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文章信息

状态: 正常发表
第五章 回乡办学 第六章 不幸殉职
位置:现代小说·乡野风情
作者:米田
发表:2010/6/18 19:09:06
阅读:2142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笔名:
密码: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选项
正常登录 隐身登录

连载简介

  办完一切毕业手续,回到成学的家乡后,已是来年的二月,他们到县教育局报完到,成学就上交了一份由他和美华、爱华三人,联名想在家乡筹办一所学校,为家乡教育做些贡献的申请报告。不久县教育局来了批复,因县里一直想增添几所学校,皆因缺乏师资力量及办学经费,无法实施。现根据成学等人的申请,教育局研究决定,批准在成学家乡凉台山村及不远的背山村之间,成立一所移民区小学,并委任成学为校长,美华、爱华为助手,共同筹办学校。但办学经费必须他们先自己筹借,教育局将上报上级教育局酌情批给一部分,至于多少只能等批复后再定。成学看到批复报告,知道教育局同意他办学了,高兴极了。
  当他带着这个好消息及美华从县城返回家乡,母亲是多么替他高兴。从他一回到家里起,左邻右舍的乡亲,就络绎不绝地来为他祝贺,见到他带来这么漂亮的一个城里姑娘,都问是不是成学的媳妇,见成学妈妈不知所措,美华大大方方的回答:“是,我是成学的媳妇”。更是惹得那些老乡大妈们啧啧称赞:“城里的故娘就是干洒(大方),太漂亮。”“看人家说话就像广播里的声音!”“老嫂子,你真是太有福气了!你们家成学太出息了!”
  听着这一声声赞美,成学和母亲笑开了花,美华的脸却羞成了桃花。第二天,成学的大姐和二姐一家,听说成学来了,都到了成学家里来看他,母亲张罗了一桌子菜,又叫来了成学的二叔二婶和爱华,大家吃了一顿团员饭。成学的父亲,因还在二十多公里以外的中学教书没有参加。到了周末成学接回了父亲,父亲听到教育局批准了成学办学一事,还领回了熄妇美华,高兴极了。欣慰地说:“儿子,事业和成家这两件大事,你一下子都成功了,我真为你高兴啊!你比我强呀!当然也因为赶上了好时候!孩子,你太幸运了,要好好珍惜你所拥有的一切。”
  成学听了父亲的话,幸福洋溢在脸上,而信念更加埋在了心里,他一定要办一所像样的学校,完成祖父的夙愿,报答美华的厚爱。从此他就拿着介绍信,骑着单车奔波于乡政府,各个村委会和附近的村子,和村干部召开村民会议,宣传办学的好处,鼓动人们捐钱捐物。淳朴的村民听说要办学校,解决孩子的就近入学问题,纷纷拍手称快、积极响应。很快在小山脚下规划了办学场地,然后根据面积建设规划,附近受益的几个村子,人均分摊多少土块、多少木料、多少石料麦草,都做了周密的计算和安排,乡政府负责协调周边乡镇砖厂、水泥厂,钢材厂捐资、捐料,乡教委负责协调各兄弟学校捐款、捐桌椅、捐学习用具,一时间大家都忙得不亦乐乎。成学、美华和爱华,同时搬进了新学校建筑工地,搭建的简易窝棚。美华每天负责登记乡民们用牛、驴车送来的土块、木料数,并指挥堆放在指定的地方,还要负责监护打地基的民工认真负责。爱华成了他们的火头军,每天购菜、买米面、烧水、收集柴禾,还要负责拉水,也忙得不亦乐乎。成学更是忙里忙外,一会儿要去乡里开会,一会儿要去洽谈联系工程队,一会儿这里材料出了问题,一会儿那里有事要商量,更是忙得焦头烂额!
  日子就在这样按部就班的忙碌里一天天过去。转眼三个月过去了,看着美华黑了,瘦了,成学和爱华都很心疼。这一天是夏夜里很妩媚的一个月夜,月亮圆圆的早早挂上了天空。下午成学的妈妈让送木料的邻居尚大伯捎信,说家里有事,让成学和美华一定要回去一趟。成学不知道家里出了什么事,心里很着急,等建筑工人们歇工后,成学安排爱华和一个工友在学校工地值班,他赶紧骑车捎上美华就赶回家里,三里多地一会儿就到了。
  成学赶回家,见爸爸妈妈都在,急急地问父母:“爸、妈,出了什么事?”却见父母都慈祥地笑了!
  父亲在轮椅上笑眯眯地招呼他们:“没事,来,先坐下。”
  母亲则一把拉住美华的手,拽她坐在自已身边,然后盯着美华的脸看了半天说:“看把我娃劳苦的,都黑了、瘦了!闺女,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曰子?成学你知不知道?”
  看着成学一头雾水,妈妈接着说:“看你个愣头青(笨蛋之意),今天是美华的生日,你都给忘了,怎么配当人家老汉(老公)吗?!多亏你爸细心,赶回来告诉我!”
