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选项
正常登录 隐身登录
最近浏览的读者

你的位置:首页>散文频道>散记人生>苦度与希望

苦度与希望
  作者:子隽 发表:2018-5-5 10:15:47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96
  编辑按:清明时节雨纷纷,蘸情泣血写碑文,孝悌承继子女志,一生铭记严父恩。品赏。
  
  清明,该是一个明丽的日子,万物勃发,陌上花开。农人肩扛犁铧,手持耕鞭,把沉睡了一季的大地唤醒。老远处,迎着风儿,就会闻到泥土的清香。
  然而,在我的记忆里,清明又是不乏清冷,甚至阴霾。单调的天空下,丝丝细雨,默然飘洒,打湿了昨日绽放的杏花。
  一帘雨丝,孕育了一片浓浓的哀伤与忆念,把田野装点得那样深沉,肃穆。雨霏霏,泪也纷纷。
  据说,清明时节,已故亲人会彻夜不眠,等待儿女的到来,接受生者的祭拜,了却一段漫长的等待与孤寂。所以,清明的一早,人们或穿越厚重的阴霾,或穿梭于绵绵细雨,去祭奠长眠于大地的故人。饱蘸霏霏雨,纷纷泪,把哀伤写满心田的扉页。
  每每清明,我总会搁置所有的纷扰,携妻儿穿越黎明的肃穆,匆匆驶向故土,与家里等待已久的兄弟姐们一起,怀揣一抹不能释怀的哀伤,去祭奠长眠于村东那一片沃土的父母和长者。
  百年,成就了一段历史。瞬间,却成就了永远的怀念。就在父亲割舍所有的眷恋,撒手人寰的瞬间,哀伤与怀念就从没有远去。花开花谢,花谢花又开,岁月悄然更迭和远去,然而,对于父辈留下的精神遗产,谆谆嘱托,却历久弥新,不能释怀。
  正月十六,一个悲痛欲绝的日子。父亲强忍癌魔的折磨,庄重地与我谈论着我们兄妹未来的生活,那样的牵挂,那样的不舍。刚刚出生五十多天的儿子,为父亲战胜病魔,注入了新的能量,望着嗷嗷待哺,时而微笑的儿子,父亲吃力地说,就要走了,相信会把彬儿培养成才,会把“书香,勤劳,谦让,谐和”的家风传承。只有“成人”才能立足,才能成才。
  我聆听着父亲的教诲,一句句,一字字,掷地有声。当父亲完成人生最后的嘱托和寄语,好似如释负重,带着一副安详的模样驾鹤西去了。
  人生最不可辜负的,莫过于继承先人的遗愿,传承先人的遗志。三十多年,弹指一挥间。三十多年,哀思路漫漫。在每一个远去的日子里,对于父亲的嘱托,丝毫不敢懈怠,为家风的传承励精图治。
  如今,孙儿们完成了高等教育,分别有了自己的事业,奋发努力,事业有成,实现了你生前立人、立德、立业的遗愿。
  那年二月二过后,哥哥建议,要为父亲更换墓碑,我们好像要完成一项宏大的工程,精选碑材,撰写碑文。碑文,有儿女撰写是最具纪念意义的,因为它使一个老去的生命得以新生。我便在宣纸上练了上百次的碑文,最终用有些笨拙的狂草写下了挽联。
  碑文的每一个字,每一个笔划,都是那样的小心翼翼,那样的郑重其事的书写。刻制完成的墓碑放在工厂的路边,引来路人驻足,因为,狂草书写的碑文毕竟不为多见。
  父亲,生前在太行山一带撰写过许多碑文牌匾,以隽秀,苍劲而著称,许多人作为墨宝而收藏。我饱蘸泪水写就的碑文,生怕一生酷爱书法的父亲不如意。清明的一大早,我们姊妹一行护送着崭新的墓碑,庄重地安放在父亲的墓前。
  那一刻,心情更加地忐忑。我说,爹,你要是满意儿子撰写的碑文就刮一阵风儿,让燃烧的纸钱缭绕。父亲在天有灵,一阵风儿果然轻轻刮过,一缕青烟袅袅升起,一抹欣温随之来临。
  祭奠父辈的白菊依旧芳香,祭拜父辈的梨花正在绽放。又一个清明来了,我依旧怀揣沉重的哀伤,用霏霏春雨,纷纷泪水,熬制成一剂苦口良药,不时地喝上一口,在哀思与乡愁潮涨之际,把父亲的嘱托,深刻于心壁,随天地以苦度,寄日月以希望。
     
分享:
责任编辑:然野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0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