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杂文频道>饭余茶谈>循环与轮回之刍议

循环与轮回之刍议
  作者:泽么郎杰 发表:2012/12/5 12:16:58 等级:4 状态: 阅读:1085
  编辑按:很绝妙的阐述。有些未知的事并非不存在,看不见的事也不能断定不存在一样,如空气和风。
  
  有形状的东西当中,理想、趋近完美的是圆形。在纸张上画一个二维的圆形,任取圆上三点直线连接,得到一个三角形;取四点,可以得到的图形包括正方形、长方形、梯形;同样的方法,我们可以在这个图形中构建任意我们想要的二维图形。三维的、立体的圆也是一样,这就是说你可以从立体的圆当中截取我们想要的立方体,而所有平面或立体的形状都包含着圆。纯粹的圆,没有棱角,不偏不倚,均匀而平衡,没有形状的缺憾,作为物质而言也相对经得起磨损些,它是所有事物最好的存在状态。你听说过长成正方体的星球吗?而构成生命体的单位细胞,迄今为止,我没听见过哪个科学家发现三角形或心形的细胞。不过不规则的圆形细胞肯定是存在的,但它也必定趋向于圆或包含了圆的某种特质。太阳系的行星沿着椭圆形的轨道围绕着太阳旋转,其他的星系也当然不会另外,同样是每一定数量的行星围绕一颗恒星在椭圆或圆形的轨道上旋转,不用再谈及其他,类似这样显现的规律便形成了大自然运作的不变(或者说一定时间内不变)的法则,这样的法则包围了我们所见和所不能见的一切事物,没有什么东西可能另外。如果这种向圆的规律可以称之为大自然法则的一种特性的话,我们或许可以称之为规律的向圆性。

  与东方人不同,西方基督教世界普遍持一种宇宙的发展是呈“直线”式前进的观点。关于我们所知的宇宙是怎么形成的观点,现在科学界比较认同的是“宇宙大爆炸”理论。这种解释如此阐释这种学说:大约一百五十亿年前,宇宙间所有的物质都集中在一个比较小的范围内,由于密度极大,再叫上重力的作用,导致内部温度急剧提升,最终引发了一场惊人无比的大爆炸。大爆炸导致的结果是使宇宙中的物质向四处扩散,当这个物质碎片逐渐冷却时,便形成了我们今天看到的银河、星系、恒星、行星,而围绕行星运转的当然是卫星。至今,宇宙大爆炸后的那些物质仍然处于不断分离的状态中——也就是说,宇宙仍在不断的扩张,宇宙个星系仍不在固定的位置上,而是不断拉开距离,向四面飞散而去。由于我们观察事物是通过光线的传播,与声音的传播速度称为音速一样,光线在宇宙中的传播速度我们称为光速,光线在真空中的传播速度是每秒钟三十万公里,即每光分一千八百万公里,一光年就将近十兆公里,其数字之大是无法用形象思维可以想见的。夏天,太阳距离我们大概六光分的距离,也就是说,每一丝阳光都是经过的六分钟的路程才照射到我们生活这的星球——我们看到的太阳,其实已经是六分钟以前的太阳了——在银河系中,距离我们最近的恒星也有四光年之遥,“整个银河(星云),有九万光年那么宽,也就是说,光线从银河的一端传到另一端所需的时间是九万年。”这是我们所在的银河系,天文学家告诉我们,宇宙大概有一千亿像这样的银河系,而每个银河系都包括一千亿左右的星球。这就意味着,当我们拿着天文望眼镜观察离我们的银河系最近的另一座银河——仙女座星云(距离两百万光年)时,我们看到的实际上已经是两百万年前的情景了。

