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小说故事>黄泉村(中)

黄泉村(中)
  作者:琉璃姬 发表:2008/5/29 21:06:14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928
  编辑按:用通俗易懂的文字来讲述一个通往死国黄泉古道上的诡异故事,真的很吸引人。
  
  【破三香】
  
  我和破三香都在等,她等男人,我等未知的东西。
  
  我说:你逃避什么?
  破三香说:我爱他。
  我说:他死了。
  破三香说:他是坏人,但是我愿意坠落。
  我说:他爱你吗?
  破三香说:我想是。
  我说:能说说你自己的故事吗?
  破三香说:好。
  
  都市的夜生活如此频繁,我们常常让自己的形骸放荡如酒水,说不清是为了释放压力还是害怕孤独。寻找暧昧中邂逅的乐趣,激情,危险,欲罢不能。
  
  吹开啤酒的浮沫,每个人都在玩弄光线,垂涎若可。
  
  “你喜欢这家慢摇吧吗?”
  杨娟的假睫毛差点脱落,伸出黑色歌特风的纹甲,用纤长的玉指挡住,刻意露出蕾丝胸罩下的乳沟,男人是老手,安然吹着手中的香烟。三十多岁的脸嘴,像悍马一样的男人。
  
  男人说:我喜欢你。
  杨娟退开手指,沙哑的笑声“又来。”
  “和我去疯吗?”男人的表情在暧昧中透着自信和坚定。杨娟只是笑。
  杨娟说:低度酒是自慰用的。
  男人立刻就火了:妈的,拿两瓶伏特加来。
  
  破三香邂逅横大闯的时候,破三香是夜场里的陪酒小姐,已不再夜场年华,小姐妹都叫她香姐。除此之外,她还有另一个身份。
  
  “你嗑药?”“他妈的,怎么,你怕了?”杨娟感到意外,抽出一根香烟,面无表情叼在嘴上“没什么,挺疯狂的。”
  男人说:你白天做什么的?
  杨娟打着火机,点燃香烟“急什么,我们不是陌生人吗?”
  
  那时的破三香爱着她的拜金梦,玩过太多男人,有钱的,漂亮的。公差的,平庸的。还没有稀罕过横大闯的臭皮囊。只是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有血性,和自己所有的男人都不一样。
  
  “哦,开别摸我的。”杨娟脱下高根鞋,提在手上,她改变了主意,接受被猎。
  男人说:我说过我玩得起。
  杨娟说:切,我还没玩够。踢了一脚宝马车,跳进车去。
  男人发动汽车,一路狂飑,横冲直撞。
  男人说:美女,你叫什么名字?
  扬娟说:破三香。
  男人笑了,笑起来像个孩子“什么破名字。”
  杨娟说:她是晚上的我。
  男人说:想试试吗?
  
  宝马冲碎了报亭,熄了引擎,两人在车里疯狂的做爱
  疲惫的彼此,更容易产生倚赖的错觉,壮如液体和酒水。
  
  【杨娟】
  
  酒热消退后,女人告别了男人,回到自己的生活。
  
  “杨姐,才来啊”“不好意思,我迟到了。”杨娟出了电梯,朝黄局长办公室里走去了。
  省统计局办公楼里熙熙攘攘,喝茶的,打电话的,聊天的。白驹过隙。
  “黄局长今天心情不好,你要小心。”杨娟一边补工作妆一边骂“去他妈的,我昨晚有点事。”
  同事们第一次听见杨娟骂赃话,骂得如此八卦和坦白,她还沉浸在破三香的角色中。
  
  面对黄局长肮脏又狡诈的冷笑,杨娟感到厌倦,男人为五斗米折腰,女人为五斗米献身……
  黄局长锁上门,伸出肥短的手臂,一把捂住扬娟,原形毕露。杨娟面无表情,任黄局长对自己的身体进行变态的玩弄,像死去的茧,麻木,失乐。
  黄局长满足的笑“臭婊子,下次再犯错误,就给我滚出单位去。”杨娟拉紧丝袜,扣起衬衣“局长,你不怕我告诉你太太?”黄局长狞笑起来“婊子,告诉你,我可是准男人,你爱告就告,看她敢杂整。”
  杨娟说:那你和她离婚,我保证不管你。
  黄局长一把扯住扬娟头发“婊子,你听好了,你给我提鞋都不配。”
  
