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小说故事>酒不醉人人自醉

酒不醉人人自醉
  作者:娘子 发表:2009/12/18 22:24:55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458
  编辑按:行文流畅,感情细腻。情不伤人人自伤。
  
  一
  师父说,酿酒的女子本身就是醉人的,酒不醉人,人自醉。
  我日日清晨起来收集着荷叶上露珠,引山泉水,加上个个饱满的红豆和一粒粒晶莹剔透的鲜米,酿成酒。师父教我,延绵酒,情泪酒,炼狱酒……我盛它们到棕色的坛子里,将它们密封。师父教的三种酒,我都会可是每一样都不对味,我总也学不会。
  我将酿好的情泪酒盛与师父,师父执着酒杯,品尝着我酿的情泪,淡淡的抿了一口,蹙着眉头细细的品,半晌,他摇摇头微笑着说:落雪,你的料倒是齐全了,可是味不全。我不解。师父微闭双眼,缓缓的说:情味。落雪你酿的情泪酒,从没有情。
  阳光照在他水一样的脸庞上,安详平和,温润如水,像他酿的情泪酒,让人忍不住心底潮湿,蹙眉品酒的男子,才是醉人的吧。仅是一眼,我便醉了。

  二
  那一年大旱,我在干涸的土地上无力挣扎,闭上双眼,感觉着自己的身子逐渐化掉。
  我恍惚中,有人把我抱起,是黑白无常吗?他托起我的身体,将辛辣的汤灌入我的口中,难道是孟婆汤?如若是真的能忘记一切也好。当我身体逐渐有了感觉,睁开双眼,看见一张棱角分明的侧脸,我微微晕眩。
  第二天黄昏,他背对着夕阳,对我说:以后,你就叫落雪。这个男子就是我师父,他唤我作落雪,我喜欢这个安静的名字。
  师父带我回了他的酒坊,师父挥笔在纹路清晰的木板上写下“落雪酒坊”时,我的心微微颤抖,落雪,落雪,一些人低吟着酒坊的名字,这真是个安静的名字。
  在这之前,我不知道师父是做什么的,也不知道他是全城最好的酿酒师。师父拉着我的手说,落雪我教你酿酒品酒。
  “落雪,你知道这世间最纯之物是什么吗?”师父问我。
  “是珍珠吗?”
  师父摇了摇头,“那么是冰山上的雪莲?”师父抿着嘴,又摇了摇头,“落雪愚钝,请师父明示。”我终于放弃了猜测,师父从坛中取出清冽的酒,斟在酒杯中,顿时香气四溢。“这世间最纯之物就是酒,酒中之圣为情泪,落雪,你可明白了?”师父微笑着说,他为我斟了第一杯情泪酒,我被呛得泪水四溢,师父笑着说,落雪我会教你酿酒的。
  那一年,我十五岁。

  三
  罗衣翠,轻衾薄,风吹柳堤见西坡。笛声碎,锦瑟悲,啾啾飞雁何时归?寒风紧,残叶殇,落雪无垠夜不央。酒未到,泪千行,百转千回绕愁肠……这是师父常常吟唱的,今夜他一遍一遍的吟唱,满眼忧伤,含着泪,脚步踟蹰寂寥,摇摇欲坠。
  我上前一把扶住他,轻轻唤着他:师父,师父……。他蹙着眉头紧紧地抓着我的肩,问我:落雪,你不会离开我,是不是?我说:是,永远不离开。师父摇摇头,松开箍着我的手,我说:师父你醉了。师父说:我没有醉,酒是从来不会醉人的。
  师父已经睡着了,我卧在床前,抚平他深锁的眉头,触摸着他英挺的鼻子以及紧闭的双唇,师父猝然拉住我的手说:落雪,你不能离开我,落雪,你不会离开,对不对。我的泪从眼眶里流下了,顺从的说:我不会,永远也不会。
  卧在他床边一夜,翌日,我带着腰酸腿麻,为他做了一碗醒酒汤,看着他惨白的双唇,我默默地问自己,这双唇会不会被一个叫落雪的女子温暖了。师父说,落雪的醒酒汤比酒还要美味。我为他轻轻的按摩着头部,师父问:落雪,我昨日可醉了?我笑着说:师父,酒不醉人,人自醉啊。师父露出绵绵的笑意。我轻轻地环上师父的脖子,轻轻地说:落雪不会离开,永远也不离开。师父用温润的掌心抚上我的发,很久很久,不曾离开。

