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散文频道>散记人生>往事,落在记忆的天空里……(上)

往事,落在记忆的天空里……(上)
  作者:南平 发表:2008/3/23 17:48:53 等级:4 状态: 阅读:1770
  编辑按:[编辑褦襶子]物质的富有,常常排斥精神的富有!
  
  上在六点的闹钟还没有响起来,我就从来睡梦中醒了过来。睁开双眼意外的发现,昨夜的自己竟然是和着衣服睡过去的。此时是清晨5点48。透过玻璃窗外,天还未亮透,.想想自己从昨天到现在,大概也就睡了4个多小时。
  
  我赶紧下床穿衣,走到卫生间一照镜子,这才发现眼睛似乎有些红肿,想必昨夜一定是带着泪水入眠的。昨夜,我们这一群进修班的大男大男女们,在“南方”酒吧举行新年的酒会。我们毫无约束的喝着酒水,畅谈着未来美好的理想。我们有模有样唱着属于自己的歌谣,抒发心中美好的愿望。也在这个辞旧迎新的的时刻,我们再次相约2007年春天来临的时候,再来此共续那一份同学情缘。
  
  凯在河南郑州一家民营大公司做管理,和我一样也是由单位同意自费来进修学习的。3个月的相处下来,彼此之间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但,真诚地友情,对于有心人来说,情感永远都不会有相见恨晚的那一刻。只不过是这次凯,由于单位上的一些特殊情况,明年春天就不能继续和我们在一起完成余下的学业。昨天和他相爱多年的女友,也特意从郑州那边赶过来接他回家。
  
  一路上,坐在出租车里盘算着时间,看看车里挂着的表,还好现在的时间是差15分8点。想着从这里出发到凯下榻的宾馆,路上大约需要花费40分钟左右的时间。凯的飞机在长沙的起飞时间是上午11点50分。
  
  一月的长沙,因为几场小雨夹雪来临的缘故,天气似乎一下子就变得十分地寒冷起来。让人感到这个南方城市的冬天已经悄然的来到了人间。
  
  开车的司机是个40岁上下的中年男人,见我的眼睛一直眺望着窗外的风景,和我搭闲了几句,就知趣的闭上了嘴巴。是啊,此刻,他怎么能了解我的内心世界呢?因为一想着和凯的友谊才刚刚开开始,明天又要是天各一方,我的心怎么还有说话的欲望呢?
  
  此刻,这一份即将上演的告别,仿佛就如同一把尖尖的刀,在慢慢地割着我的心。但是,我不想让凯看见我是如此的不争气,也不想让凯看到我是如此的伤感。我说过,我要以一种微笑来面对眼前的这一次告别,所以,我只能是无聊的望着窗外一晃而过的风景,在心里一遍遍地努力告诉自己:这一次,面对告别,我不要泪水,也不要伤感。
  
  我知道,我不能对凯承诺一些什么东西,更不能将这份内心的不快传给他。我和凯在二十多年前,他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他,我们只是在同一片蓝天之下生活在南北的两个男人。尽管20多年之后的今天,彼此有了这一次美丽的邂逅,并且成为了一对心灵上的好兄弟,可是,未来的我们,终究是有着各自的人生之路要去面对。
  
  在宾馆的大厅,我拨通了凯的手机。他说,时间还早,问我是不是上来小坐坐。考虑再三,似乎觉得上楼打扰他们,显得有些不解“浪漫风情”。毕竟,昨天下午凯的女友才从郑州赶过来,夜晚又在酒吧闹了一宿,此刻,该是他们情深深爱蒙蒙的时刻,所以,不想上楼去打扰这对幸福的小情侣。
  
  我微笑地说:“凯,还是在大厅等你们吧。”电话里除了有凯一惯爽朗的笑声,另外还有个女人的声音在问,电话是南平打来吗?他在哪里?他可是真的够早的。
  
  “早?”天啊!看看表吧,差不多已快9点了。要是在五月的夏天,这样时间在湖南太阳可要晒着你的大屁股了。不过,想一想,他们之间分别差不多也有了三个月的时间。俗话不是也说:久别胜利新婚。能在他乡拥有这样一个甜蜜的浪漫时刻,现在的时间对他们来说,倒也实在是有些“早”了。
  
  9点18分,凯和他的女友终于双双出现在宾馆的大厅里。他漂亮的女友在打过招呼之后,说要去办一点私事就离开了。于是,我和凯,就坐在在大厅旁边的酒吧喝起咖啡来。凯一直凝视着我的眼睛,除了脸上的那份熟悉的笑容,平时话多的他一直没有任何的语言。我们就这样面对面默默地望着对方,一直到他的女友从外面走了进来,才打断了我们的沉默许久的目光。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终于,10点我们坐在了开往机场的车上,不知是不是临近春节的缘故,平常有些冷清的机场路,看起来竟比平时要热闹了一些,而车窗外灰色蒙蒙的天空,难免又让人不免想起李清照那首诗: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我和凯坐在车的后面。我紧紧的握着凯的手,有些忧伤的说:“凯,明年,如果有时间,我一定会去郑州看你。”
  
  “好。南平。虽然和你相识的时间不长,但,请相信,你今生在我的心中,永远都是我的一个好兄弟。”凯的声音听起来,似乎也充满了一丝淡淡的忧伤。
  
  “凯,你要走了,也不知能送你一些什么才好呢?这里面有我去年在电台录的一些节目和自录的几首歌,就当作告别的礼物送给你,希望它能解除你这一路上所有的寂寞。”我随手从包里拿出一部小小的随身听和一排南浮电池递到他的手里。
  
  “南平,让我说什么好呢?要知道,在
分享:
责任编辑:褦襶子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刁谗 发布于 2008/9/2 14:16:26  
印象中,腐败曾经击垮奥运会。不知道它还会击垮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