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都市情缘>赫尔措格的疯人院

赫尔措格的疯人院
  作者:娘子 发表:2009/12/12 1:52:42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441
  编辑按:用彼此心中的那一份爱,来点亮前方回家的路!
  
  电影院门口,贴着大大的海报,《天谴》。又放映了,我抬头看看黄昏的天空,轻轻的笑了,又是黄昏,又是《天谴》,只可惜他不在了。赫尔措格假如知道,我是因为一个男人而开始喜欢他的,他大概会不屑吧!
  找到老位置坐下来,片子在开始在开场音乐中,一点点播放。关于那个男人的记忆,似乎也明朗起来了。
  那个冬天的雪似乎在眼前飘洒起来了……
  天气很冷,雪下的很大,嘴唇青紫的我,看到一家破旧的小电影院,电影刚刚开始,现场人不少,似乎都和我一样,走到一处不起眼的地方,安静的坐下来。旁边是个安静的男人,手指修长,有双明亮的眼睛,在漆黑的影院里,依旧闪着光芒,我悄悄的打量了他,然后转头看电影。电影刚开始,一切我都不明了,凌乱纷杂,可是他似乎看得很有兴趣,本想玩手机的我,突然也想安静的看看了。电影只能用疯狂来解释,让我颇为震撼。电影结束了,我坐在椅子上久久回味着,没有离开,他也没走。
  很久之后,影院再次陷入黑暗,电影重播了,又来了新的客人,原来这家店每部电影会播放两次。我开始从头再看,余光中看见,还没有离开的他,他也在看我。我回过头,对他微微一笑。他温和的笑着说:“这部电影今天是我第十遍看,赫尔措格让我疯狂,没想到你也喜欢。”我颇为尴尬,第一次看的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老实的说:“因为躲雪才会进来,看你看的很认真,我才耐心开始看的,电影结束我发现回味无穷,准备再看一遍。”他惊喜的笑了,他兴奋的说:“你会喜欢的,导演赫尔措格的电影都是疯狂的,喜欢《天谴》就会爱上赫尔措格。”我第一次知道这个疯狂的电影,是谁的杰作,是他告诉我的。我们认真的又看了一遍电影,走出影院,我们都意犹未尽。在那个雪天,交换了电话号码。
  做为一个游走的女人,能在一个地方遇到相似的人,是美好的事。乔,就是那个雪天遇见的男子,我觉得我们是相似的人。那天之后我看了很多许多赫尔措格的电影,并且沉迷下去。但是缺少一种分享,我发了短信给他,没有问候,没有祝福,是我喜欢的作家,书里的一句话:“如果任何路途必须获得终局,那么它应该被认作是一种顺乎其道的安排。”短信发出,5分钟之后,我收到了3条他的。
  1、如果任何一段旅途,都是一条主动选择被动带领的道路,那么它应该承担其他的寓意。
  2、是时间的流转的路途,是生命起伏的路途。是穿越人间俗世的路途。也是一条坚韧静默而隐忍的精神实践的路途。
  3、如果可以,我想我们可以一起行走,在喝杯咖啡。今晚六点,月诺奇。
  他真的和我是一类人,一本书的两句话,一样喜欢的咖啡厅,一样喜欢行走。这感觉真好。那个下午,我觉得意外的轻松,随便写写竟然已有万字,靠文字吃饭的我,很清楚这种感觉不多,抓紧一切时间截稿了。稿件结束,心情意外的好,看看表已经七点了,拿起包,匆匆跑出家。高峰期打车是无望的,还好不远,我开始跑,等我气喘吁吁的跑到时,看见他也刚跑到了这。我们相视一笑。乔是摄影的,为许多杂志社服务,今天意外的有灵感,所以来晚了。我讲了我迟到的原因,我们开始大笑。我想也许就是因为太相似了,我才会沦陷的那么彻底,那么快吧!