  “杨姐,下面有个开宝马的找你。”“啊。”
  杨娟补了补妆,梳好头发,逃出单位。黄局长躲在门缝窥视,看在眼里。
  “女人,上班族啊,还是个吃皇粮的。”男人意气风发,笑起来爽朗纯朴。
  “你怎么找到我的?”杨娟忽然觉得男人笑起来好帅,好舒服。
  男人说:你昨晚把包忘我那了,里面有你的名片。
  杨娟哭笑不得,忽然又觉得男人很可爱“请你别再来找我了,好不好?”
  男人说:不好,我爱上你了。
  “和你做爱的是破三香。”“你不就是破三香吗?”
  杨娟说:我……
  男人说:天马上就黑下来了。
  
  男人从来不告诉破三香自己叫什么,是做什么的,女人不再到夜场睡男人。却依然爱慕着奢华的生活,爱着强壮有实力的男人。男人每天都到单位接女人,像个骑士一样保护女人。后来男人给女人买了房,买了汽车,买了戒指,给她讲笑话,陪她逛街,看电影,喝咖啡。有一段时间男人和她失去了联系,女人离开了统计局,离开了黄局长。
  
  杨娟到男人住的地方找他,她从来不相信爱情,可是她却爱上了这个笑起来像男孩一样的悍马男人,男人带着一种脱俗的魄力和魅力。
  
  可是杨娟尘埃般的梦境又一次暗淡无光,当她看到男人和另外一个女人不堪入目的交往。她又回到夜场,陪黄局长喝酒,破三香的心碎了,像十年前那样碎了……
  
  黄局长笑起来比哭还难看,他把手伸进破三香下体,不断挑逗着。
  黄局长凑过唇齿,狂热吻着破三香的身体“婊子,你有气质吗?你有思想吗?你有背景吗?除了这张逐渐老去的美丽皮囊,你还有什么能留住男人的心?你凭什么水性扬花?你这个用下体接受下体思考的公共车……”
  
  杨娟哭了,她想起自己离异的父母,破碎贫穷的家庭,为了养活嗜赌粗暴的爹,她被迫初中时就辍了学,到外面吃住生活。破三香是男人们骂陪酒女时给杨娟起的绰号,有时候,杨娟喜欢破三香。有时候,她恨破三香。
  
  杨娟鼓起勇气,去找男人说清楚,她终于知道自己想要的生活,想要的男人。
  
  【横大闯】
  
  男人并不躲避杨娟,他们相对无言,却又朝思慕想。
  “你是个骗子。”杨娟想打男人嘴巴,纤细的手却轻轻落到男人脸上,摩挲起来。
  男人依旧爽朗的笑容“是你说要玩的,我说我玩得起,你开着我的车,住着我的房,穿着我买给你的衣服,你怎么报答我呢?”
  杨娟说:你是个混蛋,我赔你。
  男人说:你能当街把衣服脱了?
  女人哭了,哭倒在男人怀里。“看什么看,他妈的没见过我未婚妻啊。”男人打开车门,把女人扔了进去。
  
  “你好坏。坏进了我的骨髓。”“我只对一个女人坏,因为爱她。”
  男人和女人同居在一起,他们穿越皮囊相爱了。男人告诉杨娟自己叫横大闯,是做生意的。
  杨娟说:我们结婚吧。
  横大闯没有回答她。
  杨娟说:你不是说我是你未婚妻?
  横大闯还是没有回答杨娟,表情里带着无法言语的苦。
  
  一曲马莉莲·曼森的手机零声响起了,横大闯接了电话,从抽屉里拿了把抢,跳上了车。
  “你这么大还玩玩具啊?”“看好家!”横大闯连看也没看杨娟一眼,宝马消失在漆黑的夜中。
  
