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守望文学网
守望文学网文化论坛文学交流 现代诗人导刊杂志选稿基地守望·小说·现代小说 → [原创]重任在肩


  共有138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原创]重任在肩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党项人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45 积分:59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7-3-18 13:46:00
[原创]重任在肩  发贴心情 Post By:2018-12-5 14:44:00

雨越下越大,天阴沉的如同黑夜。从窗外一眼就能够望到远方库区水天线,那库里的水呀还在上涨。元朝心里一阵一阵发紧。尽管这几天的观察表明进库的水量呈逐渐下降趋势,但这警戒水位运转的形式还是给元朝带来的极大的压力。守土有责呀!万一这水库决了口子那可给城市和下游人民群众造成了天塌大祸呀。 说来也怪,今年夏天的雨水那叫个多,三天两头地就来场雨。而且不下则己一下就是暴雨。人们眼见多年干渴快见库底的水库那水腾腾地就上来了。不到半个月水面己越过警戒线,用术语就是水库运行进入紧急状况。按照常规,就该依照应急预案放水增加库容好再接来水。但如果放了后水不来了那么水库可就没有蓄水了。 “不能轻易把库水放了!“在干旱地区工作生活多年的元朝,深深知道水对人民群众的极端重要。已经为了修建这座水库,当地人民群众付出了多少?为了维护好这座水库,政府投入了不少资金。党委政府的每届领导上任首先视察的地方必然有水库。每届领导调离时也必然要到水库来看看。 前一向党委书记被调到上面工作,临行前也按照惯例到水库来看看。曾经参与修建这座明珠般的水库工程的书记对水库更有一层牵挂。他乘坐小火车看了库区沿线,又乘坐工作艇在库区里兜了一圈颇有恋恋不舍之情。在管理处品尝了职工食堂大师傅自创并且成为本地名吃的“水库大鲤鱼陪面”后,书记对元朝说“小元呀,你到这里工作有四、五个年头了吧。据各方反映你干的很出色,把个水库整的有条有理。这几年也没有出娄子。上次我到三岔口村去检查,人家群众们直嚷嚷要给你们管理处送牌匾呢,说你们急群众所急想群众所想,不仅治好了库岸塌方,还修通了库区环线轨道,修复好了桥梁。这些工作不仅保证了水库正常运行,更是方便了人民群众生产生活。后山几个部门领导曾多次给我说过管理处领导变更后办了不少实事。尤其是修建库区环线轨道,决定小火车逢村遇户就停,组织社员维护库区小工程。社员们进进出出方便了不少还增加了收入。唉,咱们给群众办点事群众都记得呢。可咱们有些干部呢?唉,我也走了就不说了。本想在我任期内变动一下你的工作。主管领导呢也给我表态他对你绝对一百二十个放心、赞同。可是呢他非要捎带着提拔几个人。这几个人中有个别的群众反映极不好所以我没有同意。这事就耽搁了一段时间。本想近期解决呢,可我的调令来了,我就不能违反党的原则临行前变动人事呢,免得人家说闲话。好了,过去的不说了不过我已经给新书记交代过这件事。”元朝能说什么呢,只是笑了一笑。因为他知道这几年上级、城里各部门各级领导来水库想揩油的太多了他一律按照原则处理不所动。