  咖啡味道很好,心情不错的我们开始分享一切,他看过我的文字,他和我喜欢同一个作家,他喜欢我的字,我喜欢他摄影的风格,一切仿佛都吻合,恍惚中我会以为我们似乎是一个人。他最欣赏赫尔措格的疯狂,他说赫尔措格曾经自我解嘲地说过:“我想我不应该再拍电影了,我应该找家疯人院去住。”这句话让他很难忘,我们都觉得赫尔措格的电影本身就是一所足够奇异的疯人院,里面走动着诸如狂暴的金斯基、怯懦的布鲁诺这样与现实格格不入的社会异端。那一夜过的太快了,转眼要到深夜了,我们都清楚对方眼中的不舍,在寒风中走了又走。不问去哪,不问停泊。有些爱情因为太急于得到它的功利,无法被证明,于是无法被成立,即使曾为此一无所有。
  我们街角亲吻,他的吻炙热的几乎烫伤了我,我们最终还是没逃过欲望。在乔阴暗的房间里,我面对他。脱掉了黑色的蕾丝吊带胸衣,雪白的肌肤上,他的吻痕,像一只只蓝的发紫的蝴蝶,张着诡异的翅膀。他温和的手指带动着我的心,我可以听到自己心跳的疯狂。他要了我,柔软的嘴唇像风中无声打开的花朵,就这样腐蚀我坚挺的心。激情的潮水,燃烧了我和乔,我们在房间三天,没有出去,渴了就在床上喝水,饿了就在床上吃泡面。然后继续纠缠,那种缠绵比死亡还有魅力。放纵的沉溺在彼此的温暖中,彼此孤独的灵魂,似乎在拥抱过后,会有短暂的消逝。我们像两片被风追逐的云,于空中不期而遇,在彼此停留的时间里,拼命温暖对方漏洞百出的悲伤。但是最终我只能错过,乔扣在桌上的照片,是他与一个女孩的合影,卫生间里还有女孩的发丝,显然我的出现破坏了一切。
  深夜里我和乔。一起抽烟,拥抱对方,纠缠的身躯,似乎可以融合。门外疯狂的敲门声和一个女孩歇斯底里的哭声,将这场沉沦的梦唤醒。我和乔没有去开门,一夜无语。天微亮,我穿起衣服,我想我该离开了。乔抱着我,什么也不说。我笑了,眼角有我许久未见的泪水,我沙哑着嗓子说:“乔,我们之间的爱深不可测,我们彼此熟悉,可是乔正因为熟悉,我知道你不会离开她。我知道。”乔的泪滴在我的胸口上,疼的我撕心裂肺。乔说:“她父母早逝,唯一的愿望是我照顾她,娶了她,他父母于我有恩,你知道我不能,你知道的对吗?”我点点头,仓皇的离开了。
  我从那天之后没有再找过乔,收拾东西想要离开时,收到乔的短信:“XXXXX这是我的邮箱,无论你去哪里,请你一定告诉我。我只要知道你以后去哪里。求你。”我的泪就那么大颗大颗的砸在手机上。
  我去了赫尔措格拍电影的一些地方,赫尔措格说“幸福不是他所要寻找的,他也完全不是为了这类东西而活,他追求的是别的东西——赋予自身存在于某种意义。”我想我也可以找到,我不留下只字片语,只给乔寄一些照片,每个地方的风景照。每个地方知道你都知道,乔,你明白的那是属于我们的爱。
  电影结束了,三年了我再次走在这个下着雪的街道,看着满天的雪花,看着雪花落在脸上,顺着泪滑落,乔我想你了。乔这个地方有你,我终究还是逃不过。乔,我还是回来了。乔,我爱你,爱的好疼啊。乔,再次回来我只是不想让我一个人疼痛。这种感觉太寂寞了。
  路过乔的楼下,看见乔的灯火温馨,我笑了,乔你幸福就好。
  如果可以我写封信,给赫尔措格,首先告诉他的伟大,其次他还活着。我很想问问他,赫老,你们家疯人院还收人吗?我和乔的爱找不家了……
  
分享:
责任编辑:南平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