  成学听了,不好意思地搔搔头皮,向美华投去抱歉的一笑。美华听了羞红了脸。赶紧低下头说:“不怪成学,他太忙了。也怪我忘了告诉他。”
  “不怪他怪谁?他太粗心了,连这都记不住!真是个愣头青!以后得多向你爸学一学,看人家多细心!”
  美华突然来了兴趣:“伯父,冒昧地问一下,你怎么会知道我的生日?”
  成学爸淡淡地一笑:“成学给我看过你的毕业证。”
  “哇!伯父您真是太细心了!”转头向成学:“成学,你是该向伯父多学习学习。”
  成学只有不好意思地一个劲儿说:“是,是。”
  这时母亲己经端来了早已炖好的老母鸡,还有红烧肉。一边往美华碗里盛,一边说:“好了,吃饭吧!美华,我们农村也没什么好吃的东西,就是些自家养的鸡呀、猪呀的,今天是你的生日,也没啥好招待的,所以委屈你了!闺女,随便吃一点吧。”说着拧一个鸡腿放进美华碗里。
  美华羞红了脸,有点不知所措,语无伦次地说:“唉呀,大妈,您太客气了!……我……自己来……其实,我……没那么娇气的。……我爷爷给我讲过他们爬雪山、过草地的艰苦,……我们现在的生活已经太好了,有鸡有肉吃,在这里还有人记得给我过生日,我真是太幸福了……!”
  看着成学妈妈一个劲儿给自己碗里夹菜,她又赶紧说:“好了,大伯、大妈,你们也吃,别光顾我了。”说着抢过自己的碗抱在了怀里。看着她的率真,一家人都笑了。其间,成学妈妈不断的示意,成学给美华夹菜,弄得成学和美华都有点不好意思。一家人高高兴兴吃了一顿和乐饭,成学还和父亲喝了当地的一瓶丝路春酒,连美华也禁不住尝了一小杯,辣得只吐舌头,引得一家人哈哈大笑。
  吃喝完毕,成学本不放心学校的工地,想再回学校去,可美华也要跟着去,被父亲拦住了。父亲说:“成学,对工作认真负责是好事,可也不在这一时半会,你们近些日子睡在窝棚里,也没睡过个整囫囵觉了,今天是美华的生日,你们就在家踏踏实实睡个安稳觉吧!工地上有爱华看着,他比你细心,不会有事。好了,你睡你的小屋,美华还住你姐她们住过的套屋。你妈都己帮你们收拾好了,早点睡吧。”
  成学见父亲这样说,再加上喝了不少酒,头有点晕,就点点头对父亲说:“那好吧,
  你也早点睡,我推你去上房睡屋吧。”这时成学妈已收拾好了厨房,忙接口说:“成学,你照管美华去睡吧,你爸有你妈呢,我还要帮他洗脚呢。”成学只好说:“好吧。”
  来到美华的睡屋,成学帮美华铺好被褥,刚想对美华说:“不早了,美华,你早点睡吧!”宊然被美华搂住了脖子:“成学,你这就要走,今天是我的生日,你给我的礼物呢?”
  成学赶紧说:“对不起!美华,我真得忘了!明天补上。”美华并不松开手,一个劲儿撒娇:“就不行,必须今天拿出来。”成学只好也搂着美华的腰抱歉地说:“好美华,我真的忙昏了,忙忘了,没有准备礼物,我,我怎么拿呀?”
  “哼!你真是个木头!我其实不要你什么礼物,你身上有得就够了!”
  “可我身上也没有呀!我真的忘了准备!”
  “坏成学,臭成学,你还文人呢!太不解风情了!哪!在这儿呢!我就要这个礼物!”说着把自己的唇印上了成学的唇。
  成学一下子感到一股暖流流遍全身,不由地紧紧抱住了美华,热烈地亲吻起来。那一刻他们感觉时间凝固了,相爱原来如此甜蜜。
  不知吻了多久,成学放开美华,气喘吁吁地说:“好了吧,美华,礼物收到了该休息了。”
  可美华仍然不依不挠:“不行,时间还早呢,你再陪我聊一会儿。”
  成学扶她坐到床上,轻轻拍拍她的脸:“小妖精,好了,明天还要工作呢!该睡了。”说着小鸡啄米一样,又在美华脸上、唇上,亲了几下。
  谁知美华又被成学点燃了,又搂着成学亲吻起来。两个人正忘情地倒在床上接着消魂地长吻,门却被轻轻地敲了几下,外面传来成学妈关切地声音:“成学、美华,悄悄话该说完了,时候不早了,该睡了。”
  成学赶紧应声:“哎,知道了,妈,你快去睡吧!”
