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守望文学网
守望文学网文化论坛文学交流 现代诗人导刊杂志选稿基地守望·散记·现代美文守望月优秀散文作品集锦 → [推荐]守望文学网2016年10月优秀散文作品集锦


  共有56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推荐]守望文学网2016年10月优秀散文作品集锦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晚亭
  1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8311 积分:59473 威望:0 精华:20 注册:2007-12-3 16:31:00
[推荐]守望文学网2016年10月优秀散文作品集锦  发贴心情 Post By:2016-12-15 19:30:00

首页【散文频道】优秀作品

 

◆作品:她的心也会疼          作者:落拓书生

◆作品:以根雕姿态存活的树         作者:香奈儿

◆作品:他其实也很爱我        作者:落拓书生

◆作品:苦瓜不苦          作者:青青湖边草

◆作品:暗恋,是一首曾经的恋曲          作者:飘如尘烟

◆作品:远去的吆喝声          作者:青青湖边草

◆作品:依稀可见慈母泪         作者:落拓书生

◆作品:鲍勃·迪伦:为苟且的现实闪现一道天际的光芒        作者:久野

◆作品:一直想请父母吃顿饭         作者:落拓书生

◆作品:走进凤凰古城          作者:青青湖边草

◆作品:几度梦回,辗转难寻         作者:红子

◆作品:一个人的时光          作者:小苹果

◆作品:那让我忧伤的压岁钱         作者:落拓书生

 

首页【饭余杂谈】优秀作品

 

◆作品:剥开教育华丽的外衣       作者:褦襶子



风从窗前走过-----风起风落,看淡云飘过!  一缕风的转身,那便是天涯之隔的距离。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晚亭
  2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8311 积分:59473 威望:0 精华:20 注册:2007-12-3 16:31:00
[推荐]守望文学网2016年10月优秀散文作品集锦  发贴心情 Post By:2016-12-15 19:46:00

首页【散文频道】优秀作品

 

◆作品:她的心也会疼      作者:落拓书生

 

编辑点评:平缓的叙述,波澜的心境,生活花非花,人性不言中。亲历的生活,平凡的日子,亲情在闪光,人伦在光大。赏析,品味,问好。

 

文章剪影:

入冬后的一个早晨,细雨蒙蒙,如飞絮漫天,就连空气也显得有点潮湿了。穿上一身新衣裳的大姐,头发虽不像往日那么蓬乱,但整个人也没多少新娘的样子。或者说,她根本就不知道出嫁对自己意味着什么。我坐在一张木沙发上,静静地听着父母叮嘱大姐:“玲啊,到了那边,你就好好当你的家。多听听老人家的话。以后有空了,我们会去看你的……”结果父母还没把话说完,大姐已大声嚷:“讲这么多话干嘛?你们真是的,以为我还是小孩子啊!”这让我哑然失笑起来,忍不住想着——那种母女抱头痛哭的场面大姐是制造不出来的。
  可能是头一次穿上皮靴,在一阵劈劈啪啪的鞭炮声中,亲戚们的欢笑声中,大姐深一脚浅一脚地出了门。走路的姿势显得有些笨拙。我站在门边,默默目送大姐让人扶上拖拉机,直到送亲的队伍在黄土路上消失很久了,我才回过神来。发觉心里有一丝不舍。
  都远去了。只有父母的场面话:“啊,啊……没有什么好菜,招待不周,你们多多原谅……多多原谅啊……”和亲戚们的欢笑声,回荡耳边,那么真切,又那么飘渺。
  细雨飘到脸上,有点暖,我抬手一抹,感觉是泪水从眼眶里溢出来了。后来整个寒假,我的心神一直恍恍惚惚,总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如影随形。吃饭时候,父母常常皱着眉头问我:“你怎么又多拿了一副碗筷?”我到这时,才又真切地意识到大姐已嫁人了。想去大姐家看看她,可是父母不出声,只得作罢。其实,父母也是只知道大姐家在那个村,和我一样并没有去过大姐家里。
  一转眼,又一个春天了。
  屋前的苦楝树又一次发芽泛绿了,大姐却没有任何音讯。像她这样的人,是不会想家的吧?我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想起大姐并不认得回娘家的路,不由得黯然神伤起来……春风骀荡的一个夜晚,坐在灯光明亮的教室里,我给大姐写信时,和她一块生活的十六年里经历过的事情历历在目,但这些我并没有写进信里,因为大姐不识字,我只好简单地写了几行字,恳请年纪与父亲相若的姐夫善待大姐。我最后在信里夹了张照片。久别,挂念。月底回家拿生活费,我经常盼着从父母嘴里得知大姐的近况。
  只是盼来盼去,我万万没有想到,隆冬时节自己盼到的竟然是个坏消息——一个暖阳融融的下午,我回家拿生活费,却发现大门紧锁,屋前屋后都不见有父母的身影。恍惚间,听到大表哥说:“昨晚你大姐出了点事,你姐夫十点多钟骑单车来我们村,叫你爸妈去他们村看看你大姐。后来,你爸妈他们连夜把你大姐送去宜州医院。估计今天傍晚他们才回家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我百思不得其解。
  黄昏时分,父母终于回来了。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大好。大表哥来家里吃晚饭,母亲一脸忿忿不平的表情,和大表哥说道:“你说世界上怎么会有阿玲家婆这种人?昨晚7点多钟阿玲准备生孩子,阿玲家婆硬是不送医院,怕花钱,自已和村里的几个老太太给阿玲接生,结果9点多钟阿玲被她们折腾得死去活来,贵新一看情况不妙,急忙骑单车来家里叫我和你小舅去他们村看看阿玲。11点多钟我和你小舅去到那边,看见阿玲和小孩面色铁青,你小舅马上叫村干部帮忙打电话叫救护车。半夜到宜州医院时,医生尽了最大努力去抢救,仍没法让小孩活过来,只有阿玲勉强保住了一条命……小孩是个男娃娃,差不多有八斤,白白胖胖,出生不到一天就没了,多可怜啊……阿玲这家婆都七十多岁的人了,竟然那么不懂事,吝啬,固执得害死自己的孙子……”刹那之间,仿佛有人狠狠地朝我胸囗上踢了一脚

