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小说故事>蛊

  作者:娘子 发表:2010/1/16 10:31:28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531
  编辑按:传说取百虫于皿中,使互相蚕食,最后所剩的一虫为蛊。若把这蛊放到感情里,不知会剩下什么?
  
  ——蛊
  有时感情就像一场蛊,迷住你的,除了爱着的这个人,还有奇妙不可言说的爱情。而这种蛊,并不是无药可解。

  ——果果
  灯光昏昏暗暗,有温婉凄凉的歌声。此时只听得外面轰地一声,雷电闪耀,下起了暴雨。粗大的雨点拍打在窗玻璃上,发出激烈的声音。一场滂沱大雨如期而至。我看了看穿外,再回头看看舞台上的女子,犹豫的站了起来,拿出手机果断的关机了。
  音乐响起,黑暗沉落。“没那么简单,就能找到聊的来的伴,尤其是在,看过了那么多的背叛,总是不安,只好强悍……”果果的逐渐沉没至深处。听着舞台上低吟着:“谁也不用被谁管,感觉快乐就忙东忙西,感觉累了就放空自己,别人说的话随便听一听,自己作决定,不想拥有太多情绪,一杯红酒配电影……过了爱做梦的年纪,轰轰烈烈不如平静,幸福没有那么容易,才会特别让人着迷……”黑暗之下,翻动的气息,有圆柱状的明亮灯光光,穿透空气,直直地倾泻。屏住呼吸,向那光线潜伏过去。包裹住那女子的眼睛,似乎能感觉她从胸腔里发出的声音。她在唱歌。如逡巡在水里。潮水贯注在她的胸腔,发出回声。
  我坐在角落里,看着台上的女子,她的歌声真美,酒吧里的烟草,嘈杂,喧嚣,与她没有任何关系。与所有在听或不听的人,亦没有关系。果果看着这个女子,她坐在高脚凳上,手把住麦克风的支架,上下移动,仿佛抚摸在情人的皮肤上。她闭上眼睛,便看不到人世,只看到幻觉。看到潮水起伏,记忆深处的海。

  ——西凉
  在酒吧布帘后面堆着啤酒箱子和杂物的小房间里,对着镜子,在脸颊上抹上深红胭脂。西凉从来不扑粉,只是喜欢胭脂。胭脂仿佛是情欲,有无知的亮烈。带着桃花盛放的脸,穿上廉价的镶着人造珠片及粗糙尼龙蕾丝的裙子,高跟鞋走至一半,就会在地板上晃折一下。摇摇晃晃,走上窄小的酒吧舞台。在曲调中哀鸣着最凄艳的歌词。
  我演唱时注意到台下的一个女孩,专注的看着自己的眼神,带着期许和哀痛。那个眼神是我熟悉青春,是我错失的年华。我觉得唱,是轻易的事情。只是用来谋生。因为我没准备打动谁,或者抒发什么感情。然而我唱了一曲又一曲,直到夜店里只剩下她一个。她依旧不肯离开。我走下台,走到她附近说,有打火机吗?她从烟盒里拔出一根烟来递给我。是520。这烟迅速地把我带回了一些相似的日子。
  我说:“你还有这烟啊。”
  她说:“差不多没了。我只抽Sobranie的一款ClassicUltra,有时候是520。不喜欢女式烟细长的形状。喜欢中性或者更接近男性风格的。
  我看着她说:“我喜欢520,抽520也更多一些,因为喜欢它10公分的长度。而且它显得艳俗。因着这多出来的1公分,能够让人感觉时间停顿得稍微长久一些。”
  她轻轻的笑了,笑容甜美,在我看来是她见过,最纯最真的笑容。可是这个纯真的女孩,此时穿着热裤吊带抽着520,做着最疯狂的事。

  ——果果
  她从舞台上下来,看着我的眼睛,问有没有打火机。我大方的与她分享我剩下为数不多的烟。她迷离的看着窗外的雨,抽着烟。我看着她明艳的腮红,仿佛一抹迷人的胭脂醉。我随她来到后台,等她换衣服。她穿了一件长裙,是迷人的黑色。
  我们走出夜店,她说:“小女孩,我送你回家,你住哪?”我笑着看着她摇了摇头,她无奈的笑了,伸出手说:“我叫顾西凉。”我拉起她的手说:“我叫果果。”
  午夜的街头,被雨水冲刷的那么干净,我对她说:“我喜欢丰盛而浓烈地活,即使是幻觉。西凉你浓烈的像烟花上最灿烂的红。”她静静的看着我,吸了一口烟,在吞吐之后说:“但幻觉太静,亦没有温度。”我紧紧的拉着她的手,任雨水怎样冲刷,我们的手依旧温暖。
  她住在一家小旅馆里。房间狭小肮脏,形状不规则,窗台部分是凸出去的三角型。卫生间的浴缸有锈迹。空调的声音很响。那夜,我和她挤在那张狭小的床上,拥抱着对方,温暖,安心。

  ——西凉
  果果看似是一个温暖的女孩,笑容单纯,可是眼神里带着巨大的伤,我只知道比她大六岁,其余的一概不知。她每天晚上都会看我演出,有时和我一起睡。每次出去演出之前,她会先熨平我演出时穿的黑色蕾丝胸衣,把我一对高跟凉鞋擦亮。她帮我按摩脚,她说我的脚趾生得好看,一小颗一小颗,她帮我涂一层淡淡的粉色蔻丹。看起来有青春的气息,她送我的凉鞋,细带上缀着水钻煞是好看。
  在黄昏临近时,热水淋浴,然后我穿着内衣坐在窗台上,抽一根烟,喝些许从超市买来的廉价香槟,以便使自己的脸色红润。透过玻璃窗,看日光已逝的城市沉浸在模糊暮色里,远处的高架桥车水马龙,一片喧嚣。等待果果的到来。
  我常想有一天她也许会消失。如同生命是光束中飞舞的无数细微尘埃,随风起落,不可存留。假如她消失。那我们之间的事,也就会像一封已被投递的旧信吧!信里有发黄故纸渗透彼时的潋滟春阳,笔尖在空气中轻轻摩擦,发出声响,写下温柔黯淡的片言只语。惟独书写的那段时间失落。时间与记忆背道而驰。记忆被投递到虚无之中。
  我不想失去她,果果给我的温暖,是我从未有过的。我确定着她的重要,在我心中。
   
分享:
责任编辑:光光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