  这不得不叫人感到惊叹,想一想这浩瀚渺茫的宇宙,是多么的难以想象啊!我们不仅要问,这么广大的宇宙,是什么力量使每个星球都按各自的既定轨道运行不停地呢?真如你所知,那样的力量便是引力与惯性这种力量无论在行星间还是和银河之间都无时不刻不再发挥着作用。同样的,有一种可能是,虽然宇宙正在难以想象的速度不断地扩大,但由于引力的与使宇宙不断扩张的爆炸所产生的力量相反,所以当爆炸所产生的力量逐渐减弱时,引力发挥的作用将使宇宙重新聚拢成它爆炸时的密度极大地物质(它的形状或许就像一颗核桃),然后,再度爆炸——只是这样的过程是及其缓慢的,虽然我们所谓的漫长放在其他部分的宇宙环境中也许并不显得多么漫长。这样看来,宇宙可能已经发生过多次爆炸——扩张——收缩——爆炸——扩张这样的过程了,但这只是一种揣测,也许宇宙只是经历过这么一次爆炸,而却将无尽的扩散下去。很可惜,我们所知的实在有限。如果按照西方基督教世界的“直线式”历史观,宇宙将可能永久的扩散下去,那时我们本来孤独无比的人类在宇宙中所处的环境,又将会是多么的孤独!另外,如果宇宙历史真像东方人所说的是“循环往复”的模式:“无名,万物之始也;有名,万物之母也。”“万物旁坐,吾以观其复也。天地云云,各复归其根……”(老子《道德经》)似乎更有希望一些。只能说或许是这样吧,宇宙要不是一直存在,就是突然从无中生有。但一件东西怎么可能没有来源地一直存在,又怎么可能突然从无中生有呢?老实说,这两种可能性对于人类而言一样不可想象,我们只有从不可知的宇宙真相降落下来,仔细关照我们所能知晓的存在,因为不管怎么样,至少在某种意义上,“存在便是真理”也并不是多么的没有理性。

  现在,我们从不可知的浩瀚宇宙降落下来,双脚踩踏在我们生存的星球上来谈一谈我们的生命,以及我们如何才能生活的更好。我们的一生要经历很多,但不管你经历什么,由于你的经历又成为怎么样的人,但不可否认我们都将无比怀念记忆伊始你认为最美好的时光,这段时光几乎成为你生命的圆心,导致你周而复始围绕着它转动,就像无法摆脱地心引力一样,我们无法摆脱这个圆心的牵引和影响。而事实上,不少人一生的奔忙与追索也只是为了安然地围绕着这个圆心在使我们感到和谐的轨道上绕行。懂得生活的人,必定懂得把握平衡与节制。在饮食方面是如此,人际交往就更是如此。很难相信,一个不懂得平衡与节制的人的生活仍然能够过的自得满足。我们共同生活着的这颗星球,从诞生之初便敞开了怀抱,容纳大千世界无数生命的生生死死。我可以十分确定的是,无论你承不承认,我们每个人都在历经轮回,而轮回仍然是一种向圆的运作——这是具象的表达——用东方人的哲学观点来说,便是“循环”。这在前面我已经提到过了。我确定我可以用十分肯定的口吻告诉你,我们一直在经历轮回——你承不承认都没有大碍,因为事实本身并不会因有人肯定、有人否定而改变。我们中的很多人,有的人相信人是有灵魂的,而有的人则不信,理由是他们从未看见过“灵魂”。是的,我们拿不出让人信服的证据——不是说永远拿不出——但无论如何请记住,如果你是一个比较会思考问题的人,一定不要用绝对的口气来回答任何人问你的问题,因为世事无绝对。

  没有人可以这样:我没有看见过这个事物,所以这个事物一定不存在;我亲眼看见了这个事物,所以它一定真实地存在。总有一些事物是超出人类的理解范围,超出人类的理性和逻辑所能推测得到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不必忙着去否定“灵魂”以及“轮回”一类的现象的原因。柏拉图提出“理型”说,认为物质的形成是由于在物质世界之外还存在着一个“理型世界”,前提是,自然界有物质最小的组成单位组成这个物质——德谟克利特斯称这种组成物质的最小单位为“原子”,他甚至认为“灵魂”也是有一种特殊的原子组成,只是当肉体死亡后,灵魂也随之消散为原来的最小单位——“理型(形式)”是完美的,一颗树之所以生长为一棵树,是因为它有一颗树的理型(至于它回来却最终为何会长成歪脖子树而不是高大粗壮,柏拉图似乎说过这是由于后天环境条件的不同造成的),理型就像是一个模型,你将物质填充到它里面,它便塑造出理型具有的形象。这样的理论如果反映到动物身上,那这个“理型”便是”灵魂”,它和所有物质的理型一样,是恒在的。后来这个理论遭到了反对,而第一个反对他的便是柏拉图在学园里的学生亚里士多德。他批判了柏拉图主张理型先于物质存在的观点,认为物质先于“形式”而存在,“形式”是由于有了对外在客观实在的映射才得以形成。这说明亚里士多德并不否认灵魂的存在——如果这里所说的“理型”或者说“形式”可以称之为灵魂的话——而只是不承认柏拉图灵魂先于物质存在的思想。