  男人残废了,注定一生躺在床上,女人守在男人身边,这次他们玩得太认真……
  “我不爱你,你走,给我滚!”横大闯一次又一次想骂走杨娟。
  扬娟说:我不走,这辈子我照顾你。我爱你。
  横大闯说:我连性功能也丧失了,治疗费花完了存款,把车和房都卖了,我一无所有了。你还年轻,这么漂亮。
  杨娟摇了摇头“我现在不爱你的钱,只想能和你在一起。”
  “你这个傻瓜,白痴。”
  女人哭了,然后她擦干眼泪,去给男人做饭,男人不吃,把碗砸了,她又去做。
  后来女人感动了男人,他们还睡在一起,横大闯的确需要一个女人在身边照顾自己。
  横大闯说:我把你给害了。
  杨娟说:是我自己愿意的。
  横大闯说:我是不干不净的人。
  杨娟说:这个世界有谁是干净的呢?
  横大闯说:我爹是贪官,我哥也是,我十岁时就失去了他们,我妈被我叔叔给侮辱了,我做了那撇子,就走上了这条道。
  杨娟抚摸着横大闯的面颊“我想哭,其实你一直都是个好人,是吧。”
  横大闯又笑了,男孩一般的笑容,帅气,阳光。“我杀人,像是替天行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畜生该死!”
  杨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是凝视着横大闯,他们接吻,相互安慰。
  横大闯说:我想看《无间道》
  “好,我去放。”杨娟从床上爬起身,用DVD放了几次,没有画面。
  杨娟说:碟坏了,我出去买一盘。
  横大闯点点头,坚强的男人笑着流下了眼泪。
  
  杨娟走在午后的街道,安静,详和。阳光洒在身上暖暖的感觉,是横大闯的笑容,朴质,幸福。
  “多少钱?”“一套90。”“好的。”杨娟转过身,只听见“砰!砰!”两声枪响,街道口停满了警车。
  “黑道枭雄横大闯持枪反抗,已被击弊!”
  杨娟跪在地上,耳边只有轰鸣的风尘,世界瞬间一片漆黑。音像店里也正在播放《无间道》,梁朝伟饰演的角色正好也被击毙了。
  “我杀人,像是替天行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畜生该死!”
  女人倒在了酒吧里。
  “怎么有客人带着二锅头来喝……”
  
  我说:这是你的故事?
  破三香说:是的。
  我说:你还愿意回去吗?
  破三香说:愿意,我在这里和横大闯生活了一段时间,我已经满足了,他一直叫我回去,我不走,他也不肯走,就被鬼使带走了。
  我说:你回去是你看到了希望?
  破三香说:是的,你呢?
  我说:我回去是绝望。
  破三香说:即使是绝望,也是我们欠下造物主的,逃不了。
  我沉默了,然后又说:我可以叫你一声姐姐吗?横哥在这里时一直把我当弟弟照顾。我想起横大闯把我一脚踢下鬼船。
  破三香说:回去都可以做你姐姐,我也好想有个亲人,我不赞成你逃避。
  我说:那可不行,喝了孟婆汤以后在这里的记忆就没了。
  破三香说:我们迟早要在这个世界见面的,无论天堂还是地狱。
  我笑了,她也笑了,我们恐惧,却非常舒服。
  
  【包子】
  
  回到黄泉客栈,我说要回去。陈老奶问我考虑清楚了吗,我说没有。陈老奶让我再等等,躲在灶房里熬汤。陈老奶的汤料是千年秘方,从来没有人知道孟婆汤的做法,每次熬完汤陈老奶的眼睛都是红肿的。
  
  破三香喝了孟婆汤,她回去的样子是那么安详,知足。
  
  我说:以后没酒卖了。
  陈老奶说:黄泉路上本来就什么也没有。
  我说:你不是说店是你祖上传下来的。
  陈老奶说:老娘生前也是个悲剧。
  
  早晨,我去找王二买包子,他问我要好人包还是坏人包。我问他有区别吗?他说好人包的是草馅的,坏人包是肉馅的。我问他价钱,草馅包比肉陷包要贵,我摸出身上的钱,不够买好人包,摇了摇头。
  
  王二说:吃草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说:老哥吃什么包子?
  王二说:我卖包子,不吃包子。
  我说:来买草包子的人多还是肉包子的人多。
  王二说:当然是物美价廉。
  我说:买肉包子的都是坏人?
  王二说:不是。
  
