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守望文学网
守望文学网文化论坛文学交流 现代诗人导刊杂志选稿基地守望·杂文·现代杂文 → [原创]那条留点淡淡惆怅的路


  共有6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原创]那条留点淡淡惆怅的路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党项人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45 积分:59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7-3-18 13:46:00
[原创]那条留点淡淡惆怅的路  发贴心情 Post By:2018-12-30 10:35:00

当年插队返城后,当了几个月杀猪宰羊屠牛的临时屠宰工,闻知位于富县任家台的总后勤部西北军马局延安军马场招工,当时招工人的那张三寸不烂之舌,不仅说那里条件甚好“吃的喝的,没嘛哒!一个月一斤油,还杀一头猪。天天大米饭。以后还算军龄呢。”我半信半疑的在二道街告别了泪眼淋淋的母亲,爬上地区运输公司一台跃进卡车就到了那嘎达。不过,人家招工人基本说的还是有谱!虽然没有军龄之说,但当时我们的工资可是每月二十九元八角,这可是根据当年我国供养一名陆军士兵的费用折合而来的。我整整的拿了五年之久,期间人家调工资我们都不能调,理由非常简单“地方上无论干部还是工人就没有这么个杠杠的工资等级”。 自打到了保尔塬,我就此成为一名值得炫耀的正式工喽。受过临时工之苦之被歧视的我,自然能感受到正式工的之甜。如今回想起来也是甜的很呢! 我去的保尔塬位于若大的山林间,是典型的黄土高原塬地。森林资源极为丰富,春花夏叶秋果冬雪,风景甚好。如今可是著名的自然保护区咧。但那时不行,当时的人们还没有闲心到此游春观花赏果踏雪,基础条件也不如现在。就说交通,沾军马场的光,场部到各连队倒是都修通了公路当然都是土路。从场部到我们塬上的五连,如果走山林小道,十里路再登上塬面即到了,但如果走能通车的道路,那都是随着地势绕来绕去的咋接也得三十里开外。 而场里与外界联通的能行走汽车的主要通道,那就是从场部到富县城约五十里的一条土路,别无它路喽。 那时,公共交通条件甚差,场部到富县根本没有公交,即便从富县再去延安或其他地方,那公共交通车站也设在茶坊,因为,从西安到榆林的公路途径茶坊。延安地区运输公司在茶坊设了一个车站,但那个年头那里的公共车都是途径,也就是从延安到铜川或西安之间的定期往返班车,到了茶坊如果有空座,司机再发点善心停下来,那或许能买到车票开路开路的。如果没有空座或司机不高兴,那就见公共车“轰”一声就从茶坊那条街道兼官道上一冲而过转眼就不见了踪影,只留下股股参杂着尾气的黄土烟尘!即便买到了车票,还得赶快挤上车,听着司机或售票员“还不赶紧的找个座位坐下”的训斥吆喝,在一车人歧视的眼光中慌乱的找个空座坐下。有时候座位虽然有空的,但先前坐着的人嫌挤一下子正好有人下了车随即顺势大摇大摆的把空出来的座位占住丝毫没有让座的意思,这种情形要指望司机或售票员主持公道,那绝对是没有的!唯有靠我们自己金猴奋棒赶赖皮,方能座下。有时候车站或司机把人算错了多卖了票或另带有私货,那我们就得站立,不过遇到关卡甚的,那必须在司机恶狠狠的“还不赶紧疙究(蹲)哈”! 不管咋接说,茶坊歪歪好好还有公共车,而那个年头乘车外出的人是比较少的,所以基本上都能走的了。但从场部到富县茶坊和从茶坊到场部的那几十里路,那就要自己设法解决交通工具啦。 当时,场里的交通工具,有两台部队大概快淘汰的嘎斯51卡车,还有三台轮式拖拉机。因工作需要,这五台能外出的车,基本上每天都有一台要到茶坊公干。只要我们勤快点早早就从连队赶到场部,从场部到茶坊交通工具就算解决啦。 外出的交通工具,咋接都好解决点。当年我最感到难的是从富县返回场里,那难度甚大!为啥?虽然,当时场里的不论哪位驾驶员,都非常体恤大伙外出的困难,所以都给予大伙方便。即便是违章比如拖拉机的拖斗是不容许拉人的但也马马虎虎的过去了。当然驾驶员开车非常小心我们乘车的也时时注意安全,不给人家的好心添麻烦。我在场里工作的几年,还没听到过因乘车乘拖拉机发生啥事故。 那从富县返回场里有啥困难还甚大呢?嗨,很简单,就两条:一是即便当天从场里有外出公干的车辆,但返回的时间不定,说不定你到了路口人家已经回去了,所以就搭不上车。二来恰好当天场里的车都没外出,那就连盼头都没有啦! 没有车返回去咋接办呢?唯一的办法就是,迈开腿,走!有时侯尤其是过年后返回的人往往不少,大伙就结伴而行边走边说边笑不知不觉的几十里路也就走过去了。 当时有个别职工的家人有开卡车抽空来送一趟的,恰好遇到正在行走的我们,毕竟是一个场里的,都有一份浓浓的战友情,人家都会请驾驶员把车停了下来,让大伙上车顺路带到场部。当然,这种机会难得一遇,不过,我的运气好,有幸遇到两次,其中一次是专司运油的油罐车,但战友也体谅大家的不易,给驾驶员说了说也让我们上了车,只不过我们都是站在油罐两侧的宽约三十公分的装油管的槽面上,身子紧贴在油罐上,双手则抓紧油罐上的扶手,当然胆大的则一只手抓紧了也行。就这份深情厚谊,如今回想起来倍感珍惜。 那时没有如今的大哥大甚的通讯联系,如果想在路口等候返场车,那怎么能知道场里当天有车出来呢?嗨,好办好办,一是打问路口附近的住家有无看到场里有车出来,但这办法不靠谱,二是低头辨别道路上的轮胎痕迹是否新鲜。幸好当年那是土路,途径的车辆极少,更鲜有其他单位的车辆,故轮胎痕迹还是容易看出来。这个办法倒是很灵验。以后我从警后有门学科就是痕迹辨别跟踪,我还浮想翩翩的要是能让当年我们这些人来了绝对能出不少辨别跟踪的秀才。 有几次我因其他公事,在返回场里时,没遇到返程车也没有其他返场人,就我一个人走在大路上。一个人走,那就是溜溜达达但没有一点意气风发或嘻嘻哈哈喽! 如今,行将就木的我,回忆起当年的这段往事,留下的真是一点淡淡的惆怅而已。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