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小说故事>桃花劫

桃花劫
  作者:苍海樱子 发表:2015/5/18 21:58:04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197
  编辑按:一份美好的爱情,才刚刚开始,就被一场意外扼杀了……
  
  【一】
  你说:“三月如歌,南风暖窗,桃花朵朵开,犹似粉蝶翩翩、白云朵朵、紫霞漫天。那是一场美到极致的盛宴。”
  你说:“岁月会老,桃花不会。桃花永远是一群或素雅、或美艳的女子。”
  你说:“你的老家有一个大大的桃园,每年三月桃花盛开时节,都会招来十里八乡的大姑娘小媳妇赏花游园。她们穿的花花绿绿的,穿梭在桃花园里,那是另一种风景。”
  你说:“桃花看似很张扬,其实她们都很脆弱。一不小心触碰到了她们,她们就会簌簌而落提抗议。这也是她们的可爱之处……”每每讲到此,你总喜欢故弄玄虚的顿一顿。然后接着说:“其实,谁也不忍心碰到她们,可是在盛花期,成片成片的花似海洋、似天边的云朵,太热烈了,桃花争先恐后的那场面,是不经意的一个转身,也许就会有一小撮花儿入了尘的。桃花的好处也就在这,她们虽然也佯装生气的纷纷而落,但并不真的生气。她们依然会笑逐颜开的一路咯咯地笑着飘落。”
  你说:“桃花,不光花儿好看,等到了五月,花儿全部谢了,桃枝之间一个一个的小青桃,就在绿叶的掩映下,似乎一夜之间就缀满了的。到那时,就是你们这些小伙伴们的窥探时间了。你们每天傍晚放学后,三五一伙、四六一群的结伴,先转个弯,去桃园周围瞅上半天,才恋恋不舍的各自回家。那些让人垂涎欲滴的大桃,就是在你们的监督下,一天一天长大的。每一个大桃都水分足足的脆甜脆甜的,那是因为每一个桃子都吸收了小伙伴们为她们奔来跑去的汗水和与她们一起成长的快乐。”
  你说……
  文轩,每次给小雅讲他们老家的桃园的时候,都眉飞色舞的滔滔不绝。奇怪的是,小雅每次都听不腻。而且是越听越兴奋,总是巴不得一时三刻就去文轩的老家桃园看看。

  【二】
  文轩,十二岁小学毕业,他父亲为了能让他念A市的初中,就把他和母亲从农村接到了军大院随了军。文轩,黑黑壮壮的,虽然才小学毕业,身体发育的已经很成熟了,尤其突出的是他那小男人的喉结,只是尚有一脸的稚气未退。因自小在农村长大,在老家时就帮妈妈打理自留地,挑水、搬运煤球、洗衣、做简单的饭菜都不在话下,而且他还是个非常勤快的男孩。自从文轩到了军大院,今天帮这个孩子挑水、明天帮那个孩子劈柴生炉子、后天帮其他孩子洗衣服……几乎是在很短的时间里,他的这些本事就征服了军大院里的那些同龄的孩子们。虽然文轩与那些孩子同龄,可是,似乎一下子文轩就成了大家的大哥哥,他几乎可以同时照顾到好几个孩子,却也不见他累,他总是满脸乐呵呵的。
  小雅,十一岁,是个出生在军大院的女孩。小雅的妈妈有先天性心脏毛病,身体一直病病殃殃的离不开人。本来小雅的妈妈就是土生土长的A市人,所以,和小雅爸爸婚后就住进了军大院。
  对文轩来说,小雅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东西,他说不上来,可就是特别的有吸引力。每天看着小雅背后的两条黑黝黝的辫子上的粉色蝴蝶结在他眼前飞来飞去的,他就打心眼里乐。文轩最喜欢帮小雅挑水,每次把水缸挑满水,小雅看着满头是汗的文轩都会变出一个大苹果给他吃。
  初中三年、高中三年,他们一直在一个学校读书,似乎没有分开过。日子在他们快乐的成长中飞快的逝去,他们在一起学习、一起讨论问题、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他们也在互帮互助下种下了深厚的友谊。初恋的懵懂什么时候在他们心里生根发芽的,连他们自己也未曾察觉。
  十八岁那年,几个军大院的孩子同时考上了大学,文轩和小雅也都考上了军校。只是,文轩考上了长沙的国防科技大,专修人文与管理。小雅考上了大连的海军舰艇学院,专修指控信息。虽然上的都是军校,可一个在南一个在北,之间相隔几千公里,坐火车也需一天半左右的时间。这一下,虽然不是牛郎织女,对八十年代初的他们这群大学生而言,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文轩永远也忘不了,接到大学通知书的那一天上午……
  “文轩……”小雅开心的拿着自己的通知书来找他,还没进门,就喊他的名字。看着文轩的通知书,小雅忽然开始眼泪汪汪的不说话了。那一刻,文轩的心似乎感觉被什么扎了有些刺痛,这些年,他从来没有看到小雅哭过。他发现,小雅的眼泪,会让他心疼!真得非常心疼!平时总能逗大家开心的一个人,竟然出现了语言障碍,他张了半天嘴,可是一个字也没吐出来。他不知道如何劝小雅,只知道自己心里疼的厉害。忽然,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他一把把小雅搂进了怀里。小雅温顺的伏在文轩的肩头亦是泣不成声……