得罪的人多了,一些事情办起来就麻烦多一些。幸好还是理解他的人多所以还能够正常运行。当然到了个别关键点就不顺了。人呀,既然到了社会里就必须适应社会对你的苛刻不然无法生存下去的。元朝就是在这样的信念下一直支撑到革命生涯结束。顺便说一句,元朝他老人家的最终下场用他在各界欢送他“光荣退休”的会上,按照要求必须讲几句话,他就说了四个字:舍身殉法! 书归正传。元朝知道这几年这地方旱的太厉害了,如果没有这座水库支撑着,那么本地群众的生活用水都非常危急了。下雨前一段时间里水库已经是死库容了从出水口无法放水。可是城市不能没水呀。政府拨来了专款架起了几十部功率极为强大的抽水机日夜不停抽水救急。那水先还清清的以后就浑浊不堪最后连库底的泥浆都不视为宝贝照抽不误缺水缺的只能这样了。 幸好老天怜惜万民!在干旱已经到了最后关头时,来了几场及时雨且场场如倾盆下注。紧接着进入汛期这暴雨就下个不停,所以水库的水就上来了。干旱危急暂时解决了。事物都是一份为二的。旧的矛盾解决了,新的矛盾又来了。城市缺水的矛盾暂时没有了,那水库是否装得下这么多水的矛盾又来了。从水库超警戒水位运转以来,各级领导如同走马灯的般来水库视察。领导们都知道水库没有了水不行,但水库一旦决了口子那么下游的整座城市也完蛋了那也是不行的!如果决策不当水库决了淹了城市那罪过可大了去!乌纱帽没有了不说整不好弄个玩忽职守还得进大牢呢。但是如果把水给放了,万一以后下不了雨存积不了水那么城市水的供应出了问题也是个麻烦!届时也会被查究的。所以领导们着急呀。各部门各级领导如同走马灯似的纷纷到水库调研,他们是转了又转,走了又走,但都没有明确表态,都表示要给这位书记那位专员汇报甚至还要向更上一级汇报咧。领导嘛,个个非常英明非常精明的。 这天,刚一上任的党委书记就赶上了特大汛期,手下汇报的首要工作急事就是水库!所以他特地邀请了几个水利、气象、民俗、城建、工程等方面的专家教授一起来水库视察。 大概在车上书记向各位专家教授介绍了当前的情况。所以有几位专家教授一下车还没有看清水库全貌就大喊大叫上游还在下雨,赶快放水!赶快放水!不然等这股洪峰来了水库必然决口子!“届时不得了!” 等各位饮着东凰酒,品尝“水库大鲤鱼陪面”后。为了好好招待专家教授们,地区办公室主任在电话里特地嘱咐了又嘱咐,还一反过去的规矩要元朝上高档酒,并愤愤地教训了元朝:“酒为什么不能上?该喝得喝。不然酒厂怎么生存下去?告诉你,现在不是过去了,你就按照我的话办!”这只是因为元朝过去立过规矩,不上公费酒,谁要喝酒自己带。主任勃然大怒告诉元朝“必须上酒而且必须是东凰酒”后“碰”的一把将电话搁下了。 等专家教授们酒足饭饱面红耳赤地进了会议室,借着高级酒精的威力那个个的发言更是慷慨激扬。虽然各自都是从不同的学术角度谈出非常深奥的言语: “打今年,啊不,打书记您调来以后,咱这里肯定风调雨顺,年年有余(鱼)啊。这天它也得顺从民意呀。” “是呀是呀,如果不放水,那么明年、后年,这雨水下来咱们的水往哪蓄呢?呵呵。” “咯,对头,对头,咯。书记您放心,我们已经反复论证,反复研讨,对当前和未来几年我们地区的气象预报有很肯定的答案,那就是年年有大雨,年年有大水,困扰我们的干旱问题可以说初步得到解决。” “是呀是呀,书记,这水不放的话,这几天上游来水如果溢库造成决口,那、那、那就问题大了。” 专家教授们各自有各自的见解但万事不变其宗的就是一句话:水库的水必须放干。 书记非常礼贤下士地听着专家教授的话,每位专家教授的发言他都面带笑容频频点头但就是没有表一句态。