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散文频道>散记人生>岁暮又至梅花香(组章)

岁暮又至梅花香(组章)
——心迹总第之九十三期
  作者:子隽 发表:2024/1/16 16:22:29 等级:4 状态: 阅读:89
  编辑按: 一如既往地灵秀文字在心绪的指挥下汨汨淌出。文字变成了音符、节拍、乐章,有回味、有回忆,有回想,有休止,渐渐地声情并茂。赏读,问好。
(一)站在新年的月台
  新年的钟声敲响,唤醒了黎明的霞光。此刻,我还未进入梦乡。
  一轮淡淡的月,镶嵌在浅灰色的天际,一切都那么安静,那么祥和。我突然想到,辞旧迎新的跨年,也该有一点仪式吧,我端起床头的一杯清茶,以茶代酒,与旧年依依惜别,然后以第一抹微笑,迎接新年的款款而至。
  面对每一个新年,都会有些陌生。因为,新年最大的不变就是一直在改变。时光在改变中流逝,我们在改变中成长。“岁月极美,在于它必然的流逝。春花、秋月、夏日、冬雪。”人们因此而陶醉在源远流长的经年里。
  每一个新年,给于人们最多的不是五谷,而是见识。许多不曾谋面的人和物,在后来的时光里,变得那样熟悉;许多不曾释怀的事情,在渐行渐远的时光里放下;许多为了寻找的答案,在一个醒来的黎明找到了。一点点见识的积淀,助力我们行稳致远,风雨兼程,步入岁月的深处。
  从指缝流逝的时间,总让人不太经意,因此觉得那样漫长,便恣意挥霍与浪费,忘记了寸金难买寸光阴的名言。当新年的钟声忽然响起,便会幡然醒悟,人生何其短暂,时光何其不经用。
  每当怀着丝丝惆怅与旧年作别,奔波了一年的人们,都会自我发问:这一年过得好吗?有人把微笑堆在嘴角,感到不虚此年,找到了合适的工作,组建了幸福的小家,买了二手房……这一张幸福的清单来之不易,所有的栉风沐雨,所有的“悬梁刺股”都是那样值得。
  当回首过去的一年,也有人被三年疫情伤了元气,面对事业不顺、经济拮据、养家糊口等方方面面的压力,总是徘徊在深深地迷茫中,看不到触手可及的希望,甚至怀疑和动摇了自己闯荡江湖的能力。
  “成功没有固定的标准,名利不是人生的全部。”对于那些已经付出,尚未得到想要的结果,或者竭尽全力打拼而错过了天时地利的缺憾,要甘于包容,敢于接受,在新年崛起,在新年扬帆远航。
  每一枚落叶,每一片雪花,每一缕寒意,都是春天的铺垫。我们站在新年的月台,聆听新年的钟声,那是多么的令人心潮澎湃。愿:勤劳、勇敢、善良、慈悲的人们,欢愉且胜意,万事皆可期。(2024年元旦)
  (二)雪落泉城
  雪花,一如从前那样静默,悄然降落,唤醒了千树万树盛开的“梨花”。
  冬天,无论怎样的寒彻,有雪花的飘落,就多了一份热烈,一份喜庆,一抹情趣。那些行驶在街头的车辆,顶着白色的盔甲,慢悠悠地穿梭在街头;那些酷爱抖音的妇人们,不畏严寒,在路畔的空旷地,拍得热气腾腾;迎着雪花散步,也成了一种情趣,三三两两的人们,沿着路畔走远了,身后却留下一串深深的足迹。
  落雪的冬天,是最具底气的。它可冰封山河,染白世界;它可冻杀顽皮的害虫,也可让冬眠的生灵复活。落雪谓喜,有雪谓安。
  开元湖畔,赏雪的人络绎不绝,纷纷拍下雪落的瞬间。飞飞扬扬的雪花,落入湖水,灵魂瞬间发生了蜕变。也许有雪花的加入,湖水变得格外的纯净、安详。有凛冽的北风加入,静静的湖面结了薄薄的冰,把后来的雪花挡在了冰面之上。
  那些不肯离去的枝叶,也学着雪花的模样,飘落在地面,或者街角一隅。一片片雪花刚刚落地,一片片金黄的叶子紧随其后,安卧其中。皑皑白雪与金黄的叶子相伴,成就了一副素雅的画面,让人们联想到了雪花与绿叶的前世今生。
  透过漫天飞舞的雪花,望见两名身着橘黄色工装的环卫工人,由远而近,认真清扫着自己的领地,他们骑行的三轮车,车框与轮胎处已经有了冰垂,他们的专注,已经战胜了寒冷。我挥挥手说:天冷路滑,注意安全。他们挥手一笑。
  遇见冬日的雪,就像遇见初遇的人,那样的欢喜。我站立在雪野的一隅,极目远眺,都是童话般的世界。天气虽然滴水成冰的寒冷,可遇见的人和事,都是那样的温暖,比如:冒雪清扫路面的工人、比如立雪指挥交通的警察、比如扶老者穿越斑马线的陌生人、比如停车让行的开车人…….