  听到母亲的离去声,成学赶紧从美华身边起来,边整整衣服边说:“美华,不闹了,噢!早点睡吧。”说着匆匆走出美华的卧房。
  成学到后院上了个小解,发现裤裆早湿了一片,内裤上有些粘糊糊地东西。他走到父母窗前,见灯还亮着,就对父母说:“爸妈还没睡吗?早点睡吧!我去睡了。”
  他听到父母应了一声,拉灭了灯。再看美华的卧房,也已熄了灯,他便来到自己紧挨美华,一墙之隔的小屋,拉亮了灯,他铺好被褥,脫了衣裤,钻进被窝,刚想清理一下,换一条內裤。门突然被推开了,只见美华只穿着短袖短裤的内衣裤,披着外套站在门口,羞涩地说:“成学哥,我想撒尿,你陪我去一下。”
  成学只好也赶紧下床,披上上衣陪美华去了后院小解,回来时并叮嘱美华,说她床下有便盆,不用出来方便。美华嘴里应着,谁知却跟着成学进了他的卧房,并随手插上了房门,然后一根手指放在嘴上,调皮地小声说:“成学哥,我睡不着,你再陪我说说话吧!你先钻到被窝里去,小心着凉!”看成学进了被窝,她却一下拉灭了灯,然后也钻进了成学的被窝,对着成学的耳朵说:“我是你的女人,你这辈子别想赶走我。”说着抱着成学亲吻起来。真是干柴遇了烈火,成学的激情一下子被点燃起来,他一翻身撕扯掉自己的內裤,又解掉美华的内衣裤,把她压在了身下。他一边亲吻着美华鲜嫩的嘴唇和饱满的双乳,一边吭吭哧哧地说:“好你个小妖精,看我不干死你!”他因为先前已泄过一次,此时显得雄壮有力。美华嘴里不停说着:你这个坏蛋,人己经仿佛整个被掏空了。最后她只有呻吟的份。他们尽情地享受了一夜鱼水之欢,天快亮的时候,美华才赶紧溜回自己的房间,开始呼呼大睡。
  第二天一大早,成学的妈妈早就做好了早饭,见两个年轻人迟迟不起床,以为最近实在太忙,便不忍心叫他们起来,只到小晌午,两个年轻人才各自醒来。吃过早饭,他们匆匆赶到学校。成学视察巡视了一遍校园,见一切都在按部就班进行才放下心来。中午二点多,工人们都去吃饭午休一时,爱华也做好了土豆炖鸡块,叫成学和美华去吃饭。饭间,爱华关切地对美华说:“美华,噢!该叫嫂子了。看你都黑了、瘦了,要注意身体呀!昨天是你的生日,肯定过得很愉快吧!成学昨天为你进行了庆祝,我今天再为你送个迟到的祝福!来,我以茶代酒,祝你生日快乐!”
  美华感动极了,明亮的眸子闪出欣喜的光:“爱华,噢!陈老师,谢谢你!你怎么知道昨天是我的生日?”
  爱华憨涩地一笑:“同学三年,我怎能不知道你的生日!我早记住了6月16日这个日子。再说,毕大妈早不有事,晚不有事,偏偏说昨天有事,叫你们俩都回去,肯定摆明了是为你过生日,还能有什么事?”
  成学一听,马上接上了话茬:“行啊,爱华贤弟,你比大哥强!其实,我昨天真的忘记了是美华的生日,真是惭愧呀!”
  “啊?不会吧,那你们昨晚干啥去了?是不是家里真出了什么事?”爱华马上焦急地问。
  “哈哈哈!看把老弟惊吓的。没什么事,昨晚到真是给美华,对,是你嫂子过生日去了。虽然我只比你大十天,可也就是比你大,那也没办法!你只能委屈当老弟了!尽管你的个子也比我高些!不过,我是真忘了,那都是我爸妈给张罗的。”说着起身从帆布跨包里,拿出一个饭盒和一瓶丝路春酒,一边打开饭盒一边说:“哪!还有我爸妈给你捎得一个鸡腿、一瓶酒呢,说是要犒劳犒劳你,你昨晚辛苦了!快吃吧!”
  “唉呀!太谢谢大伯大妈了!那好,来,吃饭。”说着,拧开酒瓶给自己和成学各倒了一杯,又转头问美华:“嫂子要不要也来一杯?”