等专家教授们论证完了,他转身问水利局长“怎么样,听了人家专家教授们的科学见解,你们主管部门是什么意见?说说来我听听?” 局长“嗯、嗯、嗯”了几句,指了指元朝说,“要不先让他们水库管理处的说说?” “那也好。你作总结”。 “呀、呀,书记您不要取笑我了,我哪敢做总结呢,咱们地区的事就得您拍板嘛,我们绝对按照您的决定办!”局长赶快解释了几句。掏出手帕搽了搽头上的冷汗。好家伙,差点就犯不讲政治的大问题了。他顾不得放下手帕就赶快示意元朝说话。 “那好,我就直接听听管理处同志的意见。你是?” “奥,书记,他叫元朝,是管理处书记兼主任。” “元朝,知道知道。某长上任前跟我提起过你。那好,你说说你们的意见。不要怕,大胆的说,老实的说。我就不喜欢人云我云的人,啊。” 元朝看了看在坐的专家教授们其中也不乏他认识的。但这个场合要他“说说”他感觉非常难。可是局长的面子也无法驳何况书记也表态要他“说说”。 元朝深深吸了几口气使心情平静了多许。他先介绍了水库基本情况。和当前蓄水量的情况说明当前水库的确是超库容运行但“还没有达到最大库容。据上级气象部门的通报,未来几天虽然上游还有降雨,但降雨量都不会超过前一段。根据我们对水库这多年观察,如果我们准备充分一些,对个别薄弱地段再采取填土压袋增厚措施,加强密切观察,我们认为再来某某某量的水还是能够承受,所以……” “哎,你不要误导书记”在坐的城市气象专家不干了。“什么上级通报!他们只知道坐在空调屋里暖气棚下高谈阔论!他们知道什么,还整天发布这个发布那个。预报准过几次?这帮吃货。”他可全忘了刚才他们又是“水库大鲤鱼陪面”又是东皇酒的是否也算吃货行列的?至于预报是否准确元朝倒记得城里人给这位专家取的一个雅号“抗旱准备”。那是一次城里暴雨冰雹如同黑昼街道上来不及排泄的雨水导致全城运转几近瘫痪而这个时候这位专家还在电视台高谈阔论近期本地绝无雨情应当继续做好抗旱准备。一时间城里好事人给专家封了个“抗旱准备”的雅号。但毕竟人家是专家所以元朝只是笑了笑不再说了。 “哎,小元你怎么不说了咧?说呀。”书记督促了一句。 元朝摆了摆手说我汇报完了。 “那你们?各位专家教授,你们还有何高见?请多多赐教呀!”书记亲切的发问。 在坐的专家教授们当然都表示已经说过了,意见是马上放水泄洪,以保证城市和下游地区的安全。 “好,好,你们水利局的意见?” “我们的意见呀,我们的意见呀。”水利局长是毕业于清华大学的水利系本科学者,在落实知识分子政策时被提拔到局里任副局长以后又成正职,就水利工作来说其实也是专家。“我们的意见,还是能够不放水为好。因为这几年我们这地区的水太贫乏了。这几年我的整个心思都在这里打井那里打井上。可这地下水也越来越难抽取。好不容易蓄积这么多水,对我们地区来说还是百年难遇之幸事。如果在确保水库安全的前提下还是不放为宜。” “那,谁能够确保水库安全呢?”、“是呀是呀,这水火无情呀”、“这万一出了问题这政治责任可大了”、“书记呀,我们专家教授要讲良心,要对人民事业负责,这事我们得坚持我们的意见嘛。”专家教授们纷纷表态反对。如此之激烈,元朝还是少见的。 书记毕竟是书记。他在不停的笑呵呵点头表示认真听取专家教授们的意见。等专家教授们非常认真热烈的各抒起见后,书记笑眯眯地说了“各位专家教授的高见很好,很实际,很有水平。我常说要尊重知识尊重人才。每次与你们这些专家教授们谈一次都对我启发不小对我的工作指导更是很大咧。专家教授们的意见我都赞同。