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守望文学网
守望文学网文化论坛文学交流 现代诗人导刊杂志选稿基地守望·小说·现代小说 → [原创]降温


  共有135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

主题:[原创]降温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党项人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45 积分:59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7-3-18 13:46:00
[原创]降温  发贴心情 Post By:2018-12-6 9:23:00

林警队的打印机降温扇坏了,民警送出去修理花了10元钱的修理费。不料民警找局后勤办金主任报销时,金主任说局里经费紧张报不了。那个时候民警一月工资也就是40元左右,10元钱那一个人一月的生活费用就没有了所以民警只好找元朝来了。 元朝拿着发票又去找金主任,正打着酒咯剔着牙缝的金主任仍然以局里钱紧无法报销答复了元朝。正说呢,局里专给书记开车的张司提着个酒瓶子进来了,大概酒喝多了,说话语无伦次的大叫“主任、主任,这些人真不知道节约。不知道咱们局钱紧呀。你看这酒还剩大半瓶子呢就不要了,你结帐开发票时我趁店家不注意给提回来了。” 张司看见元朝在那里呢,马上兴奋地说“咳呀,元队长,中午喝酒你怎么没有去呢,我们6个人喝了8瓶东虎酒还不尽性。” “这酒是公家的,命可是你们的,你们也不怕喝醉了喝出个好歹呀。”元朝略带讽刺的说了一句。 张司还能听不出来元朝的话里有话!这位被大伙私下称之为“没有张司不敢说的,没有张司不敢做的”聪明人,立即回敬了一句“元队长,你就这点不好!正因为不是自己的酒,咱们不喝等什么!反正是公家出钱。你说是不是,金主任!”张司性格开朗说话非常直率,没有一点遮遮掩掩的就说出来了。见张司这么说,急的金主任在一旁直给使眼色直说你出去,我和元队长还要谈工作呢。但张司根本不理他的茬照旧一吐快言。 元朝见此心里愤怒不已,他压住怒火问金主任,你不是说局里没钱吗,怎么你们喝酒就有钱呢? 金主任是什么人,还能被虽然也是局领导班子成员的林警队长给问住!如果没有这两下子还能够当金主任“元队长呀,你不要说这些没用的话!你以为我们愿意喝这酒呀!这是工作需要!这是外事活动的需要!如果我们不喝酒,那么咱们局的经费人家就给了?如果我们不喝酒,那么咱们局的车就能够上牌子?就你们这些林警们,如果我们不喝酒,你们还想穿制服?谁给你们去买?如果你们林警队有意见找书记说去,跟我说不着!”金主任愤愤地说。 元朝知道金主任与书记的关系无人可比也无人敢比。而且金主任掌握全局的后勤大权,为了以后的工作顺利还是尽量不得罪为好!元朝狠劲攥了攥拳头以出出心中的怒火,然后转身出去了。 元朝的脚还没有迈出主任办的门槛,就听见金主任在后面骂了句妈的,什么东西还想跟我叫板。 元朝闻听心中的火“腾”就起来了。不管怎么说,自己还是组织任命的局班子成员之一,这金主任还算自己的下级呢。不给报就算了,竟然还说出这些不三不四的话甚至伤及老人。伤及老人是元朝他们家族最反感的事。元朝转过身来,一把从张司手中把那半瓶子东虎酒夺过来,快步走到金主任跟前,拔下酒瓶盖子将剩下的酒全浇到金主任头上,嘴里还说给金主任降降温,醒醒酒。倒完后,元朝把空瓶子狠狠地摔在地上“砰”的一声扬长而去。酒瓶子碎了,整个办公室酒香飘起。被元朝的举动惊呆了的金主任只顾得喊“你、你、你”,直嚷嚷我跟你没有完没有完。然后自己站起来找块毛巾收拾一番即上书记那里告御状去了。 金主任的状当然一告一个准!临近下班前局办公室通知局班子全体成员晚上开民主生活会。 会一开始,书记先说了说当前局里经费非常紧张的局面,声称他拉下脸皮找市长不知多少次就是要不来钱。没有钱后勤办的工作就很难做。众口难调嘛。作为我们局班子必须要支持后勤办的工作,否则对全局工作都有影响。 说到这里,书记话音一转,指责其元朝来了,“元朝呀,你说你好歹也算个局领导嘛,怎么能耍小孩子把戏呢?怎么能把酒倒在金主任头上呢?人家当时喝醉了嘛,喝醉了当然说什么就没有个把门的。现在人家不干!今天下午到我办公室哭哭啼啼地要到法院告你个侮辱罪!我好说歹说才算劝住了。你要在局书记班子生活会上检讨!完了后要找金主任道歉!当然,金主任不给报销也是不对的。我已经狠狠地批评了,人家是咱们的下级,就算了,但是元朝你是局班子成员呀,如果不作个检讨人家以后还怎么工作呢?”书记愤愤不平的说。 会场一片沉默。书记不由地恼怒了声音也提了起来,“哎,我说,咱们这班子会怎么开呀。我这个书记是不是领导不了大家了?如果是这样,我明天找市长把我给撤了不就完了嘛。”大家当然能够听出来书记的话是什么意思,这明摆着说谁要同他作对就撤谁呢。这是官场的基本规则,副职与一把手叫板,必然没有好下场。 丰副局长看了看大家,然后说“先说说是怎么回事嘛。我们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哪。元朝怎么同金主任发生这么大的冲突呢?