 

原文欣赏:http://www.sw020.com/N/show_article.asp?id=19976

 



风从窗前走过-----风起风落,看淡云飘过!  一缕风的转身,那便是天涯之隔的距离。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晚亭
  3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8311 积分:59473 威望:0 精华:20 注册:2007-12-3 16:31:00
[推荐]守望文学网2016年10月优秀散文作品集锦  发贴心情 Post By:2016-12-15 19:47:00

◆作品:以根雕姿态存活的树     作者:香奈儿

 

编辑点评:以树喻人,大爱无疆。老树源源不断输出的养分和力量,就像那些源源不断注入我们体内让我们茁壮成长的父爱母爱,磅礴,浩大。生命可敬,人生当惜。全文字句凝练,内涵丰富。推荐阅读。

 

文章剪影:

它属于参天大树,站在树下上望,密实的树枝和树叶遮敞了穿越的视线,天空在仰望的眼里是一团绿色,再看从偶尔的缝隙里能看到细碎的银子一样闪亮的斑点。从枝叶绸密的姿态看,这像是一棵成年的健康植物,正释放着它的阳刚之美。
  再细看就忍不住感伤,古槐最应该茁壮也是它最宽阔的的部分却已空洞,像一个大大的眼睛,向外窥视着。这个黑洞可以容纳三四个人盘腿而坐,中间置一盘围棋或者燃一团篝火。而从现实的状况看,也的确像是发生过燃一团篝火的事,因为里面有被烟雾薰烤的痕迹,树的墙壁被严重灼烧过。
  这该是历经了多少年代的树了。
  按照正常的形体比例,在树的膝盖处别着它的身份证,上面记载着它的姓名和年龄,大约600岁了。这个岁数按人的生长规律推断,600年至少是二十四代或更多一些。树的生长周期不同,更替的节奏自然也快,是人的几倍也说不准,那么,它应该是子孙满树了。
  如果不是它的身份证明了它的年岁,人们很难从树的年轮上判断,因为找不到它年轮的符号,最能体现这一信息的资料被一个空洞挖解了。但我可以从树的分枝来断定,那些层层增高的枝桠,就是它岁月的冠冕,它以这种形式记录着成长中可能被忽略的情节。我没有见过这么大一棵树,也没有见过这么大一棵树看似失却了支撑的力量,却依然可以充当整棵机能存活和生长的依靠,我觉得生命仅仅用顽强来概括稍嫌草率。
  因为我看到这个洞穴像是浮雕,它四周被盘根错节的脚趾或腿的筋骨坚定地支撑着,那些裸露出钢筋一样脚趾的根扎在深土里以汲取供应的养份,又做了向上延伸的力量。从它正面看,它很像一个宽容的怀抱,按纳世间一切的愁烦和快乐,人们把情绪渲泄的物种寄放在那里。它里面有果壳,纸屑,我不知道会不会也有人或动物的便溺之物。但它得接受,它或者以为有些成份可以做为生长的必须养料。
  风吹过来,树上有声音响起,那些被风稍一抚摸就快乐无比的叶子们很容易暴露因年轻而轻而易举快乐的心,而且越接近天空越没有顾念地流露出一副肆无忌惮无所顾虑的姿态——它和供养者的视线脱节了,它看不到下面有那么多向上支持它的力量,所以它有一种看似的轻佻和狂妄。但这正是大树所希望的,因为树的家族繁衍正是靠了它们的快乐生长。
  在我停留和观赏的某一节点,我突然发现下面敞开胸怀磐石一样坐着的,以根雕形态呈现和生存的树其实是我们的母亲,是我们二十四代或者更早一些的嫡亲前辈!在年轮更迭,时光从容和风雨兼程的行走中,他们早已衣衫褴褛,以破败的外衣包裹内心的温暖,给下一代传递爱和信心!
  我被自己的想法和形式上的判断吓了一跳!
  我们被父母喂养大了,他们老了,他们就像这棵古槐。他们从年轻开始,就用身体的营养供应我们,想让我们嫩芽般的身体在汲取她丰富的营养后变得丰盈饱满,以参天的姿态和茂密的枝叶证明她付出的长阔高深。哪怕是贪得无厌的孩子把她身上吮吸干涸,把她青脆欲滴的身体变成一幅没有血肉的根雕,她依然用她柔弱的,只有一具外壳的肩膀托举着我们。以期自己的孩子在她的意愿中飞得更高,更能远离尘世形形色色的羁绊,健康成长。你听那些高处的歌声。