回头我们要认真研究落实到位嘛。”说完后,他又指了指当年设计和督建水库的老教授现为水利局总工程师也是专家,“您的意见呢?老教授。您怎么不说、发表高见呢?” 年届70岁的老教授欠了欠身子预备发言。因为他对水库的修建情况很熟悉,元朝上任后没少请他到水库指导。特别是治理加固大坝、库岸塌方、污水净化、修复桥梁、开通库区环绕轨道等工程,在元朝的再三拜请下总工程师被感动逐放下架子亲临现场。老人家好几个月不回家,指导督建的那工程,各级领导和广大人民群众都非常满意。为此元朝决定奖给老教授一万元人民币。这在在当时说可谓巨富,这可被个别人当即告到纪委、监察、检察院、法院总之是个部门都送封8分钱邮票的信呗。整的人家有关部门一股股浪潮般的你走我来查究了很长时间最后结论是按照全国科技大会精神这事做的很对,“重视了科技人才,推动了生产力的发展。”一时间又整的人家有关部门来取经的、学习的、推荐的你走我来又成了一股股浪潮。反正来的都是客。元朝到任后曾经给职工食堂定了规矩:“不管哪里的客人来了首顿饭一定要上本地有名的水库大鲤鱼陪面。但绝对不上酒!谁要喝现地掏钱给卖!我们管理处的领导可以有一人陪吃。以后的饭请他们同大家一样买饭票自用。” 总工程师开口就带着点情绪的“要我说呀,这水库的蓄水安全系数还是很高的。这几年我们局对大坝和重点库岸进行了工程加固治理,排除了一大批隐患。我可以向毛主席保证,目前水库安全是有保证的,保险系数是高的。我认为在我们这干旱地区,水非常难蓄,今年能够蓄点水也非常不容易,百年难得,还是以保为宜。而且这缺水的局面我看是长时期的问题。我们必须认真对待,否则届时到哪去找水?” “那你敢给书记保证水库不决口子吗?你敢保证再不下暴雨了吗?”气象专家不干了,反驳了几句。 “是呀,是呀,这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这万一决了水,这城市,这,这这,这”城市管理教授也连说了几个“这”字,为了加大效果还边说边吸冷气般的。 “我不是气象学家,我不能保证天上的事!我只能说当前水库是安全的,再蓄点水也是没有问题的!当然我也不能拍着胸脯给谁保证这水库就绝对的安全!世界上什么事情都没有绝对性。我们做学问的都知道任何事物都是相对性”总师也反驳了几句。 “总师的意见就是我们水利局的意见。”水利局长表了态。他心里一百二十个不愿意把水给放了,回想这几年缺水时他找水的艰辛不说,就因为缺水而挨这个领导训那个领导呲的滋味也是非常难受的。 ……。 “好!好!好!”书记见大伙都说的差不多了,他表态了。“今天就是请各位专家教授来就是请大家各述高见。各位都讲得很好,对我启发很大。对党委下一步决策有很大帮助。这样吧,”他指了指水利局长,又指了指元朝,“你们要密切关注水库运转情况,发现任何蛛丝马迹都要立即采取措施并马上报告。至于是放水还是保水,我回去要开常委会研究决定。好了,今天就这样。不过,元朝,你是当过兵的,应该知道在什么情况下是需要你自己做出正确决策的。哈哈。好了,咱们走。” 书记回去的第二天下午,党委办下发了常委会纪要,其中就水库安全运行事宜,决定委托水库管理处主要负责人在发生危及水库运行安全的紧要关头,要有对党对人民事业负责的高度责任感,断下处置决心。水利局长在电话里还明确告诉元朝“我列席了常委会。就放不放水这件事而言,就是你的了!我也无法再说的更具体了……。你好自为之吧。” 元朝放下电话叫上几个职工来到大坝前,一直走到水线处。