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小说故事>天堂夕阳(13)

天堂夕阳(13)
  作者:褦襶子 发表:2014/2/24 10:49:46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901
  编辑按:精彩长篇连载,请朋友们赏读。
  
  【第十三章】天堂悲歌

  韦律师得知市里一些权贵,正在预谋以卜昱屈从于上级领导的压力安排教师入天堂中学的事做文章,想用他们的人把卜昱换掉。卜昱为了维护“天堂信誉”,避免天堂模式艰难取得的成就付诸东流,决定以管理不力为由,主动引咎辞职。侯征没有劝阻,因为他知道即便卜昱不辞职,天堂模式也维系不下去了。天堂中学的优质教育资源,已半数被权贵子弟抢占。没有体制的保障,这釜底抽薪的结局是迟早的事。在屈从上级压力不经竞聘程序接收教师丑闻泄露前,卜昱主动辞职,对于天堂中学与卜昱个人的荣誉都是最好的结局。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与整个旧势力对抗,能全身而退已属不易。卜昱提议,由韩雪冰接任天堂中学校长,遭到上边的拒绝。
  已经五十九岁即将告别杏坛的侯征决定再为天堂中学清除一次障碍。他要池宇轩出面联络天堂基金的捐赠方,轮番与市里交涉,但反对的态度不要太坚决,只要接连二三地干预即可,逼迫那些背后想操控天堂中学的权贵把卜昱屈从压力不经竞聘程序接收教师的丑闻捅出来。果然,那些人见迟迟无法拿下天堂中学校长的位置,便通过媒体把此事给爆料出来。
  侯征让池宇轩会同各捐赠方,加大对市里的压力,如果不让韩雪冰接任天堂中学校长,天堂基金会就要考虑调整天堂基金的使用方式,将资助教学转变成为贫困学生提供助学金,资助更多的贫困孩子接受高等教育和出国深造。同时,他还要校方回避媒体采访保持缄默,逼迫对方爆料更多的细节。对方果然忍不住,把从天堂中学公开的监控录像中截取的前任市长当年在校长室向卜昱交待此事的视频上传到网上。在舆论温度达到峰值后,才让代校长韩雪冰出面接受媒体采访。韩雪冰告知媒体:未经竞聘程序接收某教师是有客观原因,至于是否象媒体报导的那样是屈从于上级压力她不知道详情。她只是个代校长,如何处置这件事,必须由上级机会做出裁决。天堂中学欢迎上级部门派调查组来校调查事件真相。
  那些想拿掉卜昱操控天堂中学的人,为了证明天堂中学的管理存在问题,必须由上级派新人接任天堂中学校长,而没有把矛头直指卜昱个人。他们知道如果仅指向卜昱,卜昱会以牺牲个人保全天堂中学的。也因为忌惮天堂中学的阳光管理,怕爆料不实露馅无法达到派自己人操控天堂中学的目的,所以他们如实爆料了真实的过程。韩雪冰对媒体的答复,让舆论焦点转向市里。市里不得不派调查组进入天堂中学调查。
  卜昱要求当着媒体的面接受调查组质询。他承认有此事,也正是因为包括此事在内的管理不力的失职行为才决定辞职的。他为自己做这了这么些年的心理斗争才做出决定表示惭愧。校方提供了天堂中学教职员工津贴福利待遇账薄。账薄显示,那位老师在天堂中学期间国拨工薪、福利以外的津贴与福利待遇都是从卜昱的个人津贴福利中扣除的。没有占用捐赠方提供给以正常程序进入天堂中学的教职员工的津贴与福利待遇。