 

原文欣赏:http://www.sw020.com/N/show_article.asp?id=19985

 



风从窗前走过-----风起风落,看淡云飘过!  一缕风的转身,那便是天涯之隔的距离。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晚亭
  4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8311 积分:59473 威望:0 精华:20 注册:2007-12-3 16:31:00
[推荐]守望文学网2016年10月优秀散文作品集锦  发贴心情 Post By:2016-12-15 19:48:00

◆作品:他其实也很爱我    作者:落拓书生

 

编辑点评:这样的文字接地气、敞心怀、读来亲切,初心再现。这样的解读平实、亲和、令人信服。没有花哨的文字,没有刻意的描述,更显得朴实归真。点赞,推荐阅读。

 

文章剪影:

从懂事起,我对父亲的感情颇为复杂,用“爱恨交加”这个词语形容也不为过。只是,叫我感到糊涂的是,连我自己也不清楚我爱父亲什么、恨他什么。在大多时候,我笼统的认为:我恨父亲是因为他和母亲经常吵架,弄得家里鸡犬不宁;至于爱他什么,应该是我常常在不经意间被他的爱意感动。
  “知子莫若父”这句话,我觉得用在我和父亲身上并不合适。合适的是,另一句话:“知父莫若子”。在我来说,父亲性子较为急噪,除了下象棋,做其他事总是缺乏耐性。回顾往事,给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我上初中时有一次自行车坏了,叫父亲帮忙修理,他弄了一会儿弄不好,二话不说,直接举起大铁锤把自行车捶得面目全非,以致我有一段日子挨步行去学校。
  除了性子急噪,父亲还有一个恶习:好说脏话。我常见他终日骂骂咧咧,做事遇到一点麻烦便会张嘴骂个不停,经常骂也就罢了,却不懂得看对象来骂。有一次,他喂猪时对猪吼道:“我***!”声音如同春雷震耳,响彻四方。
  邻居听见了,笑着跟我说:“呵呵,你老头挺厉害的嘛,连猪都敢操……”一时间,我面红耳赤、哭笑不得。
  想来父亲永远都不知道,他好说脏话这个恶习令我对他亲近之情减轻不少。幸好,少年的我顽皮的时候,父亲仅仅是吼骂一、两句,从不动手打过我,由此赢得了我的些许尊重,至少在外人面前我从不与他争执或者顶撞他什么。
  印象里,父亲比较“懒惰”、粗心,即便有空,也不见他主动作饭、烧菜。不过,话又说回来,倘若父亲作饭、烧菜,我吃时总是毛骨悚然、不大舒心。不为别的,因为有很多次我见父亲都是把从菜园里摘回来的青菜往水桶里面一泡就捞起来扔进锅里,杀鸡、鸭时毛也是拔得不怎么干净。我有时忍不住了,嘀咕一两句,父亲马上脸红脖子粗地嚷道:“像针一样小的鸡毛(鸭毛)刺你喉咙了?有肉给你吃就已不错了,还挑啥挑?!”真个让人直翻白眼。

 

原文欣赏:http://www.sw020.com/N/show_article.asp?id=19999

 



风从窗前走过-----风起风落,看淡云飘过!  一缕风的转身,那便是天涯之隔的距离。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晚亭
  5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8311 积分:59473 威望:0 精华:20 注册:2007-12-3 16:31:00
[推荐]守望文学网2016年10月优秀散文作品集锦  发贴心情 Post By:2016-12-15 19:49:00

◆作品:苦瓜不苦      作者:青青湖边草

 

