问题。结果某领导要元朝自己克服困难不要给下属单位找麻烦。元朝无奈只好“自己克服困难”等天晴不下雨积水漏完了与残废的老伴共同把漏进屋子里的水给清除出去。 不料最近雨水特多,这刚没有几天又是大雨又是暴雨的。屋子里又漏成个筛子。看着电视上报道这位领导冒雨检查人民群众防雨情况那位领导顶雨亲自爬上群众漏雨的房顶铺塑料布的感人报道。元朝又拨通了一把手热线。祈求领导夜关心关心自己租赁房漏雨问题。一把手热线听完元朝的情况反映后当即表示你这属公司房就找他们解决!然后给了元朝一个电话要元朝打这个电话即可。元朝按照电话拨过去了,一听接电话的正好是主管公司的处室领导。其实元朝家漏雨的事他是知道的,因为上次公司去机关领导那里控告元朝以“机关领导”身份压他们就是这位处室领导“代表组织”找元朝谈话的。元朝认为这下好办了熟悉情况又是主管嘛。不料人家听了元朝的反映后,懒洋洋地说“这事不好办嘛,人家公司领导和我是平级的嘛,我不好给人家下指示嘛。说了人家也不听嘛。是不是你再找找局长?还是自己克服克服嘛。”元朝赶紧告诉他这回不仅自己的屋子漏雨而且漏到下面的人家了,人家不干找上门来了。“是否请你费点心,因为你是公司的上级主管科室,说话怎么也比我强呀。上次单位找局里胡说我利用局机关干部的‘领导’身份压他们,不就是你代表局领导找我谈的嘛。说明你还是能够管事的嘛。” “那不行那不行,上次我给你谈也是局长要我找的你嘛。好了就这样吧,我还有事忙着呢。”说完人家把电话挂了。 元朝还能说什么呢。那天屋子又漏得不可开交,人家楼下的找上门来了,他只好冒雨再去找公司后勤部门呗。 “现在公司不是没有钱嘛。”打着酒咯、剔着牙的公司后勤金主任这样给元朝说。“再说了我也没有权嘛,想给你们解决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嘛。” “那怎么?你的意思是我得找站董去?” “当然,你找站董最好嘛!”金主任闻听顿时一脸的不高兴挥了挥手就算把元朝请出去了。心中发怒但脸色还算平静的元朝当即出门就去找站董。这多年的社会阅历,元朝知道当今神马都是浮云神马都能发生神马都如同“干部交流,正常”所以早没有过去如同刘欢“该出手时就出手”的性格了。 其实元朝认识站董。毕竟是一个系统的嘛,总有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时候。但人家站董虽然知道元朝这个人。上次的事早有人给他汇报了,公司有关人员去机关控告元朝以“机关领导”身份给下属单位添麻烦也是他的指示。但说实在的,可不要冤枉人家站董,人家还真是不认识元朝。不过话说回来,人家认识元朝也没有神马用嘛所以人家也没有必要认识! 元朝看见标有董事长牌名的屋门因心里有点怒气就没有顾及什么礼貌敲敲门得到“请进”的指示再进去而是随手扭开门把手就进去了,差点把正紧贴着站董 “教学”计算机的秘书给吓了半死。她尖声尖气“你进来怎么就不敲……”但她一看元朝身着官衣也不敢继续尖叫而是低头俯在站董耳边说了句“检察院的”,本来脸就黑的站董此时脸色黑里透着红急忙站起来满脸堆出不自然的笑容就有了开头的一幕。 元朝没有听清楚秘书给站董介绍他的情况,人家的声低外加歌星般的嗲声嗲气。所以元朝一脸茫然还没有明白站董这是唱得那一出?但人家对自己这么热情又是让座又是给尝名贵高档茶的,习惯了自我批评的元朝心里暗暗自责:瞧人家站董,真不愧是领导,这水平高,对群众生活的这关心。自己真不应该找这个找那个,当初直接找站董不就都解决了嘛。 站董等元朝落座接过茶杯后,这才开口说“我的这事呀,你老弟一定要帮我个忙。我站某别的不会,绝对是有恩必报的人,这点你老弟就放心吧。啊。” 站董的这席话更令元朝不理解了。怎么自己住房漏雨问题人家站董给解决了那得自己报人家的恩,怎么反过来站董报自己的恩?难道是一把手热线批评站董了还是局领导说站董了。“不会呀”元朝觉得奇怪。就当今这个社会,像站董这位置有钱有权的谁能批评谁敢批评人家怕谁呀!就自己房屋漏雨这点小事,人家能够放在心上已经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人家还要报自己的恩。不可能不可能。要不然是站董说反话? 元朝正胡思乱想的金主任进来了说“你还真找站董来了呀?就你那点破事哪能让站董操心呢?走走走,到我那里,这事咱们商量着解决不就完了嘛。”站董有点不悦地问金主任神马事“你们商量着解决?”金主任忙弯了弯腰说这就是咱机关的元朝嘛,“上次房子漏雨的事就是他…..” 站董闻听顿时拉下脸说了句“你不是检察院的呀”就转身拿起一份文件“阅批”不再言语了。元朝见此也就随金主任出门了又到金主任办公室“商谈”解决之道。 没过几天元朝刚到单位,检察院张检给元朝来了个电话说有个涉林案件要相互沟通一下元朝当即同意了。 张检一行来了,大家都是为了保护依法森林资源没有私心杂念所以双方很快就案件定性和处理达成了一致。 中午元朝请张检他们吃个便饭。席间张检得知元朝是在公司租赁房居住时,马上热情地告诉元朝,近期如果有需要找站董办的事,“你尽管给我开口我找他。”元朝奇怪怎么你们还有神马特殊关系?张检说你不知道呀?“站董因为挪用公款近百万,目前被我们取保候审等待处理呢。” “原来如此。”元朝恍然大悟,“哈哈,怪不得昨天我去找站董,一进他的办公室他对我那么热情,在得知我不是检察院的就立马冷淡了下来。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哈哈。”张检有点发呆,元朝忙把昨天的事给大伙叙说了一番。众人笑了一气都说元朝“你这个‘被检察院’了好呀,怎么也赚了杯好茶喝喝嘛。” 元朝听张检说站董一开始把他们检察院也不放在眼里。他们多次上门但人家态度非常恶劣。以后检察院依法将其拘留关入看守所这家伙才傻了眼。“你们机关也着急了,机关领导都出动了,三番五次找这个领导找那个领导的。站董呢被关起来后也知道法律的威力了不等检察院再说什么就逐如实交待了挪用公款的问题并揭发了某领导的相关问题。你们机关呢也积极帮助把挪用的钱给追了回来。以后有关领导要求变更强制措施所以就……。这里面的关节你元朝虽是杂牌军但也是明白人咱们就不多说了。唉,现在办个案件难呀。总之这段时间你要站董办事有困难就找我们。不怕他不办!” 元朝当即谢绝了。身为人民警察受党教育多年的元朝不会这么做的。 又过好几天,一把手热线打来电话问元朝“问题”解决了没有。元朝苦笑了一下如实告诉没有。市长热线那头勃然大怒“这他*的下面都是些王八蛋!党和政府的威信就是这样被他们给败坏了。唉!这样吧,你呢也不要着急。相信随着经济发展和党风好转,你那片说不定什么就拆迁了,届时你的房子漏雨问题自然就解决了。啊!”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