  事态发展,让那位当年以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代表身份参与天堂模式实验为由进入天堂中学的老师成为舆论焦点。她把事件的经过反馈给那个当年安排他来天堂中学的领导,果然上边认为是市里为了操控天堂中学,用这件事做由头。相关部门的领导不久便被调任新职,其中有多人被陆续双规。
  侯征没有让权贵抢占天堂中学阴谋得逞,韩雪冰顺利接任天堂中学校长。可是得罪了利益群体,辞职后的卜昱工作安排处处受到刁难。无奈,最后卜昱再次申请去支教。他把正上高一的十五岁儿子交给韩雪冰,领着妻子去了G省山区。临别卜昱嘱咐韩雪冰,要她一定要把天堂模式开始以来,还没有毕业的三届平民子弟送毕业,并切实保障他们的权益不被侵占。他还要求吴业笙保证把“反哺基金”都用在资助天堂中学家庭困难的毕业生接受高等教育上。也私下里请求池宇轩师兄,逐渐减少天堂基金对天堂中学的资助,在余下三届天堂中学平民子弟毕业后,找个借口终止对天堂中学的资助,把天堂基金用来资助全市的贫民子弟上大学与出国深造。
  临走前卜昱告诉池宇轩:吴业笙的企业就在本市,会受到方方面面的掣肘。我当初赞同他担任“反哺基金会理事长”是不想拂了即将告别心爱事业的侯老师的意。侯老师即将退休。我走后,韩雪冰、吴业笙他们的日子会更艰难。他们俩的人生阅历,想把天堂中学最后三届平民子弟平安送毕业,并让他们享受前三届天堂学子的相同待遇都是很困难的事。必要时你一定要施以援手,帮他们坚持到正常送走那些平民家庭的孩子。我已经与吴业笙商量好了,如果“反哺基金”要是被盯上,无法履行最初确定的使命,你就把“反哺基金”合并到“天堂基金”,让有限的钱用在为这个民族保留点人才上。
  卜昱携妻子去了G省山区。为了让更多的平民子弟受益于优质的天堂教育资源,在侯征的建议与斡旋下,天堂基金会把过去单向资助天堂中学教育教学的钱大幅度减少,用更多的资金投资开发世界最先进的“慕课(MOOC)”④资源,并在天堂杏坛门户网站同步开发“慕课资源平台”,免费对全社会开放。“慕课资源开发”项目吸收了天堂中学以外的优质教育资源,被采用其优质教育成果的非天堂中学教师,将成为“天堂网中”的名誉教师,其每件微视频课资源将获得天堂基金支付的相应课时费。
  侯征与池宇轩议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更何况被权贵操控的天堂中学不可能恪守原来的天堂理念,三年后送走最后三批平民子弟,就找借口终止对天堂中学的传统教育教学的资助,将全部资金用来开发“慕课”资源。真正的“天堂中学”将从现实进入互联网,届时天堂中学师生所有捐赠承担的福利待遇皆将终止,原天堂中学教师,能够定期提供“慕课”资源的,将成为“天堂网中”名誉教师,享受原来天堂中学教师的全部福利待遇。天堂网中名誉教师的待遇随其定期提供的慕课资源相应存在,不能定期提供慕课资源的天堂网中名誉教师,中断提交慕课资源期间相应待遇中止。累计为天堂网中提供本学科全部慕课资源并提供二十年网络咨询服务的,将成为天堂网中终身名誉教师。筹建“慕课”资源基地,已达三甲医院标准隶属于天堂基金会的原天堂中学校医院脱离天堂中学,建立独立的大呈医院,服务于基地工作人员与所有天堂网中的名誉教师及家属。

  卜昱走的时候,侯征没有去送。他感觉学生走到今天这步,都是自己害的,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头一天晚上,他躺在书房的藤椅上,脑袋里回放着十年来与学生共同走过的岁月,临近午夜,在写字台上铺开一张宣纸奋笔写下辛弃疾的《木兰花慢》
  可怜今夕月,向何处,去悠悠?
  是别有人间,那边才见,光景东头?
  是天外,空汗漫,但长风浩浩送中秋?
  飞镜无根谁系?姮娥不嫁谁留?
  谓经海底问无由,恍惚使人愁。
  怕万里长鲸,纵横触破,玉殿琼楼。
  虾蟆故堪浴水,问云何玉兔解沉浮?
  若道都齐无恙,云何渐渐如钩?