  美华赶紧摇头:“不来了,不来了,昨天尝了一小口,我可知道酒的厉害了,你们喝吧。”
  “那好吧,来,你吃菜。”说着往美华碗里夹了几块鸡肉。又端起酒杯说:“来,成学兄,我们喝。”说着和成学碰一下杯,一饮而尽。三个人高高兴兴吃了一顿午饭。
  第六章  不幸殉职
  又过了三个月,成学督建的凉台山小学,基本完工了。刚好又迎来了开学,经过一个假期的筹备,各兄弟学校捐赠的课桌、办公用品都已到位。9月初,己陆续报了40多名学生,其中学前班15人,一年级16人,二年级14人。考虑到师资教室问题,三年级以上学生暂不招收,先在原学校上,等明年春学期再增设。就现招这些学生,根据开班情况,成学虽是校长,却还担任了所有年级语文教学任务,爱华胜任了所有数学教学任务,并兼理学校财务工作,美华包揽了所有负课,什么音乐、美术、体育,思品之类,还主抓教务工作和少先队工作。考虑到教学任务繁重,师资不够的情况下,音乐、美术、体育课都安排了大课教学,也就是三个年级都上同一堂课。安排就续后,上报县、乡教育局,获得了批准,虽然一部分建设工程还在进行,诸如水窑,围墙,其他教室之类,但凉台山小学也像其他学校一样如期开学了。
  9月10日,后来这一天成了教师节,县教育局泒了一名副局长,携同乡教委专干和兄弟学校校长一行,来慰问成学几人,并举行凉台山小学挂牌仪式。纯朴的乡民早早就夹道欢迎,还带来自家的瓜果让领导们尝尝,感谢他们为娃娃们办了学校!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很感动。开学典礼上,县教育局的领导讲了话,并代表党和各级人民政府,表达了对凉台山小学落成的祝福,还送来了县教局拨来的3000元教育款,乡政府、乡教委筹备的2000元助学款,以及各兄弟学校捐助的1000元捐款,希望尽快把凉台山小学,办成山村里像模像样的、正规的、合格的,甚至优秀的、示范性学校;乡教委专干和兄弟学校代表及乡村农民代表也讲了话,表达了他们对学校落成的祝福和希望,最后成学做了总结,表达了对教育局和各级政府及兄弟单位和乡亲们对办学的支持,同时表了决心,争取把凉台山小学办成一流学校。整个落成典礼搞得简朴而热烈,领导们还参观了校园后面规划的百亩林果地,只到日落西山才完成,其间乡民们还凑资(每家摊一点钱)杀了一只羊,让各级领导们,每人喝了一碗羊肉汤泡百姓们自带的百家馍(乡民们带来的各家自己做的馍),才尽兴离去。
  开完开学典礼不久,一切都进入正常的教学阶段。建筑工人们己俢好了水窑(因山下的土质含沙量大,打不出水井,只好建了一座像农村人,储藏过冬蔬菜的地窑一样的水窑,春秋抽入灌溉渠里的河水,以备食用。),正在沿着修建好的大门两侧拓展围墙。不知为什么,今年的天气十分反常,进入9月中旬以来,雨特别多。21号以来,己连续下了三天,淅淅沥沥的小雨,虽不大,却一直下个不停,让人心烦。24号早上,雨还在下,时断时续,工人们这几天都歇工回家了,而孩子们的学业不能耽搁,都在继续上课。因为下着雨,课间孩子们也只能爬在窗户上,望着窗外欣赏一下蒙蒙的雨景。中午快放学的时候,几个学生披着塑料化肥袋去上厕所,突然惊叫着跑回来说:“水、水,学校后面有很大的水淌下来。”美华当时正监护学前班同学读课文,听到学生的叫嚷,赶紧让学生们先自己读,来到成学授课的二年级教室,敲门示意成学出来,然后对成学说:“快,学前班同学上厕所回来说,学校后面有大水流下来,你快去看看怎么回事?”
  成学一听,赶紧对同学们说:“你们先自己读课文,我们去看看。”
  他和美华来到校园后面一看,远处一股巨大的山洪正呼啸着,向学校后面滚滚而来。他急地一拍大腿,拉起美华便跑,便跑便说:“快,美华,发山洪了。通知爱华让一、二年级同学,快出教室往抽水大坝上跑,快点跑到坝顶上。我去看学前班的同学。”
  美华听完,赶紧跑到一年级教室,对正在为一年级上数学课的爱华喊:“陈老师,快,发山洪了,你快带一年级学生往校门前的抽水大坝上跑,我去看二年级。”
  爱华赶紧对一年级同学说:“打开前后门,不要挤、不要慌,快往抽水大坝上跟我跑。”说着带领同学们向大坝奔去。
  美华跑到二年级教室,推开门对二年级同学说:“赶紧出教室,跟着一年级向抽水大坝上跑。快点。晚了就来不急了。”有同学还想收拾书包,美华吼道:“不用收拾了,快点!”那同学吓得赶紧扔下书包,跟着跑出去。美华紧追着同学们,一边催促:“快点,快点,往大坝上跑。越快越好!”