  四
  如今我已经可以酿出情泪了,味道和师父一样,师父说你终于会酿情泪了。大凡喝过我的情泪酒的酒客,他们都说:落雪的情泪酒,比师父的还要好了。我会朝他们微笑,师父那时已经不大出面了,城里的人都知道,落雪酒坊里,有个美貌的女子叫落雪,酿的一手好情泪。
  翌日黄昏,酒坊里来了个女人,她站在门口,轻轻地笑着,那笑容倾国倾城,她拿出笛子轻轻地吹,我看着她殷红的嘴,仿佛没有喝酒,就已经醉了。她坐在桌边说:姑娘,给我一杯情泪酒。我为她斟好酒,她喝着酒,嘴中吟唱着,罗衣翠,轻衾薄,风吹柳堤见西坡。笛声碎,锦瑟悲,啾啾飞雁何时归?寒风紧,残叶殇,落雪无垠夜不央。酒未到,泪千行,百转千回绕愁肠……我额头上出现细密的汗珠,这是师父常常唱的,她和师父是什么关系?她吟唱了许多遍,我一直静静的站着,默默的听着,吟唱戛然而止,女子深褐色的瞳仁闪烁不定,背后响起了师父温润的声音:落雪。我转身看向师父:可穿过师父的眼神,我看到他的眼中是那位握着笛子的女子。
  “寒风……”那个女子叫出了,我心中默念无数次的名字,可是到了嘴边化为“师父”而她竟然毫无芥蒂的就叫了,我胸口开始抽搐,痛得我几乎站立不住。
  “落雪,我知道你不会离开我,是不是?”师父声音颤抖地问着。
  “是,寒风。落雪不会再离开,也不曾离开。”落雪,这个有着与我同样安静的名字,她对师父说:寒风,落雪不曾离开。
  原来,我的师父是宫廷的一级酿酒师,爱上了宰相的女儿落雪,我几乎能想象落雪当时的风华绝代,相恋的结果是离别,宰相知道后大怒,将寒风逐出宫,永远不能见落雪,落雪却与寒风一同逃离,在这里开了间落雪酒坊,可是落雪被父亲抓回去了,落雪告诉寒风,她一定会回来的,从次寒风一直在等待那个叫落雪的女子……
    师父一口气将他们的故事告诉我,说完他拉住那个叫落雪的手,而不是我,我的心如抽搐般疼痛着,但是我还笑着说:现在好了,师父。

  五
  也许一切,这一切,该结束了吧!
  “一定要离开吗,雪儿。”师父温和的说,是的,落雪只有一个,却不是我,我不能叫落雪,我轻轻地点点头说:“我为师父最后酿一次情泪,就离开。”情人泪啊……情人泪……我嘴中呢喃着,泪水一滴滴滑落到酒缸里,我将我在这的最后一坛情泪酒封藏。我想我要找个地方开一个寒风酒坊,等待一个叫寒风的男子吧!
  临行前,我向师父师娘敬酒:“师父,师娘,雪儿给你们倒酒。”他们幸福地拉起手,喝着我的情泪酒,酒杯从师父手中滑落,师父说:“销魂酒,黯然销魂的酒,情泪的最高境界,雪儿你加了什么。”黯然销魂吗?是啊,黯然的是我,销魂的是我,流着情泪的也是我。
  我拎着自己那坛销魂酒,嘴中吟唱着:“酒不醉人,人自醉……”,慢慢地离开这个有一个名为寒风的男子的城镇。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秋梧飘絮 发布于 2010/1/29 22:56:24  
这篇……也心照不宣了哈,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