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小说故事>我的四弟

我的四弟
  作者:米田 发表:2011/6/21 14:23:53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421
  编辑按:生命如此珍贵,一走了之真是可惜!
  
  我想,人原本都是极留恋家的,可我却不大竟然。我甚至有点讨厌我那个家。且不必说我的父母如何,单想起我们兄弟间的事来,我就难过、忧伤,再也无心思惦念那个家的。尤其我的四弟死了以后,我更不去想它了,也罢。
  
  在我的印象里,我对家仅存的一点感情是产生在四弟身上。那时,我的父母生了我们兄弟四人,我排行老三,我总是很遗憾,我没有个姐姐或者妹妹。小时候的事,我记不清了,也许那时候,我们那个家的确像个家的样子,但到了后来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事,就把这个家的概念逐渐淡漠了。在我的意识里,家的样子应该是:父母是宽容、公正的,兄弟姐妹是团结友爱、互助互谅的。而我的家却不是这样的。我刚上初中那年,大哥高中毕业,混了个什么供销社营业员当,神气的不得了,见了人总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父母也以他为荣,常常教导我们要向他学习,读书要有用,将来要有出息。我二哥初中毕业,没考上高中,便回家务农了,后来硬是缠着父母为他买了一辆手扶拖拉机,侍弄了几天,很干出些名堂,为家里增加了收入。这时正是大包单干的第三年,机器在我们家乡还不多见,于是也就摆起师傅的架子来,见了人大大咧咧的。对我和正上学的四弟,常常风言风语,说我们白吃饭不干活,还偏偏就会花钱什么的。我是不敢言语的,可四弟就不同了,他虽然人小,可心眼实在,有股子犟脾气,胆子也大,从来不吃大哥二哥那一套,恼急了他也很能咋呼几句,让你没有办法。四弟好像是脑子笨,上学老留级,上学后的第五个年头,他又留在了二年级,一生气又加上父母和两个哥哥的打骂,他干脆不去了,赶也赶不进学校门,老师也无奈,只好由他。他干农活倒也还卖力气,从没什么怨言,尽心尽力。在村里,四弟也不像大哥和二哥,为一点小事就和人家动肝动肺的吵起来,他和那些年轻人也很合得来,称兄道弟,煞是热乎。
  
  我就不同了,虽然学习成绩也并不怎么景气,可我怕干活辛苦,我愿意上学,于是引出许多事故来。我上学又拿粮,又交钱的,还得用零花钱,于是就招来大哥二哥的白眼和挖苦。尤其二哥总想我花钱多,拿他们上学的时候做例子,总在父母面前磕碜我,弄得我两头受气,有苦难言。往往这时候,四弟就会替我辩白几句:诸如物价现在比过去高了之类的,使得二哥和父母难得言语。所以,我对四弟是尤其感激涕零的。尤其我上学,所以农活干的极少,许多活计做不来,遭到父母兄长辱骂的时候,又是四弟帮我校正,并教会我。到了初三那一年,因为学习紧张的缘故,每星期回家应酬的日子相应少了,又遭到二哥的嫉恨,嫌我躲在学校里,食粮也不自己来拿,更不用说能帮家里干活了。假期也由于补课,使他更是嫉火缕缕,连父母也嫌学校太苛刻,不给我们前二十名同学放假,使我接二连三的逃避了一些假期该我干的活计。这时候又是四弟帮了我的忙,他举了二哥没有考上高中,所以上不了大学的例子,将二哥抢白了一顿,还说他相信,我三哥一定是上大学的料,才使我稍稍有一点安慰,这个家总算有一个人能向着我说些话。
  
  经受了种种白眼和冷遇之后,我更加清醒了。我于是非常想离开这个不太理想的家,也于是更加努力的学习。好不容易熬完了高中,总算是皇天不负苦心人,我竟然考上了市里的师专。我如释重负,终于如愿以偿离开了家。
  