  【三】
  没有了小雅的生活是枯燥乏味的,躺在宿舍单人床上的文轩第一次感觉心里压抑的很。学习、组织学生会搞活动、帮助老师出一些课件等等,文轩几乎不让自己歇下来。可是,每晚一躺倒床上,他还是会发疯一样想念小雅,想着抱着小雅时的那种怦然心动,他这个一米七八的大男孩心里就会生出从未有过的甜蜜与幸福。他总是想着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入了梦。
  步入大学的校园,对小雅来说到处都是新奇的充满魅力的。她的舞蹈天赋和开朗的性格加上她的出众气质,很快赢得了许多异性的青睐。虽然,刚来时,没有文轩的陪伴她满心的失落。私下里,在整个作战指挥系,小雅和几个极少数的女孩被称为系花,小雅更成为其中之首。可是小雅的心里,只装着她的文轩,那个一直带给她快乐并与他一起长大的文轩。
  第一个寒假,因为上级临时要求的慰问演出本来说好在家见面的小雅,无奈的失约了。刚过完年,文轩就带着自己的礼物和小雅妈妈给小雅准备的一堆好吃的到小雅学校去看她。事不凑巧,文轩到的那天,小雅系的一位负责人转交给他小雅的一封信,并一脸抱歉地说:“真是不巧啊,本来她们已经回学校了,另一个部队听说她们下军区的效果非常好,所以也来邀请她们去给战士们访问演出一次。这一去,十天半月的回不来,恐怕……要在开学前才能赶回来了。”说完,这位负责人还拍了拍文轩的肩膀似乎以示安慰。
  文轩的心,一下子就从头凉到了底。他在学院招待所住了一夜,第二天,把给小雅的东西连同一封长长的信交给了那个留守的负责人,然后提前打道回了学校。
  开学的前一天,小雅拖着疲惫的身体和慰问团的同学们一起回来到了学校。下连队的这些天,让小雅体会到了什么是艰苦、什么是刚强、什么是奋斗精神。本来预定没有那么累的,可是他们下去的这个军区连队是比较偏远的一个孤岛作战区,军队的生活及其艰苦,更没有什么娱乐活动。这一下,让他们这些一直生活在优越条件下的大学生们大多水土不服,为了要锻炼自己的意志和体魄,在老师们的号召下,他们几乎忘记了他们预定的演出,除了刚来的第一天晚上为了适应环境没有跟战士们在一起,后面一直每天晚上都和战士们打成一片了。累,是可想而知的了。
  “小雅,知道你去了军区访问演出我很为你高兴。毕竟,得到这样的机会儿对你以后的发展是有很大帮助的,只是别太了累啊!你嗓子不好不要太逞能,要多喝水。每次演出回来要记得烫脚后在睡觉。对了,不要挑食哦!平时,不愿意吃胡萝卜时,一定要想一想,胡萝卜对眼睛的好处,所以尽量要吃一点的。你的腰跳舞受过伤,记得注意保暖不要受凉啊!
  在学校里,每天都会想你,想象着我们一起去看桃园,你开心的样子。看来,今年是不行了,等下一年我们一起去看桃园吧?!
  给你的红色羊绒围巾喜欢吗?你围上一定好看,很想看到你围在脖子上的样子……”
  读着读着,小雅的眼泪模糊了眼前的视线。闭上眼,小雅似乎看到文轩走时的失落、难过与遗憾的表情。