  第二天早晨,韩雪冰要去机场送卜昱,接到侯征的电话,先来到教师公寓。见侯老师手里拿着一卷宣纸正在楼下等着。侯征把老伴儿连夜简单装裱好的《木兰花慢》交给韩雪冰,要她送给卜昱。到机场后,曾添去给他们办登机手续。卜昱从妻子手里接过一卷宣纸递到韩雪冰面前,几乎同时韩雪冰也拿出侯征的临别赠帖。二人心照不宣交换了书法,卜昱当场打开老师的赠帖。这首词侯征是用行书写的,唯独上阕第一二句“可怜今夕月,向何处,去悠悠?是别有人间,那边才见,光景东头?”用的是草书。卜昱感慨地要韩雪冰替他谢谢老师。
  打开韩雪冰捎回来的卜昱书法,宣纸上用柳体写着十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何处不青山!”侯征被墨迹中透露出的悲壮感动着,他为学生的豪迈境界而骄傲。似乎从两句诗中感觉到一轮朝阳正从另一个天地的东方升起。
  卜昱走后,侯征心情沉重,韩雪冰没有给即将告别杏坛的老先生安排课。一日午后,侯征登录撷英论坛,看到孩子们正在与登录论坛的日本人争论着,一些学生因为一个日本人对华人劣根性的批评与之恶语相向。辩论渐渐演变成污言秽语的对骂。正看着,韩雪冰校长打来电话也提及此事。侯征说他也正看着。

  次日间操结束,侯征走上领操台:
  同学们,昨日都有谁看到并参与了校撷英论坛的中日对抗了?
  下面许多同学都举起了手!
  侯征:大家有没有觉得论辩有失风度呀!
  学生队伍里骚动起来,有些学生表情愤怒地喊到:民族尊严受辱,还管什么风度!
  侯征让学生们骚动了一阵后:同学们认为什么是民族尊严?那几个日本人所提到的华人劣根性在我们的社会是否存在?
  学生们又一阵骚动,但反响程度弱了许多:那也不轮着他们日本人说呀!我们中国人多没面子呀。
  侯征:同学们,民族自尊不是面子,是自我强大的努力。自己不够强大,还要别人尊重你,那是可怜的行为,是精神乞丐。不管是在我们自己的同胞之间,还是世界上民族与民族之间都是如此。面对外界批评的恼羞成怒,对于个人与民族都是虚弱的表现。例如,一个身材瘦弱的人骂一个身材高大膀大腰圆的人象个癞皮狗。被辱骂的人与围观的人会是什么感觉?都会觉得好笑。是的,人与人之间应该互相尊重,民族与民族之间也应该互相尊重。可是任何一个民族他的人民的认识都会是形形色色的。想让其他民族的民众从内心里钦佩的民族只有一个途径——自强。真理不是必定掌握在多数人手里,暴民政治,是一个民族的顽疾。口水不能让一个民族自我强大,相反会让这个民族的大多数人产生错觉。尊严是别人对自己的认识,他不能乞得。即便一个民族凭借人数众多,用口水淹死所有批评者,也只能是种精神乞讨。
  老师希望同学们能够虚怀若谷,以博大的胸怀面对外界对自己的批评,对我们民族的批评。一个民族往往在正视批评中强大,在拒绝批评中落伍。强大的民族绝不会因为批评而丧失尊严,相反一个拒绝批评的人或民族,才是虚弱的,没有尊严可言的。
  ……
  这是侯征最后一次对学生讲话。是年九月,池宇轩与韩雪冰为侯征举行了杏坛三十八周年纪念晚会,卜昱打来电话,向老师表示祝贺。年底,侯征退休。转年阳春三月,侯征携老伴儿去了卜昱支教的G省贫困山区。