编辑点评:人生就如苦瓜给人的感觉,品尽苦涩后味儿甘甜。只有历经过生活艰辛的人,才更懂得生活的真谛,才更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全文叙述流畅,语言细腻,情感饱满,字里行间弥漫着淡淡的温情,让人回味无穷。

 

文章剪影:

一场春雨过后,豆角如喂饱奶的孩子,一天一个样,长势喜人。南墙根的丝瓜爬上了墙,南瓜长出了秧,一片绿色。唯独迟迟不见苦瓜种子的动静,地面连个尖芽儿也难寻觅得到。它似乎仍在地下睡大觉,没有感知到春天的到来。
  直到初夏,接连两场雨水终于唤醒了沉睡的苦瓜苗。喝足了水的苗儿慢腾腾伸着懒腰,一副不情愿的姿态。
  不久,豆角秧的蔓缠绕着竹竿爬到尽头,魔术般幻化出淡紫色的花瓣,还有两个小辫子似的豆角儿。它的生长速度让我吃惊。
  再看看那些苦瓜苗儿,它们的茎须夏风中摇摇摆摆,好不容易攀住了竹竿,个头就是不见长。也许它们天生就是个慢性子。
  我不再关注苦瓜苗儿,它们的成长让我有些失望。
  过了些日子,偶然发现那些曾被我漠视的苦瓜苗,它们的藤在我眼皮底下竟然已经窜出老高。黛绿的叶子,深黄的花朵,蓬蓬勃勃地彰显着无限的生命活力。绿萝藏翡翠,黄花惹蜂蝶。须蔓轻舞,暗香浮动。小院如诗如画。一时惊讶,原来苦瓜苗有着厚积后发的“神功”。
  豆角的生命周期很短,大概二十天左右就会偃旗息鼓,不再结果。且它易患虫害,藤蔓上黏满黑乎乎的蚜虫,令人生厌。可苦瓜就不同了,它努力拓展自己的生命长度,顽强地抵御虫害骚扰。直到秋尽,它仍兀自站立在寒风中。它们一生干干净净,质本洁来还洁去。
  炎炎夏日,苦瓜成为人们餐桌上不可或缺的一道美食。中午,妻炒了盘肉丝苦瓜,孩子们只对肉丝感兴趣,苦瓜却一点也不动筷。妻问他们为何不吃苦瓜,孩子摇头,皆说苦。小小的娃儿哪里知道生活的真味呢,往往甜中有苦,苦中又裹着甜啊!
  苦瓜既苦又寒,能除热邪,解劳乏,清心明目,作用很大。就连它的种籽也有益气壮阳的功效。如果你有耐心慢慢咀嚼,一开始虽然苦涩难耐,而后味则甘甜盈舌。
  其实,人生大抵亦是如此:历尽坎坷,苦尽甘来。风雨过后,终现彩虹。这才是生活的本真。
  初与苦瓜结缘,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那时我十三岁,刚来到父亲所在的小城读书。现在看来,那是是我人生的重要转折点之一。
  那时,我每天上学要从一对老夫妻家的门前经过。透过他们家稀疏的篱笆墙,我看到院落里盆栽了许多花花草草。黄的灿烂,红的似火。院中的瓜棚架上,藤繁叶茂,果实累累。这些纺锤型的果实,因为表面长满了小疙瘩,样子怪怪的,不怎么入眼。藤儿卖力地长,有的果实垂在了篱笆墙之外,待到秋深,果实澄黄开裂,一玫玫红色的籽便露了出来,惹得人心里痒痒的。

 

原文欣赏:http://www.sw020.com/N/show_article.asp?id=19990

 



风从窗前走过-----风起风落,看淡云飘过!  一缕风的转身,那便是天涯之隔的距离。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晚亭
  6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8311 积分:59473 威望:0 精华:20 注册:2007-12-3 16:31:00
[推荐]守望文学网2016年10月优秀散文作品集锦  发贴心情 Post By:2016-12-15 19:50:00

◆作品:暗恋,是一首曾经的恋曲      作者:飘如尘烟

 

编辑点评:懵懂年月里,一场暗恋或若花开,转瞬就凋零,但留下的记忆却是刻骨铭心的,当经年后回忆起来,便是一个人对话,也有丝丝暖意漫过心间。全文语言生动、细腻,风格哀而不伤,让人回味无穷。推荐阅读!

