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选项
正常登录 隐身登录
最近浏览的读者

你的位置:首页>散文频道>行走笔记>孟姜女哭倒的那片长城

孟姜女哭倒的那片长城
  作者:王霁良 发表:2017-2-13 12:18:47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302
  编辑按:有些传说流传甚久,或可做饭后谈资,但有些传说总是带点历史的沧桑感,在传说中的地方抚今追古,感受一个民族的荣光和伤痕,心中总有些苍凉感。欣赏,荐读!
  
  孟姜女哭倒的那片长城,在哪里呢?淄博的文友说在淄川东南,历史上实有其人,我原以为哭倒的是秦长城呢,文友说那哪能呢,信我的吧,秦长城那么宽,青砖石砌,内可跑马,怎么能哭倒?——我说你说的是明长城吧?文友说哪里哪里,我给你讲讲当年孟姜女是怎么哭倒长城的吧。
  你知道齐长城是咱们齐鲁大地的脊梁,西起济南长清,东至胶东黄岛,一千余里,多是依山就势垒筑,泰山北麓山脊裸露,多石无土,齐长城多是石片叠加而起,这石片又不规则,一层层的间或要用小石片填塞缝隙才能筑起,孟姜女扶城墙哭夫,呼天抢地哭了十多天,一边哭一边诉,那些松动的小石片被她抠出来许多,本来就依山而建的长城失了支撑点,这才倒掉了一大片呢。孟姜这个姓氏好像只有齐国才有,我们这里相传的是齐人姜氏女沿长城一路寻夫,昏倒在劈山脚下,被一对孟氏夫妇搭救,认孟氏夫妇为义父义母,当地人才改称她孟姜女的。
  原来长城是这么哭倒的,既非地基不牢,也非山风强悍。——“高哭三声天也暗,低哭三声地也昏!”要这么哭,长城没有不倒的。
  十多年前的一个秋天我曾去淄区东南的淄河镇,正值落叶时节,树叶雁阵一般列队而下。我和省台摄影师登上有名的劈山,穿过一线天,再往上就是齐长城了,据说这里是保存最好的一段长城,建在在海拔700米以上,爬上去脚下即是悬崖,一侧几乎垂直地直落进谷底,可是够惊险的,据说这里就是孟姜女哭倒长城的地方。那时梦泉旅游区的领导虽这么说,还指着一段断墙让我看,我也只是听听而已,并不真信。上得山来,就看到斜靠在城墙上的千年石门,石门近半尺厚,重达千斤;古兵营遗址被衰草和酸枣枝覆盖,严峻、枯槁,山风磨亮了一个个垛口,时不时越过垛口攀上顶峰,铺展它的威严;劈山山顶应属于崮顶,和蒙阴的崮山很相仿,只是更峻拔,直插苍穹如鱼鳍,显得是那么超凡脱俗。驻足古兵营,仿佛身边不远就站着执戟的古代勇士,那一个个垛口就像远去的驼队,更远的长城就像蛟龙飞腾岭上。导游告诉我,日本鬼子打进来的时候,山顶上还驻扎着国民党部队的一个排,半个月才下山一次,因为地势险峻,鬼子都没敢打。
  范杞良(一说姓万)修筑的就是这一段长城吗?他死后是怎么筑进这不足半米的墙体的?《孟姜女哭长城》民谣早已深入人心,“一哭长城泪汪汪,点了银灯裁衣裳;二哭长城泪纷纷……”,各地的版本也不一样,下面这个就更具文学性,——“哭一声我的夫啊,范郎夫啊!长城寻君君不见,你半为风雨半为尘,你孤魂飘渺在何处哇,只见苍天乱飞云。实指望鸳鸯交颈同生死,实指望莲开并蒂结同心,哪料想西风偏送梧桐雨,风卷落红碾为尘,……寒衣送到夫君死,孟姜何以慰孤魂?……”
  这是多么撼动人心的呼唤啊!就连长城脚下的植被也无不伸出了呼唤的手臂,耳畔总萦绕这样的哭声,远望劈山满目肃爽,上苍啊!若您有眼,就这个哭法,不管用的什么调,不管哪儿的长城,不管哪儿铁血治下的上层建筑,都该倒塌!
  
分享:
责任编辑:落拓书生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0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