  再说成学来到学前班,抱起一个同学放到桌子上,对同学们说:“大家快爬到桌子上坐好,不要慌。”然后一手抱起一个最小的孩子,向大坝奔去。他奔到坝前,看同学们大部分都上了坝顶,爱华正在上面接应,美华在后面督促,很高兴,急急地对美华他们说:“很好,就这样,快点让大家都上坝顶,把这两个小家伙抱上去。”说着飞奔回去抱学前班其他孩子。美华抱一个上去,爱华赶紧从坝顶下来,想抱另一个上去,美华赶忙对爱华说:“不用了,陈老师,我来,你去帮毕老师吧。”
  爱华见学生们基本都上了大坝,还剩下三四个在往上爬,就应了声:“好嘞!”说着也往学前班飞奔而去。这时只见成学己经又背上背了一个,左右各抱一个奔了出来。爱华跑进教室,也学着成学的样子,背上背了一个,一边叮嘱那个学生搂紧自己的脖子,一边左手抱起一个,右手抱起一个向外奔去。教室里孩子们坐到桌子上,见两个老师来回跑来背他们出去,还以为再玩什么游戏,都高兴的又唱又笑,老师一进门,都争着喊:“老师背我;老师抱我!”成学和爱华一边安慰他们:“别急,都会抱的。”一边气喘吁吁地飞跑着。好不容易剩下最后一个孩子了,成学总算松了一口气,对爱华说:“好了,……最后一个我去抱,……你赶紧把他们都……转移上坝顶……”成学来到教室,刚抱着这个孩子跑出教室,就见一排巨浪汹涌而来,转眼后面的厕所不见了。他赶紧拼命向前跑去,刚跑出校门,还没等他拐过校门前的矮墙,跑到抽水大坝跟前,校墙轰然倒塌,一股巨大的水流夹杂着泥沙,吞没了他和孩子。成学还没来得急叫一声,他已和孩子被冲进了离校门约有六七十米的引灌渠。两米多宽,一米五六深的水渠,此时像一条受惊的野马,又如飞腾的长龙,势可排山倒海,没有人能使他们马上停下来,在这种移山填海的水流湍急里,人根本没有站起来的可能,就算成学怀里不抱着孩子,那光滑的砖渠,两边甚至没有一条水草,人什么也抓不住,根本没有能上岸的可能。
  一转眼的功夫,美华,爱华和同学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老师随流水冲去,他们的教室一间间倒塌,他们的校园一点点消失。就在成学被冲走的一刹那,美华大喊一声:成学。想去水中救他,被爱华死死地拉住了:“美华,你冷静点,你现在冲过去,根本无计与事,那是飞蛾扑火,自投罗网。等洪水退了,我们再去找成学,相信他是吉人天相,一定会没事的。”最后美华只能瘫在爱华怀里啜泣,眼睁睁地看着洪水吞沒了一切。
  到了下午五六点,雨终于停了,山洪也渐渐退了。人们陆续趟着泥浆水都接走了自己的孩子,爱华背着昏昏沉沉的美华,把她送回了成学家。成学的妈妈闻听噩耗,赶紧煎了姜汤,伺候美华服下休息,又让爱华找来成学的姐姐姐夫们,发动乡亲们沿着引灌渠,去寻找被流水冲走的成学和背山村马大爷的孙子——小山子。人们淌着泥水找了一夜,也没有找到成学和小山子。至到第二天中午,人们才在六十多公里以外的引灌渠下游的浅水滩——沙窝里,找到成学和小山子的尸体,他们静静地躺在泥地里,已永远闭上了美丽的眼睛,只是那一刻,成学的怀里仍紧紧地抱着小山子,此情此景,让所有的人都潸然泪下。
  乡亲们泒马车去拉成学和小山子的尸体的时候,美华因为发高烧,也被送进了乡里的医院,成学的妈妈寸步不离的照顾着她。当医生告诉他,美华已怀孕三个月时,老人心里虽很高兴了一下,却马上又被更大的悲伤笼罩了。他知道他的成学再也听不到这好消息,再也见不到自己未出世的孩子了,她的眼泪扑簌簌落下来,深怕被美华看见,又赶紧用衣袖拭去。
  当美华醒来的时候,见自己躺在医院里,赶紧着急地问成学妈:“大妈,成学找到了吧?在哪?我要去看他。”说着要下病床。
  成学妈赶紧拦住她:“唉呀!孩子,可别下来。你着凉发烧还没好呢!再加上怀孕了,又不敢用药,医生说得多住院观察几天。至于成学他正在县医院抢救,你放心吧,会没事的。你得好好养病,早点好了去看他。”说着还装出一副十分高兴的样子,凑近美华的耳朵说:“闺女,你都有了三个多月了,你咱不告诉大妈一声,好让大妈给你保保胎。”
  美华害羞地说:“我也不知道呀!怪不得我最近常有点空恶心,我想问问成学咋回事?还没顾上问呢,谁知又出了这事!”
  “所以吗,闺女,得好好保重身体了!你一个人肩负着两条人命呢!可不能再大意了!快躺好,快躺好,我给你盛鸡汤去。”看美华顺存地躺好了,她转身去给美华盛来了早已炖好的鸡汤,一勺勺喂给美华喝,还硬逼着美华吃了几块鸡肉,她这才满意。
  就在美华养病的日子里,成学的葬礼如期举行。县教肓局、乡政府、乡教委、各兄弟学校、村委会、众村民学生家长,成学家的亲朋好友,都敬献了花圈。一时间,成学他们村子的马路两边,摆满了花圈,形成了一条花圈长龙。过路的人都好奇地问:“这是谁家的大死人?太排场了!”