 

文章剪影:

三十年的岁月呵!从青梅到蒂落,从少年到白头,尘满面,鬓如霜,两茫茫,暗恋被流年几度遗忘。遥想当年,在我的眼里你有着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容,羞涩中的清纯,腼腆中的文静。你快乐的沐浴着阳光,灿烂着你青春的笑容,一切的花儿都在为你尽情的绽放,连笑也明如琉璃,连泪也莹成琥珀。你的世界五彩缤纷,你的前程山高水长,那时的你,眼里哪有卑微的我?哪知道一个少年的情怀已为你倾心?
  从初三留到初二,才有了与你的同窗时光。遇见或者不是什么错误,不知,你我是有缘还是无缘,一直以来,我都是认为我们是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永远没有相交的可能。可是不知道,是那根线出了差错,一段短暂的时光里竟然相交在我的心灵深处。
  而今,一样的人,不一样的生活,却还有这么清晰的记忆。生活永远不能归零从新开始,失去了的年华也永远不会回来,可是,在岁月的轮回中为什么你的影子还这么清晰?我以为,这样不经意的念念不忘会在不经意间逐渐淡忘,没想到,不经意会让记忆这么深刻!
  关于你这些年来经历过的变故,我也是陆陆续续地听说到一点,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个大概。得知那一刻,心里有一点痛楚和无奈。原以为你这种淡然性格的人,原以为凭你的家世,凭你的容貌,一定过着优越的生活,无风无浪,相夫教子,平淡而真实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安稳幸福,哪会想到你遭遇到那么沉重的不幸?
  已经过去了,实在不想再掀开你结痂的伤口,更不愿触动你那不堪回首的往事。有道是红颜多磨难,人这一生,谁没受过伤,谁没感到痛?伤痛难以避免,总在你没有防备的时候,若无其事地咬你一口,让你心碎神伤却又无能为力。无助时,也许渴望别人的理解关心和帮助,可是别人也会自顾不暇,就算会同情嗟叹和怜悯,又有什么用呢,谁也不会看到你的伤口溃烂到什么地步,所以心伤还需自己治。
  其实我知道你是不快乐的,两次同学聚会都感觉到你心底的忧伤,明明知道你的沉重却也不知该如何劝导你走出阴霾。红尘对岸,我竟眼睁睁的看着你内心的凄苦却无能为力,只愿你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苦难生活里,有时候我们感觉走到了尽头,其实只是心走到了尽头。再深的绝望,都是一个过程,总有结束的时候,回避始终不是办法。鼓起勇气昂然向前,或许海阔天空。生活是一面镜子,你对它笑,它就对你笑;你对它哭,它也对你哭。
  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我总是在最深的绝望里,看见最美的风景!这个社会,有很多事情总是不如我们想象般美好,我们满心欢喜开了头,却悲怆决绝结了局,这其中的偏差,没有任何逻辑,但它就是这样发生了,残忍而冰冷。话题有点沉重了,不说这些事了,你看天上的月亮又快圆了。那月色羞涩而怯生,如一朵带怯的桂花香,半面鹅黄,半面红妆,眸光含情,欲语还羞,恰似我当年对你的暗恋之情。

 

原文欣赏:http://www.sw020.com/N/show_article.asp?id=20022

 



风从窗前走过-----风起风落,看淡云飘过!  一缕风的转身,那便是天涯之隔的距离。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晚亭
  7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8311 积分:59473 威望:0 精华:20 注册:2007-12-3 16:31:00
[推荐]守望文学网2016年10月优秀散文作品集锦  发贴心情 Post By:2016-12-15 19:51:00

◆作品:远去的吆喝声      作者:青青湖边草

 

编辑点评:鲜活的文字。一个平凡久远的吆喝声就这样来了、去了,这声音好熟悉,好亲切,它凝聚了历史的音符,聚起了乡音乡情乡俗,展示了人情世故亲情。这就是走过的路,这就是历史的反刍,莫忘!荐读。

 

文章剪影:

听到响声,正在做针线活的姑娘们,放下针线笸箩,挽着手而来。雪花膏和蛤蜊油淡淡的香味,诱惑着她们的目光。这些化妆品让姑娘们青春焕发,靓丽可人。她们会不惜钱财,一定要买的。姑娘们一会又把目光瞄向了自己喜欢的其他物品。有的要了花手绢,上边绣了对戏水鸳鸯;有的扯了几尺红头绳,拿着小镜子在乌黑的辫子上比量来比量去。姑娘们正值青春妙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商品换了一个又一个。三个女人一台戏!她们指指点点,叽叽喳喳。挑肥拈瘦中,不知哪个姑娘多嘴,拍拍另一个姑娘的肩,哎!哎!打扮恁漂亮干啥,想找婆家了是吧!说完闪身就走,那姑娘便羞红着脸笑骂着追了上去……众姑娘一哄而笑,逗得货郎也忍俊不禁。
  正在做饭的妇女,放下手中的锅碗瓢勺,从鸡窝里抓了两个鸡蛋,用瓢端着,快步而来。这些妇女喜欢针头线脑、扣子拉链、肥皂香皂等日常用品。是啊!一大家子上上下下、老老少少的吃穿用度,哪个不要她们自己动手打理?像套个被子,做件新衣,纳个鞋底,做个鞋帮,缝缝补补,哪能缺了这些家伙什呢?妇女们很仔细,拿起针在额头上抹了抹,一个一个的挑拈。老货郎陪着笑,耐心地从挑子里拿出来,放回去,不厌其烦。
  老太太颤着小脚,带着小孙子,一走一晃,身后跟着一只翘着尾巴的小花狗。小孙子满脸泪痕,撅着小嘴。老太太手里捏着一缕头发,随手塞给货郎,来一包糖豆,我家小孙子闹人呢!吃着糖豆,小家伙脸上马上由阴转晴。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热心的老太太走时还不忘打个招呼,他大哥,渴了就上家喝口水哟!
  最稀罕的要数孩子们,他们从四面八方涌来,围住货郎挑子有说有笑,好不热闹。孩子顽皮,挑子被挤得挪了位置。货郎一边拦着,一边咋唬,孩子们,别挤!别挤!挑子要倒了!孩子们贪玩好吃,鹅一样伸长脖子,眼睛在气球、吸铁石、摔炮和爆米团等物品之间扫来扫去。几个孩子一商量,掏出壹分贰分的分壳子兑在一起,同货郎一番讨价还价之后,买了爆米团和吸铁石。爆米团分给大伙吃了,路边又寻一些小铁件埋在小土堆里,把吸铁石放在一定距离吸上来,再放进土里,然后再吸上来,循环往复,乐此不疲。还有的孩子偷偷从家里掂来口破锅,换了气球和摔炮。领头的牵着气球摔着摔炮往前跑,一群孩子一窝蜂似地跟在后边……
  小时候,同其他孩子一样,我也对货郎挑子里的东西充满好奇。特别是里边的一个绿色的帆布书包,更是吸引着我的眼球。初进学堂时,我背的是一个粗布书包,那是母亲一针一线为我亲手缝制的。可时间久了,书包磨了窟窿,颜色也淡了许多。绿色的帆布书包不仅美观漂亮,也结实耐用,我常望着它出神,满怀期待。看我总是在挑子前流连,货郎大概猜出了我的心思,就鼓动我拿破烂来换。于是,我常常搜寻猪骨头、麻绳头、废铜烂铁等东西,收集在一起,等待货郎的到来。知儿莫若母。母亲慈祥地看着我,笑着从兜里掏出一沓角票,交到我手里。母亲又从土坯缝里掏出每天梳头攒下的头发交给我说,这下应该差不多了吧!我知道这一根根花白的头发是母亲辛劳的见证,是岁月的浸染,光阴的印痕,不知道她攒了多久。钱是母亲用来称盐罐油的,为了我,母亲节衣缩食,什么都舍得。母爱博大,可怜天下父母心!
  那天,当我从货郎手里接过漂亮的帆布书包,心里兴奋不已,竟一宿没合眼,背着新书包去学校,我整个人儿都飘飘然,同学们羡慕得直咂嘴。

 

原文欣赏:http://www.sw020.com/N/show_article.asp?id=20021

 



风从窗前走过-----风起风落,看淡云飘过!  一缕风的转身,那便是天涯之隔的距离。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晚亭
  8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8311 积分:59473 威望:0 精华:20 注册:2007-12-3 16:31:00
[推荐]守望文学网2016年10月优秀散文作品集锦  发贴心情 Post By:2016-12-15 19:52:00

◆作品:依稀可见慈母泪    作者:落拓书生

 

编辑点评:生活永远是创作的源泉,积累永远是文字的素材。看过您的几篇文章,总能在人性的柔情处下笔,点赞。此篇挖掘母爱人性的文字值得品味,回味,送上敬意!

 

文章剪影:

她浓眉大眼,嘴唇很厚,头发略显枯黄。两家人虽没任何亲戚关系,但出于礼貌,又是近邻,我需要称她一声伯母。直到上了学,我才知道她像我大姐一样,智商不大正常。记得是春日的一个午后,我和同学在他家门口玩耍,有个村民问我们几点钟了,她看了看同学家堂屋墙壁上的挂钟一眼,抢先回答:“两点八十分了。”令我与同学、村民当场捧腹大笑,她不明就里,又补充说了一句“还差二十分就到三点钟。”这时同学再也忍不住了,很不客气地讲,他还是头一次知道一个小时有一百分钟呢。而年已半百的她争辩着说,她家墙壁上的挂钟是一百分钟一个小时。
  “呵呵……你家墙壁上的挂钟是日本产的吧!”我终于也忍不住了,笑着揶揄了她一句。她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仍争辩着说:“我不骗你们!不信,你们跟我去我家看看,我家墙上的挂钟当真是一个小时一百分钟。”真个笑死人了。由于少不更事,我和同学后来常常在公共场合里打趣她:“你家的挂钟是一个小时有一百分钟吧?”把她呛得面红耳赤,她却仍低声地说,她没骗人。
  唉,她有时确实太不爱惜脸面了。我上二年级的时候,《西游记》热播,村里没几户人家有电视机,我们都是挤在一家商店里看《西游记》,她讲沙僧是唐僧的师父,与我们几个小孩子争得满脸通红,即便听见电视机里的沙僧叫唐僧师父时她照旧强辩:“你们小孩子知道什么!我们小时候看的《西游记》里唐僧是沙僧的徒弟。你们不信,回家问问你们的爸爸妈妈……”惹得年纪与她相仿的老板娘心烦意乱,于是很不客气地吼她:“吹牛也不打草稿一下!我们小时候村里电都不通,也没哪户人家有电视机,你飞到天上去看《西游记》啊?连五、六岁的小孩子都比你会吹牛,你当真是个傻子!”她先是脸红了红,继而闭上两片厚嘴唇,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我一度疑心正是她不懂得相夫教子的缘故,导致她的两个儿子(大卡、小卡)整日飞扬跋扈,酗酒闹事。在我记忆深处,大卡无疑是个无赖儿郎。即使今天,我也不愿与大卡有什么接触,甚至不愿和他讲一句话。主要原因是,大卡这厮仗着人高马大,比我大十几岁,经常给我起一些不伦不类的绰号。而她在大卡或小卡面前,总是唯唯诺诺,没有一点人母的样子。我小学时常常看见,大卡一边扭头把嘴里的饭菜吐到墙角边,一边大声呵斥父母:“炒菜放那么多盐,咸死人了!”
  “我炒菜时候只放了一匙子的盐,真的没有多放……”她小声说着,头低低的,犹如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这使我很瞧不起她。

 

原文欣赏:http://www.sw020.com/N/show_article.asp?id=20020

 



风从窗前走过-----风起风落,看淡云飘过!  一缕风的转身,那便是天涯之隔的距离。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晚亭
  9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8311 积分:59473 威望:0 精华:20 注册:2007-12-3 16:31:00
[推荐]守望文学网2016年10月优秀散文作品集锦  发贴心情 Post By:2016-12-15 19:53:00

◆作品:鲍勃·迪伦:为苟且的现实闪现一道天际的光芒    作者:久野

 

编辑点评:鲍勃·迪伦,一个造诣不凡的诗人,一个特立独行的大地歌者,一个惊艳时光的传奇;在他低沉、舒缓、沧桑的歌声里,很容易看见一道从天际闪现的光。全文书写流畅,语言细腻,而内涵丰富。推荐欣赏!

 

文章剪影:

第一次知道鲍勃·迪伦,是阅读北岛《时间的玫瑰》这本书。书中,北岛写到了威尔士诗人迪伦·托马斯。此人嗜酒如命,据说他的大部分诗,都是醉后写的,被称为迷狂诗人。他写过,我狂妄到不屑于去死。最后,他还是死了。诺兰的《星际穿越》中,引用过他的诗:《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迪伦·托马斯的职业是电台主持人。我听过他亲自朗诵《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他的声音特别震撼人心,犹如萨满巫师一样,具有穿透时空的魔力。据说,鲍勃·迪伦很崇拜迪伦·托马斯,才将自己的原名罗伯特·艾伦·齐默曼改成鲍勃·迪伦。在其自传《编年史》(《像一块滚石》)中,鲍勃·迪伦并未提及此事,只是说改名为迪伦,是因为这个名字很好听。这些姑且不论,反正,我是因为北岛那本书才知道这个人的。
  第一次听迪伦的《答案在风中飘》,我觉得他的声音跟迪伦·托马斯很像,但缺乏一种雄壮的气势,带着淡淡的感伤。迪伦丝毫不狂暴,就像一个老朋友,在对着你低低地唱,娓娓地唱。歌中,迪伦充满了疑问与困惑。“一个人要走多少路/才能被称为人/一只白鸽要飞过多少片大海/才能在沙滩安眠/炮弹要多少次掠过天空/才能被永远禁止/答案啊我的朋友在风中飘/答案就在风中飘……一个人要存在多少年/才能获得自由/一个人要转多少次头/才能假装什么都看不见……一个人要仰望多少次/才能看见天空/一个人要有多少耳朵/才能听到别人的哭声/要牺牲多少条生命/才知道那么多人已经死去/答案啊我的朋友在风中飘/答案就在风中飘。”我想象着迪伦独坐黄昏的街头,人来人往,他抱着一把吉他,戴着牛仔帽,叼一根烟,眯着双眼,低低地唱,娓娓地唱。迪伦的唱腔低沉、舒缓、沧桑,伴着时起时伏的吉他声,在回环咏叹中,一种无奈的悲悯,苍凉的亲切,听得叫人心碎。
  迪伦是一个心怀悲悯的人。这注定他不会长久的参与某一社会运动。他的一生,是为了艺术,而不是其它。年轻时,迪伦创作过不少反抗歌曲,被人称为抗议歌手。60年代,美国社会动荡不安,几股力量在激烈对抗。其中,黑人争取平等身份的民权运动,深深触动了年轻的迪伦。当马丁·路德·金发表《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讲时,迪伦现场唱过《答案在风中飘》。不久,马丁·路德·金、肯尼迪、马尔科姆等政治人物均遭人暗杀。迪伦从人道主义与家庭观念的立场,来思考这些人的遭遇。他不是将他们视为政治领袖,而是更多地想到他们的家庭失去父亲的创伤。此后,迪伦的创作大变。转变的原因肯定是复杂的。他本身的精神气质,已经决定了他不会长久为革命摇旗呐喊。他说,我首先是一个诗人,然后才是音乐家,实际上,不管是死是活,我都是一个普通人。他反对权威,也不喜欢别人给他贴标签。纵观他一生的历程,艺术永远占第一位。当外界因素,对他的艺术创作可能会造成干扰时,他就会重新选择。60年代中期,迪伦告别革命,回归到“另一个迪伦”。
  这是我最欣赏迪伦的地方。