  就在我上师专这期间,听说大哥和二哥为分家闹得好凶,最后还动了武,害的我的二嫂因为这件事大动肝火而流了产,真是教训惨痛。四弟早在我上师专前夕,就向我流露过他对家产根本不在意的的,他说他要靠自己的力量创建个家,他甚至不想要家里任何一样东西,还说他将来也许不在家里待。当时我还劝他,你好歹在家干了这么多年活,不像我一直上学只花钱,对家里确实没有一分钱贡献,但他听了只是摇了摇头。于是后来,果然四弟在我上师专的第二年出走了。又是两年后,当我在某地一所中学教书的时候,突然收到一封四弟的来信,信中阐述了他在外面的一些情况,尤其让我吃惊的是,他说他将要死了,让我有空去车站接他,他要回家看看他曾经劳动过的地方。周日回家我没有告诉父母这个可怕的情况,我只告诉父母四弟要回来的消息。然后我赶去见到他的时候,他比两年前长高了许多,脸尤其显得黑,倔强的嘴唇上一抹淡淡的胡须,浓密的头发蓬乱的竖在头上,瘦长的身子佝偻着,一双本来很有神的大眼睛,深深地陷下去,眼圈浮肿着,看上去充满了倦意。只是见到我的时候,闪着无比喜悦的光。回到家里,由于他带来了一笔很可观的钱的缘故,二哥和二嫂也对他格外亲热,父母也没有再抱怨他出走的可恶。当天下午,他出去到各处的田里走了走,看了看长势很旺势的庄稼,回来吃了晚饭,他什么也没有说,只说外面做工很苦,累坏了身子。当我们问他都干些什么时,他不回答只轻轻地摇了摇头,说是太累了,明天再说吧。
  
  当晚,我和他住在他以前住过的小屋,我问起他信上说要死了的事,他泪水簌簌地掉下来,好大半天才嚅嚅地说:“三哥,你是唯一让我信赖的人,也是我们家最有出息的一个,我什么都告诉你,你别告诉爹妈,我知道我不孝,白活了二十多年。开始我只是觉得呆在家里憋气,所以想出去闯闯,谁知道外面并不好混!尤其我们这些没文化的人,处处受欺负。走时带的贰佰块钱,很快花光了,可好马不吃回头草,我不愿意回来让人看笑话。后来总算天无绝人之路,山里一家私人开的煤矿来招工,我就去了那里干苦力,虽然苦,可挣钱还可以,一天好点可挣十一、二块,一个月下了三百多呢,所以,也就忍了。有一天晚上,倒班闲着没事,我便和一个工友出去溜达溜达,不知不觉来到离煤窑七八里的镇子上,我们喝了点酒,买了点东西往回走,突然听到有人喊救命,我们跑过去一看,一个小子正拉扯一个女的,我大喝一声干什么?那小子见有人来就跑了,我于是认识了那个叫香姑的女人。后来我们俩好上了,头两年我挣得钱几乎都花在了她身上,她也答应要嫁给我。可是有一天我去找她,她却正和另一个男人开心,我火了把那个男人揍了一顿。她说她以后再也不了,可前几天,我又见她和那个男的在一起,便假装约他们出来算清账目,各走了事。我捅死了他们,跑出来了。我知道我要死了,我本没脸回来见人,可我想回来看看,尤其想回来看看你。”
  
  他哭诉完这一切,我也忍不住哭了。我说:“四弟,其实你不该这样做,世上有的是女人。”
  
  “我也很后悔,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我已经做了。”他说,“你放心,我明天就去自首,反正活着也没多大意思,这个世界上弟兄们都相处不好,还能说别人!”
  
  第二天,天没亮,我还在熟睡,就被吵醒了,原来是四弟自杀了。四弟死后,所得的唯一财产是一卷破芦席,尽管我觉得这极不公平,应该给四弟做个棺材,可在全家人都恨他死的不光彩,给家族丢了脸的情况下,我又能多说些什么呢!尽管如此,我却常常想起我的四弟。仔细想想,是这个家的不和睦毁了四弟呀,可谁能承认这个过失!而四弟还被埋在了乱坟坡,不准进祖坟,说是我们梁家没有这样的败家子。每逢想起这些,我的眼睛就模糊起来,家的概念也就淡漠下去,淡漠下去……
  
                                                      1990年10月初稿1991年3月定稿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米田 发布于 2011/6/28 17:23:12  
说的好,我这篇小说,正是为了讽刺家庭的冷漠 !问好!
评论人学以致用 发布于 2011/6/23 6:07:19  
家庭的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