  县教育局的领导亲自致了悼词,历数了成学勤奋好学的艰苦成材;一心办学为国育才的可歌可泣;舍已救人的英雄丰范乃永世楷模……悼词致得慷慨激昂、凄婉动人、催人泪下。最后,教育局领导还给成学父亲发放了2000元怃恤金,并呈上教育局长亲自题写的一幅挽联:“怀济世之才办教育奢望为国育英才恨苍天无情收华年难酬壮志不了情”,横批是“天妒英才”,算是总结了成学的一生。葬礼办得隆重肃穆,达到了当时当地的最高规格。最后按照成学父亲的援意,就把成学葬在了那所学校后的小山包。父亲说:“就让他看着让爱华帮他完成心愿吧!”他当即就把教育局给的2000元怃恤金,及乡政府、乡教委给的1000元,兄弟学校的同事们,凑的埋葬成学的份子钱600元,全部递到了爱华手里:“爱华,继续办学,一定要给乡亲们办出一所好学校。”爱华本不愿收,哽咽着说:“毕老师,学我主持办,一定完成成学兄的心愿,可钱是成学的挣命钱,您留着养老吧。”成学的父亲不说话,只用威严地目光看着成学,把钱硬塞进爱华手里。看着恩师威严的目光,爱华含泪接过钱点了点头。
  埋葬完成学,爱华把学生分流到各兄弟学校,就带着建校工人和民工们,重新勘查了原来的办学地点,决定学校往西移200米,先在小山出口处,两边各修了一条防洪大坝,把果园、学校都隔在了大坝外面的安全地带,然后在洪水泻入引灌渠的入口处,都架设了合适的钢混水泥桥。做完了这一切,己马上进入深冬,这才又筹工备料,准备在来年开春重新开工建校。
  再说美华在医院住了近二十天了,一下子感觉身体调养的精神饱满,除了妊娠反映有点加剧,别的都已经恢复正常,她非常惦念成学的安危,天天吵着要出院去看成学,可成学的妈妈就是不同意。总是找一大推理由阻止她,起先说什么成学还没清醒过来,后面说什么虽醒了,还得保养一段时间,再后来又说成学听说她怀孕了,让她好好养胎,不许她出院。美华就这样天天苦闷在医院里,虽然,后来十多天时,爱华来看她,给她捎来一兜子书,她也翻了几页就没心思再看下去了。她曾向爱华问起成学的情况,爱华吱唔着说快好了,让她别担心,再问其他情况,他不肯多说一句,说学校有许多善后事,需要他处理,就匆匆溜走了,让美华疑窦顿生,更是坐卧不安。到了第二十一天一大早,美华说什么也不肯在医院躺着了,早早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吵着闹着要出院,坐公共汽车去县医院看成学。成学妈妈见再也拦不住她了,只好说成学已出院回家休养了,帮她办了出院手续,然后到邮局给村委会打了个电话,让村长通知成学的大姐,让他姐夫赶了马车来接她和美华。
  中午时分,成学的大姐夫赶着马车来到了医院,美华高兴地坐着马车向成学家奔去。想着马上要见到成学,美华一路上高兴的哼起了歌儿。一到家门,她就飞快地下了马车,跑进院子,一边喊着成学的名字,一边从这个屋子蹿到那个屋子找成学。当她来到成学家的堂屋(农村人过红白喜事时用来待客,平时用来供奉先人灵位的屋子),看到供桌上摆放的四周挽着白纱的成学的黑白放大照相框时,她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她扑到长条供桌前,望着成学微笑的面庞,抱起相框,忍不住放声大哭。“……成学……为什么呀?……你为什么要抛下我……和我们的……孩子呀!……”这时,成学的妈妈飞奔进来,忙扶住摇摇欲坠地美华,婆媳俩开始抱头大哭,美华手里的相框应声滑落在地,奇怪竞没有碎,原来掉到了敬香的蒲团上。
  两个人相拥着不知哭了多久,嗓子都哭哑了,就是停不下来。成学的大姐夫卸了马车,赶紧带着他大姐赶了过来,两个人奔进屋来,成学的大姐夫赶紧捡起相框摆好,然后和成学的大姐把婆媳俩拉开,硬拽进了对面的厢房。按她们坐到屋里的床上,夫妻俩劝了这个劝那个,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婆媳两个劝停了,其实也是因为她们的眼泪都已流干了。
  成学的大姐见娘和美华都不哭了,赶紧支使丈夫去为母亲和美华熬些小米粥。然后她把美华抱上床,劝她小憩一会,免得动了胎气。美华半推半就地合衣躺在那里,面对墙壁还是默默流泪。然后她又劝母亲也上床休息一会儿,母亲被她扶上床,头对着另一个墙壁也是默默无声地流泪。
  过了一会儿,粥熬好了,成学的大姐让丈夫去帮母亲饮牛、喂鸡、喂猪,自己把粥从这个盆里,换进那个碗里,涮凉了,才分别盛进两个小碗里,放进两把小勺,又剥了两个鸡蛋放进盘子里,然后在床上放了一个炕桌,把两碗粥和盘子端到炕桌上,上到床上来,抱美华起来到炕桌前,用衣袖拭去美华脸上的泪,对美华说:“美华,人死不能再生,你是明白人,你要保重身体要紧,你现在怀了我弟弟的骨血,不为自己,也要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想想,来,吃点东西,喝点粥。”见美华不吃,她又转头对母亲说:“妈,你也别难过了,也来劝劝美华,让她吃点东西吧。”