  【四】
  在紧张的学习里,小雅暂时顾不上去思念文轩。
  “这一学期,完成寒假下军区连队的所有心得体会、以及建议。把自己所学的专业信息技术和自己搜罗到的更多的专业知识,好好整理成笔记,以后好应用到真正的军务上去。如何更好更快地教战士们在学习专业知识的同时还能自娱自乐……”课外时间小雅心里一直在琢磨忙活这件事。不然,如何对得起那些奋战在艰苦环境下的战士们?!
  文轩这一学期的学习任务到不算太重,可是,学院要求:这一学期的暑假,必须去陆军部队锻炼自己。做一个合格的战士,将来才能做一个合格的军事将领。
  这个艰巨的任务,系里把它交给了他们学生会。他们既要联系军队如何接收、又要安排所有同学们下部队的行动方案计划,真是忙的不亦乐乎,可是,他的眼前时常会飘着一对粉色的蝴蝶结,好美、好温暖、好幸福,让他的心一下子就会柔软到了极点。
  快到暑假的时候,小雅听说了文轩不能回去的事,很是沮丧,因为这一个暑假自己可以放假。
  在忙碌中,他们迎来了各自的暑假。本来可以不随团出去访问演出的小雅,因知道见不到文轩又申请报了名。就在准备出访任务的大学生们忽然不知道谁传染上了流感,一下子,传染发烧了好几个,小雅尤其严重。本来预定这次出去,小雅只参加一个话剧演出,其余的时间就是指导军区的战士们如何利用电脑,获取最大的战争信息等等。这一来,发烧引起了小雅的扁桃体肿大拐带着声带发炎根本无法发声。访问团团长只好第一站经过A市时,先让小雅回家养病休息,等回来经过A市到下一站时在接上小雅。没想到,本来小雅受流感的折磨不是个什么好事,没成想,可以因此借机回家看看爸妈也不算什么坏事了。
  文轩打电话回家时听说小雅病了,虽然心疼着急回不来,但也千叮咛万嘱咐了一大堆,并且说了一大堆思念小雅的话,这些温暖呵护贴心的话语,无疑给正在流感中的小雅敷了一剂上好的良药。这一次,他们约好,寒假一定要回家。

  【五】
  转眼,第二个寒假即将来到了。鉴于对文轩他们胜利完成上次暑假任务的学生会来说,这次任务是按照学校联系的军区,不但要继续做一名合格的战士,还要去联系那些多年的指挥官们听他们作报告。这样一来,分批分次的安排好同学们,责任就更大了。不过,院领导说了,只要圆满完成任务,回来后,会让他们放十天假。这无疑是让文轩非常兴奋的事。“这次可以见到小雅了,虽然通过电话,但毕竟好久没有见到小雅了。”文轩心里念着。
  事与愿违。在训练中,文轩的一个同学因为想提前完成一次基础训练时,动作幅度超出了预定的范围造成小腿骨折。
  在一阵忙乱后,他们安排了排班护理的人,然后向领导打了送同学回学校养伤的报告。在得到领导同意后,文轩和另一个学生会的E同学一起陪同受伤的C同学先回了学校。
  休假?又一次泡了汤。
  小雅的这个寒假也是忙的不亦乐乎,回家没几天,系里就来了电话,让她赶紧先回去,替补一个家中出了事的同学到别的院校去搞串联。
  看着妈妈十分不舍的表情,小雅便搂着她的脖子撒娇似地说:“妈,你放心,等同学处理完事情回去了,我还回来陪您啊!”
  没成想小雅回去了才知道,那个同学的父亲因意外身亡,一时半会儿的回不了学校。小雅还想回去陪妈妈的想法自然也落了空。

  【六】
  命运就是如此捉弄人,文轩和小雅这一对小恋人,自从进入了军校,总是身不由己的来来回回的就是无法相见。偶尔的电话,也总是更增添了他们的相思之情。也许,这就是想成为一个军人的代价吧?!
  如此反反复复、反反复复,转眼四年的大学生活还有半年就即将结束。这个寒假在汇报演出后,学校不会为他们派任何任务了。
  因为最后一学期没有什么主要的学习科目了,学校的主要目的也很明确,就是为了让他们有更充分的时间,去搜集整理毕业论文。
  这也是他们能否合格毕业最关键的一项艰巨任务。虽然他们彼此,都取得了一些骄人的成绩,文轩荣获一个二等功的证书,小雅也荣获一枚三等功的勋章。但他们心里都知道,不能因此就沾沾自喜。这点成绩,离他们自己制定的目标还有很大的距离,还需要更加的努力。现在,首先,做好这四年大学的总结,交出一份优秀的的论文才是他们最完美的毕业答卷。
  现实中,计划没有变化快一点也没错。小雅她们都准备好回家的行囊了,就准备做完汇报演出第二天就往家赶。那天下午,小雅让系领导叫去了。小雅听着领导关切地问:“这次团里被邀请去某军区慰问,这可是一个相当有诱惑力的军区啊,而且,这一次的慰问学习,关键的是有一小部分成绩优异的同学会被人家军区领导事先敲板留下,等毕业后直接可以过去,你看,你去吗?”小雅心里当然明白,不是因为系领导平时对她的认可与器重,这次怎么会向她透露这么重要的信息呢?!除了感激答应,还能说什么呢?!
  文轩也因为学生会要给大一的学弟学妹们做汇报报告暂且不能回家了。
  等他们各自忙完,已经是三月初了,这个年,又是没有聚在一起。
  要走的时候,小雅接到文轩的电话。文轩在电话那头乐呵呵地问:“可不可以回家以前,先去他的老家桃园看看?”小雅自是满心欢喜的答应。
  为了节省文轩来回跑的时间,也为了不让文轩那么累,小雅好歹说通文轩,不让文轩来大连接了她在一起去文轩的老家,而是相约在文轩老家溪潭镇火车站汇合。