 

原文欣赏:http://www.sw020.com/N/show_article.asp?id=20018

 



风从窗前走过-----风起风落,看淡云飘过!  一缕风的转身,那便是天涯之隔的距离。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晚亭
  10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8311 积分:59473 威望:0 精华:20 注册:2007-12-3 16:31:00
[推荐]守望文学网2016年10月优秀散文作品集锦  发贴心情 Post By:2016-12-15 19:53:00

◆作品:一直想请父母吃顿饭     作者:落拓书生

 

编辑点评:这样的文字沁着亲情孝感,读来令人动容;这样的文字涵裹着内疚自责,诠释着心灵深处的柔情。是的,请父母吃顿饭,马上纳入自己的日程。赏读,问好。

 

文章剪影:

带着几分醉意,正要穿过一个十字路口,红灯突然亮了,我只好停下匆匆的步履。可是,遥望远处婆娑的树影,想起半个小时前在夜市请同事们吃烧烤花去的四百块钱,我不由得有点神伤了。
  为无法请父母吃顿饭,深感遗憾。而想请父母吃顿饭这个念头,却足足陪伴了我十五年——上高二时,偶然看到的一篇文章,使我感触很多。
  文章大致的内容:一个青年想请上司、同事吃饭,起初订的是六百多元的套餐,可天黑时上司突然打电话说有事不能赴约,青年只好改为四百多元的套餐,然而不久同事也打电话讲有事不能赴饭局了,而这时已上了几样菜,酒店经理显得比较通情,允许青年将套餐改成最低的两百多元,青年无奈之下便打电话叫父母来酒店里吃饭,结果两位老人以为听错了,后来反应过来,两位老人高高兴兴地穿着最好的衣服,坐出租车到酒店里吃饭,第二天逢人便说他们儿子很孝顺,知道请他们到饭店里吃饭,青年在邻居们的赞叹中羞愧不已,但过后他也渐渐学会孝顺老人了……就这样,想请父母到酒店里吃顿饭这个念头,像粒种子落在我心田里,生根,发芽。
  一晃眼,很多年就过去了。
  我参加工作后的第三年,在金城江一家国企当工人。夏日的一个上午,我打电话叫父母到宜州城里一趟,主要是想给些钱让他们做生活费。后来在服务站候车室里,把钱给父母后,因为以前听一些高中同学讲过食神笑酒店里的饭菜不错,我便打算带父母到食神笑酒店吃午饭。让他们开开眼界,好好享受一番。
  当我欣喜多年的一桩心愿将可了却的时候,食神笑酒店到了。但装璜雅致的酒店大门,穿着鲜艳的迎宾小姐,把老实巴交的父母唬住了。站在干净的台阶上,母亲一面拉着我一面低声说:“四儿,这个饭店这么大,吃一餐饭起码要几百块钱。太贵了。我们另找个地方,随便吃点东西就行了。”这时,一向大大咧咧的父亲也变得胆怯起来,几乎不敢朝酒店里多望一眼,低着头和母亲一道劝我:“四儿,你妈说得对!在这个酒店吃餐饭起码要花几百块钱,太贵了。”
  “不贵啊!我们又不喝什么酒,吃一顿饭最多也就三四百块钱。”我摇摇头,很不以为然,一副落落大方的样子。
  父母却更拘谨了,脸上甚至露出恳求的神色。

 

原文欣赏:http://www.sw020.com/N/show_article.asp?id=20017

 



风从窗前走过-----风起风落,看淡云飘过!  一缕风的转身,那便是天涯之隔的距离。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总数 15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