  母亲听到喊声,赶紧翻身起来,擦掉眼泪,挪到美华身边,端起粥碗,舀了一勺放到嘴边吹一吹,然后送到美华的嘴边说:“孩子,吃点吧,为了我这把老骨头和你肚子里的孩子,你就吃点吧,算是大妈替成学求你了。”
  谁知一提成学,美华又抱着成学的大姐大哭起来。一会儿,娘儿三个又哭成了一团。成学的大姐伺候完那些牲畜,回到屋里一看,娘儿三个又哭成了一团,一时不知如何是好?陪着默默流了一会泪,他突然想起什么,赶紧走出门去。不一会儿,对门的李大妈,隔壁的张大婶……都来了,人们一下子挤满了成学家的屋子,拉开娘儿三个,她一句你一句的劝起来。看着这些纯朴的乡情,美华终于冷静下来,她终于擦干眼泪,端起粥碗转向成学的母亲说:“来,妈妈,我们吃粥,大家说的对,我得保重身体,不但要平安生下成学的骨肉,而且还要帮助成学,完成他办学的心愿。”说着率先喝了一大口粥。
  成学的妈妈见美华开口叫了自己妈妈,而且开口吃饭了,开心极了!也赶紧就着幸福的泪,大口吃起来。
  美华一口气喝了两碗粥,又吃了一个鸡蛋才住口。吃完她说谢谢乡亲们,让她们都回去,她要到成学的坟上去看看。乡亲们见她这样说,也就都纷纷回去了。
  成学妈妈在美华的感染下,也勉强喝了一碗粥,吃了一个鸡蛋。此时见美华说要去成学的坟上,等老乡们都走了,赶紧拦住美华说:“闺女,今天,天不早了,歇着吧,让你姐夫去买些香纸,准备准备,明天一早,让你姐夫赶了马车,还有你梅姐也和我们一块去,好吧?”美华看看天确实晚了,只好点头答应了。
  第二天一大早,成学的大姐夫就赶了马车,拉着备好的香烛过来了。成学的大姐昨晚不放心美华和母亲,就没有回自己家去,一早起来,已做好饭菜张罗母亲和美华吃过。见丈夫来了,忙招呼母亲和美华,把他们扶上马车,一行四人只奔成学的坟地。
  来到成学的坟地,新坟上插得花圈还在秋风里摇曳。成学的母亲和美华一行匍匐在成学的坟前,摆上带来的瓜果点心等供品,眼泪又禁不住扑簌簌地落下来。他们点燃香烛喃喃自语,各自表达着一个生者对死者的祝福。拜祭完毕,美华让成学娘和姐姐、姐夫们,先上车坐一会,她想单独和成学再待一会儿,说几句心里话。亲人们理解她的苦衷,都点点头向马车而去。
  “你知道我己怀了你骨肉吗?你就这样走了,让我们今后怎么活呀!老天爷呀!你太不公平了!……呜……呜……呜……”说着她又忍不住放声大哭。
  成学娘几个正不知如何是好?却见正在不远处督工修防洪坝的爱华闻声跑了过来。赶紧让他去劝劝美华。爱华来到美华身旁,默默地跪在美华身旁,向成学的墓碑拜了几拜,然后起身拉住美华的胳膊,轻轻地说:“美华,节衰顺便吧!人死不能复生,保重身体要紧!相信,成学哥在天堂有知,也不希望你这样!好了,起来吧,伯母她们还在等你回家呢!”
  美华极不情愿地被爱华拉了起来。可她又知道她无权对爱华发火,只好哽咽着一步一回头地对着成学的坟头说:“成学……那我……改天……再来看你……你多保重。”
  来到马车前,美华慢慢平静下来,她突然擦干眼泪,又整理了一下衣服,对成学妈妈说:“妈,您和姐姐、姐夫先回去,我想和陈老师谈一些工作方面的事。”
  “可你待会儿怎么回去?要不我们等你一会儿!”成学妈焦急地说。
  爱华赶紧接口说:“那倒没事,大妈,等我们谈完了,我骑车回家,顺路送嫂子回去。”
  “她可怀孕了,你可得小心点。”成学的大姐赶紧抢着说。
  “什么?嫂子已怀孕了!那我可得小心点。”转而问美华:“要不你先回去,工作我们改天再谈。”美华忍不住再一次悲从中来:“成学,坏成学呀!你怎么忍心抛下我们娘俩而去?
  美华摇摇头说:“没事,我的身子没那么娇贵,再说才三个多月,不要紧。我们早点谈完工作,我也好对今后有个打算。”
  成学妈妈见她这样说,只好说:“那好吧,孩子,你自己可要多注意身体!可不敢再伤心了!”转而又对爱华说:“华华(爱华的小名),那美华就拜托你多照顾了,谈完工作你早点送她回来,我可担心我们美华的身子,我回去给你们包饺子吃。”
  “好的,大妈,这您放心,别说美华是我嫂子,她还是我大学同学呢,我会细心照顾她的。再说才三四里地,路又不太远,我背也能把她背回去,保证交给您一个完好的儿媳妇。她要少一根头发,你拔我十根头发,不,剃我光头。”他的话说得大家都忍不住笑了。
  “那好,我们先走了!”说完,成学母亲一行,乘着马车回去了。
  看她们走了,美华对爱华说:“陈老师,这学校一冲毁,成学也走了,我的工作上面咋安排的?”