  远离都市的喧嚣,来到了这个没有公路,没有通电的深山区。这里的孩子要出山去上学得翻山越岭,甚至还要攀爬索道。多数孩子读了几年书就辍学了。卜昱在G省教育厅知道这个信息后,表示要到这个偏远地区去恢复那里的倒闭中小学。起初,因为卜昱的社会影响力,十几个新毕业的大学生和年轻的支教老师表示愿意与他们一起去这个深山区支教。可没有过半年,几近于原始的生活就让这些八零后九零后都跑得无影无踪,只剩下卜昱和妻子张瞳瞳。方圆几百里的二十几个赛子的二三百个孩子,分属小学到高中六个年级。小学尚在张瞳瞳的辛勤支撑下勉强维持,初高中有些科目就开不下去了。卜昱当年到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学生,初高中这点课他到都能支撑,可是他一个人要上初高中六个年级十来门课,根本无法维持。许多科目只能在卜昱的指导下靠孩子们自学。
  山里的孩子非常懂事,大家都是把问题汇集在一起,整理出来后逐项一一去请教。不到一年的功夫,年近半百的卜昱头发就花白得近半了。恩师的到来,让卜昱的内心曾瞬间闪过一丝希望,可是看着满头已经难见黑发的老师,他又自责起来。恩师已过花甲之年,培养了自己和一批批弟子,难道还要让老师与自己一同承受这份辛劳么!侯征的老伴儿与张瞳瞳去支撑小学,卜昱与恩师支撑中学。可是靠这四个年纪加起来二百多岁的老人也不是长久之计。

  一个周末,侯征翻山越岭一整天,到最近的有电乡,给随身携带的便携式数码录像机与备用电池充满了电。第二天又跋涉了一整天回到深山里的学校。经过半个月,精心录制了山里孩子日常学习生活的视频。然后又跋涉了一整天,到了有公共交通的地方,乘车到了百色,找到自己在那里做教育局长的学生,用他提供的设备,把视频加上说明,上传到网上。较全面地介绍了卜昱从天堂中学辞职来G省深山区支教的经过。同时把一份备份光盘邮寄给池宇轩。
  视频在设计、创立天堂模式的侯征与卜昱的影响力下,受到广泛关注,引起轰动。侯征之所以把自己也录制到视频里,是想给自己遍布世界各地的学生一个暗示,为卜昱深山区的学校赢得一些援助。
  中国的公仆们大多放眼世界,关注世界各地贫困。唯独灯下黑看不到比友帮孩子更需要援助的中国人自己的孩子们。可是侯征与卜昱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基础教育实验项目中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中的两位。天堂模式实验的坎坷历程,也让天堂中学让侯征、卜昱、韩雪冰等“天堂人”成为家喻户晓的事和人物。
  深山里孩子们与四位老先生几近于原始的生活视频加上“天堂人”的影响,就非同小可了。G省省市各级相关部门纷纷派人下来视察,研究解决问题的方案。可侯征与卜昱知道,仅靠官方是解决不了这些问题的,要解决早就解决了。国内外一些意欲捐赠资助山里孩子们的人与企业,纷纷致电G省省市相关部门,询问卜昱的联系方式。G省专门责成省教育厅公布接受捐赠的账号,委派专人管理捐赠。可是三个月过去了,询问卜昱联系方式的电话仍然接连不断,省教育厅捐赠账号却一分钱捐款都没有收到。
  池宇轩收到老师寄来的视频光盘,为师弟与老师的牺牲精神所感动,他委派喆利集团首席法律顾问景先生带领三名年轻的技术人员爬山涉水来到卜昱山区的学校,给学校带去两台海事卫星电话、四部笔记本电脑与一台手摇发电机、备用电池及充电设备。山里孩子的家长听说山外有人给送东西来,许多孩子的家长纷纷出山来接应。帮景先生一行把东西背回山里。技术人员用山里的传送饮用山涧水的筒车做了一个简易的带动发电机的传动装置,并调试接通了海事卫星电话。侯征与远在澳洲的池宇轩通上了话。池宇轩询问老师还有什么困难。他告诉侯征与师弟,天堂基金会最近收到许多询问他们联系方式的电话,G省公布的接收捐赠给山里孩子的善款的账号三个月没有收到一分钱。显然是怕善款用不到贫困的山里孩子身上。他建议让卜昱到成都开个记者会,否则舆论热劲一过,就不会再有人关注这普遍存在的贫穷山区学校了。
  侯征告诉池宇轩,他也有这种担忧。如果让捐款落到那些人手里,几百个山里孩子与他们四个老家伙就成了别人敛财的工具了。所以他请求天堂基金会专设一个账号接收这种捐款,代为管理。池宇轩答应马上布置,随后再用电话通知卜昱。