  【七】
  “自己从长沙到溪潭镇比小雅近些,那等自己到了后,可以先安排食宿,等着小雅。然后休息一天,先在溪潭镇周围玩几天,再去老家南山村看桃花。三月中旬才是盛花期,这次的机会很是难得。而且正好时间上也充裕,这次一定要好好的安排一下这里的景点,让小雅和自己好好玩玩放松一下不留下什么遗憾。”文轩心里盘算。
  “峡湾国家公园、皇后大街、海湾大桥、爱歌顿农庄、伊甸山、世界八大风景之一的米佛峡湾等等,都要带小雅去看看。还可以坐歌顿农场的专车,沿途喂小牛、小羊,还有小鹿,小雅一定喜欢。”文轩一边找资料一边在心里念着,他的嘴角也不由自主地翘了上去。
  小雅第二天下午才到,安排完了路线,文轩上街买了些福安的,水蜜桃、芙蓉李。
  “小雅那么喜欢吃甜食,看到了一定开心极了”。想着日思夜想的小雅就要出现在眼前了,文轩就莫名的激动。
  意外,总是会突然的降临,而且是猝不及防的说来就来了。不,也许是老天真的嫉妒了这对恋人。瞧,学识、人品他们哪一样不是佼佼者?!哪有好事都许给了他们的呢?!
  站台外,小雅在看到文轩那张永远乐呵呵的脸的那一霎那,一辆飞奔而来的大卡车在文轩背后疾驰而过,一个张开小手歪歪斜斜跑着的小男孩,在众人的惊呼声里,眼看着要丧生卡车的车轮下。文轩在听到群众惊呼的同时,回转头冲了过去……
  孩子的妈妈抱着男孩跪在文轩的身旁泣不成声,周围越来越多的围观群众陪着掉眼泪的掉眼泪、摇头叹气的摇头叹气,太可惜了!太可惜了!太可惜了啊!……
  小雅此时此刻,根本听不到周围的声音,她骤然间失聪了。她不相信、不敢相信,明明刚刚还看到文轩那永远灿烂的一张脸,怎么就会在几秒钟内消失殆尽了呢?!突如其来的打击,让小雅忘记了她一直以来受过的高等教育,她扑过去抱着文轩的头,撕心裂肺地嚎啕大哭。她的哭声似乎唤醒了满头是血的文轩,他微微睁开双眼,看到眼前的小雅,嘴角弯了弯,幸福的看着小雅的脸。
  只见他眉间一紧,“小雅怎么又哭了呢?”他可是会心疼的,而且他曾经发过誓,这辈子不允许小雅再哭的。他的眼睛里随即涌上一股心疼的神采,顺势抬了抬手臂,似乎想给小雅抹去脸上的泪痕。
  可是,他的手还没有摸到小雅的脸就无力的垂了下去。那一抹灿烂的微笑,依然停留在文轩的脸上,永远停留在文轩的脸上了……

  【八】
  去年寒假打电话时,你还说:“其实那几次回家拜祭爷爷奶奶时,也碰到过桃花开的季节,只是时间仓促,没有好好看,而且也总想着要和你一起去,所以也没心好好看。”
  “那你为什么不拍几张留影呢?”小雅幸福的问文轩。
  “那不行,我是大男人,怎么能在桃花下留影呢?!老人们常说,男人若是在桃花下拍照,他这辈子就会犯桃花劫。这辈子,有你已经是我最大的福气了!我可不要再犯什么劫!”文轩呵呵的笑着……
  可是,文轩,怎么还会遭遇桃花劫呢?是谁,如此残忍的安排了他们的命运啊?老天!你为什么如此的绝情呀?为什么?为什么?究竟为什么啊?!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夜半歌声 发布于 2015/5/21 20:13:05  
昨天520,可能是秀恩爱的人太多了,老天都受不了,结果暴雨如注,汪洋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