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小说故事>油菜花香

油菜花香
  作者:牖之 发表:2015/6/29 16:19:03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779
  编辑按: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掌心握无限,刹那是永恒……
  
  一片金灿灿的油菜花,在瓦蓝的天空下,在柔柔的春风里,一如水波柔柔地荡漾。
  一群小生命,淹没在这成片的花海里,悄无声息,把这寂静的山谷映衬得更加寂静,但是不多久,这寂静就又被打破。
  听,叽叽喳喳的吵闹声,在油菜林里起起伏伏,一会儿在东,一会儿在西,一会儿近,一会儿远,清晰,模糊,似有,似无。
  1998年的春天,林青山在龙泉寺小学上二年级。
  这一年的油菜花,开得灿,开得快,开得野,开得奔放,开得最好,因为上一年的冬天下了一场大雪,虫子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古人的经验之言,往往都是应验了的谶语。瑞雪,再加上风和、日丽、雨顺,有了这此因素,这年的油菜花开得好,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当,当,当……”这是下课铃的声音,是一块废旧的铁犁发出的。比之今天的电铃,更富趣味,它随老师敲击的快慢、轻重而发出不同的乐音,里面包涵了老师们的喜、恕、哀、乐等情感。正是这种富于变化的声音,让龙泉寺在风雨侵蚀中巍然屹立。
  从春敲到夏,又从秋敲到冬,日复一日,看似机械的重复,实则没有一点“程序化”。学生和老师都不管这“敲”叫打铃,而是说敲钟,也许这与“寺”的身份更加契合。
  “该谁当猎人了?该谁当猎人了?”一声盖过一声,江小敏尖着桑子嚷嚷。
  “该林青山了,”林四娃接了个嘴儿。
  林青山有点不高兴地点点头,“快点儿,快点儿,一会儿就上课了。”
  到油菜田只需半分钟不到,片刻间,田坎儿上八九个人高高矮矮地站了一排,活像一群小战士,在等首长下令出发。
  “你把眼睛闭上,转过身去,等我们藏好了,你才……”林青山斜瞟了江小敏一眼,打断她的话,“我怎么知道你们什么时候才能藏好,我不管,我转过身去,慢数五下就开始。”没等他吐完“就开始”三字儿,八个人一溜烟儿地没了影,只见近处的油菜树还在晃动,像是被一群没长眼的小动物给撞了似的。
  “一,三,五,开始!”林青山有气无力地、摇摇晃晃地穿进了油菜林,全然没有猎人的范儿。猎物都是些精灵鬼,一进油菜林,就跟老鼠会打洞似的,不知钻哪个缝儿里了,着实难找。不过,猎人也很聪明,专往踏乱了的鹅烟草处寻,这是他唯一可以施展的策略。三月,鹅烟草茂盛,过膝,散发出淡淡地清香,一种来自水的清香,一种来自田土的清香,闻之,醒脑提神。
  “林三妹,别跑,我看见你了”林青山像小公猪发了狂,迅速地扑了上去,逮住了林三妹。看着眼前的猎物,林青山心里乐滋滋的,盘算着再捉俩,捕猎游戏就胜利了。林三妹的落网,无疑是给林青山增加了信心,让他觉得前途一片光明。刹那间,他如同有魔附身一样,两眼发光,霸气外泄,在油菜林里纵横驰骋,如风,如影。
  “哎哟,这帮龟娃子,躲哪儿去了。”几个回合下来,林青山口喘大气,躬着腰,双手按在膝盖处,两眼无光,霸气已没。
  油菜林里更静了,静得让人发怵。林青山脑门儿一阵清凉,“完了,肯定上课了”,惊恐一下从心头窜上了眉头,然后,他又露出半脸坏笑,“嘿嘿,这帮龟娃子,让你们躲,让你们躲,一会儿老师请你们吃板子。”想到还有七位同学没进教室上课,他暗暗得意,心想:“我比他们回去得早,老师会从轻发落的。”抱着这一美好的幻想,他向教室飞奔了去。
  老师摆弄着桌上的金竹根(打板子用的),久久不说话,只拿眼瞅着他。他知道事儿大了,心里不断地闪现:“完了,完了……”此时,他毛骨发寒,手心冒汗,两股颤颤,魂儿飞胆儿也破,低着头,左手抠右手,右手抠左手。半天,老师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土,面带恕气地吼道:“跪下。”他的小心脏像是被大石头猛地一砸,双腿上仅剩的一点力顿时全无,身子一沉,跪在了地上。
  “把手伸出来。”
  还没伸到一半,他又往回缩。
  “伸出来”老师的语气加重了,他知道这一顿打是在所难免,索性鼓足勇气,一下子伸了出去,但他又想缩回来,他想起了父亲对老师的交待:“杨老师,林青山在学校要是不听话,就给我往死里打。”在老师的盛怒之下,林青山彻底蔫儿了。
  痛,钻心的痛,只一下,他的泪花儿就在眼圈里打转儿,他希望老师打快点儿,这样,他的痛苦就可以早点儿结束,可老师并不会如他的愿,倒像是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所以故意放慢了速度。
  眼泪如豆粒般从他眼里滚出来,在约三寸来厚的灰尘里不著一点痕迹。他咬着牙,忍着痛,愣是没吱一声。
  二十板子的时间,在小孩子的心里,长得像几个世纪。
  他的发丝里,夹杂着油菜花瓣儿,脸上,沾满了油菜花粉。帆布长筒裤,也零乱地着上了鹅烟草的翠绿色。
  教室里鸦雀无声,林青山在黑板右侧的角落可怜巴巴地跪着,本以为挨了打,跪到下课这事儿就算过去了。不料,杨老师又恶狠狠地说:“写一封保证书,明天交给我,今天放学后你一个人打扫卫生。”
  夕阳西下,龙泉寺又沉入了寂静。此刻,纵那山环水绕,龙泉寺在林青山的心里却是无边的辽阔,晚风吹来,他觉得全身凉飕飕的。
  林青山牵着牛,牛驮着残阳,残阳里有油菜花香。
  
分享:
责任编辑:南平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晚亭 发布于 2015/12/22 10:58:16  
[推荐]该作品已收录2015年首页优秀小说作品集锦,祝贺。 敬请关注:http://www.sw020.com/swform/dispbbs.asp?boardid=2&Id=12971
评论人晚亭 发布于 2015/12/22 10:58:42  
欢迎开通文集。问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