  郎中也来了,把店里全部肉包子都买走了,我问他一个人怎么吃得了那么多?他说吃不完也不能便宜了别人。
  
  来来往往的小道,晨曦的黄泉路上一片死寂,有人怀着希望朝死国去,有人怀着绝望朝奈何桥走,现在陈老奶像个巫婆一样,黯淡的眼睛熬得通红。每天都要煮汤,我感到一阵痉挛。
  
  黄泉村没有月亮,可是这里的人每年都要过十五,老和尚每年这个时候都要离开关帝庙,朝尼姑庵去。村民们说老尼姑是老和尚的红颜知己,那个烂脸尼姑是他俩生的。
  
  陈老奶问我:小挨砍的,那边的月亮现在是什么样子?
  我想起每年这个时候,我总是和养父一起下棋,爹总说,家里要再有个人就好了。这阴晴圆缺似乎都与我们无关。
  
  陈老奶又问:听以前来的人说月亮上有兔子。
  我说:还广寒宫呢。那是骗娃娃的,上面只有冰冷和死寂。
  陈老奶打了我一把掌:你是说老娘见少识寡?那上面有另一个世界,听说后来有人飞了上去,把战旗插在了那。上过月亮的人还走过我们黄泉道呢。
  我说:那是宇航员,为了科学与人类的文明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陈老奶说:别跟老娘扯些听不懂的话,你们能飞到上面找兔子去,能下来救救这些活着的人嘛?老娘几千岁了,还要每天给你们熬汤。
  
  “呵呵呵。”“哈哈哈。”
  我笑了吗?其实我是想哭的。
  
  这里没有月饼,我们吃着王二的包子,想象着那个世界的月亮。
  陈老奶说:老娘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我说:草包子贵,只能吃肉包子。
  陈老奶瞅了我一眼:小没良心的,你想给老娘吃草啊。
  我说:我错了。
  
  我想起王二没来之前,我们只能到山上挖野菜蘑菇吃,或者到死海里偷鱼。陈老奶每天都叫我去挖野菜,后来村里人都叫我野菜。
   
  【陈老奶】
  
  某日,黄泉村又遭到水寇的袭扰,不再死静。
  
  “水寇来了。”“水寇来了。”
  
  村民们听到吆喝,马上想到那两个黑白道士,其实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是死国的使者,来带魂灵走的,村民们都怕被带走,能躲得全躲了起来。
  
  白印走到黄泉客栈门口,朝里面看了看。
  陈老奶说:看什么看,人都被你们带走了,没带走的也给人抢走了。
  
  白印说:孟婆子,你疯了几千年不肯走,我带走你了吗?
  陈老奶说:老娘改姓陈了,不是什么孟婆子。
  
  白印说:你孟婆汤的配方却改不了。
  陈老奶说:你想干什么?
  
  白印说:老不活的,你好大的胆子,最近瞒着死国送了不少黄泉道的人回去。
  陈老奶说:他们都是不该死的人。
  
  白印说:是非公道,自有天堂地狱决定。
  陈老奶说:我要代天行道。
  
  白印说:我也不是不通情理的。老办法,拿不出钱来我就把野菜带走。
  陈老奶说:我上次就准备好了。
  陈老奶进里屋去,把上次那几个装满手饰的箱子拖了出来,我忽然明白陈老奶在这里开妓院是为了救人。
  
  我冲了出去。“使节,我跟你走。”“不行,你还没死。”陈老奶又把我拉了回去。
  我说:我一回去马上就死了,你留着救其他人吧。
  陈老奶说:千百年来,该死的不死,不该死的死了,尘世之上,小人得志,人心不古,伦理败坏。只要老娘还在黄泉道一天,就不许好人走过去!
  