我是分管林警队工作的,怎么也得让我知道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吧?”局班子其他人也纷纷附和要求说明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好!元朝你惹的祸,你给大家说说!”书记趁势先给元朝安了顶帽子。 “说就说!”元朝见书记绝对偏袒金主任,心里想这场事是躲不过去了。既然躲不过去了,那就爱怎么的就怎么的吧!“我看不要我一个人说!否则又说我是为自己开脱!就请金主任也参加一起给领导们介绍介绍事情发生的经过,也好请各位领导帮助我、批评我。”元朝怎么也的说句谦虚地话嘛。其他领导都赞同元朝的提议,认为应当让金主任参加会议说说也好。书记同意后,丰副局长让办公室小张通知一下金主任来参加会议。然后提议大家休会先吸颗烟,“放放水”。不料书记说不用了,金主任就在我的办公室呢,于是书记亲自去他的办公室把金主任叫了过来。 书记去叫金主任时,在座的各位领导面面向隅不知该说什么好! 金主任进来后坐在书记跟前,书记宣布继续开会。书记要元朝先说。“领导干部要有个姿态嘛。” 元朝把下午发生的事说了一遍。书记问金主任有什么说的。金主任基本认同元朝的说法但不承认骂元朝的老人。大家都知道,如果真骂及老人,那么金主任没有被元朝痛揍一顿算是便宜的!在当地,这种事就是到了公安局到了法院也是不予理会的,因为这就是民族风俗!是人们心里不可动摇的防线!金主任当然明白这点所以不敢承认!两人就这事争地面红耳赤不可开交。两人都知道,这件事关系到这场官司的输赢,谁也不让步。从元朝来讲,本身金主任不给报销正常开支就不妥当了,还骂及自己的老人当然觉得非常委屈!而金主任也知道自己做的事根本无法摆上桌面。如果再有骂及元朝老人的事,恐怕再闹的让元朝家族人知道了自己今后非吃亏不可。 这就犯难了,因为在场的人只有张司一人了,谁知道张司对这个事持什么态度。到了这个场合,书记虽然偏袒金主任,但元朝也不让步。而且书记呢也觉得这事麻烦,如果真让元朝家族找上门来自己如果偏袒金主任那么自己也得跟着倒霉。 为了解开这个僵局,大家一致同意请丰副局长和局纪检书记一起去找张司了解情况。丰副局长回来后对着书记的耳朵说了几句。书记一愣,脸部表情变化了一下,然后随同丰副局长一起出去了。不一会两人回来坐定书记挥了挥手说“继续开会,刚才丰副局长他们找了张司了。这样吧,下面就请丰副局长说说这件事。不管怎么说,我要强调的是,咱们这个领导班子在市里是有名的团结好的班子,我们无论做什么都必须从维护局班子的团结出发。我常常说了,民主是手段,集中是目的。解决今天发生的事救本着这个原则办!丰副局长你救说说吧,反正林警队也是你主管的。当然元朝是局班子成员也是主管领导。阿。” 丰副局长听完书记的指示后,开言说,“这件事呀,咱们不说谁对谁错!咱们必须按照刚才书记说的那样,咱们局班子的团结是第一位的。元朝,你是领导班子成员,姿态必须高点。金主任呢,你也是局里的骨干嘛,我们平时都拿你局领导对待呢,嘿嘿嘿。大家说是不是呀。” “是,是。” “对着呢。” 好几个与会局领导班子成员赶忙应承,这抹彩的事,官场上谁不会做! “那不行!” 金主任不干!“这事必须给我说清楚!元朝欺负我、侮辱我的事,虽然我看在书记的面子上不去法院告了,但是在咱们局里元朝必须给我公开赔礼道歉。不然我不干。” “你不干怎么着!”丰副局长平时对金主任依靠书记飞扬跋扈的劲头当然也不满! 看见金主任这么嚣张,丰副局长也来了气。“先不说他们林警队报销的问题。就你和元朝相互说骂及老人的事。刚才我和纪委书记找了张司问了问,张司说了,金主任伤没有伤及元朝老人,金主任自己知道,不要问他。所以刚才书记给我说了,这事就到这,不要再闹了,你还嫌咱们局事少呀。再说了,咱们局也有规定,我们这些副职和班子成员,对工作需要开支在100元以下的是有权决定的。这点你金主任难道不知道?林警队花了10元的修理费,元朝是有权决定的,你凭什么不给报销?我不说就算了,你还想怎么着?再说了,你们中午喝东虎酒,那酒一瓶子就50元,你们喝了8瓶,五八400元,这钱谁出了?难道是你金主任出了?所以我的意思呀,就今天的事,到此为止,不然,我也是个副职,就请书记拍板怎么处理吧。反正林警队是我主管,出了事我承担责任,该怎么处理我都行。”丰副局长说完后把手一摊对着书记点点头。不说话了。 会场沉默了一会,书记开腔了:“这事呀,说大呢也大,说小呢也不大。刚才丰副局长讲的呢我都赞成。这事呢到此为止。事情嘛,人家张司才不管咱们这些当官的事呢!也许是没有听见什么或者是没有听得很清楚。我看这样吧,这个事咱们局内部消化!不准外传。元朝你是领导就大度一些,要想到金主任不敢骂你。你好歹是局领导呢,敢骂你不是找不自在嘛。金主任呢,以后喝酒要少喝点,这样对身体也不好嘛!林警队修降温扇的费用,必须报销!这是为了工作嘛。局里钱紧有我呢嘛。我明天找市长要钱去!今后咱们这个班子还要加强团结加强上下的协调做好工作嘛。好了,近期林场苗圃的改革工作进入攻坚阶段,我要下去看看。今天的会就到此结束。散会。” 书记这样说了,大家也都不再说话了。元朝呢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心里只好暗暗叹气怪自己不争气为了工作的事又让老人被侮辱了!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