  爱华苦笑着说:“上面领导听说你病了,让你先安心养病。至于你的工作问题,组织上说关键还看你,如果你不嫌弃我们这穷山沟,还想继续留在这里,完成成学兄的心愿,我们当然欢迎!如果成学这一走,你不想再留在我们这个穷地方,领导将调出你的档案,放你回原籍。所以,一切去留问题,都取决于你自已决定。”说着,爱华突然抓住美华的双手,用两只手紧紧握到胸前,深情地对她说:“其实,美华,我坚决舍不得你走!你不知道,你一直在我心里多么重要!以前,我知道自己没有成学兄优秀,根本没有资格表白,可是,现在成学兄不在了,我希望你不要嫌弃我,给我一个争取的机会,我一定会向成学兄那样爱你,让你得到你想要的幸福。然后,我们好好把成学兄的孩子养大,让他像成学兄一样优秀。好吗?”
  美华猝不及防,想抽出手又挣不脱,脸“腾”的一下红到了耳根。她低着头,好半天才幽幽地说:“别这样,陈老师,让人家看见多不好!再说我现在心里真的好乱,许多事都需要好好想一想。想明白了,我再告诉你,好吗?”
  “那好吧,美华,现在你又怀孕了,你尽管在家保胎、养身体,教育局那边,我更知道该怎么回复了。其他的事等你想明白再说。”说着松开美华的手,扶着她来到一处坡地,把自己的上衣脱下来,往地上一铺,对美华说:“来,美华,站了半天了,你先坐这儿休息一会,我去工地上安排一下,然后送你回家,别让大妈等着急了。”
  美华有些不好意思,不肯坐。爱华不由分说把她按坐在衣服上,然后大踏步地向防洪坝工地走去。美华看着爱华高大结实的背影,心里升出阵阵暖流。
  不一会儿,爱华骑了自行车回来了,他支好车子,来到美华身边,一边扶她起来,一边说:“小心点,美华。”然后一手提起自己的上衣,一手扶她走下小坡。来到车子跟前,他拍拍上衣折了几下,搭在后车座上,推起车子侧靠在自己身上,让美华上车坐稳了,才小心奕奕地骑上车子向村里走去。
  来到成学家,他放好车子,陪美华来到成学妈妈的睡房。成学妈妈和他大姐已包好了一炕桌饺子,见他们走进屋子,成学妈妈赶紧对他大姐说:“去,梅梅(毕成梅的小名),差不多了,你去下饺子,剩下的我来包。”毕成梅应声去了。她又转头对美华和爱华说:“累了吧?闺女,快上炕歇一会。等一会吃饺子。华华,你也是,快坐那歇会儿,真是辛苦你了!”一边说着,手里不停忙活着,一边又用眼睛示意爱华坐到靠窗的沙发上,美华上墙角的炕上去。
  美华刚说:“我不累,妈妈,让我帮你吧。”爱华就赶紧过来,把美华按坐在炕上说:“好了,美华——嫂(可能觉得不妥又加了嫂),可不敢劳驾了你。你现在可是重点保护对象,我来。”说着到门口的盆架上洗了把手,坐在成梅刚才的位置上,赶起了饺子皮。他赶得很快,一会儿饺子皮就堆成了小山。突然,他好像又想起点什么?起身拿了个水杯,涮了涮,倒了一杯水递到美华手里说:“渴了吧,嫂子,孕妇可要多喝些水呢!”然后又回到座上和成学妈一起包起了饺子。
  成学妈妈看到不由地夸道:“华华就是有出息!看他做事多细心!比我们家成成强多了!”
  爱华笑笑说:“大妈,你可别夸我了。我哪比得上成学哥!他多有才华呀!能写会算,吹拉弹唱,什么都会!我会什么呀?就会这些娘们儿才会的活儿!”停了会,瞅了一眼美华,他突然话锋一转,调皮地对成学妈说:“大妈,你真觉得我好?那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成学妈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什么话?在大妈这儿有什么当讲不当讲,有话尽管说。”
  “真的?那我可说了哦!不过,说了您可千万不能生气!”
  “我不生气,快说。”
  “那我说了。大妈,您要真觉得我好,比成学哥好,那您就把我当成您的儿子,然后把美华嫁给我。”
  “什么?让我把美华嫁给你?”成学妈愣了一下,接着说:“傻孩子,成学一走,美华现在是我什么人?这事儿你得去问她!问我干什么!只要美华愿意,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我正愁是我们家成成,把人家闺女给害在了半路上了呢!”
  爱华一听高兴地说:“大妈,现在美华总之是你儿媳妇,也就像你闺女一样,只要你同意了,美华那边我会努力的。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至于恩师那里,我是不用担心的。”说着偷偷瞟了一眼美华,见美华羞得垂下了头,不由心中暗暗欢喜。
  正说着,成梅已煮好了饺子端了上来,大家吃完了饺子,爱华让美华尽管好好养胎,反正学校得重建,现在也没她什么事,上班的事他会向上面领导交待,其他事等她生完孩子再说,就匆匆赶往工地去了。自此美华就自管待在成学家养胎了,只是三天两头爱华会带了礼品来看她。
  

章节列表

该长篇暂时没有发表任何章节,期待。
本文共有0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