  白印说:疯婆子少有如此气节啊,钱我收下了,你安息吧。
  白印和水寇带上箱子离开了黄泉客栈,陈老奶坐在门槛上,凝望着一穹混沌,眯起眼睛,老泪在眼眶了转了好久,却舍不得留下来。
  
  我说:婆婆,我一直误会你了,你就是传说中的孟婆。
  陈老奶说:小挨砍的,老娘什么时候要人同情过?
  我的声音梗咽了:婆婆,其实……你是好人。
  陈老奶说:老娘可不是什么好人,你们那的人骂我是骗人喝汤的凶婆子,这里的人骂我万刀刮的老妓女。
  
  我说:婆婆生前做了很多坏事吗?
  陈老奶说:呸,小挨砍的,胡说八道。老娘便是那哭倒长城的孟江女。
  
  我说:我想听婆婆的故事。
  陈老奶忽然笑了起来,那笑声穿越了时空,回到数千年以前。
  
  ……
  
  【孟婆】
  
  大秦一统天下,号令四方,昔日战国列强气数已尽,秦帝国万世烽火。昌隆至极……
  长城何连连,连连几千里。连绵万里山河天下奇观,以御匈奴。
  
  咸阳王城中,始皇帝坐断华夏,暴施酷刑,焚书坑儒,劳役重税,强人统治,百姓苦不堪言。
  主殿内外,高手如云,始皇帝扶剑站立,左右涌出甲兵数百人,将阶下蒙面刺客当场拿下。
  侍卫剥下刺客面罩黑衣,始皇帝观之,但见刺客香肌玉肤,明睦浩齿,淡扫蛾眉,沉鱼落雁容貌。竟是始皇帝的最为宠爱的美人孟姬。
  
  秦始皇长叹一声“寡人屡遭国人行刺,有苦难言,你又是为何要刺杀寡人?欺骗寡人?”
  孟姬骂道:既来到你这血腥的王身边,我就没想活下去,你又何必多问。
  秦始皇仰天狂笑“千里焦土,兵戈不止,是寡人让天下重归一统,麒麟吐腑,千秋万世!”
  孟姬冷笑道:王既已千秋万世,为何还要白骨壁垒,苦役苍生?
  秦始皇面朝屏风,思绪半刻“拖出去,五马分尸。”
  孟姬拼命挣扎,骂道:贼人,还我夫君命来!
  秦始皇手臂一挥“慢!”走下台阶,来到孟姬面前,托起美人下额。凝视着爱妃双眼。
  ……
  “始皇帝只看得见万里江山,却看不见人民疾苦。”
  “嘘,这话说不得,被听见是要被杀头的。”
  山脉绵延千里,举国劳苦壮力百万之众,修筑万里长城,多少古稀老人痛失依靠,多少门户人家妻离子散,白骨堆积如山处,筑起人间奇迹,以示大秦国力空前盛大,不惧四方蛮夷。
  
  监工狠命鞭打,壮丁疲累至死,咸阳郊外一处城墙边,整日蹲着一个哭哭啼啼的女子,年轻貌美,却是千里寻夫,痛失爱人的寡妇。哭喊声撕心裂肺,惊天动地,欲哭到海枯石烂,山穷水尽,坍塌万里长城之时。
  
  壮丁们看在眼里,心中同情,挂念家中妻儿。女子整日哭泣,竟感动了一位军官,军官每日送来食物给女子,得知女子叫孟江女,新婚之夜丈夫就被抓到咸阳修筑长城,被活活累死。军官见女子貌美如花,自己亦为旧日赵国降将,时时刻刻想要复国雪耻,遂心生一计,把孟江女收做妹妹,传授武艺,浓妆艳抹,化名孟姬,依旧使孟江女在长城脚下哭泣,孟江女报仇心切,无怨无悔。
  ……
  
  我说:后来婆婆就进宫去了?
  陈老奶说:别婆婆婆婆的,小挨砍的什么时候给老娘讲礼数了。
  我说:哦。
  陈老奶说:后来狗皇帝来巡查时,老娘勾引了他,当年老娘可是貌美如花。
  我说:啊,貌美如花?我望了望陈老奶。
  陈老奶说:小挨砍的,老娘老了,当然丑了。
  ……
  秦始皇凝视着孟姬冰冷的双瞳,分明带着血海深仇,遂拔出配剑,想起旧日柔情,却又不忍斩杀美人,大喝数声,剁翻兵卒“原来你一直都在欺骗寡人!原来你一直都在欺骗寡人!”始皇帝连斩数人,气急攻心,摔倒在地上。
  