  午时,大雪飞舞,白雪皑皑的楼群,错落无致,成为小城一道道景观。不经意间向深处远眺,像极了海市蜃楼,让人无限遐思。瞬间,大街小巷安静起来,雪花成了这个舞台唯一的舞者。也许,人们不舍得惊扰远道而来的雪花,只愿其尽情地绽放。
  一片一片雪花的飘落,尘世间的美好就一层一层的叠加。我伸手捧上几片雪花,瞬间融化于手心,心灵也迅速变得柔软起来。一场雪的来临,也就是一次与美好的不期而遇,雪落谓喜,山河生机。
  一场雪,可拂去旧年的尘埃;瑞雪为水,是迎接春天的琼浆玉液。我们踩着厚厚的积雪,专注地丈量漫长的冬季时,仿佛听到了春天的脚步声。(20203年12月15日)
  (三)我与《牛城晚报》
  1994年元旦,邢台人又多了一张自己的报纸《牛城晚报》。
  当踏上新年的月台,遥望文字的远方时,一回首,已经为这张报纸写了30年的稿子。写稿路上的点点滴滴,都已升华为一种生活的乐趣。留香岁月,悉心珍藏。
  《牛城晚报》,是邢台人喜欢的一张报纸,一报在手,既知天下大事,又见身边小事。“报纸一到,先看晚报”,已成为许多读者多年的顺口溜。
  机缘,多半是一种遇见。我到区委宣传部任职时,刚过而立之年,由于喜欢和遇见,与《牛城晚报》结下了机缘。亲历了这张报纸的试刊和创刊,见证了这张报纸的成长与发展。不经意间,竟然成了这张报纸的作者、读者,卖者。与一群朝气蓬勃的同事,一起采访,一起写稿,稿子每每见诸好的版面,就会一次又一次激发起写稿的热情。并分析报纸的版面,研究对策,加大加密发稿的力度。“订报难”,而在桥东这个老城区并不难。报纸好看,读者喜欢。《牛城晚报》进课堂,进街巷,进大院,进田间,已成为那个年代讯息传播的一道风景。
  那时,正年富力强,除采写大量的新闻稿件外,还为晚报一版写一些议论风生,街谈巷议的言论稿,在编辑们的指导下,言论写作的技巧有所提高。2004年初,总编委以重任,在副刊开辟了《清风茶坊》个人专栏。次年,同时又为《邢台日报》的“邢州夜话”专栏撰写稿件。经过专栏写作的历练,慢慢打开了洞察社会与生活的一扇窗,目及到了更远处和身边的景色。
  寒潮过去,在暖阳流淌的午后,拂去岁月的尘封,翻阅三十多年样报的合订本,虽然报钉已锈迹斑斑,纸张也已经泛黄,而那一篇篇记录时光印迹的稿件,仍然让我眼前一亮,那些熟悉的版面,依旧有着朝夕相伴的喜欢。
  当新年的钟声刚刚敲响,翻阅眼前的这张报纸,与创刊初期比,有了长足的发展与提高。版面更加靓丽,稿件更加贴近大局,贴近生活,是送给读者一份新年最好的礼物。
  新年总有新气象。新年的《牛城晚报》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报人紧紧围绕“太行泉城,美丽邢台”这个大题目,写出新篇章,为这座古城的腾飞提供厚重而鲜活的舆论支撑。
  此刻,我忽然想到了《深圳晚报》仅18个字的创刊词:每晚走近您温馨的家,感谢为我备一杯清茶。我坚信,《牛城晚报》在新的一年里,一定会以读者为上帝,脚踩泥土,步入田间,走进大院,写出清泉般的文字,以讲好古城前世今生的故事。(2024年1月11)
分享:
责任编辑:然野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