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选项
正常登录 隐身登录
最近浏览的读者

你的位置:首页>散文频道>散记人生>冬日里的底片

冬日里的底片
  作者:子隽 发表:2014-11-15 21:37:52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414
  编辑按:不是因为心老了才喜欢回忆。人生总是这样,经历了风风雨雨之后,心慢慢沉淀下来,也就会开始慢慢怀旧、回忆。有文字的人是幸福的,因为那些跟着成长一起沉淀下来的文字成了回忆的底片。
  
  都这么说:喜欢回忆的人,心已经老了。
  也许吧,那些散落在春夏的事,总会在冬日重新想起,让你不能搁浅。曾经喧嚣抑或素淡的场景,宛若柔细的锦纱,细细密密铺满了曾经的小巷。那些鲜活的、值得怀念的往事,都已匆匆远去,不留痕迹。然而,在一个冬日的午后,沿着雪花来时的足迹,去执意的回味,那已经沉淀已久的过往,仍清晰如初。
  当再一次回到苍老的庄子,穿越那一条小巷时,总会走走停停,因为,不舍得遗漏点滴印迹。贪婪地回味着老旧的时光,凝视着小巷的狭长,斑驳的墙壁,沧桑的古槐,还有曾残存温度的青滑石,依然是最初的模样。曾经记得,抑或忘记的往事,已在岁月的更迭中,定格成了铭心的怀恋。
  多年前,那些青涩的文字,静静地存放在柜子的最下方,偶尔翻阅,点点滴滴也会泛起过往的涟漪,那些相逢在岁月之初的师长,挚友,如今已成了流年的经纬。你记得也好,你淡忘也罢,我却始终留你在我的记忆里,不失,不忘。
  刚立冬的午后,翻阅曾经的文字,似乎已尘封许久。几多繁复、几多淡然、几多欣慰,几多遗憾,早已成了过眼云烟,留下的,只是后来的回味。
  北风已有些料峭。一季花开,又一季花落。山野,那光秃秃的枝干,已成为冬日的使者,坚守着一片空旷。在这寡淡的季节里,我总以虔诚的姿态,趁着大地还没有冰封,播下一枚枚期待的种子,只希望来年有所丰硕,好好收藏。季节里的深情絮语,只有流年里的挚友,能读懂。
  浅冬向暖,将心事在阳光下晾晒,把一份素念轻轻挥洒在窗外,让怀恋的种子,随着一枚叶子的飘落,落入尘埃,变成来年一抹绿。
  黎明的小径,我俯身捡起一枚蜷缩的落叶,上面写满素简小字,成就了一片侠骨柔情。它也许会随风儿飘向远方,落在我期待的岁月里,然后字字生香,渲染成一片葳蕤。
  立冬过后,雪花总会不约而至。寒冷步步紧逼,我常常躲在温暖的居室里,窥探窗外的寒彻,空旷,以及晶莹的雪花。瞬间,季节的寒冷,雪花的诗意,银装素裹的浪漫,还有雪野里人们牵手的激情,融化为一种季节的液体,涌动于岁月的深处。
  时光的沙漏,也许谁都没有经意,却一点点流失。曾经的过往,由于岁月的复加,层层叠叠,有所厚重。心事,就掩埋在这莅临不久的冬日里。
  清冷的黄昏,我依旧会沿着开元路南行,拉高衣领,戴上耳麦,漫无目的的前行,聆听着《五月的缘分》,一遍又一遍。旋律里的点点滴滴,都会成为冬日黄昏最美的畅想……
  润色好搁置了数日的文字,发到相关的文学网站后,午夜的钟声已响起。相伴于文字之旅的你,也许还会抱怨:你的文字太过苦涩,需要慢慢阅读才行。
  午夜,室内温度依然偏高,开窗透气,可冷风又起。遥望夜色,曾经的冬日,曾经飘零的雪花,已覆盖了错落的楼群。
  
分享:
责任编辑:风飘何处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0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