  秦始皇道:依大秦律,后宫欺君弑君之罪……
  官员道:陛下,当处以炮烙凌迟之刑。
  秦始皇摇了摇头:寡人要全尸。
  官员道:陛下的意思是用水银……
  
  死狱中的孟姬,听到大哥事败被腰斩的消息,得知自己被处以极刑,不愿受刑。一头朝墙上撞去,晕厥过去。
  恍惚中孟江女走过曼珠沙华火照之道,忆起生前幕幕,来到一条清澈的河流前。见倒影中的自己形容憔悴,面色枯萎,忍不住苦笑起来,身旁却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个牛头怪人。
  牛头说:脏东西,滚远点,别污了冥河。
  牛头说完俯下身子,在河里喝水。
  孟江女说:牛开口说话?
  牛头饮够了冥河水,擦了擦嘴说道:老牛乃是判官手下的地狱捕头,区区死人,也敢顶嘴。
  孟江女说:敢问神仙这里是哪?
  牛头说:黄泉。
  孟江女说:什么是黄泉,怎么走出去?
  牛头说:跟着路走,有海飘过去,你就死了。
  牛头说完打个饱嗝走了,孟江女见冥河里的倒影逐渐模糊,消失……
  
  我说:后来我知道,你赖在这,开了妓院,招揽生意。
  陈老奶说:血海深仇未报,老娘是想在黄泉道上等好色的狗皇帝。
  我说:秦始皇一生都想长生不死,他杀了太多人,你等到了吗?
  陈老奶说:狗皇帝走脱了,老娘却等来了第一个佛陀,送了老娘一双世眼,看透三界般若,泅渡无岸之人。
  我说:世眼,在哪?
  陈老奶指了指自己那双年迈黯淡的双眼,我哈哈大笑。
  陈老奶打了我一巴掌道:小挨砍的,早知道老娘不跟你鬼扯了,天亮了,去买些包子回来,今天客人多着呢,
  
  我点点头,起身走了,其实我是相信孟婆的。
  
  【冥河】
  
  郎中来找过陈老奶,孟婆却拒绝给他熬汤,郎中医术高明,还是救不了自己。
  
  去包子店的路上,我看见黑道士用铁链捆住郎中,朝死海拖,郎中一路大叫“我有钱!我有钱!”黑道士停下来想了想,还是把郎中拖走了。
  
  我躲在一旁看热闹,却遇见了手拿节杖的白道士,我刚要跑,白道士摇了摇头“我们收了钱,不带你走。”
  白印说:他是奸医,收不到钱就用做手术杀人,偷死人器官,被人打晕了,不能让他回去害人。
  我说:白爷,可是他有钱。
  白印说:死国冥律中,禁止恶人用钱赎罪。此人必进上九层油锅地狱,脱光衣服,根据生前所害人命,判刑滚油翻炸次数。啪啪作响后,重塑人身,再用酷刑。
  白印所说,叫人毛骨悚然。
  我问白道士:白爷,我妈在什么地狱?
  白印说:小子,你听过肉酱地狱吗?
  我摇摇头:没听过。
  白印说:下为石槽,四肢固定,上吊万斤相同大小的磨石,小鬼斩断绳索,这种声音永远都动听……
  我说:你们的刑罚好残忍。
  白印说:你妈被判用刑一年,为凡间三千七百五十年,无数次求饶,无数次被砸为肉酱。
  黄泉村里有罪的人,惧怕着死国的刑法,逃避着末日衙门的地狱审判……
  
  我说:死国如何知道每个人的罪孽呢?我该入什么地狱?
  白印说:孽镜地狱便在黄泉村,自己去看吧。
  我说:我不懂。
  白印说:奈何桥下的冥河与死海相连……
  
  黑白道士带走了数十个村人,幽灵船消失在无岸的泅渡中。
  
  那条发臭的河流中倒影着我苍白的脸,消瘦,毫无血色。也许我真的已经死了。
  河流中现出横大闯的倒影,只见万牛狂奔而来,卷起沙暴,尘土飞扬。闯哥闪躲不及。被牛角挑翻,牛蹄践踏。他杀了太多畜生,死后被打入牛坑地狱受刑。
  
