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小说频道>小说故事>狗吠

狗吠
  作者:火凤凰 发表:2017/1/7 15:25:39 等级:4 状态: 正常发表 阅读:1522
  编辑按:狗仗人势,狂吠不止!世道如此,无奈无奈!
  
  “汪汪汪!汪汪汪……”
  考场外有一只狗在狂吠,听起来不似平日里那般凶狠,反而在叫声中听出了几分猫的温柔。小Q听出来了,这是汪老师家的狗,一条京巴。小Q放下手中的笔,奇怪地向窗外望去。汪老师一向严厉凶狠,连他家的狗也将他的姿态学了个七八分,一见生人便冲上去叫个不停,不把人吓个屁滚尿流绝不罢休。今天这是怎么了?
  小Q就读的学校很小,整个学校只有一幢教学楼和不到两百米的操场。操场既没有浇水泥,也没有铺塑胶,有的是西北特有的莽莽黄沙。晴天里是黄沙滚滚,雨天则成了泥浆遍地。不管是晴天还是雨天,汪老师都会找个借口来剥夺小Q本就少得可怜的体育课,有时是“今天风沙很大,大家就别当吸尘器了”,有时又说“今天操场上都是泥坑,大家在教室吧”。更多的时候,小Q的体育课都给强制改成了数学课。小Q最讨厌数学课,那烦人的冗长的定理与公式恨不得把小Q的脑袋给搅个天翻地覆。学校的周围则是园丁新村,学校里大部分老师都住在这里。对面就是汪老师家,在一幢简易的住宅楼三楼。听到这不同寻常的狗叫声,小Q尽力伸了伸头,想探个究竟。
  楼下,一个西装革履、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走过,他的头顶锃亮锃亮,好像刚刚涂过油,在阳光下像是在反光。那不是教育局长吗?小Q疑惑,头往回缩了一点,总感觉自己在哪见过局长。在哪儿呢?小Q重新拾起桌上的笔,转动着,假装低头做着试卷。下一题又是一道二次函数,很是令小Q头疼。蓦地,在汪老师家补习数学时的一幕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小Q的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他的妈妈很着急,就特地花重金买了十几样礼品,又言辞恳切地求汪老师帮忙给小Q补补课。直到小Q妈妈好话说尽了,王老师他才满脸不情愿地答应给小Q开个小灶。然而整节课上汪老师都拉长了脸,心不在焉地,连例题都讲错了好几道。小Q疑惑地望着王老师,总觉得他的心不在焉像是在等人,等着的又是谁呢?突然楼下传来一阵飞驰而过的汽车马达声,伴随着“吱——”刺耳的刹车声稳稳地停在了楼下。汪老师阴着的脸终于明亮了起来,小Q仿佛听到他沉郁的心跳也随之轻快起来了。他故作镇定地对小Q说:“你把这道题解出来,一会儿我检查。”说完他随手从身旁抓起一张纸,看也没看,就递给了小Q。他急匆匆地拉开房门,又狠狠地关上。
  “砰!”
  小Q茫然地盯着手中的纸,上面不见一个数学符号,有的只是一排排的送礼清单:
  教育局长李××:中华香烟5条、茅台1983两瓶、宋代景德镇青花瓷1个
  校长郑××:红木躺椅1把、红包两万元整…………
  小Q粗略地扫了一眼,知趣地将这张纸迅速放回原位,又从这张纸的边上找到真正写着题目的纸,开始认真地做了起来。窗外的微风轻轻地刮着,不知不觉间将几个断断续续的词语带入小Q耳中——“局长……提拔……考虑考虑……茅台……”小Q听得好奇,就走到窗边朝下边看了看。只见汪老师低声下气地站在一位油光满面的中年男子面前,小声地恳求着什么。那条京巴不知从何窜了出来,正想扑上前大声狂吠,却被汪老师猛地踢了一脚,呜咽了几声,躲到了那个被称为是局长的男子的身后。京巴这次学乖了,依偎在局长的裤脚旁,用头上下摩挲着,看起来一脸谄媚。
  小Q缩回头,耸了耸肩。想起最近听到的流言,市里要求各部门的一把手下基层,体验基层人民生活,同时也选拔人才。“那是不是汪老师会被调走?”小Q高兴地想着,心里一阵轻松。汪老师上课死板枯燥,为人又凶狠刻薄,听他的课是一种煎熬,成为他的学生也不是一件高兴的事情。但是隐隐约约的,他总感觉有些什么东西不对劲,却又说不清道不明。
  算了算了,太复杂了。小Q想着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初中生,还不该想这些的,不是吗?
  楼下,汪老师还在恳求着什么,只不过传入耳中更多的,只是一声声的那条京巴像极了哈巴狗的谄媚呜咽。
  突然,耳畔传来的声音变得凶狠,成为了严厉的责骂:“小Q,你在想什么?笔动起来!”,小Q猛地一惊,呆呆地应了一声:“啊?没,没什么。”“这次考试很重要你懂不懂?百分之三十!三十!期末成绩不想要了?再不专心,你连普高都考不上!”小Q被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批得一头雾水,好半天才想起来自己还在考试,占期末成绩百分之三十的第三次月考,而自己却被楼下传来的狗叫声吸引,在考场上胡思乱想。汪老师此刻正站在自己面前,身材魁梧,皮肤是健康的古铜色,早已三十而立。他怒目圆睁,炯炯有神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仿佛一把利剑划伤了自己的皮肤。小Q感到一种庞大的气场笼罩着自己,却怎么也无法把面前这个男子同那个奴颜婢骨、在局长前低声下气的人联系在一起。他们怎么会是一个人呢?
  算了算了,太复杂了,不去想它。小Q只不过是一个初中生,还不该想这些的,不是吗?小Q突然害怕长大,长大了就会懂得更多他现在不想懂的事情。但内心深处,他又觉得自己该长大了,有些事情是要搞明白了。
  小Q看看自己那只“考试万岁”的晨光笔,无奈地叹了口气。考场外的京巴又叫了起来,凶狠泼辣,搅得小Q毫无思绪。
  大概是局长走远了吧。
  
分享:
责任编辑:行之书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