缺水时从坝顶走到水线处要下100多个台阶儿如今只需要走不到10个台阶就到了水线处了。他坐下来静静地看着水面。尽管水库形势非常紧张这个时候进入水库很危险但管理处职工们仍然每天照旧驾着小艇把上游冲下来的杂物打捞的干干净净的所以坝前没有什么杂物。这都是为了确保全城人民群众喝上干净优质的水呀。 坐在蓄满水的大坝前水线处看水可是别有一番情趣,只觉得那水势从天上而来,一阵又一阵的波涛翻滚着跳跃起来涌上大坝狠狠地拍打着坝身,然后十分不情愿似地“哗、哗“散开。看那涌上来的波浪仿佛要把目前的任何目标一口吞没了似的。涛声响如雷鸣“轰、轰、轰”警示人类你们谁敢与我叫板。 也许是土质原因也许是有其他特殊矿藏,本水库蓄积的水色不像其他地方水浅处水色为绿深处为蓝,本水库的水色无论水浅水深均呈现绛紫色,但打起来的水色却清澈透明无色无味。以后改革开放大兴旅游产业水库就凭这绛紫色的库水被某名人酒足饭饱后高谈阔论地认定是当年孙悟空大闹天宫搅翻王母寿宴时,有一缸紫葡萄酿制的玉液恰好掉下来砸在此地天久日长此地的水色逐为绛紫色也。人们常饮此水不仅延年益寿说不定还有机会上天觐见众神咧。政府抓住契机开发水库成旅游胜地,在少数先富起来指引下一些既得利益获得者从中捞取的金银满钵当然那是后话也没有元朝什么事了。 元朝发愁呀,这库水是放还是不放?上级领导竟然把权给了他这个小小的、未入流的科部级“领导”。这个责任大呀。当然元朝要是怕风险那就放了算了。一旦把水放了水库安全有绝对保证,绝对不会决口子淹城市淹下游。那是万无一失的做法。可是如果水放了再不来水那以后人民群众生产生活用水呢?绝对的要受到很大影响。前一段旱象严重时从水库抽出去的泥浆都“被宝贝”各级各层谁敢浪费?都精心策划、精心计算、精心分配、精心使用了咧。曾经在沙漠地区战斗过的元朝可是知道那没有水的滋味。那干渴的滋味最终把人整治的连死都死不利索!如果一座城市没有了水那这座城市绝对是死城一座!“可是不放万一决了口子那当然人民群众要遭罪,自己也就完蛋了。 特别是专家教授们都有放水的高见自己还坚持不放那罪过大了去!”元朝知道,这官场的事非常微妙,有的人又是公款旅游公款吃喝养情妇提亲信捞人民之财这些事往往没有人管!而有的人平时工作不错但工作中发生失误则不知多少部门揪着不放,轻则写检查取消评先资格重则给处分甚至送上法庭。 “所以呀,这么大的事如果挺过去了、成功了是上级领导充分信任的结果。如果挺不过去、没有成功则是自己不按照上级领导意图办事没有把握好时机决策失误玩忽职守,辜负了领导对你的信任和期望给党和人民的事业造成严重损失必须严肃处理!” 想到这里,元朝阵阵冷汗沿着脊背直往屁股流。这可比当年在战场上打敌人都难的多的多了!想到这里他再也坐不住了站起来拧了拧被波涛打湿的裤腿,说了声回去就带着大伙上去了。 刚回到办公室,电话铃就响了。是局长打来的,他告诉元朝,上游水利部门刚通知上游的雨还在下不过小了些。“你那里顶的住顶不住?如果情况不妙你得下决心呀,该放就放千万不要一根筋钻进牛角呀。当然保住库水也很重要呀。就看你的了。为了不干扰你的决心,我和局里其他领导都不去水库,水库如何运行授权你决定,对你的任何决定局里完全认可。” 元朝放下电话深深吸了口气。望着窗外满当当的库水。由于视觉关系,这个时候人们看库水总给一个这库水再涨就要进到屋里来了的感觉!仿佛把手伸出窗外就能够着水面似的。 元朝的脑海里把这一段的情景如同过电影般的过了一遍。最终的决定就是拼死一搏。不放! 