  闯哥是好人,可陈老奶却没有使钱救他,原来陈老奶的积蓄只够救一个人。
  
  落兰在刀山地狱中,赤裸身体,攀爬在直入云宵的刀山之上,她浑身是血。背负通往顶峰的铁钩,挂住皮肉,面目痛苦而狰狞,她心中充满仇恨,蔑视神灵。赖在春宵楼。不再相信天理,死后被打入刀山地狱受刑。
  
  落兰也是好人,是那个表里不一的男人把她逼上了刀山,男人该下油锅。
  
  小尼姑也在地狱中,她赤裸着身体,被困在寒冷的冰山之上,却似乎怀孕了,挺着大肚囊,摔碎了腿脚,又被重塑人身,受尽煎熬……
  
  死国是一个惨不忍睹的地方,闯哥是条汉子,落兰却是无辜的,可陈老奶为何不救他们,我不懂。
  我急忙跑回黄泉客栈,喘息未定,扯住陈老奶要问清楚。
  
  陈老奶说:小挨刀的,老娘叫你去买包子你听谁瞎胡说?
  我说:老奶,你瞒不了我。我去了冥河,看过孽镜地狱。
  陈老奶面目表情:看了便看了,你看见你了吗?
  我说:没有。
  陈老奶说:你还没死,老娘自然先救你。
  我说:可我回去就死了。
  陈老奶说:你下次来老娘就把你交给黑印,小没良心的。
  
  陈老奶告诉我,她来的时候,冥河清澈见底,河水甘甜润喉,后来人心不古,魑魅魍魉。进孽镜里的人越来越多,冥河便恶臭起来,死海也开始腐臭,很快我们就连死鱼也没得吃了。
  
  【关帝】
  
  陈老奶说我越来越不中用了,一把抢过我手里的黄钱,瞅了我一眼进里屋去了。
  
  我说:我郁闷。
  陈老奶说:老娘胸口阻。
  
  孟婆也是死人,病不死活不成的,郎中被黑爷带走了。客栈生意却越来越好,强过做皮囊买卖。陈老奶整天给客人熬汤,全不顾一双红肿的世眼就快瞎了。
  
  陈老奶当真看透三界般若,泅渡无岸之人时,又有谁来渡孟婆呢。
  陈老奶笑了“老娘几千年都过来了,瞎不了。”
  
  我去了关帝庙,为了婆婆的眼睛。老和尚曾救过我的命,我想他或许有办法。
  
  我读过四大名著,深知关公是个武艺和为人都让后人尊敬的历史人物,关爷对兄弟,对君王,对国家,对嫂子,对朋友可谓义薄云天,仁之义尽。做人尚且如此,难怪千百年来被尊为武圣,受人敬仰,能给关公守庙的人,自然不是泛泛。
  
  我进去了,老和尚不在,我只好在门口等着。里面那尊关老爷子的雕像枣面蚕眉,神貌威严,栩栩如生。像随时要斩人蛀,杀鬼赖。我想自己也是有罪的,就进去拜了拜。
  
  关公说:何人?
  我说:黄泉道上迷惘人。
  关公说:何事?
  我说:我找守庙人,没想到惊动了您。
  关公说:你是读书人?
  我说:是,可是我杀了人。
  关公说:杀人偿命。
  我说:可是您一生也杀人无数。
  关公说:兴汉室,报国家,救无数百姓于水火之中,岂能说杀人无数。
  
  我说:我们读书人却为了自己,我毁了自己。
  关公说:读书人不为了自己的抱负和志气吗?
  我说:老爷子,时代不同了。
  关公说:玉可碎而不可夺其白,竹可破而不可毁其节,这本是炎皇子孙不因朝代更替而丢失的品格。
  我说:可是我已经毁了自己。
  
  “现在的学生问题很多啊。”老和尚从关公的雕像后面走了出来。
  我说:原来您一直都在。
  老和尚说:人说我老得连话也说不清。你年纪轻轻,却也说不清话。
  
  我说:我想求您一件事。
  老和尚摇摇头:求关老爷子吧。
  我说:郎中来到村里时,只有您没去看病。
  
  老和尚说:你想要草药?
  我说:我想买草药。
  老和尚点点头,要听我的故事。  
  ……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