  卜昱到成都,在喆利集团成都分公司的帮助下召开了记者会。表达了由天堂基金会代为管理捐赠给山里孩子的善款的意愿,并公布了接受捐赠的账号。一个月的时间,专项账号接受到国内外捐赠三千零一十三万元。
  在喆利集团技术人员的建议下,池宇轩决定利用欧美国家与中国的太阳能电池板反倾销摩擦,使用专项捐赠,为山里孩子建筑拥有太阳能发电系统的新校舍,喆利集团还为山里孩子捐赠一百台学生用电脑、一百部教师用笔记本电脑与十套多媒体教学设备。可是如何把这些设备运到山里成了问题。因为给山里孩子的捐赠,G省一分钱都没有收到,所以G省地方上对援建卜昱他们的山里学校处处掣肘。池宇轩愤怒地亲临成都召开记者会,宣布喆利集团成都分公司投往G省的所有项目均暂时中止。将视G省的投资环境情况再作决定。同时以援建G省贫困山区学校专项捐赠资金管理方代表的身份,公布了援建过程中所受到种种刁难。在卜昱舅妈的斡旋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保护儿童基金会、全国妇联均对G省山区卜昱他们校的援建项目表示关注,始终关注天堂中学的国内外媒体随着侯征、卜昱、池宇轩把关注点转移到G省贫困山区。
  在舆论的影响下,国内外媒体的记者爬山涉水翻山越岭来到卜昱他们所在的山区学校。随后大量有关山区贫困孩子清苦生活的报导与图片刊登在各种传统媒体与网媒上。从来不为人知的贫困深山区与山里的孩子们成了全世界的热点,G省政府在舆论的压力下,与空军协调,由空军用大型运输机把援建深山里学校的物资空投到目的地。喆利集团派遣技术人员,在从前没有半点现代气息的深山里用保温阻燃材料建起了拥有太阳能发电系统的8000平米简易现代校舍与6000平米的师生宿舍,并利用其特殊地理条件为学校配置了足以满足学校需要的小型风力发动场。新建的学校取名“桃源国学”,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保护儿童基金会的运筹下,经有关部门批准,由援建“桃源国学”的专项基金出资,为“桃源国学”安装了国际运营商提供的互联网移动终端。使连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手机信号都没有的深山区与现代文明世界有了信息通道。
  “桃源国学”包括幼教部、小学部、初中部、高中部,随着媒体的报导深入,捐赠给桃源国学的钱不断增加。但是卜昱拒绝了扩建项目,他向媒体宣布,所有建校余下的捐赠款项,要用在补偿来桃源国学支教的教师和将来山里孩子走出大山继续深造上,期望关心贫困山区孩子成长的善良人们,继续支持偏远落后山区的教育,所有捐赠明细与使用明细均及时上传到天堂基金会“山区教育公示栏”与新开通的桃源国学门户网站“山外山水”的“感恩栏”内。“山外山水”网站感恩栏栏标写到“哪怕你为桃源国学捐赠一元钱,都是山里孩子的恩人,你们的名字将铭记在山里人心中。欢迎媒体与网民公开监督捐赠的使用。”
  从桃源国学到最近的有电的乡与最近的有公路的地方需要翻山越岭跋山涉水十四五个小时,中途有些险峻的峭壁胆小的人都不敢过,常年坚持锻炼的卜昱夫妻俩与侯征老两口,也是在当地学生家长的帮助下才非常艰难地才进了山。这个距离虽然把山里人与外面的现代世界隔绝,也阻碍了凡世秽风的污染。援建的桃源国学落成后,所有到桃源国学支教的教师都会在得到国家支付的工薪、补贴外,再得到一份桃源国学专项基金的可观补贴。
  为了解决桃源国学师生的就医,隶属于天堂基金会的大呈医院,也派年轻医生轮流到山里来轮值。池宇轩用他新买的直升机把医疗设备运进山里。在学校操场上,孩子们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看到飞机,纷纷要求在飞机前留影。池宇轩在操场上的飞机前与桃源国学的师生合影留念。可是他与侯老师和师弟的合影却选择了没有半点现代气息的崇山峻岭。这张照片上传到网上,引起了不大不小的震动。“山外山水”网站各栏目点击率显著增加。