  虽然看起来这些观点在很多方面都是经不起拷问的,但由于人类的理性和逻辑所能发挥作用的领域是有限的,所以一个哲学思想或一个哲学体系的建立,一定要认定一个“本来就是这样”的基础,非如此不可,不然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哲学、有什么知识可言。当然你可以继续追问“为什么是这样,而不是那样?”,却不是说明在“本来就是这样”的基础上建立的思想和体系是错误的。如果你不认同前者,那你又会在“本来是那样”的空间中发现不太相同的思想或体系。同样的道理,我们可以发问,如果物质的背后不存在使物质之所以成为此而你成为彼的形式,没有使构成物质的最小单位组合的力量,那么我们何以会行成?当然,有一位苏格拉底之前的自然派哲学家,即是前文中顺带提了一次的德谟克利特斯,这位哲学家相信,大自然无数形状各异的原子组成,它们是永恒不变、不可被再分割的——今天的科学证明,原子还可以分割为质子、电子,或许以后还能继续分割下去,不过它一定会有个尽头,而这个尽头,便是组成物质的最小粒子——当一个物体死亡并分解时,那些组成原来物体的原子便分解,然后再度组成其它的物体。而灵魂则是由一种特殊的原子组成,它依赖于动体,一旦物体死亡,这些原子便随之飞散。这是一种可怕的论调,就像以后的唯物主义者一样可怕,甚至让人不由得心惊胆颤。但事实上,如果我们的“灵魂”存在,那么我们很有可能真的在不断经历轮回;不过认为不存在,那我们就不得不充分调动“为什么是这样,而不是那样?”的追问之能事,问出类似这样的问题:如果使物质聚合的能量或者说形式不是我们的“灵魂”,那我们和石头、花草大概是一类的吧?但我们却能说能思,并且深刻地影响着我们生活的环境,我们又是怎么平白无故地就拥有意识呢?在这样的拷问之下,我想我们是可以做出比较理性的选择的,那便是:人很有可能拥有灵魂,我们不断经历灵魂和组成我们躯体的物质的轮回(循环),马可·奥勒留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们的呼吸能力一旦吸入空气,又马上将它呼出,你在出生时所得到的一切,也要重新变成那原先的元素”应该值得我们去深思;这至少可以启发我们如何选择自己的生活以及如何生活的态度,因为我们作为物质的躯体是终将消散的,物质背后的“灵魂”则要不断地历经轮回。不过虽然很有可能灵魂恒在,但三万年前拥有我的灵魂的原始人与一千年前拥有我灵魂的人却不能说是“同一个人”,因为我们的历史背景与内中的意识已然大不相同;同样,一千年前的我与现在的我,现在的我与来生的我——前提是轮回的确存在——也不是“同一个人”,每个人都是那么的独特,那么的美妙绝伦。作为一个至少在现在看来是如此真实的“我”,是不可能再重现的;因此可以说每个个体都充分享有权利活出理想的自我,这一点丝毫不值得怀疑。
  
分享:
责任编辑:香奈儿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守望散文小组 发布于 2013/1/14 21:49:33  
该作品已收录守望文学网2012年12月优秀散文作品集锦,祝贺! 敬请关注:http://www.sw020.com/swform/dispbbs.asp?boardid=68&Id=12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