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守望文学网
守望文学网文化论坛文学交流 现代诗人导刊杂志选稿基地守望·诗韵·现代诗歌守望诗歌探讨 → [分享]北岛论


  共有1634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

主题:[分享]北岛论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守望诗歌小组
  1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编辑 帖子:2574 积分:1446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12-3 15:02:00
  发贴心情 Post By:2013-1-18 10:22:00

注:
  1该诗1973年初稿的标题叫《告诉你吧,世界》,开头一段最早是这样的:“卑鄙是卑鄙者的护心镜,/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在这疯狂疯狂的世界里,/——这就是圣经。”参见刘禾编:《持灯的使者》序,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2001。
  2北岛们在“文革”期间就已经获得了新的文学和思想资源。其中的文学资源有中国现代经典文学,有与三十年代就已经成名的老诗人的交往,也有对当时作为内部参考的地下书籍的传阅,使他们很早就接触到了像《麦田里的守望者》、《在路上》、贝克特的《椅子》、萨特的《厌恶及其它》等一系列西方现代主义以及“跨掉的一代”的文学作品。
  3《中文是我唯一的行李》,《书城》,2003年,第2期。
  4刘禾编:《持灯的使者》序,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2001。
  5参见李陀:《汪曾祺与现代汉语写作——兼谈毛文体》,《花城》,1998年,第5期。
  6参见高尔泰:《美是自由的象征》,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6。
  7马尔库塞:《审美之维》,第206、242页,北京:三联书店,1989。
  8见《青年诗人谈诗》,第2页,北京大学五四文学社,1985。
  9见《青年诗人谈诗》,第2页,北京大学五四文学社,1985。
  10从另一个意义上当然也可以说北岛是以一种反历史的方式表达着历史感,这其中就有悖论的意味。
  11顾城:《“朦胧诗”问答》,《青年诗人谈诗》,第34、38页,北京大学五四文学社,1985。
  12张旭东:《语言诗歌时代——关于当代中国文学的创造力的对话》。《纽约书简》,第149页,上海书店出版社,2006。
  13因此,当北岛后来称自己的反叛是一种个人的反叛时(“我看到的是诗歌与反叛之间的关系。反叛是我这一代人的主题,但我相信反叛从个人的层面开始,譬如,我对我父亲的反叛……”,见北岛访谈《流亡只是一次无终结的穿越虚空的旅行》,http://www.xiaoshuo.com/readbook/00145866_20135.html)也有一种反历史的迹象。当然,反叛首先是个人的,但在朦胧诗阶段却主要表现为群体的。
  14这一时期北岛的诗作中始终贯穿着一个抒情主人公倾诉的声音,使他的诗作有一种抒情诗的格调。诗中存在大量“我”对“你”的倾诉,构成了北岛展示给读者一个抒情的审美主体的重要途径。主体在抒情化的个体中生成,因此也是一个本质上有着浪漫姿态的抒情的主体。从思维和技术上讲,北岛是现代主义的,但是从情感和诗质(肌理)上说,北岛一代又是浪漫主义的。这一点,尤其体现在舒婷以及顾城身上,但即使在北岛身上,也得到了多方面的表现。
  15高尔泰:《论美》,第253页,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1982。
  16当然,北岛的主体建构的历程远是一个复杂的历史过程。他的主体主要是在对荒谬的世界的认知过程中建立起来的,荒谬的世界最终反衬了主体的坚韧和清醒。“我不相信”的根基是对自我意识的理性确认,北岛的怀疑主义,因此有着鲜明的笛卡尔主体哲学的影子。在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中,主体性是由我自己的思想确立的。北岛则同样表达了“我怀疑,故我存在”的理性精神,这种理性是启蒙主义最重要的表征。尽管诗人也流露了失落感,但他超越了由于客体的荒诞而危及到的主体荒诞,《履历》中“万岁!我只他妈喊了一声/胡子就长出来”,即是通过自我嘲弄,反讽了现实,主体依然是理性化的。而理性的主体一旦获得,就很难再失去。北岛的意义正在于迷狂时代之后清醒的主体的重建,这种重建的意义堪比五四时期的鲁迅以及40年代的穆旦。在否定和反叛中表现出的清明的理性主义精神以及深刻的历史洞察力是北岛留给启蒙主义时代的最珍贵的历史遗产。
  17杨炼:《本地中的国际》,《书城》,2004年,第1期。
  18刘小枫:《这一代人的怕和爱》,第155—156页,北京:三联书店,1996。
  19宋明炜:《“流亡的沉思”:纪念萨义德教授》,《上海文学》,2003年,第12期。
  20转引自顾彬(Kubin):《预言家的终结:二十世纪中国思想和中国诗》,成川译,载:《今天》,1993年第2期,第145页。
  21米沃什:《关于流放》,孙京涛编译,见http://blog.com.cn/s/blog_48ced8710100052r.html。
  22早在北岛80年代后期唯一的长诗《白日梦》中就已经显示了预兆:“在昼与夜之间出现了裂缝”,从流亡时期的北岛看,这个“裂缝”有预言意义。诗人同时觉得“语言变得陈旧”(《白日梦》),于是,伴随着流亡生涯的,势必是对新的语言的寻找。
  23语词的游移,反映了诗人思维的游移,背后也许是生活状态的游移。
  24江弱水:《中西同步与位移》,第177页,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2003。
  25《中文是我唯一的行李》,《书城》,2003年,第2期。
  26参见伊格尔顿:《审美意识形态》,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
  27刘小枫:《流亡话语与意识形态》,收《这一代人的怕和爱》,第153页,北京:三联书店,1996。
  28流亡时期也许可以摆脱直接的现实政治,但仍摆脱不了权力本身。“‘流亡’的姿态和意识使他对于一切权力的约束和禁锢保持紧张的警惕和持久的反抗。”(宋明炜:《“流亡的沉思”:纪念萨义德教授》)这一论断也同样适用于北岛。
  29宋明炜:《“流亡的沉思”:纪念萨义德教授》,《上海文学》,2003年,第12期。
  30唐晓渡:《“我一直在写作中寻找方向”——北岛访谈录》,北京大学新青年网站。
  31但修辞的无所不在也会导致修辞至上主义,因此,对过度“修辞性”的警惕,似乎是北岛今后诗艺的发展所应该注意的一个问题。
  32杨炼:《本地中的国际》,《书城》,2004年,第1期。
  33北岛:《流亡只是一次无终结的穿越虚空的旅行》,http://www.xiaoshuo.com/readbook/00145866_20135.html。
  34刘小枫:《这一代人的怕和爱》,第173页,北京:三联书店,1996。
  35北岛:《流亡只是一次无终结的穿越虚空的旅行》。
  36《中文是我唯一的行李》。
  37宋明炜:《“流亡的沉思”:纪念萨义德教授》,《上海文学》,2003年,第12期。
  38《“我一直在写作中寻找方向”——北岛访谈录》
  39北岛诗中与镜像世界同构的,还有集中出现的“影子”的世界:“影子戏仿人生”(《问天》),“我把影子挂在衣架上”(《夜归》),“今夜始于何处/客人们在墙上干杯/妙语与灯周旋”(《领域》),令人感受到的是柏拉图所描述过的洞穴中人在洞壁上看到的外部世界,只能借助影子来呈现。
  40参见拉康:《助成“我”的功能形成的镜子阶段》,《拉康集》,第89——96页,上海三联书店,2001。
  41《中文是我唯一的行李》,《书城》,2003年,第2期。
  42杨立华:《“陈”的力度》,《读书》,2003年,第12期。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