  卜昱离开后还没有毕业的天堂中学的三届平民子弟全部平安毕业。其中优秀的学生,顺利被当初与天堂中学签订协议的世界名校凭借当年采集的学生信息录取。天堂基金确保了这些平民子弟全部上了大学。原天堂中学的老师大部分成了天堂网中的名誉教师,在韩雪冰的支持下,天堂中学的教师轮流到桃源国学支教。支教期三年,新进入天堂中学的教师,没有桃源国学支教经历的不能转正,不能晋升技术职称。天堂中学,到山里支教的天堂中学教师,除得到国家的工薪与补贴外,也将得到一笔天堂基金会提供的可观的特别补贴。
  天堂模式实验以来所有的平民子弟毕业了。天堂基金会以B市违反当初协议的部分条款为由终止了对天堂中学全部教育教学的资助。将全部资金用来开发慕课资源。慕课资源基地日渐完备,“天堂网中”网站成为独立的慕课资源平台,从“天堂杏坛”脱离出来。吴业笙的“反哺基金”被市里盯上,市有关部门在授意下处处刁难“天堂社区集团”,想迫使吴业笙交出“反哺基金”的支配权。吴业笙无奈,便按着当初与老师的约定把“反哺基金”交与天堂基金会管理,解散反哺基金会。由天堂基金会继续履行原来“反哺基金”的宗旨。并把已经发展为拥有全国123个城市连锁服务企业的“天堂社区集团”总部搬迁到武汉。吴业笙在原来每年捐赠给天堂基金款项的基础上,增加了一笔捐赠给桃源国学的款项。并首批捐赠给桃源国学三百套学生用电脑,四百部平板电脑,二十套多媒体教学设备。每个桃源国学的孩子们都可以通过电脑享用“天堂网中”的慕课资源。天堂网中慕课资源基地,还专门为桃源国学的孩子们开发了小学慕课资源,同时对全社会开放。
  有旅游公司想借助桃源国学不断扩大的影响力,与山里人合作开发一条探险旅游项目。当地山里人早已经把桃源国学的卜校长与老师们当成主心骨,于是来征求卜校长的意见。卜昱为了改善山里人的生活水平,建议他们可以与旅游公司合作,但是不要改变山里的原始面貌。除必要的安全投资外,也不要对探险旅游线路做太多的投资。维持进山线路的险峻,即可以增加探险旅游的魅力,也可以阻挡那些庸俗的世俗之辈进山来破坏山里人纯朴的民风。卜昱还建议山里人与旅游公司签订协议,如果进山的路要是被垃圾污染,就终止合作。并在进山路上设置配备望远镜的流动监察哨,发现有乱丢垃圾的零散探险者,拒绝他们继续进山,已经进山的,山里所有旅游设施拒绝为其提供任何服务。桃源国学可以接受探险旅游者的参观,但不提供旅游服务。
  山里人的生活开始逐渐得到改善,山里的孩子通过网络了解了外面多彩的世界,心早已经飞出大山。侯征与老伴儿被桃源国学委托管理在校园对面的山顶新建的天文观测站,老两口,真正开始过上远离凡世的田园生活。两位老人每天下山到校园里走一趟看看孩子们,然后再回到山顶的天文观测站。这一上一下就是四个来小时,可他们乐此不疲,风雨不误。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