他告诉办公室立即接通所有岗位通讯线路,向大伙宣布了目前仍坚持超库容运转的决定。当然为了预防万一他也特地嘱咐大伙要特别提高警惕一旦有事在立即发出警报的同时撤到高处躲避。保人第一是元朝的信念! 说来也奇怪,元朝在宣布完决定后,心里放松了许多。他信步走到食堂,破例的央求大师傅给他做了一大碗油泼辣子裤带面,从水库超负荷运转以来元朝还没有好好吃一顿正经饭呢。 吃了面谢过了大师傅后,元朝让人通知处里的领导们,“留1人在总值班室,其他的,咱们一块随抢险队巡查小火车走,发现问题现场作业及时处置!”然后他亲自去招待所请正在那里休息的总工程师。总工程师是自愿留在水库的。元朝建议总工程师如果不累“咱们一起巡查库区去。回来再决定下一步怎么办。” 总工程师笑了笑就随元朝一起上了车。上车前总工程师问元朝“元书记,你巡查回来是打算放还是不放?” “我个人认为如果进库水量不再增加,能够保还是不放妥当。您说呢?再有,总师,我听您的,如果您认为的确得放,我会充分考虑您的意见。” “哈哈,你这小子,也会打太极拳了。听我的,那我就是一句话。不放!你敢听嚒?” “我敢!”元朝干脆地给了个回答。 “好,那我陪你走一遭。否则我不去!” 巡查车到了库区上游时,总工程师指了指上游的水天线处说元朝你看,这天越往上游越亮,说明上游的天已经开始放晴了。这雨呀不会再下大了,虽然现在进库的水量还不小那是前几天的余量,下来肯定会减少的。 果然元朝他们到库区上游的最后一个观察点,观察点的定期观察报告就显现从凌晨开始库区进水量呈下降趋势而且越来越下降的多。总工程师的推断“很科学。” 天晴了,水库不进水了,危机挺过去了,满满一库水保住了。元朝他们总算是熬过去了。为了放松放松如同以后的大员国外考察回来倒时差一样,元朝也要求职工们 “这几天放开些,随意走动,食堂24小时放开供应。让大伙好好调整心态。”是呀,这长时间的紧张,大伙都已经如同惊弓之鸟了如果不再调整说不定哪根心经就绷断了! 元朝来到坝前,脱去了雨靴,赤脚走下两个台阶到了水线。波涛在轻风的拂动下轻轻一涌就上了坝梁。打湿了脚板痒痒的怪舒服。现在站在坝前是在看海!因为放眼望去的除了水还是水!如果不是承担水库安全的职责,这个时候的确很浪漫。你想想在内陆地区有看海的景观那是很难的! 水库又恢复了往常的工作世态。只是各有关部门各有关领导纷纷到水库亲切慰问总结经验弘扬精神。当然所有的材料开头第一句都是在上级部门的正确领导下,在各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等等这些通俗用语千篇一律大伙见得多了就不多说了。 十多天后书记带着有关部门有关领导新闻媒体的同志们来了,他乘坐小火车环库区一周视察相关岗位,与干部职工和库区人民群众亲切交谈问寒问暖。实地查看了库区最高水线留下的痕迹。然后接受了随同的前来的新闻媒体的采访,发表了这次全区上下团结一致领导有方措施到位战胜了历史上罕见的特大洪水的谈话。 等记者们个个提上装有水库大鲤鱼的防漏专用袋上车走了后。书记这才拍了拍元朝的肩膀满意地说“小元,不错,经住了考验完成了党和人民交给你的任务。我算是没有看错人!哈哈哈。你好好歇歇放松放松,准备到更重要的岗位去接受更大的挑战!” 没有几天党委红头文件来了,决定免去元朝水库管理处书记一职,任命元朝为县防火办副主任兼公安局林业科科长。“三日内交清手续赴新单位报到!”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